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

◎东伦




接受
 
狗吠送我们走出小村,
你坐在突起的河岸,为静止
的扶拉王河选择荒草。

那些起伏在岗坡上的麦苗,
因微风扬起尘埃,显得摇摆不定。
 
你可知,后现代的小村,
是一堵被冬日安抚的围墙。
我们陷入标语的红漆

和集体亢奋中。那跨越河池的老石桥
因季节裸露出一条疤痕。

找到镜中人,是在卤肉小馆儿。
你把灰暗的房间比喻成器,
用莎士比亚,唤醒一个人的遗言。

而他的母亲仍在啜泣……
再次回到这里后,

腊梅探出院门,黄色的花朵,
仿佛女人,正接受着,
空气的抚摸和整个村子的垂涎。
 
2021.1.3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