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米一 ⊙ 无处安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漂亮孩子

◎衣米一





◎和江非在寒风中抽烟谈起符力

下车我们立在寒风中
抽烟
开着带一点情色味儿的玩笑
在祖国的最南边
聊起去了北方的朋友
猜想他的生活
不管多远
纯良的人都值得牵挂
与他相爱的女人
如果出现
你送上诗,我将送上新鲜玫瑰


◎冬天的咸鱼

对面那房子的阳台上
有个中年女人
在洗口罩
她从盆里反复
将口罩提起来
又放下去
好多个口罩被她拎起时
那样子
像拎起一串冬天的咸鱼
抹上盐
滴着水
她在稀薄的阳光下
又洗又晒
充满希望
这些口罩会
再次戴上一些人的脸吗
一小片天蓝色
再次挂在她丈夫
她孩子,她自己脸上


◎坚果巧克力

不是你们的巧克力
是我们的巧克力

世界上最好闻的巧克力
我捧在手心

最好看的巧克力
跟我最亲密

你又叫他小坚果
巧克力和坚果
与我的关系不言而喻


◎在医院想起南极洲

我在读诗,在医院
在一张紫红色仿皮沙发上
接诊室的医生
总是忙碌
不管是男医生女医生
老医生年青医生
生病的人却不见减少

在不适与疼痛之间
我全神贯注读诗
时间因此过得很快
时间因此过得很慢

在不适与疼痛之间
候诊室进来一位年青母亲
手牵一个很小的孩子
他看起来不足两岁
脸是新的
嘴巴甚至有奶香味

在不适与疼痛之间
有人想把候诊室的门关上
我说不。像是
说给我自己听的
几乎没有发出声音

手机剩余的电不多了
在不适与疼痛之间
手机没电的问题
成了一个新问题

我想起南极洲
这个星球最寒冷最干燥的区域
寒冷,干燥
疾风聚集起旷世景色


◎与陈亚冰微信聊天

这世界越来越
像是一个科幻悬疑世界
病毒大战人类
人类热议美利坚大选
你我的感受互有交集又各自不同
你说幻灭感,我说
颠覆和幻灭
你说分崩离析,我说挺痛的
我们可以聊一聊
今天吃什么了
粮食和蔬菜永恒
粮食蔬菜总能喂饱我们治愈我们


◎复述一件事

一个陌生男子骑电动车
从我看不到的我的后面撞上我
这突如其来的,重重的力量
让我瞬间倒下
在左臀部落地的同时
我的左手本能地撑住地面
避免了更严重的头部撞击
这肇事者也慌张,他要来扶我
我还是自己站起来了
恼怒之中又庆幸
身体没有散架,骨头没有断裂
而手掌破皮
臀部疼痛是清晰和明确的
我斥责他搞什么鬼
他说对不起。身份证他没带
电动车没有车牌
他留下的姓名和手机号码
让这个人这件事得以有迹可循
回家后我向你复述
整个过程,感慨
今天的电动车如果是一辆大车
我就肯定没命了
我就再也不能与你这样说话了
仅此而已。我发现
我那时的愤愤不平
都变成了此时的心有戚戚
我往后的诗都关乎生死
我曾经的日子都趋向于水落石出


◎漂亮孩子

我进电梯的时候
那对年青夫妇已经在里面了
年青的母亲抱着她的婴儿
婴儿脸蛋的粉红色
是整个电梯里面唯一的暖色调
娇嫩,美好,脆弱
看不出性别
是世界所有的奇迹都在这里了
被这个襁褓包裹着
真好看呀,我忍不住感叹
继而问婴儿多大
昨天出生了,年青夫妇旁边
一位年青护士回答我
她又转向那对夫妇
你们不是想将孩子送人吗
年青母亲低着头
用细小的声音说“不想送了”
我不应该那么震惊
那么脱口而出地追问
“这么漂亮的孩子,为什么送人”
仍旧是护士答
“经济压力大,他们负担不起“
整个电梯都沉默了
是世界所有的沉默都在这里了
电梯里面我们五个人
年青夫妇,婴儿,护士,和我
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彼此恢复到陌生人身份
电梯一直下降
从十六层下降到第一层


◎想起朋友

有时
甚至羡慕起那个离世了的人
他拥有了最坚定的
拒绝和沉默
他已被认领
或者是他认领了自己

即使星星和明月
这么美丽的事物
对他也不再具有意义。为此
我无法不深感痛惜
但是朋友啊
虚假在流行
牌坊正热销
墓碑是终结之物
墓碑肃穆,远离闹市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