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罗茨基致弗丽达

◎陈煜佳



布罗茨基致弗丽达


原谅我,变得如此不冷静。
给总检察长写信,我并非想请求
他的怜悯,我只想请求他的公正,
当然这很难。在现今的政治
气候下,这个国家并不欠我什么。

我知道所有的朋友都在为我的获释
而奔走,我唯一不走运之处在于,
他们都不是有权有势的高官。
但我仍然希望奇迹一俄里一俄里地
前进,而不是一毫米一毫米地跋涉。

七个月过去了,这从天降临到我
身上的灾难。本地居民看我的眼神
就像在扫雷,绝不像排挤寄生虫
那样简单。我的耐心正一点点失去,
虽然我对你说的未来坚信不疑。

我还没有产生自杀的念头。也许
是给你寄去的这首诗救了我。
因为写完它半小时,甚至一小时后,
我仍感到瞳孔放大,呼吸浑圆,
仿佛重获自由,再次回到你们中间。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