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笑 ⊙ 内心的光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新年的第一声《春雷》(外二首)

◎向天笑



春雷

 

小时候

家里穷

不说穷的叮当响

起码鞭炮不怎么响

一个春雷都没有的鞭炮

能响到哪里去呢

就在自家门前

那个小天地里炸个小响

 

每年春节

是父亲发愁的日子

一个超支户

都要到叔伯家借米过年

总不能借鞭炮过年吧

无论如何总要买三挂小鞭

吃年饭时放一挂

除夕睡觉前关门放一挂

初一早上醒来开门放一挂

 

那时候

父亲总不让我们兄弟

去别人家门口

捡没有炸响的春雷玩

玩油了引的春雷

是一件让他揪心的事

 

听别人家的春雷炸得震天响

我与弟弟坐在屋前的门墩上

像两个油了引的春雷

闷头不响

 

2021/2/8

 

下雪天父亲挖藕

 

下雪天,父亲去保安湖边挖藕

 

父亲挖开雪、挖开冰、挖开泥

直挖得满头大汗

直挖到满满两筐好藕

刚刚上岸就被两个民兵捉住

一担藕就被没收了

说他是挖社会主义的墙脚

 

那不是一担藕

那是一个超支户全家的年货

是鱼、是肉、是海带、是鞭炮……

是我们兄弟和妹妹的期盼

 

一身泥水、一身汗水的父亲

站在风雪中打颤

不知是挨冻的

还是受气的

牙齿咬得蹦蹦响

 

失望的眼神

长出了挖锄

恨不能挖掉

那两个兴高采烈地离去的背影

可他除了原地跺脚

还是跺脚……

 

父亲去世的那年春节

 

父亲去世的那年春节

不挂红灯笼,不贴红对联

不穿鲜艳的衣服过大年

我们兄弟姐妹只能看着喜庆的年味

游荡在别人家的门前

 

父亲不在,年味变了

主位空着,摆上碗筷斟满酒

直到散席,饭菜还是没动半点

 

白纸黑字写不尽思念

鞭炮烟花是儿女们对他的呼唤

一盏孤灯点燃在他坟前

 

父亲的孙子、外孙

眼巴巴望着那个空位子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不是因为再也得不到他给的压岁钱

 

父亲的遗像挂在中堂上

还是那么慈祥的笑脸

仿佛他还活在我们中间

以前他总是忙进忙出,为着一家团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