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中羽 ⊙ 空白的词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灯笼的祝福》等四首

◎云中羽



灯笼的祝福
——写于2021年春节

冬天即将过去,春天快要到来
城市的每一条街道,街道的每一根电线杆
早早挂出灯笼
红灯笼,眼光行走的算数栈道
从头顶延伸到远方
点亮日益宽广的街道,和日益单薄的日历
挥舞鞭子,催促老马用尽气力冲向终点
空中的镰刀静止,满足收割掉一整年的时光
所有的不堪,垃圾和疲惫,全都趴倒在地上
比没有熬过冬天的蚂蚱还要不值一提
蚊子无论从哪个方向飞,停留耳边还是遁入身体
都被针线的钢筋围困和捆绑,无法动弹
世界将清静。空气充沛并且对流
近处的氧往下沉,远处的氢往上升
山峰崩塌后的石头迈步
城市和乡村,架起了红裤衩们的二郎腿


在茶卡盐湖

风一直吹到的地方,就是湖的尽头
水鸟站在湖的中央,周围是清澈的水
会呼吸的水,行走在阳光阶梯上的水

火车从远方树林驶来,又驶向水草的深处
火车的队列,行走着冰原上的骨骼

天空一无所有,四周是倒放的玻璃
这个世界和无数的世界
我触摸不到,我的手在镜子里无处安放

然而我捧起湖里的水,它比所有的阴影还轻
它如此轻盈,却无法停留在我的身体里

我的手无处安放,水中的盐粒密集
它们拥挤在一起,无法区分
在冬日缓慢结晶,成为我投向黄昏深处的眼睛


冬天里的火

如果不在冬天点上火
季节就会像冰川一样垮塌

我在冬天点上三把火
一把火点在冬天的身上
一把火点进我的肉体

还有一把火
要让它自由游走

我和冬天的两把火
中间隔着菜地

种上苞谷还是番茄?
冬天的河
浇灌着村庄

在白榉树的森林
没有房子住的火
首先熄灭


失眠

夜晚长得没有尽头
我是真空里唯一在嗓子存着一口气的
那个人
忽然鸟叫了一声
然后是第二声
和更多声
天就亮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