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龙龙 ⊙ 幸福是一条虫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圣诞节》《哀牢山下》《冒尖的想法》《大理的云》《那柯里》

◎殷龙龙




《公元2019圣诞节》

我在江边看见一个马槽
马槽里放着手机、圣诞卡片、两束火龙珠
我看见一个婴儿慢慢长大
周围尽是草丛和芦花
没有东方使者
没有玛利亚和约翰
只有一个孩子慢慢长大
身后绵延着山峦一样的过去

祂从来不是异乡人
祂把马槽当成摇篮,元江城晃在里边
接下来的事情和冬季一起流淌
在阳光里
在水下
祂抓了两条鱼
整个云南从此五谷丰登







《一首诗写在哀牢山下》

无人知道这里的山为什么叫哀牢山
它古老得让人害怕
我为什么想到儿子和母亲

告诉儿子
我将来重病时不要抢救
让病人快死!痛苦刚一冒头就压它回去

无人知道这里的山为什么叫哀牢山

我曾在母亲的遗体前
不想哭却不得不留下眼泪
泪水里的黑暗成分只有自己知道
它似乎是口深井
爱,提上来

不知悲伤是什么样子
从书本上体会不到,别人不传我
母亲教我走路、识字、心善
从来不说这个词

母亲,你的骨灰盒我捧不动
你的碑我只擦过一次
在梦里叠起黑暗。你没来过哀牢山啊
这里,一床棉花古老,让人害怕
这里,不会有悲伤



《冒尖的想法》

夹住船
一片湖平安
前面芦苇密集
芦花有了冒尖的想法
神明在头上
一尺平安
四月平安
水上隐居
水下看见你
三潭、雷峰塔、断桥
一个人倒着走路
自由
不能缺
两个手指



《大理的云》

大理的云
压低我的呼吸
如果
客栈太简易,你要扶着我
上两级台阶

我不能过分的咳
不是谁都会黎明通过喉咙的技巧



《那柯里》

那柯里的时光
倒着好走
就像轮椅的后轱辘
滚出石子路,青石板路,灰岩石和白岩石路
一匹马有意留下
粪便
糯米糕

那柯里肯定是哀牢山的弃子  
外面的厮杀和内心的孤独在同一棋盘上 

厮杀和孤独不写诗
普洱不写诗
那柯里也不写
他们抬我上台阶,诗在头顶
签字时
错把2020当2019
诗在后五页
我被阳光和羽绒服围抱
诗试着喊我

哀牢山把哀伤留住
尸骸埋于水车下,饥饿撑过帝国
当年
不写诗的父亲跟着一支军队
来这里剿匪
结识了母亲
不写诗
成了他们的局

那柯里不朗诵
朗诵
让我们各怀鬼胎
匿名提供人名地名
中国最好的诗人和最好的诗都在我头脑里发热
不明炎症形成穿堂风
北达北京
南下越南
经过瓶颈
呼吸道
右心室

茶马古道是云南大尺度的脚
在滇池里泡

那柯里的时光
回到微信里
回到朋友晒出我早年的诗集上
油印的
母亲亲手装订的
网上拍卖的
如今被不写诗的藏家收去
制成古董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6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