《我是象,1-28》(2013)

◎雨人



1
自从大象失踪后
我就写不出诗了。
报纸上也没有消息
只刊登了几则寻人启事。
“我必须找到它,否则我就完了”
他说,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喝啤酒吗?
大口、大口喝下,很快
你就能痛快撒一泡尿。
整个夏天
女人裸露的大腿像漂浮的炸弹
作为一个拆弹手
你不能有过多的幻想。
 
 
2
半夜醒来
下面胀的难受
风中有拨弄树叶的声音
妻子在一旁睡着了
我只好从后面抱住。
想着白天的事
在办公室里对我说:“男人都好色
你不承认。”
她把背包一扔
开始表演脱衣舞
像剥橘子皮一样
但不是真的,只是假装一样、一样地脱。
最后,把内裤往空中一抛
倒在沙发上。
 
 
3
贝贝说,他要去外面画画了
你说可不可笑,还没画呢
就想有大把、大把的钱可以花。
我先画一块砖
又红又专
放哪儿都是一块砖。
“可以呀!”我说,这就是画画的好处
你怎么画都行,不像写诗。
将来我要画一幅
办公室里的卡夫卡,贝贝说
我就要开始新生活了
可我老婆有点难受
说临走之前,怎么也要来一腿。
 
 
4
在车上,谈起厦门公交纵火案
他倒汽油时,旁边的人就没有闻到?
他走投无路了,才这么做
是为了引起社会的公愤
但也太可恨了,毕竟死了那么多人。
要是像美国那样允许买枪
那三天两头就会死掉几个当官的。
在中国连打鸟的气枪不是违法的。
“那可以买水枪啊!朝他们脸上哧”
在一旁的小外甥说。
 
 
5
我在百度上一查:打火机就是精神自慰的意思。
按弗洛伊德的说法叫性变态
(性行为变换开飞机)
为了躲避性检查
别人叫我大象
把什么都往我身上驼。
在屋子里,我讨厌大象,笨手笨脚。
我只想变成蜗牛,躲在草丛里不被人注意。
 
 
6
公交车上,前面的人
有一样的后脑勺
齐刷刷的,好像白天车间里一个模子倒出来的。
若他们是虚假的,我是真实的吗?
在象工厂上班
制作仿真的大象
再把他们放回森林
与母象交媾
生下一群小象
交给马戏团表演。
 
 


7
在等外卖时
我读一个小男孩写的作文
前面很平常,说他捡到几块钱
没有交给警察叔叔
买了几根冰棒
结果肚子痛,被妈妈送到医院。
医生说,孩子吃了5根冰棒,所以肚子疼。
我说,吃到肚子,冰棒早就化了
医生怎么数出5根冰棒?
小男孩想了想,确实5根,完完整整
像在冰箱里一样。
 
 
8
你把青春画成一个少年
头上悬着的不是月亮而是阴道
暗红色的,更像一道伤疤。
“不”,贝贝说,“是一个洞”
你掉进去
也许出得来,也许永远出不来。
一个大象进入你的灵魂
或你的灵魂拘禁在大象的身体里。


9
压缩机的夏天
悬置
在我头顶轰鸣。
一条鱼在画布中游动
拿一把菜刀
杀鱼。取卵
的过程,在鲜花店遭遇小狗的白眼。
偷翻别人的日记:
世界是一个巨大的子宫
我迷失在卵巢的电车上。 


10
在梦中,大象望着我
一动不动,举着纪念碑一样的
长鼻子
我问它,怎么了?
“我连睡觉都得站着
太沉重了。”
好吧!我朝它吹一口气
变成充气大象
像小鸟一样飘上了天空。
 
 
11
老师出了一道题:
问李清照是什么派。
我回答是峨眉派
考试卷发下来
一看答案,我想完了。
这时,老师说要请某位同学的家长
到学校谈一谈:李清照
是蛋黄派。
 
 
12
我摸着墙
一扇通向黑暗的门
达利把挂钟画成烙饼
耷拉树枝上
(看上去坚实、准确的时间
也会液态。突然塌陷
你掉进一个深井)
“死亡不是结束而是另一个开始”
你紧紧抱着她的后背
含着苹果把一样的乳头
试图坚挺起来
 “还是不行”,你叹息一声。
(姐姐遭受病魔折磨的身体浮现出来)
 
 
13
妻子感冒了或见到了UFO
就不理我,躺在一边。我的脚被开水烫了
疼痛难忍又不能开空调,我尽量想像阿米巴变形虫捕食
伸向各个方向。
(前几天还疯狂做爱,现在连碰一下都不行。)
在国家地理杂志上刊登北极熊
一年之中偶尔遇到一只雌熊交配一次
剩下大部分时间孤独游荡。

14
大象叫啊呜
它愿意无偿为当地人干活
报酬不是一串香蕉
而是吃一口黑夜。
大家都很高兴,让它轮流到各家干活。
啊呜、啊呜一口一口黑夜
就没了,只剩下白天。
人们受不,要求大象归还黑夜。
大象说,可以。但有个条件
就是每个人要当众说出心里的秘密
再啊呜、啊呜一口口吐出黑夜。
 
 
15
“我是过河的卒子
啥时成为将军啊”,我望着堆成山的作业发呆。
学校搞得像棋盘
我快成为花园里上发条的夜莺。
这时,我的猫咪开口了:
我愿意和你交换。
“怎么可能?”
这很简单,猫咪捋一下胡须
彼此交换一下衣服 。
后来,我成了猫咪,猫咪变成了我。
在黑夜中我看到了许多我不愿看到的东西
最恶心的是要生吃老鼠。
我不干了,要求换回来。
猫咪说,晚了,它很喜欢做人的感觉。
我威胁说,“那我就死给你看,一块玩完。”
它不屑一顾
老兄,你知道嘛,猫有九条命。
 

16
天空上的云朵是魔术师
他想,窗外的风撞着纱窗
像一只小野兽想闯进屋子
门后挂着两顶帽子
今天是戴白帽子还是黑帽子
他有点犹豫
昨天,他戴上黑帽子很痛快
揍了对面那个家伙还把到他家花园拉屎的狗
屁眼上捅了一刀。
但老戴一顶很容易磨损
还是换着戴吧。


17
玩,是人的天性
四川话就是耍
有点冒险游戏的意思
小孩子都喜欢玩火
拣点树枝、落叶往哪儿一堆
打火机一点
看跳动的火苗像小猫
懒洋洋伸出粉红的舌头
可一不小心点着房子
就一点不好玩了。
在玩具总动员里
那个喜欢拆弄玩具的小男孩
最终被玩具当做玩具玩耍。


18
小男孩出门踢了小狗一脚
小狗咬了过路的医生一口
医生动手术时把老师好好的胃切掉一块
老师一生气把考试卷甩在小男孩脸上
小男孩出门又踢了小狗一脚。
反正你正着读倒着读都可以,这就是回文
现象。但在现实中不好玩
上世纪70年代,我记得上小学
我的同学在课间地上用粉笔画了一只枪
一边写着毛主席另一边写着反动派
这就复杂了,是毛主席打倒反动派
还是反动派打倒毛主席?
说不清是吧
那就活该被揪到台上当小小反革命批斗一通。


19
用吸尘器打扫房间
停下来,你发现收集了这么多
毛发、皮屑、指甲还有莫名的小玩意。
肉蒲团里跟驴换鸡鸡
不靠谱
一个太小成为废物,一个太大成为累赘。
在现实中,他抱着她
喊着张柏芝的名字
使劲操
 得到了某种心理的满足。


20
“人生基本上是空虚
像个筛子,所剩无几。”
他弹了一下烟灰,另一只手握着方向盘。
我的一生大部分在车上
在狭小空间,一个人
听着滚石乐队的主唱——
“把你的女人摁倒”,窗外掠过变幻的风景。
偶尔会有搭顺风车的女人
我基本上叫不出她们的名字
但有一个印象深刻
小娘们站在外面很风骚
可一进到车里我就受不了
她有一身狐臭。
 

21
大象原来在森林里搬运木头
可后来树木越来越少了
只好到城里谋生
给导游干活
用鼻子把游客一卷
放到背上,在城里兜一圈。
时间长了
市民抱怨随地大小便,妨碍交通
但他们得忍受
因为在佛经中大象是菩萨的坐骑。
可大象受不了汽车的噪音和人们的喋喋不休
有一天,发疯了
踩扁了汽车,把外国人扔垃圾一样乱扔。
他们把大象关进了动物园而不是监狱
因为法官不能判大象的刑。 
 

22
她不用语言表达
(也不相信诗歌,再精致的笼子也是笼子。)
她像盲人摸象一样用手抚摸
我的脸,扎人的胡须。
“我不在哪里”,我告诉她。
你知道测不准原理吗?
一粒光子同时穿过两个洞。
当人们把我关进动物园
我不再是我
在宣读判决书时我就是大象。


23
最近,我老收到包裹
没有寄信人和地址
拆开是一只钟
黑色的。
(他妈的,什么意思。送钟
谐音就是送终。)
中国是一个诗歌大国,多有想象力。
别人问我:诗歌的现实
是我的头颅与白炽灯
还是地球人与外星生物
之间的距离
鬼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


24
在那一篇我读过的小说里
有两个年轻人厌倦了生活
准备自杀,但又下不了手
便相约到郊外好好练练枪法
(别打偏了,别让我受罪)
过了一个月
到了决斗的日子
奇怪的是
在练枪的过程中
自杀的念头渐渐消失。
但都害怕对方笑话自己
还是按时出场
结果双方准确无误
一枪毙命。


25
坐电梯时,一群人在一块还没什么
但只有两个人,还是女的
我就会紧张起来。
这让我想到一个行为艺术:
把一对男女关在一个狭小的屋子
所有的吃喝拉撒睡都不能回避
二十多天下来
彼此都憎恨对方
说宁愿和猪睡在一起。
在这一点上,人和动物没有什么区别。
在鱼缸里
当你放的鱼超过一定数量
他们就彼此厮杀。
 
 
26
自从家里来了一只老鼠
从厕所下水道里钻出来,又从下水道管子跑掉
我每次上厕所
蹲下,时不是时都要抬起屁股
朝下看,怕有什么东西突然从下水道里冒出来。
在春上春树的小说里
有个黑暗的地下世界
哪里有水鬼,会从下水道里伸出手来
抓住地铁站台里落单的人。
像城市里的井盖
下雨天,吞吃过路的人。


27
星期天的下午,我在湖边散步。
一对年轻人走在我的前面
“小时候,这个湖是我爸爸他们挖的
我妈妈还往湖了撒了200条鱼苗
后来我们吃也吃不完。”
那个女孩一边听,一边笑。
仿佛我又回到追女孩子的年代。
20年前的弹子房
干脆利落把一个个球击入洞中。
现在,我不这样想了
我们根本就找不到洞。
长廊上传来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在电话中,我无法和你交流。”


28
小镇来了一头大象
它是怎么来的,没人知道。
为什么要养一头大象呢,有人反对
太费草料了。
动物保护者说,山坡上有草。
可在哪儿养啊?
可以把广场建成动物园。
镇长说,这会成为小镇的标志
带动旅游业的发展。
孩子们纷纷表示愿意割草
回报是在大象鼻子上,滑滑梯。
老师也赞同
说森林消失了,大象可以帮助学生学习历史。
最后,大家一致通过
调来云梯
让消防员把大象拴在旗杆。


Elford:
读雨人兄诗歌手边必备的两部工具书:《圣经》和《性史》。前者用于规范性观念,后者犹如松紧带一样,你紧它就松,你松,它就紧。
 
啄米鸡鸡:
雨人的摩登时代到了,“象”就是对摩登时代之滑稽的一种颇富创造性的解读。一切批判在喜剧中构建与完成。
 
啄米鸡鸡
自从大象失踪后
我就写不出诗了。
报纸上也没有消息
只刊登了几则寻人启事。
“我必须找到它,否则我就完了”
他说,你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喝啤酒吗?
大口、大口喝下,很快
你就能痛快撒一泡尿。
整个夏天
女人裸露的大腿像漂浮的炸弹
作为一个拆弹手
你不能有过多的幻想。
 
谢谢雨人,给了我非常轻松的阅读。一开篇,我就被一种情调陶醉了。实在是高呀。

我在百度上一查:打火机就是精神自慰的意思。
按弗洛伊德的说法叫性变态(性行为变换为开飞机)
为了躲避检查
别人叫我大象
把什么都往我身上托。
其实在屋子里,我讨厌大象,笨手笨脚。
我只想变成蜗牛,躲在草丛里不被人注意。

如果注定是只小丑,不是英雄、明星,如果注定不能出人头地,一生碌碌无为,那何不做一只屏蔽权利侵扰的快乐蜗牛呢。然而是谁让我们做成了一只大象,笨手笨脚的大象,连拉个尿也轻易被人看到的大象,可怜的大象。
 
在车上,谈起厦门公交纵火案
他倒汽油时,旁边的人就没有闻到?
他走投无路了,才这么做
是为了引起社会的公愤。
但也太可恨,毕竟死了那么多人。
要是像美国那样允许买枪
那三天两头就会死掉几个当官的。
在中国连打鸟的气枪都是违法的
“那可以买水枪啊!朝他们脸上哧”
在一旁的小外甥说。

这故事让我想起一件老事,美国人上太空,由于重力问题,写字几乎成为科幻,科学界向社会征集意见,最终采纳了一个小毛孩的意见,使用铅笔即可。如果我们对贪官污吏愤恨,对不作为的官吏愤恨,如果我们买只水枪打他们的脸,羞辱他们,同时也没逾越热爱生命的底线,我感觉这是一种很有创意的做法。
 
你把青春画成一个少年
头上悬着的不是月亮而是阴道
暗红色的,更像一道伤疤。
“不”,贝贝说“是一个洞”
你掉进去
也许出得来,也许永远出不来。
一个大象进入你的灵魂
或你的灵魂拘禁在大象的身体里。

这是我看过的最美的最深刻的,令我精神也勃起的的阴道,靠,靠靠靠。
 
妻子感冒了或见到了UFO
就不理我,躺在一边。我的脚被开水烫了
疼痛难忍又不能开空调,我尽量想像着阿米巴变形虫捕食(诗歌在这里开始神秘了)
伸向各个方向。
(前几天还疯狂做爱,现在连碰一下都不行。)
在国家地理杂志上刊登北极熊
一年之中偶尔遇到一只雌熊交配一次
剩下大部分时间孤独游荡。
(奇怪的描绘,往往会获得意想不到的诗意,而超越于日常生活的庸俗)
 
末日丫鬟:
你读一读胡里奥科塔萨尔的短篇《克罗诺皮奥和法玛的故事》,一种真正跨文体的东西,体会一下什么叫语感。拉美的当代作家,《跳房子》在中国很有名。我读他真称得上是一场遭遇,太他妈好了!
 
憩园:
很有影像色彩。
整体很日常很生活。此类诗歌我写的时候,一般会出现两类情况:紧凑性和跳跃性问题。
 
末日丫鬟:
雨人的进步与转变真是既扎实又果断!将从前的那个雨人彻底抛在了后面。

这一组诗最应该引人注意的是:在顽强地履行叙事职责的行进中大胆(自信的表现)地间离语义,但并不是通过以往惯常的即使形象化的“议论”形式来完成的,而是“再叙事”的并置。这样的叙述难度就相当于想要拼命撕裂小说与诗歌之间的文体界限,也就是“说”与“歌”之间的“争执与妥协”。而获得的艺术效果是不言而喻的:扭曲而又合理地需要读者进行重组与拼贴,以获得无限开放的阅读中的诗的快感。这不由地让我想起胡里奥。科塔萨尔的很难界定文体的短篇小说来。
前面的几首的“抽象性”(抽离词语的主观控制)要比后面的几个过分依赖线性叙事的处理得更好。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