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地址或位置】2021年1月下旬习作A

◎伤水



耳环

一个人时候
我很充实。在人声嘈杂处
比如觥筹交错的圆桌
我会神游他方
他方也无聊,我才想起你
你遗失的耳环
一直没有机会还给你耳朵
有些翘起的屋檐
在雨烟之中
空着

2021.1.21,天成山麓


邻村

隔着一条小河,钓绳
都甩得过岸

却有不同的方言,不同的
文字和屋檐

种植不同的黍麦
脸上有不同的图案

到河边梳头的姑娘,却
都能使鱼儿围拢

流成发丝形状的水
不分哪方手指,鱼儿照样逃窜

从不多看一眼邻村的辫子
也从不打捞邻村溺水的尸体

从不下水,水上从没有桥
从没人寻思去一次对岸

2021.1.21,天成山麓


新年祝福

用微信发新年祝福
从通讯录排序的AZ

我想了一下
还有个人没发

我再想了一下
他在通讯录,可不能发

到门口点支蜡烛
双手护着夜风中的火焰

2021.1.21,天成山麓


永生

谢天谢地
你们永生的目标快要实现时
我就死了

2021.1.21,




是哪一座已经不重要

大海一直没有降温
一百度的水,沸腾着某座岛

那煮熟了的礁岩
被波浪吞噬的鱼族和渔火
而叫魂声和拉网号子
水蒸气般地上升

我留意修船时的斧凿声
如何应和着
在船底焚烧船板内虫豸的火苗

谁揭开了天穹的锅盖
桐油味在船坞飘香,那些
竹椅上补网的梭子
停在下一个网口

石屋里撞出了一个身影
我把他未阖上的大门
轻轻拉上

2021.1.22,天成山麓


地址或位置

我无法说清我所处的位置
有说十里村。又有说
小陂
或者是:马洋溪
漂流的终点

我用微信发送“位置”
经验表明
不是定位到眼前的天成山
就移动到背后的凤凰谷

隔着一条山沟的距离
就如某个海岬到对面的海岬
至少隔着一个风暴

我说不清我的所处
就如我一直说不清我自己

2021.1.22,天成山麓


水埠头

看不到一条自横的小舟
野鸭忽叫两声,像
指甲尖戳破了窗纸
漏出的光亮鱼跃入水
头顶的上玄月
正受困于不多的云朵
假如我还年仿子冉
会说,本该在湖面的船
仰头就到了天上
现在,我只低头看水
水平恰如镜
物有所在,人有所归

2021.1.22,天成山麓


协同

我摘下眼镜以看清书卷里的字行
这与窗外的暮色定然有关
谁在岸边摸索着
似曾经的我,触过鱼的唇吻
更多的是骨刺
夜,有着凹凸的,齿轮咬合失位的地方
砂纸一样细微的粗糙
事物总是一 一对应的,我再也不能
鲜嫩
我与石头是一致行动人
当我坚硬,渐渐露出不规则的棱角
被黑暗涂抹,直至溺没的——天成山
便获得协同效应
我没焚烧,它就没有风化
同理,它灵清时分,我就不能糊涂

2021.1.22,天成山麓


迎接

我走不到大门口
我用树木迎接
每片叶子都锻炼了好久
坚持着不被吹落。即使飘零
也能重新长出
我安排了灯光和短暂的路途
庭院也准备了一块
荒废的土壤
面积不大,但厚度,也就是
深度
足够你挖掘

2021.1.22,天成山麓


第一次出海打渔

那时我八岁
我跟我父亲的三舅上船
兴奋过头后
太阳才水淋淋地从海里
探出头
我象发现一只老虎一样盯住它
波浪也开始打颤
我扶着桅杆
当时我唯一的依赖
船屏住了呼吸
摇晃轻下来
这个世界,只有我和太阳在对望
我的紧张
它的不慌不忙

直到太阳灼伤我双眼
在无聊的海中央
我看什么都是嫣红了
记得拖网里倒出的一条小鱼
红色的燕尾
不停地拍打着红色的船板
最后
突然地蹦了起来
再摔在船板上,不动了
我记得那啪的一声
无比嫣红

2021.1.23,天成山麓


黄昏辞:到来正是离去

黄昏昏黄。不矜不盈地到来
好像被我怨怼的你,悄然离去
我拥有一万吨悲伤
在暮色里无法安顿自己

我早移居海底
摆尾之际,总被拖网兜牢
在你拉网倒仓之际
我伺机挣脱上岸的幸运

加重我忧伤的不尽是自身
还有矿藏,发黄的经典
那扯起波澜的劲风
藏匿的技巧我演练了一世

待可以操作时,我已在弥留
所有的世事,尽然熟稔
所有活命的哲学
却没有一鳃生命可以托付

在暮色里无法安顿自己
我拥有一万吨悲伤
好像被我怨怼的你,悄然离去
黄昏昏黄。不矜不盈地到来

2021.1.23,天成山麓


上一天

总在厄运莅临
猛记起发生之前

比如,台风扯起海的四边
包裹起散落的岛屿、渔歌和石屋
就要扔掉啦
乌云翻滚的惊恐中,记起上一天:
肃穆的
落日。黄昏死一样。宁静。

2021.1.23,天成山麓


惶恐

有一种惶恐
来自于措手不及
最近一次是,在某宾馆洗澡
热水骤然变成了冷水
我跳了起来,赤脚逃到被窝

可以躲避是种幸运
更深的惶恐是被苍天笼罩之下
无形的手伸入你体内
一根根折断骨头
不由分说,又无法抗拒

2021.1.23,天成山麓


仪式

在暗处的你就是暗物质
楼梯走下阿摩司·奥茨,和弗兰纳里·奥康纳
春联卷在靠门口的冬天
一抽屉的铝片。氧化槽。溶射。烧结炉。
血管分两部分,下半身驶过地铁
裤带以上:动车都叫和谐号。你水珠般
从水管中涌出

智能的炊具自行烹熟饭菜
集体里,所有米粒都是一粒米
你写出的汉字,自行解体
横,横到另外的地方
竖,竖在这头。你一侧身就撞上

光穿过玻璃的阻隔,在地板上挖出深坑
只有不仰望、并长躺在坑里的人
才不会掉进坑——
我抄袭的黑格尔。尼采在如是说里如是说:
泛神圣化是一种反现代文明的思想病毒

轮到你检测神圣的核酸了
当所有人都阴性:时无男人,遂使竖子成名
隔离阳性的裤裆
心奔出去,门空着,就不再沉闷
一场盛大的竣工典礼
酷似出殡仪式,哀乐有着昂扬的主旋律

热情地拥抱万物
类如六亲不认的弃养
健壮的四肢,抬着灵魂的棺椁

还没完。你左脚因中风后遗症,撇不开。
捺,就容易一些
你单腿顿足,足以震撼世界。敬请继续——

2021.1.24,天成山麓


从我身体里能取出什么

看到一行诗
“一只手,从我身体里取水”
矫情了一点

我在想,从我身体内能取出什么

腐肉
折断的骨头
浓稠的血,充满血栓

没骗你。我曾经脑中风。
脑血栓堵塞血管引起。
腐肉,一嗅便知。
需要补充的是——

骨头。折断而又续上

2012.1.24,天成山麓
(“一只手,从我身体里取水”离离的诗句)


书房木地板上有张树叶

呆了一下。捡起
扔进垃圾桶

窗户和墙壁一样紧闭。莫非
它像阳光,能透过玻璃
来到我书房

三天没出门,也
不可能是我衣裳带回

噢。是地板,木地板
被切开的木头
那么多年仍保留着树的纹理
定是它们暗自长出叶子

我从垃圾桶里取出
那片飘零。与
窗外最普遍的树木所共同的
叶子:干枯,卷曲,叶脉清晰

且玄妙

2021.1.24,天成山麓


松鼠的叫声

原以为
漂荡的大尾巴
就是松鼠的旗语
快疾掉头,并
迅速转弯
就是它的肢体语言
第一次
我听到了
松鼠连续的声音
我不模拟松鼠


声音
我只告诉你
所有沉默且运动中


事物
自身都会发声
无论扔出的石头
还是自转的
星辰

2021.1.25,天成山麓


如风

每天凌晨
都听到沙沙声
清洁阿姨在清扫落叶
并传递我
新的一天开始的信号
这些日(无法确定日期)
听不到了
时间中断了延续
一张唱片停止了旋转
我过的便是老日子
每天喝同一口水
饮下,吐出,再喝
惴惴不安地,我来到窗前
随意的风
在盲目地吹刮落叶
目标显然不明确
有一阵没一阵
草草了事
噢,世事如风
日子如风
我如风

2021.1.25,天成山麓


林中落日

我不能再写到落日
我只是看到落日
在林中。它落在树枝的
繁复之中
像个发红又不烫的鸟巢
我向它走去
照常地不由自主
落日给了我暂时的目标
我先向它走去
我在想,它没落以后
我应该跟随谁,或者
朝向谁走去
蓦然,我命令自己驻足
我有意识地往最暗处踅去
战战兢兢
我要早于落日抵达
看不见的地方

2021.1.25,天成山麓




我想拆散自己,如汉字
解体为笔划
横归横,撇就撇走,捺便捺去
拌在植物里
不穿衣,不着袜
经阳光受霜冻

冰,融化后隐在水
那些火焰燃烧后
隐在灰烬

2021.1.25,天成山麓


年货

我是一个移居者,从支离破碎的
海边迁来。不是摇橹,我是摆尾
从我耳洞里可以掏出延迟的带鱼
钓上来的那种,比网带要鲜美

看鱼鳞就知道了。荒废了多年的
手掂条冻鲳鱼来判断克数的技艺
随着智能化再生。我是个靠手感
吃饭的人,被迫才靠笨拙的嘴巴

没有说话的地方,我才写字
没有纸张的时候,我键在网络
临屏也是种手感,慢慢培育自己
风中点烟的手姿,顺势摘下眼镜

有时模糊比清晰更加深入涵义
衰迈在危急关头略胜于强壮
由于迟钝,我获得自我修炼之机
绝望的吁气里,树木脱离了新绿

生活是我的宗教——爱读书的你
看出我省略了昆德拉的“们”字
是我,不是我们。我是孤独个体
我所必备的年货,就是把我从

我们之中扔出去。一如这行句子

2021.1.25,天成山麓


晾衣服

在黑暗中晒衣服
对,为什么一定要依赖阳光
吹起波澜的——风
再刮平海涂
拂过岸上的灯光,以及涡轮机声
越过戴口罩的工业区和
核酸检测后的丘陵
终于,这不绝的风撞到我衣服
它见过世面
历经生死
黑暗中抽掉我衣服的水分
不是件难事
好像从实质中抽离内容
剩下轻飘飘的形式
恰可以反拨我过于欲望的肉身
这是逐渐隐逸的灵魂,契合着
无法折腾的余生

2021.1.25,天成山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