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新生常谈

◎缎轻轻(王风)



鳟鱼秋海棠

 

数年间

我始终坐在缺角的竹结椅上

少女在曝晒下拍打

棉花被,一株鳟鱼秋海棠

啃食脖颈上的阴影

 

而卧于我体内的

隐形人,每天晨起

煮浓稠的白粥

在窗台摆上鳟鱼秋海棠

额头沾血液的嫣红

纯如琼浆,汁液涌出

这一涌,便是三十年

 

我已走向衰老,海棠低垂

向深埋地下的事物伸出渴望的双臂

 

而写作常脱离椅上,人影

在我日渐急促的呼吸间穿行

花案混乱中强光刺过

空中蓦然掉落一束异样的海棠

热气滚烫……


 

新年忆父亲

    

除夕,屋里回荡着

安庆黄梅戏《姑溪谣》

父亲不再坐在餐桌前

伸出衰败如柴的双手,惶惑

从生至死,是什么驱使他低迷一生

亲手搭一间没有窗的肃白墓房

瑶池迷醉,琉璃摇晃

黄昏的幻境正堕入他颅顶

他眼神严厉

迫使正枯萎的事物仰起脸

是什么让人失了魂?而……为何

单单是你?

 

桌上烧鹅,酱油与肉质相爱,分离与

时间都不值一提,黄土

冰冷。

忠诚的兄弟躺在你身侧

那是得患同一种家族症的病人们

 

山岗将在春节后翻绿

而恒星,是你眼角持续滚落的一滴银色泪珠

夜色深沉,女儿,骑羊循你而来

对世界中的他人深感厌倦

万古长青除了黄土还有什么?她站在无人的山顶

渴望从高处透视埋在地底的你

给她答案吧

正如三十年前,在年夜饭的餐桌前你高谈阔论

或者你大发戾气

 

白骨默默无闻,野鸡悲鸣

几朵小青花在回旋舞中眩晕,乍暖还寒

有人披衣晨起、不去顾虑

 

樱桃树、戏子、山粉圆子、水碗,快跑

 

 

 

雏燕与榕树

 

榕树阴影,始终

盘踞在你脸上

黄昏鸦群

牡丹瘫倒

案头轻烟升起

 

蠕虫涌动

你蹙眉,掰开这强光下

发酵的面团

光线从孔穴穿过

恍若我们经过湖水、粗砂、一间

街边的土菜馆

 

一碟蒸腊肉腌制的咸鲜之上

我盯着墙壁上

光影摇晃,线状的你

的鼻翼和侧脸

 

茶水淡味,雏燕停

立于茶碗边檐,忽然

浑身颤栗

 

 

新生常谈

 

坐下来,与我

来一场新生常谈,2021年,握手

和自身的匮乏,和解

没有什么在死去

没有什么在诞生

人与物将在暂停中重获新生

这停止键,由谁来揿下?

 

站起来,与我

拥抱,像抱一个生死恋人

这个充满缺陷的人,没有性别

没有喜好

只是曾爱你、恨你,曾在镜中

朝你蹙眉瞪眼,孪生子般

寄居于你体内,请出吧

 

躺下来,与我

侧卧,体会欢愉、怀胎、分娩

我经历了两条命

在产床上的挣扎

疼痛使我意识模糊,誓言荒唐

迟早失效

 

我绝望的褐色泡桐枝桠正向空间延伸

紫色衰败花朵,雌或雄蕊里

隐藏的恋人,在冬日重塑

一个完整的闭环,起点亦是终点

我与另一个人重合

我与人群叠加

我与广场上时钟摆针走动频率一致

 

直觉循环,万物催生

 

 

 

乳白的羊

 

整夜铲羊圈里的雪

冷风从四面八方涌来,朝向圆心,一张猴面

你张口结舌……看一个男孩伏在战争后的墓地

揭露疤痕新鲜的疼痛,他哭出羊音

规律,总会被打碎

 

你倚在白桦树下

老树固定,一个掉队的骑兵

 

地面上都是你滚烫的泪,世界

是一匹癫疯症发作的狼

 

而你的羊,从口中吞吐跑出,绵软

爬行,却并不恐惧。乳白的羊啊

别睡觉,跳舞

 

 

 

新楼道

 

风,震怒。吹向

银河,萤白色川流于我脚下

新楼道,穿过时

我头皮发麻

 

像一个踉跄的醉汉

我身怀一座人形的虚无,眼睛望向

大厦,仿佛空无一物。今日立春

桑树伸展枝桠,还未发芽

时空流转,星云在黑暗里等候一把铲雪锹

 

还未理解这些玄秘

我们的心事和面容,起皱

折痕微乱

 

自然的楼道穿过我的神经,而物理的

楼梯,正积聚、塌陷…

 

 

 

镜面折射光

 

镜面折射光

照耀人群的头顶,情景回应

事实的合理性,冰柱、蛀虫

灰尘密封真相—— 你观察

早盘经济指数

像察觉母亲,她不断塑造你,却喉头嘶哑

不愿吐露你的身世之谜

 

你把自己关在房间

盯着收益或亏损 红或绿,线条曲折:事物渺小,感情甚微

你正在怀胎新的诗句

 

当猜想成真,手掌兴奋抓碎你的虚弱

而误判时

你不敢幻想,对着镜子

瞪双眼,额头褶皱中埋伏着军队与蚂蚁骑兵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