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1年1月之二)

◎伊沙



v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734)》

梦回初到西外
在宣传部院刊编辑部
编校报的岁月
国庆节快到了
部长问我
有什么想法
我说还没有
他随手递我一篇稿子
说是田学文写的
可当社论发
田是与我一同分来的
北师大同学
当时在院长办公室工作

《梦(1735)》

与苇欢
还有一位
现实中并不存在的
男译者
一起推敲一句
希特勒语录的译文
号召德国人民
要勤勉工作啥的
我说:"这句话
本身并不反动
就像他当年号召
德国妇女穿着朴素
到现在还在
影响她们"


《梦(1736)》

白天累了
睡眠很香
梦也美好
但由于我近期
特别厌恶
梦见的人物
遂弃写
梦无边
人主观
诗有选择


《梦(1737)》

好几桌
吃大饭
喝大酒
好像有个
意大利帮
我也在其中
众人嚷嚷着
让我们登台
唱段歌剧
但怎么都
招集不动
我喝大了
一迷糊
人都走了
我发现自己
光着膀子
赤膊上阵
衣服搭在椅背上
我便一件一件
穿衣服
梦中的动作
缓慢艰难
忽然听到
徐江与另一个人
在论翻译家的好坏
徐江现身
另一人有声无影
我意识到时间
是八十年代
地点是北师大
待会儿我的归处
是男生宿舍
心里真高兴



《梦(1738)》

是中学还是大学时
梦未做交代
反正是班里在开联欢会
大家哄我出节目
我站起来表演脱口秀
讲了一个顾城的段子
把大家笑惨了
倒成一片
我喃喃自语总结道:
"看来真疯子
还是比假疯子有力量"



《梦(1739)》

我在一块泥地上
像滑冰那样滑泥
四周尽是观众



《梦(1740)》

他们是姐弟俩
小时候
她照顾他
一起到了老人院
仍旧是
她照顾他



《梦(1741)》

一个恐怖的梦
端直将我吓醒
我的手机里
26块钱


《梦(1742)》

地下工作者
被发现了
能不能
叫毁了
我与他人
有不同看法
我对自己的看法
也不是
特别坚定


《梦(1743)》

李白之未试科考
究竟是
出身之故
家族之罪
还是个人选择
或者说
我该如何选择


《梦(1744)》

"你中学男同学里
谁最帅?"
"这个不好说
我只记得个子最高的是
姜雁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