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灯的人

◎梁雪波

蓝冰:从金色时光涌起诗的阵痛

◎梁雪波



从金色时光涌起诗的阵痛

——读雪波

 

蓝 冰

 

诗的世界,或曰诗的理想,仍是诗者的终极之途。纯粹的诗人怀抱着一颗赤诚的心行走于蛮荒大地,始终注视着心的故乡:诗的家园,独立于世人之外的那片精神水域。在诗者眼里,尘世是并不存在的,那只是虚幻物,是精神的投影。在诗者眼里,只有恒久的诗性的在场,被抛光的精神的存在。而这一切,都足够唤起诗者内心的铭感与忆念,在对神圣之诗的吁请中,从金色时光涌起诗的阵痛。

 

他把酒杯当作琉璃塔

把惊惶的黑鸟看成弓身侧卧的陶潜

 

——《醉饮归》

 

这是《醉饮归》中的词句。诗者借助酒醉,从现实的世界遁往精神之乡。实则,精神之乡才是诗者永恒跋涉之地,而现实不过是肉身缓存的场域。诗者在精神之乡中照见自我的处境。

 

像一柄被虚无不断加深的枪

他陷入地下铁中的激流

城堞与断崖,沙与血……

听闻千里之外走失了一匹马

他笑:秋风如猛虎

他不悲,桂花依旧香染湖岸

明月照孤心,一架破败的独轮车

传来时光深处的转轴声

 

——《醉饮归》

 

趁着沉醉,现实世界的一切都被披上了诗性的外衣,而在诗的道途中,诗者的诗心因而勃发,而处于亢奋中,不断深入精神的荒原。

雪波的确是在诗中沉坠很深的人。以他对诗的艺术美学上近乎偏执的追求,以及在思想上锲而不舍地磨炼,他比一般的诗人要走得更远更为决绝。当然,这决绝背后来源于一份对尘世、对历史时光的清醒。就像那经历过漫漫黑夜并最终从黑夜走出来的人,他懂得黑夜所有的秘密与奥义。所以,这样才有了《醉饮归》。沉醉而不迷糊,而不坠入历史昏暗的泥淖,迷失自我的本心。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清晰的诗人会真正进入迷醉的状态。同样也很难想象一个混沌的迷失自我本心的人能有诗者的清晰与清醒。

在雪波的内心世界里,永远都有一只陀螺在旋转,在不断地鞭挞中,这使他早已诗化的内心难有真正的平静。所以,自然也就有了《夤夜书》这样的诗篇。

《夤夜书》更是一个诗者孤绝内心的悲唱。在漆黑的午夜,诗者在自我孤独的世界里,追索着自己的形迹,一个理想者的哀伤与落寞,以及内心的激荡。

 

墨深处,你展开折叠的翅翼

飞过宁寂的湖面,飞过

一个辽阔的伤口

 

白昼像回放的唱片

在体内旋转

盛夏的果实也在旋转

 

——《夤夜书》

 

于诗者而言,世界不过是一个流放地,而岁月不过是“一个辽阔的伤口”。当经历过尘世的混沌与漫长后,诗者感到了一种尖锐的深入内心的痛楚,持久地磨折着诗人的心灵。

 

幽暗横陈的砖石

一只陀螺

在自身的鞭挞中削尖

 

——《夤夜书》

 

诗者感到自己化身陀螺,而经受“鞭挞”,这是诗者必然的精神之旅。一个人成为诗人,就注定地必然承受不同凡人的痛楚。但尽管如此,诗者依然坚持着内心不被改变,而承受着所有来自肉身的重压。

 

那枯干的灯焰啊,垂柳般

于十年前突然从经卷中浮现的

镜像前战栗不已

 

为体内那不可劫夺的异变

就这样:饮着,痛着,舞着

飞过一座座失眠的庭院

 

——《夤夜书》

 

这是一种噬心的书写,在朝向内心的理想中,诗者不畏现实的艰难,毅然在这条厄道上前行,这是一种决绝的精神,献祭的艺术,其背后是一种纯真的金色的理想,对诗的纯粹的热爱与信仰。正如陈超所言:热爱,是的。诗者以一颗纯粹之心投入到对世界的书写中去,在文字中饮下诗的火焰,《夤夜书》是诗者流下的一滴黄金。

对诗者这种纯粹的金色的理想可追溯到他早期的青年、少年时代。《追忆篇》就向我们展现了诗者那段美好时光。诗中写道:

 

赤焰西陨,但并没有沉落

是夜鸟垂下宽大的羽翼

沿着闪烁的河岸,我飞行

追随众蝗之王的巨翅

那些划过空气的声音如锋刃

破开十二月的坚冰

 

——《追忆篇》 

 

赤焰、夜鸟、闪烁的河岸、众蝗之王的巨翅、划过空气的声音如锋刃等,这些意象,都带有浓郁的理想主义色彩,正是一个少年心中理想王国的图景。对世界强烈的热望让他那颗小小的心沸腾着,燃烧着,追随着“众蝗之王的巨翅”飞行。这是一段美妙而幸福的时光,带着少年的天真烂漫的情绪。

 

繁星密布,苇丛低伏

我的胸腔鼓荡着还乡的长风

飞过灰瓦的屋舍、无名的坟茔

飞过孩子们小鹿一样欢腾的追逐

飞过昼与夜、蜜与盐

复眼中一段缤纷无涯的时光

 

——《追忆篇》

 

说实在的,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理想浪漫的抒情了。我们在对现实的生冷的叙述与切割中,遗忘了最初的诗的精神与气质,遗忘了生活的理想。但所有这一切,都在诗者心中被深深窖藏,从被丢失的时光中又找了回来。

 

运河依然深沉翻涌

鱼群在水草上布下神奇的卵

那些似曾相识的面孔

是从作业本上走失的生字词

蓝天上缱绻漫游的云

在风中浮现,又被黑夜一一擦去

 

——《追忆篇》

 

一些平凡的日常生活图景,因诗者内心涌荡的诗情而被着上了一层诗化色彩,而被赋予了某种特有的蕴含,在诗者的追忆中,化为一段段篇章。岁月就这样被深情地寄予了,鼓荡着诗者的心在尘世间漫游。他感受着这世间的一切,又欣悦,又悲伤。

但这一切都没有持续得太久,很快他就意识到了内心涌起的疼痛。这又是为什么呢?

 

为何我的心突然因快乐而揪痛

 

——《追忆篇》

 

诗者给予了我们回答:

 

当夕光斜斜地洒满河面

圣者的喟叹犹如多年之后的冰

刺痛无知的骨头

 

——《追忆篇》

 

诗者听到了“圣者的喟叹”。这里“圣者”为谁,他为什么“喟叹”,我们不必去追溯,但一定是诗者从“圣者的喟叹”中听出了什么,并意识到了自己此前的浅薄与无知。到此我们明白,诗者之前所有关于世界的美好图景都是感性的,停留在初浅的层面,更多是一个单纯(无知)少年的一腔热望与幻象,而真实的严峻的现实远不是那个样子。在听到这一声“圣者的喟叹”后,诗者的心智之门被瞬间开启,理性开始进驻到他心中,他开始重新审视自己。

 

那水中的少年,也直起了身子

在金色的波光中,与我

相互眺望,相互辨认

 

——《追忆篇》

 

在由感性到理性,再到感性,又重回理性的自我审视中,诗者获得了对诗的更深层次的认识,而从金色时光中涌起阵阵诗性的疼痛。当理性引导“自由意志”穿越他少年、青年的肉躯,另一个诗的世界向他敞开了窗口,这也就又有了《必要的北窗》。

诗人写道:

 

深夜掀开拆散的时光,黑火嘶嘶作响

细雨的手指,石马,远去的骑手

钢铁般刺向天空的自由意志

围拢一个孤绝的中心

秋天的鼓:秋天疼痛的心脏

 

“没有翅膀,风暴迎头痛击

我向北方飞去”

 

——《必要的北窗》

 

诗人要在深夜掀开拆散的时光,显然是一种深沉的理性在起着支配作用。诗人已经由先前单纯的感性的热情转向理性的成熟,并对诗有了更高的仰望与更深沉的热情。在此时,所有诗的元素都在向一个“孤绝的中心”围拢:“秋天的鼓:秋天疼痛的心脏”。在此,诗者在内心中发出呼号:

 

“没有翅膀,风暴迎头痛击/我向北方飞去”

 

在这一呼告中,我们看到诗者决绝的姿态。“没有翅膀”,而在“风暴的迎头痛击”中,“向北方飞去”。而此刻,回首往日的激情,都已变得有些“丑陋”,丧失了对诗人深沉的吸引力。此刻诗者的理想不再是单纯的时光的美好,而是一些“必要的丧失”。

在这样的叙事中,我们见到诗者更加隐忍的激情,更加深沉的理性,经历漫长的思考与沉淀,诗者终于成长为一个成熟的诗人,他再次负载起诗的使命,迸发出属于生命的呐喊。尽管这一声声呐喊会隐没于时代的风雪或积尘中,但诗的“必要”仍促使诗者完成一次次深呼吸,以匹配这每日都在疾驰的时代,以及不朽的生命。

 

“没有前路,光明迎头痛击

我飞去,为了必要的丧失”

 

——《必要的北窗》


 

2021.1.9




【作者简介】

蓝冰:诗人、作家、评论家。原名唐国庆,1972年10月出生,湖北省公安县人,出版有散文集《寂荡与吹拂》、诗论集《诗的自由》、笔记体小说《知性女人含烟》、诗集《尘埃上》,著有长诗《墟火》等。
 


  


附:梁雪波诗四首

 

追忆篇

 

赤焰西陨,但并没有沉落

是夜鸟垂下宽大的羽翼

沿着闪烁的河岸,我飞行

追随众蝗之王的巨翅

那些划过空气的声音如锋刃

破开十二月的坚冰

 

繁星密布,苇丛低伏

我的胸腔鼓荡着还乡的长风

飞过灰瓦的屋舍、无名的坟茔

飞过孩子们小鹿一样欢腾的追逐

飞过昼与夜、蜜与盐

复眼中一段缤纷无涯的时光

 

运河依然深沉翻涌

鱼群在水草上布下神奇的卵

那些似曾相识的面孔

是从作业本上走失的生字词

蓝天上缱绻漫游的云

在风中浮现,又被黑夜一一擦去

 

为何我的心突然因快乐而揪痛

当夕光斜斜地洒满河面

圣者的喟叹犹如多年之后的冰

刺痛无知的骨头

那水中的少年,也直起了身子

在金色的波光中,与我

相互眺望,相互辨认


 

夤夜书

 

墨深处,你展开折叠的翅翼

飞过宁寂的湖面,飞过

一个辽阔的伤口

 

白昼像回放的唱片

在体内旋转

盛夏的果实也在旋转

 

幽暗横陈的砖石

一只陀螺

在自身的鞭挞中削尖

 

那枯干的灯焰啊,垂柳般

于十年前突然从经卷中浮现的

镜像前战栗不已

 

为体内那不可劫夺的异变

就这样:饮着,痛着,舞着

飞过一座座失眠的庭院


 

醉饮归

 

他醉饮而归,扶着墙上的影子

影子动,他不动

像一柄被虚无不断加深的枪

他陷入地下铁中的激流

城堞与断崖,沙与血……

听闻千里之外走失了一匹马

他笑:秋风如猛虎

他不悲,桂花依旧香染湖岸

明月照孤心,一架破败的独轮车

传来时光深处的转轴声

他把酒杯当作琉璃塔

把惊惶的黑鸟看成弓身侧卧的陶潜

词动,而隐者不动

斑驳的废木,又何曾挪移过?

相较于深夜的挖掘机,他更有亢奋之后

被剥去了骨头的痛

裂隙中他将根尖埋入嘶哑的荒途


 

必要的北窗

 

深夜掀开拆散的时光,黑火嘶嘶作响

细雨的手指,石马,远去的骑手

钢铁般刺向天空的自由意志

围拢一个孤绝的中心

秋天的鼓:秋天疼痛的心脏

 

“没有翅膀,风暴迎头痛击

我向北方飞去”

 

寒气堆满北窗,往日的歌猛然灌回星空

折叠的伤口,空瓶,断葵

雨声中挺近的小小触角

如今,这落在窗台的飞将,正变得

丑陋,被噪音风干于积尘

 

“没有前路,光明迎头痛击

我飞去,为了必要的丧失”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