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水 ⊙ 实验和练习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看到半截破船】2021年1月中旬习作

◎伤水



治疗

脚部伤痛位置被你拼命揉压
再用毛巾热敷
又是一阵咬牙切齿
站起来,慢慢可以走上台阶了

解除疼痛就要使它更疼痛
扶正歪斜就要推到歪斜
苟延残喘不如让它气断命绝
重生无望,就让它彻底消失

2021.1.11,天成山麓


鸟鸣

今天没阳光,但鸟声却亮了起来
没有市声可以盖过它们飞翔的声音
波浪的声音
我被漂了起来
我还没做好准备
比如,没有学会游泳
但很早就下海了
上岸时,兄弟们都走散了,他们
搀扶我的胳膊却留在了我腋下
困境时,就感觉他们在
扶持着我
我就会飞,张口就流出几滴鸟鸣

2021.1.11,天成山麓


一块砖

隔壁在装修,拆下二楼的一堵墙
一堆砖头在等待着命运
我是其中身子最歪斜的一块
派上短暂的用场后
将被指令他方
我始终有棱有角,具备一定重量
现在我塌着,瘫倒在需要清理的场所
临时性,待安排,废物利用
一生中有几次这样的时刻?
相对而言,我算幸运的
时常把自己退回火和泥土
燃烧的作用大了
可种植可生长的机会也多,尽管
面积有限
问题是,现在我能够退回何处
在时间面前,我只能期待儿子的长大
耐心,平淡,无所事事
浅显而又深刻

2021.1.11,天成山麓


废墟

开始下雪,似乎
为这个废墟举行葬礼
而结冻,使我的猜想完全破产
那种冰冷的固定
分明是把废墟确定在宪章之中

 2021.1.11


在阳光下重读卡夫卡

左腿因为左脚而行动不便
埋在阳光内的藤椅
风翻开卡夫卡,首先是思考
克尔凯郭尔到底对老卡有没影响
我41岁那年又在干什么
阳光不吱一声就位移到右侧了
如何再闯入阳光的城堡
那么多光阴我都在雪地迁徙
那些办公室都另有其主
被抵债的套房们
不知晃动着怎样的面孔
老卡一直停留在41岁
他告诉我这之前他活在枷锁内
我站立起来
疼痛让我明白:此刻,枷锁
套在我的左脚板
老卡的书滑落在地板
我不敢弯腰,扶墙移到室内
艰难地把自己装入了另一个困境
在电脑前我记下以上几行

2021.1.12,天成山麓


待拉伸的铝片

它必须是圆形的
改为智能机械手取片之前
确有多名工伤发生
尤其在拉伸机压下时,肉手
来不及抽出
机械一视同仁
不辨手指和圆片
我们从小会区割金属和骨肉
可机器不会,国家机器也不会
铝片不知模具形状
更不知伴随它变形的
会是谁

2021.1.12,天成山麓


死路

多少脚
在另外的路上拥挤——
冷僻的路也是路
我愕然止步。在路边蹲下
发现这是一条会移动到
每人脚下的路
走过的,从不返回
那些路过我的人
义无反顾。我喊也喊不回

2021.1.12,天成山麓


说不清的时刻

每到这个时候,天就说不清了
就如一条溪流分开了你我
落日开始把我们隔开
我黑暗的时候
你那儿升起太阳
即使雨雪,也有了天光
噢,陌生人啊
和你们一起活在同个世界
而相识的,又从没遇见——
不是那么多复杂拎不明
而是此时此刻无法说得清

2021.1.12,天成山麓


一条倒扣的船

这才是昏暗的时刻
配合着潮水,爬上一寸,天就矮下一分

那条底朝天的船,倒扣礁石
船板里奔涌着波涛

那远去的,瞬间,巨浪般矗立
抚摸到粗糙,被硌手的感受如拖网的紧勒

回味总比当时惊悚
身处其中,只能即时反应

波光安详起来,微浪蹭着你的老迈
余生,就这么随浪漂荡

但谁能熄灭发着鳞光的涛声?
所有的狂喜都将平息,悲伤却愈加悲伤

2021.1.13,天成山麓


敬意

每一株树木花草
都有它的深意
左侧硕大的芒果树
一直无法采摘它的果实
采取了自动摔落
右侧我植种的枫树
迅速高过屋顶,却从不红叶
就如从不发脾气的人
一生不疾不弛
而三角梅使我混乱了季节
爱情的产生随缘而来
我重复:每一株树木花草
都有它的深意
就如车间的布局,按6S规则
从没有设备的闲置
肚内的五脏六腑
也是如此合理,尽管我
天生一个肾
并不妨碍我活到今天
充满缺陷的人啊,天佑我
多次犯错却只给身体一些惩罚
我满怀敬重,要事说三遍
——每一株树木花草
都有它的深意

2021.1.13,天成山麓


即时

阳光好得要融化
蓝天这块冰

而一切都是安排好了的

阳光迅疾收敛
蓝天随之藏进黑暗

我又一次把拉出的抽屉合上

我想能找出一点新奇
就如我没说出什么

就被聋子偷听

2021.1.13,天成山麓


面海

你默背了句:空山不见人
被淹没在涛声里
噢,有你,有浪,更有浪里
无数你看不见的鱼
以及鱼鳞

2021.1.13,天成山麓


天成山麓

长久练习之后,我业已
可以脱离你们
在天成山麓,我把
自己处于山坡和平地之间
每天仰望山峰
那“佛”字的金光和
其他的崇高
我继续谦卑,唯诺,服膺
但对某些指令,我听而不从
在内心再三反驳
却不出口
我不选择山脚延展出去的平地
坦荡属于我,而平坦从未有过
我早到了识相的年纪
挑一个恰如其分
是不困难的事
尽管那么多选择都犯了错误

2021.1.13,天成山麓


清理

有人住在我家
吵闹,还不交租金
我要赶他出去,可就是
找不着他

清理自身是一件
非常困难的事
从旧居搬过来的书卷
堆了一地,也已很久

2021.1.14天成山麓


无聊人

练习一次闭口
我好几天没出门了
除了到阳台,分享谁都可以
领受的阳光
我在室内等待开口说话的
灯光,茶杯,电脑屏幕,和
摘下的眼镜
失望之后
我和作者对话
他看不见我递的烟
友好就大打折扣
我沉默时,他们也都失言

2021.1.14天成山麓


致鱼

看不见你时。你就拼命游
往深处的深处
那里的黑暗就是光明
舍命地游就有了命
假如游进土里,空气就不值得
停留

2021.1.14,天成山麓


一版药

一版药或一板药
剩最后一粒时,有种快要结束的
期待
早上把这颗用完
把空洞的药版扔进垃圾筐
心里有了妥适的快意

不亚于突然写出一首让自己意外的
诗,或汇进一笔本已无望的
货款
有次,一扇半天无法打开的门
某一刻听到锁片啪嗒一声

2021.1.15,天成山麓


雪骨

不要以为水变的,就没有骨头
你一定要看,雪
自杀之后就会掏出冰
假如挽留,雪就被蒸发一样
断绝。记住寒冷的火焰
被封堵的呐喊

2021.1.15,天成山麓


半截

我看到半截破船
陷在海涂

只有后半部分
船尾部分
我看到半截破船

没有船首。是的
我看不到船的另半截

这是在东山岛,还是
石浦?最有可能
是在玉环岛某处海边

不管在哪,不管何时
半截被我看到
我看到半截断船

看不到另半截。一直
没人看得到
另半截

2021.1.15,天成山麓


月牙儿

晚饭时我出去走走
看到西天,树木和树木之间
有勾月牙儿
镰刀一样被遗弃在天空的
稻田。这么想着
新刈后稻草的气味,就扑鼻了
往回走时,却满天幕找不到
那把镰刀
它凶器一样被远远丢失
莫非,我就是那个潜逃的凶手
回避着世间所有的喧嚣
揣着明白装糊涂
但真不知误杀了谁

2021.1.15,天成山麓


度母礼赞

阳光从山顶喷洒而下
我听着青儿留在世上最后的声音
神香
藏传大悲咒
度母礼赞
莲师赞颂文
我暗暗流下泪水,这世间
正干旱

2021.1.16,天成山麓


履约

我不是一个
没有信用的人
但一些合约无法履行
比如我和暴雨签订的
关于免除雷电的约定
我已经解除了
和大海的
契约
那关于把海水变淡的条款
遭到全部水族的反对
但,对浪花以及涛声的承诺
我终生坚守

2021.1.16,天成山麓




我眼中的天成山,不是
事实的天成山
即使我爬到山顶,也不是
它的巅峰
蹲伏在它的山谷
也触不到它的深处
只是影子更重。抓起满把浓荫
不是暗黑,而是冰凉
我只是山中无数树木中的
一棵  的
无数叶子中的一叶  的
无数叶脉中的断断续续  的
一节,几微米长,几毫克重
自己也掂量不出

2021.1.16,天成山麓


迷路

路,经常把我弄丢了

那次也是
突然多出许多岔路
与来时的单一完全不同
一下子就把我搞复杂了

找不到一个人可以打听
此刻,所有陌生的人都是亲人
所有不懂的语言
都能够翻译

路灯从我身上拉出影子
仿佛惶恐的灵魂
我双手交叉抱紧双肩
这时感到
我真正拥有的只是自己的肉体

2021.1.17凌晨,天成山麓


密林

那么多枝桠,使天空
变小了
你怎么走就怎么小
而天色很快会暗下来
一个人到了萎缩的时刻

鸟声越来越响
翅膀都扑棱棱地触到脸颊
你摸了摸
好像知道它们的轨迹
你可以在黑暗里道说神圣*

*注 海德格尔:“在贫困时代作为诗人意味着:吟唱着去摸索远逝诸神之踪迹。因此诗人能在世界黑暗的时代里道说神圣。”

2021.1.17天成山麓


天色

送小子冉回集美
看他背影上公交车后
慢慢走回来
翻了一下海德格尔
在他一句话里睡着了

醒来还记得那句话
“在贫困时代作为诗人
意味着:吟唱着去摸索
远逝诸神之踪迹。
因此诗人能在世界黑暗的
时代里,道说神圣。”

看了下朋友圈,发现
不是这句道德律让我昏睡
而是游离
它一下午在涂抹画作
天就是被他涂黑的

2021.1.17


我耽误得太多

唯听鸟声,不见鸟
却一叶比一叶响亮。
我会把自己完全走进光芒里
身上发出的光晕
消失了自己。
我早应该这样体验鸟鸣,树叶
和迷路的翅膀。
冲着阳光看叶片
她们那透明的模样
使人后悔时光都用来匆忙。
我耽误得太多
我早就应该无所事事,在
密林里,走自己走过的路
顺着自己的足迹
每天走到黑。
总有一只翅膀会带走我
总有一声啼叫
发自我自己也探不到的深喉。

2021.1.17,天成山麓


礁石

我是说海边的礁石。它
在岸和海水的交界
黑,坚硬,蹲伏,激起浪花
这些不是主要的
它突兀,才引我瞩目
像喉结长在海的巨嘴之外
它哽住了无数的吞咽

所以,对一个
出过海打过鱼的人
我关注的是容易被忽略的突然
它们的位置是我要避开的
我要把足够的空间让给
沉默的反对者

那些支持的浪花,才是
媚俗的迎合之众
本质上,它们听命于风和月色
鼓噪者总不可信

而礁石在阻挡,在阻挡中碎裂
好像总处身在老迈的皱纹里
生命的顽强体现于衰弱
我目睹它的无数失败,但
从没有看到它的灭亡

又一次。我在我书房里
爬上礁石

2021.1.18,天成山麓


祭扫落叶

当我用手机划读
哈耶克关于货币六大洞见时
传来沙沙声音
落叶集体地被摩擦地面
扫把应该就是政策工具,而
落叶们应该属于
市场自动驾驶机制
身不由己,而由风,由季节
由树木
甚至弹飞枝头的鸟
大萧条是垄断货币所导致的
分担是不是一种民主
当叶子和叶子自由竞争
货币非国家化可能就是未来
树叶由阳光掌握
月亮就是盘碟内的菜肴
今天我有好胃口
取决于昨天的饥饿
我会把落叶的清扫当作祭扫

2021.1.18,天成山麓


夜色中

在夜色中走来走去
直想把双脚
踩上自己影子的头部
寒风把树叶刮成欢呼的列队
那些手掌不时地
坠落
我想逐一握别他们
可我不是离去,他们更有来世
待到冰凌全身融化
我也会瘫软自己
那些脱离我的影子,才是
我交付出去的今生
匍匐在路面

2021.1.18,天成山麓


有时

有时我会想起车间
虽然人在山麓,与树木鸟声作伴
我会想起那些定置指示
呆滞品和待制品
我会检查那些设备维护记录
在看板前我搜索与前一天的对比
而今天的风向看不出和
昨日有啥不同
树叶照样瞻仰着阳光
有时我会取下一个废品带走
一群脑袋围在办公桌
茶水不小心倒在一个营销方案上
销售便有了青山绿水
有时我会想起争论的嘴巴
白板上涂满树枝一样繁复的文字
那一切,都被我擦掉了
我搓了搓手,说
好,就按这方案,各就各位

2021.1.19,天成山麓




可以在山上,也可以在海边
我们假设——它在海岛
浪花簇拥着它
它愈发黑了
它饱经沧桑,挺立了那么多年

没有人从里面出来
也没有人走进去
我从此敬佩阳光和风,它们的利斧
才劈得出如此陡峭
孤立。傲拔。直把海看成莽海

我不是赞颂。也不想把自己搬上去
使自己获得更高地位
尽管我也屡经险要
我只想起一个事实:那么多跳海轻生
却从没自悬崖上起飞

假如你爬上悬崖
喘息之中,你也就明白——
攀登,并且登顶
这体验,足以抛掉任何轻生的缘由

2021.1.19,天成山麓


往返战备桥

水流走的是水,直至水源
就像拔河,赢的一方牵扯至输方的
最尾一个人
即使你放掉了绳子
也就放弃了河流

昨晚从九龙江上经过两次
反向的两次,拉锯的一个回合
仿佛求得两端相等,那种致死的平衡
一次是去,一次是回
或者:一次是回,一次是去
无论前来还是离开
都不是我们最后的归宿

从河面深入到河底的灯影
来来回回它一直存在,界定出流动的
幻象:心不动而幡静止
江水用两岸呼吸,横截它的桥梁
就是人工的假肺

桥上的人,都是病毒的一份子
我们却浑然不觉
我们是自己的毒,不经意间药死了江水

(兼致简清枝、文青诸友)
2021.1.20早上,漳州


突然

我将“罗兰贝格中国行业趋势报告”
转发给几个好友时
突然。眼前亮了起来
好像供应链遭到突然的整合
不自觉抬头,看见窗外的树木
由黑白转为彩色了
好像回忆闪回到现实
鸟声一直打破默片时代
消费品、零售与农业,政府与公共
我关心立场
而已经无关市场。现实总是未知
天气可以预报
屏息静听,一种声音正在注册
我是一个具有残酷故事的人
阳光是突然的艳遇
天空突然赐予的优惠券
为避免过期作废
我准备出门,和植物一起沐浴
假装等待一个人的
突然到来

2021.1.20,天成山麓


被锯掉的树

忽有一阵酱油味
发自路旁被伐倒的树木
腰斩处,如被打开的瓶塞
散放出久蓄的呐喊
干嘛要杀伐
为炒一道好菜?确是个理由
夜色也如锅底
天空倒扣,盖住了我们

想起昨夜,漳州某路
也躺着一批好粗大的树干
看不出它们的妨碍
同行的友人似有所悟:
——他们砍掉大的,就为了
再种上小的

2021.1.20,天成山麓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