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过年了,妈妈(外一首)

◎阳阳




过年了,妈妈
可你已经不在
你被几场零星的雪飘拂
在一个异常寒冷的夜里
感冒,跌落老旧的木床
从此加深了你的脑梗
不日,你作了一次突然的告别
没留下第二次
就将我五十三岁的来路,像脐带
生生剪断

过年了,妈妈
那几日我已过度挥霍了
泪水,既流入老家的黄土
也埋进心底的隧道。眼前的漆黑
多像你瘦弱肩头那些挨饿的岁月
似乎永远没有尽头
少年的竹马如同纸做的风筝
在明灭不定的星月上飘荡

过年了,妈妈
日子好过以来你愈发孤单
唯有在老屋门前开荒
将儿孙当作多品种的蔬菜或家禽
种养,用思念浇水施肥
从来都是报喜,决不报忧
让远方的亲人
安心,极力打拼生命

过年了,妈妈
一些雾霾遮蔽了口罩上的蓝天
前路略显艰难,马儿
短暂歇脚,春天充满未知数
但你不要害怕
儿在前头跪成座标
点燃旧日里温暖的油灯
今夜家人团年,灯光里
全是你熟稔的脸庞、文字与宗教
2021、2、9

◎居家,侍奉一头牛过年

几日前长长的一句:“哞……”
这头牛一把将春天拉进了人间
沟沟坎坎的年份,除了口罩
与疫苗,依然尽力打水田深处
挤压出一缕缕稻草的清香
常态居家的人
日日将稻草当作主食
侍奉一头牛
过年

开垦一条环屋水道
足以淌满未竟的心愿
在松软的牛的臂弯
与刚过世的母亲对梦
她一回回拧起渐次远去的故乡
在我手心画圆,入骨三分
衰草样的发髻
缠绕老屋、水井、菜园、灰瓦上的炊烟
在我心底常年春意盎然

这个家就是一艘船
我是水手牛是桨
白云如大鸟,成群掠过水面
这个家就是一方草原
我是骑手牛是鞭
夕阳里的钟,敲响无边的光芒
一家人在春天
和面、喝酒、唱山歌
爆竹声声,烛光袅袅,牛声过岗
楚河汉界,无问魏晋,死去还是活着
都要将这个年过成往日的模样
2021、2、11除夕之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