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晨骏 ⊙ 棉花小球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1年诗(一)

◎吴晨骏



《雪和老杜》

每年下雪的时候
老杜都会写一首关于雪的诗
今年他写了
他在雪夜读《水浒传》

我这两年用诗
记录那些今后
不会再有的瞬间
老杜因雪而感动
我因与老杜相遇、喝酒
而感动

2020.12.21


《死亡恐惧》

我人回了南京
思想却还沉浸在乡村生活的孤单里

酒桌上,罗鸣说他最近感受到一种
死亡恐惧

罗鸣不能
(一般人也都不能)
通过换肾、换心、换头
战胜死亡

2020.12.25


《邹小雅》

“邹小雅的身世
很悲惨,你知道吗?”
湖州诗人赵俊问我

邹小雅,常熟女诗人
从小被人领养
她长成一个有成就的美女
全靠自己的努力

2020.12.25


《逆行》

刘蕴慧的车
走到了逆行车道里

刘蕴慧问我,这不会被拍下吧
我说,应该不会吧

即使被拍下,也问题不大
扣3分相比刘蕴慧每年扣的30多分
简直不算什么

2020.12.25


《女房东》

我住在一个留守少妇的家中
她男人外出打工了
她的情绪很不稳定
对我的态度很糟糕

她进城去城墙上玩
我也陪她去
在城墙上的一间屋子里
我遇到平顶山学院年轻的武教授
我有点尴尬

武教授对我很客气
他喊来了洗脚师傅为我洗脚
在我坐下洗脚时
我的女房东坐在屋角的椅子上
她不看我
我们也不看她

2021.1.1


《冬天干不了多少事》

外面大雪覆盖,天寒地冻
我坐在房里的电暖器前
从网上选购我的谋生工具:键盘和椅子
昨天选键盘,选了一整天
今天选椅子,一晃天已黑了

2021.1.1


《叠加》

这个世界是叠加起来的

2021.1.1


《孟秋的桔子》

桔子是要被吃掉的
或者烂了被丟弃
孟秋的桔子也会有同样的命运
孟秋把两只桔子放在衣服口袋里
也改变不了什么

桔子有没有政治属性?
单独看,那是没有的
但经过海氏、刘蕴慧、我
以及孟秋自己写了之后
孟秋的桔子就
具有了某种政治色彩

政治黑暗,是指一部分人
残害另一部分人
桔子这种植物果实
往往代表普遍黑暗的政治里的
一点点温暖人心的甜蜜

2021.1.30


《老杨回到南京》

老杨前天乘飞机
从成都飞到南京
陆子和罗辑两个老年人
去机场接他时
没有带上美女拉拉队

我现在出发去罗鸣家
与罗鸣和美女刘蕴慧
一起去饭店打牌、喝酒
我不会打牌,我只想看看
久病初愈的老杨

2021.1.31


《严肃》

生命是脆弱的
一个朋友刚刚死去
他活了58岁
生前他是一个翻译家、思想家
上海人

上海有几个写作的人
他们思考严肃的人生问题
如果你想了解严肃的思想
可以看看这位朋友生前的文章
他名叫王一梁

2021.1.31


《情人》

小说是一个与现实平行的世界
我进入小说之门后
我把精神和肉体都一起带了进去
只留一个吃饭的躯壳在现实里

诗歌则是另一种情况
诗歌给我迷醉的感觉
我人不会因诗歌而离开现实
我会与诗歌做爱,把诗歌当做情人

2021.1.31


《和平》

人类文明进入了新的阶段
为了和平,人类可以放弃自由
为了和平,人类可以任由权贵吸血
为了和平,低层人活得像蝼蚁

一切都为了和平
和平的东方
和平的西方
和平的猪圈里,猪也吟唱和平

一片和平的死寂
笼罩着人类

2021.1.31


《年龄》

刘蕴慧一边开车
一边对我们谈她的长篇小说
她说她已写了4万多字
最近忙,没时间写
她抱怨时间过得太快

罗鸣说,你还年轻,这是你的优势
刘蕴慧说,我也不小了,50岁了啊
她说着笑了起来

从她的笑声中,我听出了她的年龄
但从她的说话声中,我感觉她是少女

2021.2.2


《陆子老师的阳春面》

陆子老师的阳春面很多朋友都吃过
今天中午我也去吃了一下
我出家门时,一阵料峭的风吹我
吃完面走出他家时,我浑身发热,如沐春风

昨晚陆子老师让我今天来他家吃面
我特地早点入睡,清洁精神
我怀着古人出远门前的虚心和期待
今天我吃到了面,也向陆子老师学习了养生之道

2021.2.2


《女鬼》

连琐17岁死去
葬于旷野

书生杨于畏
搬家后成了连琐的邻居

每到深夜,连锁从墓里出来吟诗
杨于畏以诗作答

他们心灵相通
夜夜做伴,难舍难分

有时,与一个漂亮女鬼做朋友
也是人生乐事

2021.2.2


《陆子和品钦》

陆子说
科技越发达
人类社会衰败的速度越快

到一个临界点时
人类社会崩溃、灭亡
然后再重新开始
再重新崩溃、灭亡

我赞同陆子的说法
美国作家品钦也说过
人类社会处于熵增(即死亡)的进程中

2021.2.2


《陆子是谁》

陆子家住新街口
我去过三次
两次是在白天
一次是在夜晚

那个夜晚我坐刘蕴慧的车
去给陆子送画
刚好罗辑也在
我们四人去路对面的酒吧喝酒

陆子善于交友
他与南京很多作家是朋友
他出于内心喜欢他们
他们也很尊重他

上个月我遇到老杜(笔名格风)
老杜问起陆子是谁
他很好奇他竟然没与陆子成为朋友
也许某一天他俩会见个面

2021.2.2


《电影版的<漂亮朋友>》

巴黎的一个草根帅哥
专门勾引贵夫人
与她们上床,与她们结婚
骗取她们的金钱和人脉

他毫不留情地抛弃
被他利用完、失去了价值的贵夫人们
他说他不允许自己贫穷
所以他要不停地折腾

2021.2.3


《宝华山孙健玮画室》

今天我起床没多久,陆子微信我
他开车去宝华山看望画家孙健玮
同去的有画家罗辑
陆子问我还有空
我说,有空

我匆忙洗了个澡
上了陆子的车
去的路上,罗辑总在开玩笑
车内气氛很活跃

我们到达十几公里外的宝华山
与孙健玮一起吃中饭
饭后我们去孙健玮画室看画
老孙的画张扬个性,极具视觉冲击力
老孙未婚,不沾烟酒,每天锻炼身体

2021.2.4


《杨黎的病情》

昨天南京晴朗舒适
我身处其中,如在仙境

白天我们看画展
晚上去与杨黎、束晓静小聚

杨黎的脸色比他刚回南京时好
他精神也好多了,几乎看不出他是一个生病的人

老杨又开始骂人了
这是好事,说明他康复得快,陆子说

2021.2.5


《晒太阳、陈云虎和夸张》

吃晚饭时,杨黎谈到几个事情
一是,他和束晓静的家
南面的阳台上阳光充足
春冬季节可以从早晒到晚
而夏天时阳光却不进来
二是,杨黎问我:
“你们哪个是不是得罪陈云虎了
我回南京前陈云虎说来看我
我回南京后,打电话给他
他说有事来不了。”
三是,杨黎指控目前的社会环境太夸张
这个社会做任何事都太夸张
干好事太夸张
干坏事也太夸张

2021.2.5


《批评》

吃晚饭时,我们还谈到了
四川诗人彭先春
杨黎曾经建议彭先春多一些批判精神
对不好的诗、自己不喜欢的诗
要多批评

陆子笑着说
那不是让彭先春去闯祸吗
他直接去批评别人的诗
会招别人的恨

2021.2.5


《意外的来电》

昨晚我吃过晚饭
刚准备坐下忙点我自己的事
罗鸣打电话到我不常用的手机号
我那时就知道他已经醉了

我装作很镇静的样子与他聊天
(我老婆站在我旁边盯着我)
罗鸣让我去小区门口等他
我说好。我匆忙离开家,走进夜色中

在小区门口,我接到孟秋电话
让我在见到罗鸣后,两人一起去他家附近
孟秋的意思是一起喝个茶
后来,罗鸣坚持要吃烧烤
他要继续喝酒
整个昨天,罗鸣一共喝了八两白酒

2021.2.9


《盆地》

四川是个盆地
成都好个锤子
那晚杨黎与陆子谈了好久
这个话题

杨黎说,真正的蜀国人已经找不到了

他俩谈的时候
我在旁边听
束晓静在吃菜

2021.2.9


《福星烧烤店》

昨晚,我们到达福星烧烤店
刚与孟秋说了几句话
罗鸣就起身走出店门

孟秋喊服务员来点菜
点了烤羊肉串和烤鱼

罗鸣又走进店门
身后跟着赵刚
他在外面打电话喊罗辑来吃烧烤时
碰巧赵刚在别处吃完饭回家
路过福星烧烤店门口,被罗鸣看到了

2021.2.9


《德克萨斯州的巴黎》

赵刚、孟秋和罗鸣
三人从小一起玩
感情很深
他们一边吃烧烤一边回忆
年轻时在电影院
看《德克萨斯州的巴黎》的情景

这部电影我也看过
现在我有点忘了它的内容

2021.2.9


《乡下》

城里人很难想像乡下的好处
在乡下,人被农田和池塘包围
人的精神会变好
脸上的色块会消失

你可以在池塘边坐一整天
水面的鸭子从一个岸
游到另一个岸
鸭子呱呱的叫声很安静

乡下没什么人认识你
你看到的女人都衣衫粗俗
她们不矫情,只想钱
她们挣扎着想活下去

2021.2.9


《帽子》

吃完烧烤,站在路边等车
画家罗辑说他有一顶黑帽子要送给我
他嫌我的帽子太难看

以前,女作家王心丽也送给我一顶帽子
我搬家两次后,那顶淡黄色的棒球帽
不知被我放到哪里了

从没被我弄丢的,是我那几千册书
每次搬家,书都装在几只大纸箱中
把搬家工人累得够呛

2021.2.10


《游戏》

有一次我回家
看到一楼卖早点人家的小女孩
在楼道外面嚎啕大哭
嗓子沙哑地喊着爸爸妈妈

走进楼道后
我看到那个卖早点的中年男人
躲在楼梯后面窃笑
他在与他女儿
玩捉迷藏的游戏

2021.2.10


《金碗》

今天我洗了澡
明天去与老婆的家人一起吃年夜饭

我恍恍惚惚又过了一年
这一年中除了与朋友喝酒
别的就没有经历什么大事了

我卑微地活着
我知道在这片土地上
有一群人整天对我这样的草根提心吊胆

他们害怕我去踢了他们的金碗
可我只是一个卑微的人,我默默地活着
我知道他们在看我

2021.2.10


《孟秋与我》

前次与孟秋见面
别的人都在打牌
我们坐在一个小隔间里
聊了聊诗歌

我说孟秋关心他与客观世界的关系
而我倾向于挖掘内心世界

孟秋说我的诗歌
在时间的切换上有特点
我说孟秋最近的诗歌
让人读了之后有飞翔的感觉

2021.2.11


《洪朝晖和刘涛》

有两个四川女诗人
我觉得她们写得特别好

一是彭先春的夫人洪朝晖
她写彭先春常常带给她惊奇感
彭先春说天要下雨
后来,雨真的
下了起来

还有一个是刘涛
她信仰天主教
她写道
由于天主愿意降福
由于地下教会和民间立场的诗人多年的努力
我们所在的东方世界
将来会好的

2021.2.11


《自毁》

陆子谈到有一种人的人格中
存在着自毁的基因

当这种人受到迫害时
他们宁可被杀,也要坚持他们的信念

比如文革中的某些女人
再比如早期基督教的传教士们

当然,也包括民国时期
被杀的共产主义者们

2021.2.12


《黑白颠倒的世界》

陆子说我们可能生活在虚拟世界里

我情愿生活在虚拟世界里
这样,我的快乐和痛苦都是假的

事实上,我可能是生活在
黑白颠倒的世界里

我在该快乐时
却要装得很痛苦

我在该痛苦时
却无法说出痛苦

2021.2.12


《两个不知道已死的人》

我看过一则网上的故事
讲古代的一个刽子手与一个囚犯是朋友
这天刽子手要对囚犯行刑
刽子手安慰囚犯说:
“在我的刀落下时
你就拚命跑
我不会杀你的。”
刑场上,刽子手的刀落下时
囚犯拚命跑
跑到很远的地方才停下
在那个地方,囚犯开了一间饭店
还娶妻生子

与这则故事的情节类似的
是《聊斋志异》里的短篇小说《叶生》
讲一个书生为了报答知遇之恩
自己生了重病
还跟随恩公去恩公的老家
把恩公的儿子培养成人
考中进士

囚犯和书生并不知道
其实在刽子手的刀落下时
和书生生重病时
他们已经死了

2021.2.13


《情人节》

世间男女的爱情是有的
而情人,只缘于人的一种幻想
给虚无缥缈的情人
设一个情人节
还不如给爱情
设一个“爱情节”

2021.2.14


《陆子的校友胡河清》

胡河清喜欢《周易》和中国古典文化
却使用“全息”这个西方的技术化概念
来观照中国文学

如果胡河清没有在34岁时自杀
他活到现在可能会对宇宙有浓厚的兴趣
(这二十几年航天技术发展很快)

我搜索了胡河清的一些资料
我没看出他是某种文化、某个朝代、
某个事件的遗民
(我不了解他,也许对他有误解)

2021.2.14


《降维打击》

降维打击,我刚听到这个词时
觉得它很好,很生动
但当我知道它是中国科幻小说家的发明后
我对它就失去了兴趣

在某种程度上,中国科幻小说家
也包括严肃小说家都是洗脑工具
他们发明的词毒性很大

2021.2.14


《森林里的黑莫尼章》

黑莫尼章生活在
中国南方
有很多原始森林的地方

她常去森林里走走
看看碧绿的草、鲜红的花

有一次她一个人走在森林里
被一条河挡住了去路

河水是黑色的
她听到汹涌的水流声

这是一条危险的河
她不能再走下去了
她很绝望

2021.2.14


《头像》

我有时会被一张美女的头像吸引
我会盯着她看半天
那感觉就像我小时候
坐在小凳子上想我妈的面容
想很久

我小时候与外婆一起生活
基本不与我妈见面

2021.2.15


《刘蕴慧》

不止一个人说刘蕴慧大气
好几个女人都这样说
罗鸣也这样说

刘蕴慧请我们下馆子
她车的后备箱里
酒总也取不完

她写作勤奋,每天编网刊
对文学虔诚而充满兴趣
她的诗越写越好

2021.2.15


《总统府旁边的巷子》

下午与罗鸣一起去茶馆
与孟秋喝茶
路过总统府门口时
罗鸣指了指总统府旁边的巷子
告诉我,他和孟秋小时候就住在
巷子里的大院里

本来他们可以从总统府大门进出
后来他们的大院
与总统府大院之间加了一道门
他们就只能从总统府旁边的
巷子里进出了

2021.2.15


《短暂印象》

离开茶馆前我去上厕所
在厕所门口遇到一个时髦女人

她上完厕所从里面出来
我拉着门等她出来

她轻轻地说了一声谢谢
接过我手中半开的门

那门实在太沉重
她被门的力道挤得晃了晃身子

2021.2.16


《纽约》

在茶馆里,罗鸣、孟秋和我
谈了很多重要的话题
从法国的新小说,到美国60年代的作家
再到拉美文学爆炸的那批作家

谈到巴塞尔姆时
孟秋说,巴塞尔姆生活在纽约
有纽约生活经验的人
才能更好地理解他的小说

我说,是啊,我没去过纽约
我看巴塞尔姆只是看个热闹

罗鸣说他去过纽约
去过曼哈顿
那里全是高楼大厦
街道很干净

2021.2.16


《杨黎》

喝茶时
我们为南京文学界操了一会心
我们尤其对杨黎的身体放心不下

在成都,杨黎由他儿子和不识北照料
那肯定是不合适的
在南京,杨黎受到美女束晓静的关怀
杨黎的气色明显好转

况且,杨黎有陆子和罗辑两位贤士陪聊天
有顾前、曹寇、罗鸣等小说家陪打牌
日子比在成都过得惬意

2021.2.16


《阿廖和台湾》

孟秋最近迷上了台湾诗人阿廖
他特别羡慕阿廖的生活状况
“阿廖每天写写画画
看似很随意
实际上阿廖的诗很有味道。”

罗鸣突然冒出一句
“你可以去台湾找阿廖玩啊
你那么喜欢他。”

孟秋瞪大眼睛不知道怎么搭腔

2021.2.16


《补记和勘误》

昨天下午到晚上
罗鸣、孟秋和我
交谈的内容
我回家后写出了一些
还有一些没来得及写出来

比如罗鸣谈到《大象席地而坐》那部电影
我们还谈到南京女诗人代薇
谈到文学作品中女人的问题
谈到美国总统大选

另外,纠正一下昨晚我写的
一首诗中的错误
我没想到杨黎真的用成都话写诗
杨黎后来确认事实就是如此
他写作和思考都是用成都话

2021.2.16


《命》

今天南京的天气很好
空气中弥漫着舒适的因子
我因家中有事不能外出
只在楼下的院子走走
看看随意生长的杂草和树枝

昨晚我的诗,引起了南京大诗人路东
和泰州大诗人袁晓庆的一番对话
他们讨论了命和牛逼的关系
有命才能牛逼
没命,也就谈不上牛逼了

命有两层意思,指生命,也指命运
孟秋在昨天下午与我们喝茶时
谈到唐代写诗的人成千上万
但留下来被人记住的
也就只有三四十人
这就是命

(而且这留下来的三四十人中
有些在生前还是好朋友
他们常在一起喝酒赏月)

2021.2.16


《彭先春是哪里人》

昨天孟秋问我彭先春是四川哪里人
我说他是四川一个比成都小点的城市的人
刚才我看到彭先春是四川绵竹人
至于彭先春是教师,这个我们早就知道
他有一个会跳舞的老婆,这个我们也早知道

2021.2.16


《毗卢寺》

我老婆今天对我说
她想去庙里烧香
她问我去毗卢寺怎么样
我说毗卢寺春节不开门
和尚也要过年

2021.2.16


《旧都的寂寞》

刘蕴慧这几天回老家过年
陆子发出感慨:
“刘姐不在旧都
旧都寂寞多了。”

旧都,是画家马康挂在嘴边的
对南京的称呼

2021.2.16


《王宣淇的写法》

有一段时间
南京女诗人王宣淇的诗
结尾总用一行做为一段
无论前面写多少段
最后一段,总是只有一行

我一开始觉得她的写法蛮好笑的
我最近试用了几次
觉得她的写法的确是蛮好用的

就譬如我现在这首诗的写法一样

2021.2.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