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辉 ⊙ 众石头在水中洗脸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1年2月诗存

◎金辉



《天下没有一样的菩萨》


北中国的麻雀特别多
我这几年陆续搬过几次家
特别是冬天的时候
如果细心听,每个院落里的
麻雀的叫声是不一样的
大概是因了院子里不同人群的缘故
好像每家每户供奉的菩萨
各有各的神情,各有各的
慈悲心肠



《墙》


增强全民法制观念,推进法治社会建设,
持续教育引导广大人民群众
知法、守法、崇法、用法……
但是我知道我乡下老家的围墙
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却是越砌越高,
上面还插满了铁蒺藜。



《语言》


原初,全地只有一种语言、一种话语。
人们从东方出发,在示拿地
准备建一座城和一座塔。
但是耶和华说:“此后
他们决意做任何事,就没有
做不成的。”于是他把人们分散到
整个地面上,且把他们的语言
变乱,使他们彼此听不懂。
这事儿就这样过去了两千多年。
话说距今三年前,原本会说几句
东北土话的董小宁小朋友,
跟随自己的父母,从东方出发,
去了西部城市芝加哥。
当她昨日和我女儿视频通话时,
已经操着一口地道的美式英语,
而原本就不熟练的汉语
已经忘得一干二净。
一个孩子可能遗传了父母的
身体发肤,甚至胎记,
但是语言却不是与生俱来的。
可知,耶和华在变乱世人语言的同时,
还使他们忘却。



《忧伤》


我永远也忘不了
那件雪白雪白的白瓷观音菩萨被请进
我家家门时的情景
那时候的一千块抵得上现在一万块
但是十年来她水米未进
低眉顺眼,看上去那么忧伤
观音菩萨是她的简称
她有一个长长的全名,叫做
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
及千手千眼无碍大悲心陀罗尼
我也那么忧伤
当我唤她的全名就变得有一点点快乐
喜剧不会带来快乐
只会带来更多的忧伤
去花园里看花也不行
刺玫科的植物普遍伤感
美丽的花瓣只停留在文学表达上
或许可以像苏联人那样
取一个长长的名字
不行的话就取一个四个字的名字
如果有一个长长的名字
那将是一件快乐的事



《夫妻》
 
 
我有时候会要求他们关掉
车载收音机,然后一路沉默着
到达目的地,好像
东北的大多数出租车司机
都不怎么爱说话。
有一次,我用微信付完了车钱,
他甚至都没看我一眼。
我留意到收款方是一个
叫做“小百零售”的名字,
应该是一个商号。
这和他的职业并不相符,
也不是他作为一个男人
适合经营的生意,应该是他的妻子。
他们是一对儿典型的
中国式夫妻。
 
 
 
《至理》
 
 
菩萨来家里十年,大年初一
是最隆重的一天
我们一家人在缭绕的香烟里
盘点着一年的得失
只有我女儿最是如愿
“因为早晨时
我只许一个当天晚上
就能实现的愿望”
 
我46了,又长了一岁
我和我妻子还是第一次
意识到这个问题



《大年夜》


白日晴暖,一片片白云漂浮在天上
据说一片白云的重量足有
数百吨,相当于飘着百十头大象
天黑以后就是大年夜
清冷的餐桌中央却只摆着一碗煮白菜
那是我经过长久地思虑
放下以往所有沉重的包袱之后
唯一能端出的一点儿心得



《失眠》


“南无阿弥陀佛”这六个字
如果嘴皮子利索点
一秒钟就能念一遍
15分钟就能念上900遍
如果每天念上900遍
坚持上15天……
如果天生愚钝,嘴皮子也利索
大可以数绵羊
从“1”数下去,直到
睡着为止,直到天亮醒来
把“南无阿弥陀佛”念到死的人
据说死前心无恐惧
还能得见阿弥陀佛与诸圣众
接引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而从“1”念到“100”的人
死前什么也未得见
可见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功效



《田野调查》


按照田垄线条笔直的意思
我的思想在厘清之后也保持一条直线
冷兵器时代,曾经有两队人马
互射箭簇。前些年还有人
在这里捡到过几个锈蚀的箭头
火器时代,两路来历不明的士兵
向对方的阵地里互掷铁块
但是那些铁块并不爆炸
到了和平时期,闹革命的两帮人
向对方的庄稼地里互掷粪便
那些农家肥反倒成全了野草
两县交接的两条垄沟里至今
杂草旺盛(也可能是无人管理)
但是,紧紧紧紧相邻的两条垄
却分属于两个县,宜州县和清河县
分别制定了不同的补贴政策



《谎言》


千万不要相信资本家的话!
“不”,一个资本家,
或者一个金融大鳄,
把手掌按在《资本论》上,
按在马克思的那句:
“当资本来到世间,
从头到脚,每个毛孔
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的论断上,几乎泣血地说:
“请相信我。”于是,
人们选择相信了他。
随后,这位资本家或者金融大鳄
买下了某一前朝的历史,
曾经二三百年的历史,
且享有无限的改编权。
接下来,他们把那段历史
用于游戏的开发和影视剧本的编写,
他们编造的历史剧里
充斥了太多所谓正能量的东西。
所以,当资本家们拥有了无限权力后,
他们就开始撒谎。



《啃那些骨头》


你吃了吗?那些酱的或者卤的
猪蹄和棒骨
这是春节期间餐桌上
必不可少的菜肴
我们吃它是因为吃了吉祥
即使满嘴油腻
也算是对自己的祝福
你看,那些猪蹄是锯断了的
那些棒骨是敲折了的
没有一根是完整或者笔直的
有时候,我们厌恶自己
仅仅是因为
不能按照自己内心的价值观活着



《高等数学》


今天早上我又在当当网下单了一本
叫做《高效养羊技术》的书,
这是我昨晚读完了
《小麦的病虫害治理》之后
买的第三本书,
大概两个月前,我还读过一本
关于来杭鸡养殖技术的书。
如果我们去看医生的时候,
总是被做有病假设,那这些书
对于一个城里人来说确实
没什么用,但是我们学过的那些
高等数学又有什么用呢?
乡下老家已经没有我的一畦一垄,
但是当我每次因为亲情的缘故
回到那片土地,目睹它这些年的
冷漠与萧条,我既不恨它,也不爱它。
几千年的农耕文明证明,土地
是生存的基础,也是谋生的工具。
我年纪大了,但是我总觉得
还有第三次土地改革的可能,
我读这些书,是因为我相信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