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中旬诗作

◎巴枣



除夕

晚上8点过点儿
把父亲送上床睡下
过了会儿
进卧室探视
发现父亲在讲胡话
“老婆子
还有10几把芹菜没卖完
这么多都留着
吃又吃不了
要不
我现在就去菜场
把它们便宜点儿
处理掉”
以前
土地没征用时
我们家是菜农
每年腊月三十
父亲去卖菜
一直要卖到
下午3点多
菜场没人
才肯回家

2021/02/11


疫年年夜饭

每年年夜饭
等弟弟生意下场
一直等到7点多
才能开饭
今年
才5点半
弟弟一家
便收拾完回来了
“街上卖东西的人
比买东西的人还多
完全没生意
守在店里
也是白守
还不如早点儿回来
跟你们一起喝酒”

2021/02/11


看春晚

除夕八点
春晚准时开始
面对开场歌舞
母亲笑着说
“过去兴唱戏
现在流行唱歌
再过几十年
看他们
唱什么去”

2021/02/11


春节值得高兴的事情

大年三十中午
我问父亲
“冷不冷”
父亲说
“早上就没感觉冷
这会儿怎么会冷呢”
要知道
父亲因为痴呆症
早在半年之前
就不能准确
表达他想法
也理解不了
别人说话的意思

2021/02/11




弟弟杂货店
今年生意
一直不好
腊月二十九
才出现转机
母亲问侄女
一天下来
营业额有多少
侄女说
“没盘账
不知道具体多少
不过
一天下来
我感觉忙得
有点儿累了”

2021/02/11


贴春联

小妹说
“福字倒着贴
寓意福到了”
母亲看我
已经贴好
赶紧打圆场说
“正着贴
意味着
福正到”

2021/02/11


电扇面罩

上午回父母家
走到肖家台社区
看见路上躺着个
电扇面罩
走出几十米
忽然想起
妻子把家里
取暖器面罩
当做废品扔了
用起来不方便
于是掉头回去
把它捡起
决定用它替代
妻子看见后
直夸我脑袋瓜转得快
不过
路上捡垃圾
够丢人的
换做她
肯定做不出来

2021/02/11


肉皮

3楼邻居门口
一大袋餐厨垃圾
肉皮占了
一大半儿

这么好的东西
可惜了
但还不至于
要把它捡起
拿回家去
边下楼边想
如果是我们家的
肯定不会扔掉
即便要扔
也会找个保鲜袋装上
并在袋上贴张纸条
“可以放心食用”
将其搁在
家属院门口的
最显眼位置

2021/02/11


取款

半月前
去建设银行取款
遇到支行行长
一个初中校友
感谢我支持他工作
送给我一个茶杯
临走
特意上他办公室
道了一声谢谢
今早拿出来用时
发现内胆
竟然
没底儿
妻子说
“你要是存款
肯定就送个
好杯子”

2021/02/11


碎碎平安

早上起来倒水喝
不小心把杯子
在茶几边沿磕了下
杯子内胆从上端
整个儿断掉
我操
大年三十
一大早
就出现闹心事儿
妻子打圆场说
“碎碎平安”
我转身拿出个新茶杯
接水清洗时
发现里面的水
总也倒不干净
仔细一看
咦?
竟然是个残品
内胆没底儿

2021/02/11



父亲的兄弟

父亲痴呆前
对国家1962年
将他从农机修造厂
遣回乡下老家种田
一直耿耿于怀
痴呆后
每次给钱父母
贴补生活用度
我都说
是国家发给他的
父亲听说后
总笑得合不拢嘴
偶尔也会问上一句
“国家这人还不错
他年纪
比我大还是小”
想到共和国成立时
父亲已经9岁了
于是胡编起来
“比你小9岁”
“哦
那他可以算成
我一个兄弟”

2021/02/12


大外甥女

从北京飞回时
飞机上座率
不到1/3
她说
看着我就心疼
真想把打折的机票钱
给补上去
甚至
再加收一点儿
我都愿意

2021/02/12


父亲起床

父亲昨夜
吃了两颗安眠药
一直睡到中午
我下班回去
母亲解释说
“早上雾太大
你爸昏昏沉沉的
不愿起来”
帮父亲穿好衣服
扶到大门口坐下
抬头一看
雾散了
太阳也出来了
父亲一下子
精神起来

2021/02/12


一组诗

在某公众号上
看到一首口语诗
跟一组泛口语诗
编在一起
仿佛
一只公鸡
跟一群线鸡
关在同一个
鸡笼里

2021/02/12


雾散过后

上午8点
去单位值班
路上
大雾弥漫
能见度不足30米
满大街都是车灯
中午
雾散过后
街上空荡荡的
仿佛那些汽车
跟着雾气
蒸发了

2021/02/12


永远这样

父亲痴呆症
越来越严重
一想到后面
还有更艰难的局面
弟妹们就异常悲观
我跟他们不一样
觉得眼下的情形
真是太好了
甚至天真地想
如果能够永远
保持这个样子
那该多好

2021/02/12


初一值班

下午从北郊父母家
匆匆赶到单位
距离上班时间
仅剩2分钟
楼上楼下
转了一圈
跟我一起值班的
另外4个同事
一个也没到

也是我把同事们惯坏了
只要我带班
大家都可以请假
或者迟到

2021/02/12


正月初一是新春

下午上班前
送父亲如厕
一泡尿
一泡屎
同时拉出来
不禁喜极而泣
要知道
在这之前
父亲已经5天
没排大便了

2021/02/12


浓雾

今儿早上
一场浓雾
能见度不足30米
一个骑摩托车的女人
违规闯红灯
被过往车辆
逼得迷失了方向
在十字路口中央
晕头转向地
乱转
仿佛一只
迷途羔羊
让人揪心

2021/02/12


母亲的决定

弟弟问母亲
“如果有哪位表叔
邀请我们一起
去给两个堂舅奶奶
还有其他表叔们拜年
说你爸痴呆了不能去
你们哥俩
代替他去
我们该怎么办”
父亲的表兄弟
亲的
堂的
加在一起
有20来个
母亲说
“还能咋办啊
跟他们把话挑明
拜年就免了
俗话说
一代亲
二代表
三代四代不见了
以后
各位表叔家
有啥喜事儿什么的
保证人到礼钱到”

2021/02/12


失联

给小姨儿子
电话拜年后
接着给二姨妈儿子
打电话
嘀一声过后
立马传出
“你好
你拨打的电话
正在通话中”
之后
又拨了两次
都是如此

这个手机号
还是半年前
跟他要的新号
大前年
表弟媳赌博
输掉4套房子
欠下一屁股赌债后
一家人就居无定所
表弟把手机号
也换了
跟人玩失联

2021/02/12


正合我意

上午9点多
把昨夜拾得的
一组《梦景录》
整理好
发布在博客上
接着给小姨儿子
打电话
“一来防疫需要
二个我要值班
加上今儿雾气也太大
出行安全是个问题
咱们彼此就不要
上门拜年了”
表弟说
“正好
正好
我也不想出门”

2021/02/12



住在岳麓山

出于疫情方面考虑
女儿没有回家过年
和女婿
以及3个月大的外孙
独自呆在岳麓山的
一个小山头上
(那儿有女婿公益机构
临时租借的办公场所)
今儿天气好
一家三口
在山上
转悠了一整天
也没碰见其他人
女儿自嘲说
“我们今儿是包山游”

2021/02/13


跪下

电视在播放
一档情感类节目
一个中年女人
拒绝承认
儿子和儿媳的婚姻
两个年轻人
说了半天
也没能打动
那个高高在上的母亲
现场参与录制节目的观众
齐刷刷喊起来
“跪下
赶紧走过去
给你们妈
跪下”
两个年轻人
真的很听话
从座位上站起
快步走了过去

2021/02/13


正月初二

在我们这儿
正月初二
男人多半带着孩子
去给丈母娘拜年
记得小时候
每年初二这天
外婆家最热闹
去拜年的女婿
父亲一辈
还有3个姨父
下一辈里面
有3个表姐夫
虽说同一桌喝酒
姨父们总打趣说
“涨死的女婿
饿死的姑父”
一晃40年过去
3个姨父都走了
大表姐夫也走了
舅舅也走了
唉……

2021/02/13


父亲撒娇

晚饭后
扶着父亲
门前散步
刚松开手
只见他右腿
连着抖了几下
便歪倒在地上
把他搀起后
母亲出来了
父亲一下子
瘪着嘴
带着哭腔叫起来
“妈,我倒地上了”
(父亲痴呆后
一直随着我们
把母亲喊妈)
仿佛一个
刚刚学会说话
就开始撒娇的孩子

2021/02/13


三管齐下

新浪微博上发诗
经常遭到屏蔽
后来想出个办法
在博客上发布时
选择同步
微博发送
然后
再在微博上
发一个文字版
发一个长图版
多年下来
还没遇到
三种方式
同时遭到
屏蔽的

2021/02/13


母亲识字

户口簿上
母亲是文盲
我也一直这么认为
后来听舅表姐们说
其实母亲初小读完
还读过一年高小
父亲痴呆后
陪二老时间多了
果然发现母亲
认得很多字
不过也经常把字读白
比如“疫情”读成“度青”
“病例”读成“病列”
今儿忽然听她说
“湖北电视台
在放电视剧
《烽火英雄传》
已经放到50集了”
还是吃了一惊

2021/02/13


妈妈

我和小妹
陪着父亲
在大门口晒太阳
母亲独自一人
在客厅看电视
父亲嘴里
不停呼喊
“妈妈
妈妈
你在哪儿呀”
(父亲痴呆后
一直管母亲
叫妈妈)
小妹说
“她时时刻刻
跟你呆在一起
受够了
你让他单独待会儿”
“抚养孩子
哪儿那么容易呢
当然得受苦受累”
父亲苦着脸说

2021/02/13


人外有人

父亲痴呆症
坐在椅子上
起不来
我鼓励他
“国家说你
本事大
腿子有劲
站得起来”
父亲呵呵一笑

“人外有人
天外有天”

2021/02/13


父亲的记忆

上午10点多
三姨奶奶家
耀表叔来拜年
他握住父亲手
问认不认识
父亲说
“认识认识
就是想不起名字”
我们都以为父亲
又给自个儿台阶下
没当回事儿
耀表叔走后
母亲发现
父亲眼角
挂着泪水

2021/02/13


无题

今儿早上
母亲给父亲
重新换了件外套
“待会儿
你表叔们来了
看着干净些
免得他们
嫌脏”
半小时后
姨表叔来了
夸母亲把父亲
捯饬得真干净
母亲脸上
跟开了花儿似的

2021/02/13


新年好

门前不时有人走过
绝大多数
小妹都会跟人
打一声招呼
“新年好”
我问她
“你都认识啊”
“有的认识
有的只是面熟
爸爸痴呆后
经常独自出去回不来
跟周围人关系处理好了
别人就会送他回来”

2021/02/13


天真小妹

见满大街的车子
小妹跟我说
哥,你跟市领导们熟
去跟他们说一声
赶紧在路上设卡口
管住那些人
让他们别到处拜年了
小心又把疫情
搞发了

2021/02/13



反面教材

舅表弟来给父母拜年
母亲跟他询问舅妈病情
“你妈好些了吗”
“……”
“你们有没打算
送她去医院”
“……”
“能不能熬过正月哟”
“……”
小妹说
“看老表一问三不知
我就知道他们姊妹几个
不想挽救舅妈了
再想想爸爸这个样子
我就觉得
以后我们要
好好服侍他”

2021/02/14


名人

陪父亲
在小区里散步
发现好多陌生人
都认识父亲
感觉好生奇怪
回家跟小妹说起
“感觉好多外来户
都认识爸爸呢”
“爸爸痴呆后
在整个小区
已经成了名人”

2021/02/14


二叔这人

在小区广场南边
遇到二叔以前的朋友
以为他要去二叔家拜年
便问了声新年好
他有点儿
不好意思笑了
“早没跟你二叔来往了
说句你不爱听的话
他这人
把钱看得太重
感觉他跟钱
就是一个妈
生的”

2021/02/14


酒钱

小妹夫
为感谢我们兄弟几个
这些年给他家的帮助
咬牙买了两瓶
天之蓝酒
小妹叮嘱说
这事儿
千万别说出去
因为她和外甥女
还在吃低保
弟弟怕出事儿
把酒钱给了小妹
“这餐酒
算我的
哥哥和大妹夫
都是公家人
他们也不能
沾上边儿”

2021/02/14


吃瓜子

剥了几粒
瓜子仁
放在父亲手上
父亲吃了两粒
把剩下的几粒
递到母亲跟前
“妈妈
你吃了吧”
父亲痴呆后
一直学着我们
冲母亲喊妈妈

2021/02/14


吹哨

陪父亲起夜
告诉他
动作轻点儿
说话小声点儿
别吵醒了母亲
进入洗手间
他把嘴巴
贴到我耳边
压低声音说
“我的尿
还没睡醒
你不吹哨
它不出来”

2021/02/14


排毒

春节这几天
终于有时间
在家陪护父亲
每天都给他喝足
正常需要的水量
就想把他体内
积攒的毒素
多排些出来
因为之前
母亲没力气服侍
不敢给水父亲喝
父亲屙出的
都是粘稠的
黄色尿液

2021/02/14


一语成谶

今日在朋友圈
看到诗人能水
转了一篇文章
关于凤凰卫视的
大意是其
风光不再
不禁想起
作为其高管的小连襟
在去年选择了辞职
再回头细想
10年前
我俩聊天时
曾给出建议
10年之后
别在企业干了
去大学任教
没想
一语成谶
如今他果真弃商从教
担任了几所985高校的
客座教授
问题是
他又生了二儿子
用小姨子的话说
还得继续赚钱

2021/02/14


回报

今日《新世纪诗典》
推荐的是
山东诗人高歌
微博上看见后
咱也落俗一回
转转转
转其诗作
转其照片
转其简介
之所以
对高歌如此厚待
乃是他曾经
在“葵”论坛时代
推选月度好诗时
推选过
我好多诗作

2021/02/14


餐厨垃圾

母亲说
以前小区
垃圾池里
经常能看见
各种各样的剩菜
连鱼肉都很常见
自从去年正月后
垃圾池干净多了
可能是
受疫情影响
赚钱都不容易
都舍不得倒了

2021/02/14



无题

外甥女
拿出2000块钱
想塞给母亲
“这是我孝敬
您和外公的”
母亲坚辞不受
“你一个人在北京
花钱的地方
多的是
等到哪天
你成了家
有个人疼你
再给钱我们
我就收下”

2021/02/15


潜伏

他和她
都有家室
情人节这天
彼此不发消息
没有任何互动
在朋友圈
连赞
都没点

2021/02/15


巴甫洛夫定律

从上午9点开始
每隔一个小时
我都会送父亲
上一趟厕所
母亲说没必要
上那么勤
其实
我也知道
不间隔5小时以上
父亲撒不出尿来
我只是想通过
一遍遍的练习
让父亲记住
撒尿的姿势
以便我不在家时
母亲送他上厕所
能够轻松些

2021/02/15


情人节转天晚上

昨儿情人节
今儿晚上
从父母家回来
看到家属院的
一只垃圾桶
也收到了
1朵玫瑰

2021/02/15


全家福诞生记

这些年
一直很想
拍张全家福
又唯恐日后
父母走了
拿出来翻看时
心里面难受
这个话题
一直不敢触碰
今儿
父亲阴历80岁生日
大妹夫率先提了
“希望明年
我们还能够
跟今天一样
聚在一起
给爸爸过生日
然后拍张全家福”
好吧
既然说到这份儿
那今儿就拍

2021/02/15


图文转换

女儿今儿发来
外孙满仨月的照片
小家伙斜躺在床上
两手抱着个奶瓶
闭着眼睛吸着
两只小腿交叉
右脚搁在左脚上

2021/02/15


杭州面

小姨子今天飞杭州
落地后第一件事儿
便是点了碗麻辣面
拍照晒在微信群里
二姨子说
“好大一碗面啊
里面那片儿肉也大”
“是啊
感觉都能
当面膜用了”
小姨子回复说

2021/02/15


人情

为防止今春
再次出现疫情
跟去年那样封城
吃不上新鲜蔬菜
去年冬天
母亲在屋后菜园
栽种了一块紫菜
最近气温高
紫菜苔
嗡嗡直长
一家人吃不了
母亲便每天掐几把
挨个儿送给邻居们
小妹有些舍不得
母亲说
“老在菜园里
一文钱不值
送给人吃了
多少还能
落个人情”

2021/02/15


舅妈命悬一线

母亲今儿
去看了下舅妈
说舅妈命悬一线
能不能挺过正月
都得打个问号
怕就怕她死在
上春头上
不过
小姨已叮嘱过
表姐和表弟们
让他们
无论怎么着
也要帮舅妈
打过
正月十五

2021/02/15


敬酒

父亲今儿生日
我们几个子女
一起端起酒杯
却不知说啥好
父亲痴呆后
几乎没法儿
与人交流
祝他生日快乐
他压根儿不知道
快乐是咋回事儿
祝他健康长寿
似乎不搭调儿
大妹夫说
“套话就不说了
我们几个一起
敬爸爸一杯”
父亲不喝酒
端着饭碗
跟我们
碰了下杯

2021/02/15


父亲的生日

今儿是父亲的
阴历生日
上午9点不到
回到父母家
第一件事儿
就是帮父亲
上厕所
然后
帮他漱口
出乎意料的是
父亲竟然知道
含住漱口水
咕噜咕噜后
吐在水盆里
啊!太好了
真的太好了
如此看来
父亲陪伴我们的日子
比我之前预想的
一定要多得多

2021/02/15



老年斑

陪父晒太阳
发现他头上
布满了
颜色深浅不一
大小和形态各异的
老年斑
仿佛
稀疏草原上
那些躺着的
小石头

2021/02/16


父亲吃荸荠

父亲吃荸荠
每次放到嘴边
咬下一小块儿
跟个娇滴滴的
小女生样
动作秀气
我实在看不过去
强行把半个荸荠
塞进他嘴里
很快
荸荠水
从他嘴角溢出来
滴落在胸前围兜上
脏兮兮的

2021/02/16


聪明学生

聊起现在学校
都不许学生玩手机
读高三的侄儿说
两个月前
他刚被老师
用锤子
砸了一部
大妹夫侄儿说
你咋那么傻呀
我们初中生
都知道
在自个儿兜里
装两部手机
一部好的
一部差的
如果老师发现了
就把差的交出来
妻子作为老师
在旁边笑着说
你们看
现在的学生
比老师都聪明

2021/02/16


打麻将赢钱

昨儿父亲阴历生日
妻子跟弟妹们打麻将
一下子赢了800多块
回来笑呵呵说
“我把给爸爸
买纸尿裤的钱
全都赢回来了
谁叫他们
都不给爸爸
买纸尿裤啊”
心说
在照护父亲上
我花的时间最多
也可以
通过打麻将的方式
赢回来吗

2021/02/16


欲速不达

路面几乎堵死了
开车不如步行
一辆白色小车
拐入非机动车道
撒了欢地跑起来
开了不到50米
撞上一辆
两轮电动车
司机下车看了一眼
跟电动车主吵起来
副驾上下来个女人
冲司机骂了句
“你妈逼
叫你不走这边
非不听老子劝
跟人吵架有屁用
赶紧跟保险公司
打电话呀”

2021/02/16


不禁鞭了

大家普遍觉得
今年春节
市政府没怎么
管控烟花爆竹
有人说
市政府工作重心
转移到疫情防控上了
也有人说
确实跟疫情防控有关
但事情原委是
这些年
禁鞭禁得太狠
疫情才会蔓延
其实
古代人发明鞭炮
本是用来
驱逐瘟神的
所以今年市政府
就睁只眼闭只眼
没怎么管

2021/02/16


老司机

妻子驾照
拿到手
4年
没摸过一次车
“但跟新手比
我是老司机
能上高速”
她笑着说

2021/02/16


惊奇

外甥女好奇
“为什么
在我们看来
明明是平地
外公咋会
把脚抬得高高的
然后再往前迈呢”
“他两只眼睛
都有白内障
那时还没痴呆
去医院做完一只
让他再做第二只
他怎么也不肯去
所以
他只有一只眼睛
看得见”
“现在后悔了”
父亲冷不丁地插嘴
让外甥女惊叫起来
“啊?
不都说外公
懂不到我们
说话的意思吗”

2021/02/16


电视信号

晚上7点
临走时
帮母亲开电视
发现没有信号
搬起梯子
检查了室外接口
问题仍然没解决
母亲说
“你走吧
我不看电视”
重新把室内接口
又检查了一遍
电视信号
终于出来了
母亲笑着说
“真是的
硬要搞出来
你才肯走”

2021/02/16


顺便

在单位值班
闲着无事
上网读诗
下属单位
女同事李格格
(奉命到机关
参与春节值班)
突然出现在
办公室门口
“巴主任
请问开水房
在哪儿呀”
“就在隔壁”
“哦
顺便给您
拜个年哈”
她笑了下
转身去了
开水房

2021/02/16


围裙

父亲胸前
每天系着条
深蓝色围裙
看着像个持家
爱做饭的老头
可父亲这一生
没给家人
做过一顿饭
是他痴呆后
吃药流口水
吃饭喝水
老爱泼洒
母亲给他系上
当围兜用的

2021/02/16



慕名而来

一个陌生大姐
从父母门前
走过去走过来
走了两个来回
每次都盯着
母亲种的
紫菜薹看
最后一遍
她开口说话了
“这块紫菜薹
长得好汹啊”
母亲问她
“是要菜薹吗”
“听说您老菜薹
给好多人送过
要有多的
就给我一把”
“你自己掐吧
捡开花的掐”
“那是,那是”

2021/02/17


饿急了

晚8点
在国家粮食储备库门前
一辆黑色小车
应该是饿急了
追上前面一辆白色小车
把车它屁股上的一只备胎
一口给咬了下来

2021/02/17


瓜子壳

母亲端出
一盘瓜子
我们嗑完后
母亲又端出一盘
我们又把它嗑完了
母亲还要去拿
我说不嗑了
母亲拿来
扫帚和垃圾撮
把瓜子壳扫起
说要留下来
等到正月十五
我们回来过元宵节时
用她收集的瓜子壳
还有花生壳
在土灶上
给我们做一锅
柴火饭

2021/02/17


飞不了

外甥女今儿回北京
到机场安检时
因为核酸检测结果
超过规定时间2小时
不得不退票返回家里
重新做检测

2021/02/17


躲猫儿

送父亲如厕
半天没拉出来
问他到底有没有
(其实问也白问
父亲压根儿没有
这方面意识)
父亲笑着说
“他在跟我躲猫儿
要我找他”

2021/02/17


一把紫菜苔

早上从父母家出来
母亲已在小菜园里
掐了把紫菜苔
站在门口等着我
“将这把菜苔带回去
放几片腊肉炒着吃”
望了一眼菜园
看到菜花摇曳
我有点儿好奇
忍不住又瞅了眼
母亲手里的菜苔
哦,没有一棵
开花的

2021/02/17


事故频发

从我家
到父母家
不到4公里
长的路段
春节假期
两边隔离护栏
被撞坏了5处

2021/02/17


无题

这两年
已经看到
好几个微信公众号
在推选一堆烂诗时
有意把一些
优秀诗人的
或好诗
或差诗
选几首搁进去
这本没什么
问题在于
这些入选的
著名诗人们
也跟着转发
与推广
转而一想
哦,这事儿
跟你
有球基霸关系
干吗要愤怒呢
不就是没选
你的诗吗

2021/02/17


错觉

父亲痴呆症
继续往严重方向走着
大小便已经开始失禁
我照护他时
总是隔会儿
送他去趟厕所
每次看到他小便出来
心里面就特别高兴
但更多时候
苦等半天
他也尿不出来
而我则经常出现错觉
看到他的尿线
无声敲打着便池

2021/02/17


奇怪的叫声

昨晚
留在家照护父亲
打南边广场方向
不时传来
奇怪的吼声
“吽”
“吽”
一声接着一声
类似某种动物
发情时的叫声
起始时接连不断
后来隔会儿才有
不禁想起去年
也是这个时候
在新河社区
参加疫情防控
夜里值守卡口
听到过
同样的叫声
那是马路边
一台变压器
发出的

2021/02/17



挖树

几个工人
围着树兜
挖出个大坑
然后用铁铲
挨个儿
把树兜周围的根茎
一根接一根斩断
此情此景
让我想起
曾经听人说
现在纪检办案
都从涉案人的身边人下手
比如与他交往的老板
还有他的部下

2021/02/18


抓铁留痕

不经意的
一个扬臂动作
将空调外机上
一只落下
还没站稳的
白头翁
惊飞了
忽然想起
近年常听到的
一个词
“抓铁留痕”
特意凑近瞅了眼
白头翁站过的地方
并没它的爪痕
心说
它明明来过呀

2021/02/18


上辈人

从父母家带回
春节期间
我们没吃完的
腊肠和腊鱼
搁在冰箱里
妻子看到后
拿出来扔了
我有点儿生气
“又没指望你吃
干吗要扔掉”
“你咋跟上辈人样
啥都舍不得扔呀”

2021/02/18


映山红

一个中年男人
对着一盆茶花
深情地唱起了
电影《闪闪的红星》
插曲《映山红》
“夜半三更哟盼天明
寒冬腊月哟盼春风
若要盼得哟红军来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2021/02/18


次氯酸钠

去年疫情期间
单位抢到
有关单位捐赠的
3大桶次氯酸钠
搁在机关院里
一年多了
眼见今年
太平无事
有人提议
转赠出去
一把手不同意
“说不定以后
还用得上
留在那儿
又不碍事儿”

2021/02/18


寒假作业

吃完午饭
妻子说
“你休息吧
我要去学校
给学生们
改寒假作业”
“什么”
“你聋了啊
改寒假作业”
我当然没聋
吃惊而已矣
妻子教的是
高中毕业班

2021/02/18


拉链

妻子给我买的
一件新衣
拉链把柄
经常卡住
转不动
朝外翘起
看着烦心
现在
它成了我的
一个小玩具
没事儿的时候
会一次次尝试着
变换不同的角度
把它摆平

2021/02/18


大晴天

昨晚本来想好
要留在家里照护父亲
硬被母亲赶回来了
“你走!你走!
明儿是个大晴天
就算你爸尿床上
我帮他换洗掉
用不了几个小时
衣服床单
就都干了”

2021/02/18


个人发言材料

接到党办主任通知
市里有新要求
民主生活会的
个人发言材料
需要根据
中央巡视湖北反馈意见
做相应补充与修改
只得从电脑里调出
早已写好的文稿
对着屏幕
寻摸了半天
总算找到个合适位置
按要求加进了一段文字
仿佛
在建好的正屋旁边
搭建了一间偏房

2021/02/18


嘎咕

春节过后
上班头天
同事们
纷纷前来
拜年也好
祝福也罢
我都没回访
他们的办公室
理由是
上面有要求
大疫未除
不提倡相互串门
正如平常那样
坚持原则的我
又遭批了一顿
“为人嘎咕”

2021/02/18


疫情警报尚未解除

春节假期过后
上班第一天
同事之间
免不了相互串个门
彼此拜个年送个祝福
也有开玩笑的
但谁也没有
要握手的意思

2021/02/18



财运

春节才过
一星期
已两次看见
街边门店里
举办丧事
妻子说
棺材谐音关财
眼下生意难做
也许店主人想的是
停放过棺材之后
财运就转好了

2021/02/19


算命

在微信朋友圈
看到诗人图雅
发布的抽签
算命信息
忍不住
也玩了一把
结果还不错
能活到98岁
我跟妻子说
“真要活这么久
那该会写出
多少首诗啊”
“那会写得
你电脑
都装不下
得两台电脑”

2021/02/19


疯写

“任何时代
能不能写
都有人在疯写
该不该写
都有人出好诗
外行人永远在讨论起点问题
于是被永远留在了起点”
这是伊沙今日写的
一首《点射》
读完
不禁想起
近3年
我写出了
2万4千首诗
哦,这不正是
伊沙说的疯写吗

2021/02/19


换个角度看问题

因为疫情防控
今年全市
三级干部大会
在各单位设立
视频分会场
用不着
像往年那样
去市府礼堂
干坐一整天
在本单位会议室
既可自由出入
还可抽空读诗写诗
当我在妻子面前抱怨
今年开春会议太多时
她倒想得开
“别不知足呢
你得换个角度看问题
如果坐在市府礼堂里
纪检人员不断巡视
连手机都不能碰
你又能拿他咋的”

2021/02/19


意淫

听说台上
做辅导报告的
副市长
特喜欢骂人
我在心里面想
哪天遇到此人
不妨试着
拿话激怒他
然后与他对骂
乃至对打一场
不有句俗语
舍得一身剐
敢把皇帝
拉下马吗

2021/02/19


新春一景

今儿下午
3位副市长
给全市干部
各上了一堂
专业技术课

2021/02/19


2月

本月5日
和19日
先后写出
19首《梦景录》
共计38首梦诗
差不多相当于
正常状态下
4天的写作量

这么算下来
2月就变成30天
如果再来一次
那就成大月了
希望梦神
再助我
一臂之力

2021/02/19


查岗

假期值班
上午查过岗
下午在办公室
坐了半小时后
他心想
应该不会再查吧
跟下属打了个招呼
决定去外地走亲戚
车快要出市区时
下属来电话
说上面又在查岗
让他在座机上回话
风风火火赶回
对方问他
咋这么半天
他装出一副
有气无力的样子
“春节饮食油水太大
吃滑肚子
拉稀
半天收不住”

2021/02/19


春天

春天多好啊
但也恼人得很
各种大会小会
跟野草样
从大地上
冒出来

2021/02/19


赌徒

父母邻居车库
住进一个瘫痪男人
服侍他的女人
母亲认识
看她儿子
冲那人叫爸爸
便跟她打了个招呼
“这人是你儿媳的老人吗”
女人怔了一下
然后支吾起来
“嗯,嗯”
第二天
女人又主动
跟母亲解释
其实那男的
就是她老公
母亲一惊
“你老公?
不说他早死了吗”
“他长期在外面赌博
几年不落屋
到处欠赌债
怕别人笑话
便只好对外说
他死了”

2021/02/19


挡箭牌

昨夜的梦
太精彩了
写出19首
《梦景录》
代价是
没睡好
早餐过后
见才7点34
便上床躺下
打算眯会儿
没想睡着了
醒来一看
我操
已经8点35
赶到单位
会议已开始
办公室小陈
立在门口等我
“照护你父亲
没睡好吧”
“嗯嗯嗯”

2021/02/19



警告

家属院对面
有家小型
修车铺
门前场地上
竖着块木板
上面书写
“本修车铺门前
禁止停放车辆
违者后果自负”
对这个警告
一直没想明白
今儿跟妻子说起
她说
“那还用想吗
修车的懂车
给你车上
随便做点儿手脚
让你跑着跑着
就出事儿了”
听得我后背
直发凉

2021/02/20


机关食堂

上班几天了
机关食堂
仍旧没开门
依照以往经验
要等元宵节过后
大师傅才肯上班
(没办法
谁叫人家
是副市长内弟媳呢)
尽管我不吃食堂
每次打跟前走过
心里总他妈不爽
因为有两个同事
家在外地
没地方开伙

2021/02/20


没用的男人

他开大货车
给饲料厂拉货
跟老板混熟后
把自个儿老婆
也塞进厂子
做内勤
3年后
老婆跟他离婚
成了老板夫人
得知这个结果
他喝药自杀
命是抢救回了
却造成半身不遂
知道的人都骂他
没用的男人

2021/02/20


杀猪过年

中午饭桌上
妻子讲她俩同事
也是我高中同学
特喜欢吃腊货
问我咋不这样
一句话勾起了
40多年前的往事
那会儿家里每年
喂养2~3头猪仔
上交完国家统购任务后
如果生产队不分猪肉
父亲就会走关系
搞到私宰指标
请屠夫上门
杀头猪过年
其实也就留1/3猪肉
和大部分猪杂
2/3的猪肉
和少量猪杂
得卖给乡亲们
(本地还有个习惯
猪小肠属于屠夫)
即便如此
我也觉得自个儿
有个了不起的父亲

2021/02/20


坏心情

来自于下午
上班途中
看到一个
郊区女菜农
挑着大半担
没卖出去的
已打蔫儿的
白菜苔
情绪低落
往家里走
因为就在
10多年前
每年春天
气温升起时
父亲都会
把这个桥段
反反复复地
排演好些遍

2021/02/20


瓜子

今年的春节
早早就决定好
跟父母一起过
年前妻子买了
一袋儿瓜子
带回父母家
打算招待客人
没想今年来客
都没打坐场
呆不了几分钟
就抬屁股走人
这袋瓜子
几乎没动过
只要见我回去
母亲就装一盘
摆在我面前
一周过去
已经被我
消灭了
一大半儿

2021/02/20


后遗症

自从几年前
往花坛里面
扔过一次
擦嘴的纸团后
如今每每看到
园林工人
用火钳捡拾
花坛里的垃圾
我脸上就
火辣辣的

2021/02/20


别人的房子

岳父母还建房
给了我们一套
想着住不上
决定卖掉
妻子去拿房子钥匙
要我一同去看看
“再不看
以后变成别人的房子
你就没机会看了”

2021/02/20


小鱼

建筑工地
还得些时日开工
小妹夫闲着无事
天天出门钓鱼
昨儿收获不大
只钓回3斤小鱼
原本要送给弟弟
拿去喂猫子
听说猫子死了
便把那袋小鱼
扔进了垃圾桶
小妹数落他
“你咋这么
鲁莽呢
没猫子吃
也不该扔啊
大哥也喜欢
吃小鱼儿”

2021/02/20


可惜了

弟弟杂货店里
养着逮老鼠的花猫
几天前被车轧死了
小妹说
“可惜了
那么好一条猫子
二哥竟然放那人走了
一分钱都没
让他赔”
去年疫期封城
利用值守卡口的便利
我照护它一个多月
后来撤离时
将它捉回弟弟家
还险些被它挠着

2021/02/20


鳝鱼

送父亲如厕
蹲了半天
没拉出来
问他
“有吗”
“有
它跟鳝鱼样
狡猾得很
盘在里面
不愿出来
你去拿把铁锹
将它挖出来”
然后
我戴上塑料手套
帮他一点点
将那条鳝鱼
抠了出来

2021/02/20


长梦

昨夜一个长梦
梦景曲折
据此写出
12首《梦景录》
(655~666)
早起修订完后
一下子想起了
1980年代
大学期间
曾看过的
苏联电影
《静静的顿河》
片长
340分钟

2021/02/2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