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诗作3首

◎林思彤



〈有那么一天〉

有那么一天
我会将你的名字
还原成微细的笔画
一根根,带血的骨头

把它镶在牙齿
而不拒斥,我笑
洁白的齿面错落有致
此后,只会说你的方言

拣选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
抽出我所有的骨头
置换成你的骨头
上面的血渍像蕾丝
覆盖悲伤的面容彷佛我
为自己的死去蒙上黑纱
我痛,但你撑起我
余生以低微不断的呻吟
表达感谢

有那么一个幽暗的深夜
轻轻拾起你被我拆卸的名字
磨利笔画,刺进体肤
我不哭,从未感觉如此愉快
此后,我的那一天

便是你的每一天。


〈我必须〉

减量安眠药,忘掉眼泪
失眠和多梦的烦恼
必须让咖啡淹没眼睛
流出墨色的清醒

抛弃高跟鞋,接受
平底鞋不起眼的谦虚
低到尘埃里,是我
向来缺乏的美德

我必须爱一个人,为了
让他躁郁,愤怒而至怨恨
就说是爱了自己;完美的自己
必须获得地狱的门票

戒掉挫折,无来由的坏心情
独自下一场暴雨,放任疯狂
和荒芜,以证明我不值得
以证明我的必须。


〈我们的日子正当繁丽〉

日子正当繁丽
我房间宁静却充满微笑
随你脚步靠近
踩碎寂寞。如果你来
我不写诗了,书桌就是灶台
我要煲一盅汤,做满桌菜
不许你挑剔,只许说好
说,懒散的味蕾终于跳舞

一百朵玫瑰落在肩上
为繁丽的日子庆生
如此温柔,期待爆裂
让春天迟到也要惊异
并弥补的暴烈
一百颗翡翠在手腕和耳畔
扣紧了就走不了
叮叮当当都喊着你名字
你说你啊,我该拿你
如何是好?只好结发
只好绾同心髻,画同心圆
描两双眉,只对我传情
撒野更撒娇,要你住下了
就不许走

我翡翠一般的哀伤
不透光,但很绿,却比白菜
便宜。日子大把大把供应
因为我仍是少女,珠葱的鲜甜
呛鼻刺激,倒学会了十成十
你来不?我也勾勾葱白的手指
在你的下颔,印一枚月牙
咬住你,便不许褪去痕迹

褪去是我擅长的把戏
衣服不在话下,花俏华丽
我扯了袖口的丝线,就要破坏
谁让她丝丝缕缕,都是我的
思思念念,谁让你买了那么多
烦恼;烦恼啊,说是日子附赠的
调味品,但我只要甜,最好
锈蚀你骨头的甜劲
谁让你这么讨厌这么慢
我就怨你不够快,转折拖沓
等待让我厌烦,那么长
我就恨不得有一把时间的金剪刀
狠狠剪断,却不和你一刀两断
谁让你这么卓越,我只好
允许你继续宠溺继续爱

褪去你的眼神,就要你袒露
许久之前,你的房里就备好
一座雕花的妆镜,圆满的镜面
从未盛装过别的美人;她就等着
哪天我坐在镜前,执一柄珐琅小梳
掠过鬈鬈的长发,晨光慷慨
我的脸都是金色的细粉,眼线明媚
伴随迷迭香的诱惑,你的唇转印口红
裸色的时尚,如此吻合
这妆镜好是好,也比不上你的眼底
--最适合盛装我的容器

为何这次的春天那么长?
花粉是红的,葡萄酒是红的
你的脸也是红的,又为何
你将粉粉的红传染给我
腮红买了怎么用不上
都怪你太挥霍,这一把又一把的
旖旎和春光都剪裁成贴身礼服

褪去眼底深藏的迷雾
小心翼翼剪去你的白发
分明正当盛年
却沧桑得令我伤感
此后,你的烦恼
只准是我淘气俏皮的心性
例如小小捉弄你后
踮起脚尖,狠狠吻你
你为什么,还不来拥抱我

不管你了,那场感人的戏
巷口那只肥润的橘猫
我都自己先去玩了
我玩一会儿你快点跟上
不要再慢,不要瞻前顾后
不要不敢在大街上吻我
不要偷偷将手藏在口袋里
隔着滤镜偷偷看我
就用你那双招人喜爱的眼睛
黏住我,黏住了我就不会作乱
安安静静坐在房里
测量阳光移动的角度
等你只是顺便

你说你呀──
是不是嘴角偷偷扬起
别说你给我带来一弯弦月
我就要满月。满月是株
多肉植物,她跟我一样倔强
就是不长大,怕长大你就不爱了
满月是你圆圆的笑脸,我发誓
我不做沟渠,不让你打水漂
不辜负满月;在有生之年
同意你的照看

你来,你仍是少年
不管你走了多远多久
只要向我走来,我就是少女
你就是初见的少年郎
因我们的日子,繁华富丽

2021.01.11-01.15初稿
2021.01.16-01.18初修
2021.01.20再修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