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树照 ⊙ 关东大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谁弄脏了我们的家园(组诗)

◎陈树照



秘密

咚咚咚。在伞上,在荷塘
除了雨声,还是雨声
一只青蛙蹲在荷叶上,转动着小眼睛
见人即刻遁逃。大地狼烟,乌云密布
象预示着某种秘密。我站在前人站过的地方
红莲瓣瓣凋落。我摘下口罩
让雨水把我浇透,我多想找回来时的路

在荷塘

那一年,我们的车在原野奔跑
你惊奇地发现大地深处的荷塘
指点粘在一块起落的红蜻蜓
风吹动你的长发,撩起你的白纱裙
白云绕着蓝天,也绕着我们的倒影
我扎进水里再钻出来,你惊呼危险
伸手拉我。一使劲,你也埋进水里
抱你上岸,水珠在我们身上流淌
花开满塘,夕阳映红你优美的曲线
你一边说我坏,一边荒乱地捂着身体

时光不老,爱情不败

你是我的爱人
星球上离我最近的那个女人
在晨曦,在黄昏
在万水千山的路上
从青涩到熟知,从黑暗到光明
甚至隐忍虚无,这些我们都要认领
你喜欢我叫你疯女人
我爱听你喊我野男人
一夜春风浩荡胜过万里江山
一次泪眼转身化解了所有的怨恨
就这样,在我们的世界
时光不老,爱情不败


除了爱,没有什么不可以放弃

在芦苇荡,我们奔跑,争吵
你用小细管吮吸橙汁
像男人一样把我摁倒
我不就范,你压来湿湿的嘴唇
火焰的手指,火焰的身体引爆另一座火山
风吹芦花,大雁啼鸣
我们大汗淋漓,喊声穿过松花江
你突然眼含热泪——
除了爱,没有什么不可以放弃

鸟儿在湖面追捕落日

鸟儿在湖面振翅戏水
在奔涌的蓝天追捕落日
我们停下来,在岸边看潮起潮落
看风吹乱你的头发
乌云从你的眼里散尽
我们爱上这里的花草
爱上虫鸣,在自己的土地里
我们虚度时光,浪费青春
知道哪些可以给予
哪些可以放弃

鸟儿

一只鸟在枝头跳跃
尖尖的硬嘴在捕捉虫子
它有时鸣叫,会引来一群鸟落下
又飞走

我喜欢寻找鸟窝
感受鸟蛋的温度
喜欢见证鲜亮的鸟蛋变成空败的蛋壳
这是忏悔,也是秘密

春到四月,风醉絮飞
湖水流淌着辽阔的天空和茂密的树林
一群鸟在我的头顶绕着圈儿
一转身就飞走了

我们一起葬身雪原

我们奔跑,打雪仗
你哎呀一声掉进雪坑
只有你的红围巾
在风雪中飘荡

我去救你,雪墙崩塌
我们一起葬身雪原

后来我们奋力爬出来
两只摇摇晃晃的笨企鹅
站成了大地的墓碑

棉花盛开了

棉桃和棉桃张开铁青的嘴巴
在正午的阳光下,吞吐白云
像一个人走出黑暗的屋子
冲着蓝天呐喊

这喊声,来自灵魂深处
在无边的苦海里起伏
也惊扰了他的梦境
他翻了一下身
在母亲墓地的草坪上醒来

我所遇见的黄河

我所遇见的黄河
与祖父见到的没什么不同
源头还在那里,壶口还在
堵塞通变一万次,不到黄河不死心
清是清,浊是浊,黄河还是黄河
还是从青藏高原巴颜喀拉山
向东弯弯曲曲流入渤海
秦始皇,成吉思汗,努尔哈赤
即便蒋介石决堤花园口
它还是它……一碗水半碗泥
照旧图腾,泛滥,淹死人
与汉乐府、唐诗宋词里的黄河一样
日夜不停滚滚向前

在肮脏的尘世

昨天大雪又下了一夜
不知下在星球多少里
我去货站取诗集《远方》
鸟儿在林间鸣叫
烈士陵园袭来阵阵松柏的清香
路过的市政大厦,商贸中心
满是肮水和塑料的垃圾场
看起来和大地一样干净

我是一个害怕寒冷的人
却喜欢雪花漫天飞舞
梅花闪动火焰
这也许就是我当年留下来的理由
喜欢这一年年,一遍遍
雪花带来满世界的圣洁

多少年过去了,多少地方变迁
多少人淡忘,多少事物消失
唯有大雪是我的精神故乡
象一种信仰教导我
在肮脏的尘世,干净的活着

谁弄脏了我们的家园

大雪纷飞
这一年又一年,一遍又一遍
究竟为了什么?
烟囱冒着狼烟
天空压下乌云
那些戴着口罩的人
正在忙于封国封城
谁弄脏了我们的家园
走在满是泥泞的道路上
我一直在追问

人性最大的愚蠢
不是阴谋和仇恨
也不是嫉妒和野心
而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好了伤疤忘了疼
甚至是等到最后一棵树死掉
最后一条河流干枯
才想起护林筑堤

在物种的星球上
人类都干了些什么?
他们太容易迷信权贵了
甚至明知道是谎言
也要屈服紧随欢呼
并乐此不疲一年年,一代代
在黑暗里挣扎
在风雨中逆行
在雷电下躲藏
在面具背后生活

鸟,什么鸟

评论家老X对我说
小说看《围城》
诗歌读《空城》
这不仅仅是书名起得独特
假设世界要是停下来
人类会是什么样?

突然有一天,空荡荡的街道
空洞洞的夜晚,一座座恐怖的城
世界真的暂停了
《空城》就成了一道咒语

惊闻川普夫妇不幸中毒
还有曾染病的鲍理斯
老X又翻出2月3日
我在《病毒》短诗里写道——
“这个时候总统和乞丐
也都是被通辑的人”
他戏称我是个乌鸦嘴

总统被空军一号接走了
但他仍要坚持发推特
美国人已感染800多万
死亡超过21万,死人还在天天增加
总统自称染毒后很有活力
并强调不用戴口罩,新冠和流感差不多

“他们在通往春天的路上死去
群体免疫无异于屠杀
丧钟为谁而鸣”。当初我写下这些句子
有人质疑我的动机
如今全球感染近4000万
死亡100多万,仍然看不到尽头

复工,投票,复工
总统说他们做的很好
要让美国再次伟大
90岁的老岳母,耳朵有点背
她把好听成了鸟
并一个劲地问我
“鸟,什么鸟?”

2020、10、2

落叶

秋天来了
五花山色香袭人
鸟雀在大地跳跃鸣叫
它们叫熟了原野
叫蓝了天空,也叫凉了秋水
果实压弯了枝头
那个流淌汗水的人
走着走着就不见了
一树树,一片片
碧嫩,欲滴,硕大茂盛的叶子
在自己的命运里
一天天老去
它们在枯黄,干瘪,衰败
在阳光下,在秋风中
瑟瑟发抖,且死命地抓住枝头
甚至还来还不及呐喊
就悄然离开,成烟为泥

2020、10、25

大雪如约而至

每一次你都如约而至
先是细小的羽冀,脚步轻盈
在空中,漫不经心的飘舞
随后纷纷扬扬,似千军万马
一夜醒来,落满屋顶
在广场树林,在山野旷外
圣洁的白花
美得让人落泪
盛大的葬礼
让河流集体失语
让乌鸦变得更黑
一壶老酒,一杯绿茶
一场大雪就席卷了人间
似乎专乘为我而来
几十年从未改变

2019、1、2

大河

江上跑汽车,人影绰绰
他们忙于建造冰灯景观
去柳树岛看雪柳
看阳光投下暗影
再随北风吹走
仿佛在寻找万物之源

天空湛蓝,冰雪鲜亮
松花江在冬天的圣洁里
集体失声。几十年来
我都这样,不识水性
也不懂得暗渡,只有这条大河
有时让我产生飞的冲动

2019、1、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