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等八首

◎管俊文



《思维的物质基础》

灵感犹如闪电,只出现一秒钟,
当你主动去寻找,它逃之夭夭。
有艺术家提议修个铁笼把猴子关起来,
当没灵感时就挖猴脑吃。
后来思想家也决定这么做,
只是他们吃的是大象的脑子,
但是渐渐发现思想并没有增加,
倒是腰间的赘肉多了起来。


思维是有物质基础的,不是人脑而是地球。
有人说灵感的源泉来自冰川,

但气候变暖,冰化尽了,也就没有灵感。
据说人在月球上是另一种思维,

登月是为了验证这个说法。

地球转得太慢了没把我们甩出去,
让我们以为年复一年过着
单调的生活,容易扼杀新思想。
假如人类诞生在月球,是不是早就发现了
自转公转的秘密?
如果生在太阳,我们将具备上帝的本领,而不需要哲学来伪装?

听说在月球上思考需要跳跃。
重力小,兴奋地跳起后难以回地面,
思维也由直线变成跳跃式,
灵魂变轻,膨胀到躯体装不下。
那上面没有空气,也就没有风,没有风,
也就失去疯狂的念头,人也不会中风或癫痫。
没有水就不会得风湿关节炎。
月球的石头,和地球上的不一样,
人会不会也搬起来砸自己的脚?
两套宇宙观,会不会使人精神分裂,
回到地球走路都要把自己绊倒?
月球上的尘埃也是何处惹尘埃的尘埃?
如果遍地是尘埃,那就没有尘埃。
月上也就没有顿悟。
灵感也不是闪电,而是绵延的流体。

天空有多少星星,就有多少思维方式。
我突然理解祖先直立的目的,不是为摘果,

而为仰望星空区别动物创造神
但在仰望时要注意:
第一小心自己颈椎,
第二不要进去,不然精神病院就人满为患。






《沉沦》
   
存在被遗忘——海德格尔

等电梯的人很多,
人生的空档时间,沉默,尴尬,烦躁,
需要刺激品,比如香烟咖啡,如今手机里的App。
人被遗忘填得严丝合缝,难以抽身。
电梯到,习以为常的因果关系,没人抬头看,
低头像羊进圈,进入集中营的毒气室。
关门,黑暗,垂首沉默,跟忏悔一模一样。
但没有心,因为都忘了按楼层。

在营毒气室外,党卫军官读《权力意志》、《存在与时间》,
听贝多芬、瓦格纳的交响曲,
按时上下班,摁下毒气开关......

我吓了一跳,如同突然醒来,
门合上的瞬间,摁住开门,从人群逃出。
差点成了刽子手。

电梯再次自动关上。
没人发觉少了一人。

下降。负一楼,安静得如同地狱,
停车场保安,石像般
望着他们
不停地,
轮回。







《傍晚乘地铁横穿中国》

傍晚,我乘北京地铁1号线横穿中国。
车站是五十年代建的,时任国家总理周恩来说:

修地铁,完全是为了备战。
如果为了交通,只需买200辆公共汽车。

设施简陋,站台一米高栏杆,没有吊顶,隧道裸露砖石混凝土的身体,

如同真相浮出水面:一座地下堡垒。
我坐中间车厢,仿佛蹲在战壕里,
感受背后澎湃有力的心动。
列车蜿蜒向前,裉节儿一响,就像
每碾过一段历史,就有指针计数。

乘客各自独立,无缘又无故。
角落,几个民工疲惫地皱锁着眼。
身上人民装不知是褪色还是沾了灰,

老家一成不变的扁担,像块延伸的肩胛骨
从农耕到现代城市,熟悉骨形和皮肤的包浆,
如同无法被篡改的籍贯和身份证:中国。

播报声:前方到站天安门广场……
他终于睁开眼,望了望显示屏。
车窗外漆黑一片,
只有黄晓明的脸在广告屏上亮着。
他若有所思地仰望上上下下的人流,
似乎面前人挡住了毛主席纪念堂。

列车启动,一抖,就像所有人一齐打了个冷颤。
他回过头,继续锁住眉目,被摇晃着,如同睡着。

进入黑暗核心,担心被染黑
到站广播如同教堂钟声,
人们有序地乘扶梯,下意识般抬头仰望,
仿佛有天使指引,候补升天堂。







《康德》

精神的巨人,只有一米五八。
每天5点起床,下午15点准时散步。
其他时间留给形而上学。

禁欲,终生未婚。一日只一餐,生活具有绝对统一性。
简历只几个字,活着,工作,死去。
纯粹得如同“我思”。
无任何动物性的先验人类。

他终生未离开哥尼斯堡,
足迹连起来成天空的星座。
他低头思考人类的理性和道德。
虔诚的新教徒,形式逻辑的后代。
给理性造了一个纸笼子,
把笼子外留给上帝,自己作笼中鸟
黑格尔飞了出去,但

宇宙是笼子

一树一菩提,一花一世界。
哥尼斯堡是那个笼子。
哲学是一代代哲学家的肉身,
绝对精神、世界灵魂之子。
如果他哪天没有出门散步,
全人类都将失去准确的时间。






《屎》

一切都四散了,中心再也保不住了。——叶芝基督重临

人吃一辈子,也拉一辈子。如果便秘,可能胃口也没了
人生不就进食和拉屎中间?
狗改不了吃屎,所以它是人类忠实伙伴。如果有一天狗不吃屎了,我们会怀疑它的忠诚。
猪和自己屎生活在一起,依然过得很快乐。人做不到这一点,所以就别老羡慕猪的生活,矫情。
肠胃炎是人类最常见病,和感冒频率相等。病菌攻击标的,呼吸和消化是人类阿克琉斯之踵
警察强制嫌疑人蹲下,削弱其行动力,——所以拉屎是脆弱时刻,另一个脆弱时刻食。


精神层面出现李白、莎士比亚牛顿肉体上还在用竹签与草纸,进化这事上停滞,——所以拉屎回避他人,万一被人撞见尾巴,就没法做人。
进食已经文明化告别茹毛饮血。所以有请客吃饭,没有请客拉屎。
文明是把人变成不拉屎撒尿的神人,需要在体内安装机器处理屎,福柯精神病院里关押的都是乱拉屎的。
文明类比式的隐喻,接吻的性暗示之于入口与出口,非文明就是狗当街交配——狗虽生活在文明世界,没有文明。


拉屎是和思考一样需要专注,吃饭和谈恋爱可以三心二意。如果你需要练习注意力,就应该在排便的时候思考问题。
进食的顺序排列,如同地质学通过层积的石来考察地球,所以凝视大便是反省生活最好方式,认识你自己不如改成认识你的屎。

屎作为病灶特征临床学权力对个体行为的审问,——让屎成为理想的屎。

权力让人性倒错,潘金莲喝西门庆的尿如饮甘露,埃德国王喝主教拉屎的河水如食圣体,圣体消化成粪论,圣屎如圣体,于是可以循环利用。*

低等物种共用生殖排泄管,男人尿管遗留这种粗野的痕迹,屎和生殖这种亲缘关系证明动物大家庭都是粪便后代,所以别再捏鼻子嫌弃。


古代社会权威毫不避讳地在下人面前拉屎,并把屁股抬起让女仆擦肛。礼义廉耻男女大防只在统治阶级集团内部,阶级不同乱搞不是事儿,比如贾宝玉和袭人试云雨。

口和肛门本是同根生人直立后,有了天地,高低的区分,比如毛巾用来洗脸和脚阶级固化,食欲排便的快乐同属于快乐,形象天差地别,启蒙主义绝对平等只有重新回到四肢爬行。

平等神话创造世俗国家的必要条件是劳动神圣化,表达在指甲审美消亡肌肉审美兴起,显性的等级隐藏在分工的两端,掏粪工和总理握手前一定反复手。

“一旦写出来,屎也没有臭味(罗兰·巴特)”。认知没有嗅觉,感知与理性被先天隔离
全唐诗四万九千多首,古典完美式的文字“屎”存在

而屎本有的解构玷污的特性,螺丝孔般契合后现代主义——对于宏大叙事厌恶,和生活即一切的价值观。

*《屎的历史》,(法)Dominique·Laporte;周莽译;商务印书馆2016年出版,102页.





《真旧与新假》

中国的古书,大多是伪作,以古文尚书最出名,
乾嘉学者没有现代科研搞,只能去翻找故纸堆。
所以疑古派是正确的?历史是层累上去的,越古的史越新。上古倒退,死后才诞生。
现存的王羲之都是后人仿的,书圣的神话越多,真实王右军越少。

中国式的建新如旧,
黄鹤楼重建了几十次,还叫这个名。
李白登楼腿酸,你乘电梯上。
李白见崔颢后不写诗,你自拍朋友圈:到此一游。
gps证明了一个伪造的点,但不影响你真认为和李白通上了气。

伪书也是历史的,人造景也实景。
所以真实仿造

还原,修旧如新,原教旨,古人的过去进行时。
古希腊大理石雕塑,本覆盖矿物颜料、金箔。
米开朗琪罗眼中的禁欲主义者花枝招展。

修旧如旧,埃及是真旧,没人修斯芬克斯的鼻子。
包浆,皮屑角质,泥尘臭汗。层磊的时间的皮。
地上随处石头几千年,人类基因几百万年,所以我们都是旧人。
——但新冠改造了人,融入新冠基因后,增加了口罩性状。之后的人得叫新人。
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德累斯顿(二战被盟军炸毁,战后德国按照历史资料复原了该城)的每一块石砖都有姓名身份证,重盖一座城,相当于建两座城。
拆了北京城墙,同时也拆了四九城和北平城。拆没了王利发,唐铁嘴,盖出了王朔。
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

最完美的手臂是失去的手臂,
没有人去修复,这是上帝的愿望。
新人类带口罩后,维纳斯的手臂接上了,只是被第一个人怒不可遏地砸断。







《厨房宇宙学》

砂糖橘,就像肉丸子,纯粹的满足,
没有吐籽和骨头的杂念,
如一碗汤,可以化了整个宇宙。

科学家说宇宙起源时就像一股浓汤。
这时想起用勺子舀汤时,
无意中撒了一点在外面,
一群蚂蚁,微生物在上面立刻形成一个宇宙。
上帝也漏了一点出来,形成人类。

橘子是圆的,地球是圆的,怀孕的肚子,鸡蛋,万物弯弯曲曲,似乎围绕一个圆心。
洋葱的中心,生来保守着,创世的空气,
如同大爆炸的光还游荡在我们周围,只是衰减成微波。

我煮粥的蒸锅嘟嘟嘟冒白烟。
快熟了。这句话就像个预言:人是宇宙主宰。
怎么搭配一道菜,就怎么搭配一个星系。
小香梨上有个虫洞,沙发上也有,
宇宙和香梨一样被虫蛀了。
顺着虫眼往里瞧,虫眼也正盯着你。
虫是宇宙的掘墓者,
黑洞就是被它咬穿了裤子,把屁股露出来。

垃圾桶里,下水道里,立柜的抽屉里,都是宇宙里的黑洞。
你把秘密扔进给它们,一去不回。
但你的隔壁也有一个黑洞,从那里可以漏出另一个你来。








《此在的黑暗》

人在睁开眼的第一天,就在对世界的震惊与好奇中。——亚里士多德

在夜里,我才醒过来,
灯,如一座孤岛,
黑暗隐藏了人间全部信息,
身世,邻居,父母,朋友,周围,
全都消失了,包括我的名字,
我赤身裸体,纯粹的存在,
像被抛出母体、用哭来抗议降生的早产儿。
我结珈趺而坐,听见自己的第一声,类似于猿猴的吼叫,
康德叫它纯粹先验判断。
我们对世界的第一印象并不友好。

你的名字诞生于你之前,失去名称后的你是谁?
重新回到胎盘,如一盏单色釉,
静止在博物馆的陈列柜里,
存在纤尘不染。
一束光,从头顶打下来,说
成为你自己,与世界无关。

我困了,关上灯,
枕头被褥,复制我人形,但似已不堪重负。
睡着的主体如同死亡,笛卡尔不相信疯子。
你的肉身在你之外,每次心跳呼吸里都有一个神,
思维是一个牢笼困住自我。
只有失去意识,或许陷入疯狂,你才能看到:
神在上方,笼罩四野。

这时,四在的黑暗,冥冥无底,
我听见阿奎那说上帝存在。
牛顿说第一推动。
尼采说永恒回归。
柏拉图说找回前世回忆。
佛说六道轮回,本无自性。
周易说天圆地方,周而复始。
基督说末日审判,世界尽头。
我看见黑暗中升起一万顶头颅,
我看见我也在其中,
我在里面同时也在外面
我静止在一处,又无所不在。
我是黑暗,我是虚无。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