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关于阳阳的诗歌,他们说

◎阳阳




1生活的诗意
老木
 
       阳阳是一位江西省的著名诗人。他大学时代开始写作,出版过好几本诗集;工作在萍乡,曾任萍乡市作家协会副主席。他的最新诗集《小生活,慢下来》即将出版,嘱我作序,欣然应允。
       谈到阳阳的诗,首先是作者善于在日常生活中,从一些寻常小事中,发掘和提炼诗意。生活是文学取之不竭的源泉,这对于现实主义文学来讲,到现在也还是真理。从古至今,诗人们从自己的日常生活中,感受到诗歌的关切,然后用语言表达出来,这种语言往往又是金句,于平淡中见奇冗,平凡中见启迪。无论是《朋友送来一撮鱼腥草》、《两根粗壮的黑烟柱羞辱了青蓝的天空》,还是《老虎石》、《向日葵》这些短小的诗作,都富于意味,是生活中流淌出来的佳作。如《早晨与三只麻崔邂逅》:
        我喜欢这样的传承与创新/內涵丰 富,有家园的风光/小区的天空羽毛翻飞/ 春风一路吹走她们的歌词
        与三只麻雀邂逅,电光火石的对视/我明白她们或许是我的前世今生/于是我只能将内心所有的植物打开/尽情阅读初春的时光
而《母親的电话》这首中长诗,生活气息和浓浓的情感触手可及:
          几十年了
          只有彼此间频繁的电话
          将不变的乡音传递
          像极了村囗
          那棵空心却常年叶绿的老樟
      阳阳写母亲的诗作在这本诗集里有很多首,如《母爱》、《母亲的菜园》、《广场上的残疾人乐队》,等等,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母亲和儿子之间互相的爱。古人云“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由于工作的缘故,阳阳和母亲不在一个地方,一个在城市,一个在乡村,相隔了近千里,电话是他们相互倾诉思念的好办法,诗歌是阳阳表达爱意的好形式。亲情如此,友情也是如此。在《在每一只飞鸟的翅膀上插满烛光》一诗中,阳阳写下了对其好友,诗人唐恒的友情、爱和思念:
          你在黑暗的领域飞来飞去
          探险未曾涉足的深海
          全身的窗户敝开
          氧气稀薄,一块枕巾就是最远的距离
          尘世微弱的光亮如招魂之幡,又如城南旧梦
          累了累了,靠着小蝴蝶的肩膀
          让负重的癌细胞喘气歇脚
          然后在短促的手机荧光中写诗
          用黑匣子记录每一次飞行
         让后来者破译空难的秘密
这也可以视作为阳阳个人的自我写照。亘古以来,诗人由其特立独行,常常为世人所不能理解。诗人与世界的紧张关系,这也就成为了诗人日夜歌咏的主题。阳阳在日常生活中获得的友谊,也毫无保留地回馈给了他的友人。他处理这种友谊的笔法,却是令人意外的,如《小龙女》的一段:
       我看见昨日的玫瑰/她的笑容,月貌与满身的香气/从远处的路口开始绽放/一路上歌声飞扬/迫近后停在我肩上吐气如兰/雪白的呼吸吹升冬天的体温,直到太阳/将足迹渐次洒满久违的人间
一个朋友死了,一首悼诗,阳阳却写下如此美好而轻盈的诗作。一次死亡,一首歌唱,阳阳就这样别出心裁地把人与世界的紧张关系处理得恰到好处。
       阳阳是一个现实主义诗人,但他的诗歌手法却常常借用现代派诗歌的技艺,这就使得他的诗歌有一种于平淡中见奇冗的惑觉。繁复的意象是阳阳诗歌的显著特色。他的诗歌富于阳刚之气,向上和乐观,这也显示出诗人阳阳三十年来谈诗、学诗和写诗的不断进展的力量。
                          20191月12日,于萍乡
(老木,我国著名先锋诗人,与海子、西川、骆一禾并称“北大四才子”,曾选编中国新诗史上一个划时代的选本《新诗潮诗集》)
 2《第三条道路》100想之028 阳阳  u
杨然f+杨然杨然
阳阳的诗平中见奇,在“第三条道路”读到了阳阳的《原始森林》,“我们弯下腰, 然后坐下来/倾听祖先的训谕”,“一种远古的佛一样的语言/顺每一根血管抚遍肉体”。得到这样的体验,真是生命与生存的福音。我们好久没有这种回归老家的感觉了!这种诗意,在阳阳的《草甸,草甸》中得到了发挥:“如果我打马、吆牛、牧羊,甚至奔跑/用一生的时间/能否将草甸带回家”。  而在貌似平常的《白鹤峰》中,实则惊人的句子一样吸引着人:“我们先是站在白鹤峰门口/虔诚地看了看红瓦和灰砖/以及里面溢出的香火/让自己回到古代”,然后进门,拜佛,烧香,念经,“出门时我们只做手势不说话/碰见正在门槛边往里爬行的蛇和蚂蚁/比我们还矮小”。这是阳阳最叫人着迷的地方!重要的话留到最后才说:佛自然比我们伟大,但是在神仙居住的地方,同样去朝圣的,还有更渺小的蚂蚁和蛇!诗人的《夜宿金顶》也令人神往:“第一感觉是清净的冷/一些诗句马上被吹到身上/发出无数汉字的响声/然后我才悟出自身的平凡”,然后喝酒,认字,划自己的名字,风“吹着门/吹着海、绵羊、马群/和一些我一夜都没听完的牧歌”。写到这里,我真想说:哪年哪月我也要约几个诗友到武功山的金顶去走一遭。((杨然,男,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遥远的约会》《雪声》《千年之后》《寻找一座铜像》等12本诗集和1本合集《五人诗选》.)
3张开想象的翅膀
——赣西青年诗人阳阳诗歌谈片
谭旭东   
    文学艺术来源于生活,但又离不开虚构和想象。只有通过虚构和想象,才能使生活原型上升到艺术典型,使生活真实上升为艺术真实,使普通的日常感情上升为审美的感情,构成有意义的作品。所以虚构和想象是生活走向艺术的必由之路,想象是艺术的又一重要特征。诗歌,作为文学的最高形式,更是一种想象的艺术。一首好的诗歌往往是富有想象的。诗歌的丰富想象可以表现为具体的生活的感受,也可以是极度的夸张,也可以是怪异的形象等。读赣西青年诗人阳阳的诗著《南方•游牧家园》,深感丰富的想象给诗歌带来的魅力。
    “这宁静的暮秋之夜,我与自己言诗,窗外有风微微吹着,如雪。落叶的季节,一批羊群正在回家。”这是阳阳在其诗著后记中的结束语。这诗一般的语言,本身给读者提供了一个巨大的想象空间,而“一批羊群”正是诗人想象世界里的物象,标志着诗人在想象中构筑自己的“游牧家园”。事实上,诗人就是在用诗为自己辟一块心灵的栖息地。不只阳阳这样,古往今来,没有哪一位诗人不是在用诗来慰藉自己的心灵的。尤其是在今天物化而喧嚣的社会环境里,诗人用诗——凭着想象——构筑自己灵魂的居所更成为一种可能。阳阳不是游离社会之外的歌者,他处于其中并以诗自拔。
    序诗《游牧家园》(组诗)是诗人想象奇才的代表性品。这组诗运用了丰富大胆的想象,并将之与较为洗炼的语言和真挚的情感相结合,使得其诗结构上显得自然完整并富有广阔的意味空间。“将乡愁画在笔记本上/如月光下古典式的建筑/屋顶  木骨架和山墙/来自家乡的热爱我与它告别”。写的是诗人游牧时对家乡的依恋,将读者引入灵之境。“雄鸡在村庄里叫着/如旅途中马的声音到指甲树去/坐在户外喝酒/想起朋友们乡村气的交响曲/阳光如一次爱”(《村庄》)。诗中描述的是一个洁净的童话世界,让读者在“清”的气息中徜徉。“我就与树木结成部落/倾听它讲述雨水中生命的故事/回家的鹿群来到篝火旁/成为一棵一棵的树/部落里我与它们交谈/日暮秋深/落叶的季节充满人性” (《树木》),这显然是阳阳在勾画自己理想的生存环境,这种想象已超越了纯粹的想象,而掺入了一种背离的因子。作为一名诗人阳阳是敏感多思的,但也是负有责任的,那就是他得去表达什么或呼唤什么。生活着,还要关注别人的生存。阳阳的诗给人一种真诚的渴望:渴望宁静;渴望有一天大家都不再焦虑重重,不再只为了珍惜自己;渴望人类珍惜自己的生存环境。(原载《宜春日报》1998、6、17,作者谭旭东,男,北京师范大学文学博士,中国传媒大学艺术学博士后。曾担任北京师范大学团委副书记,现为北京北方工业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寓言文学研究会副秘书长。目前中国最活跃的新锐批评家、青年儿童文学学者、少儿出版研究专家和儿童文学作家、诗人之一。)
 
4解读游牧者与鲜花骑士
——评阳阳诗的深层指向
刘忠诚
       
    阳阳是近些年来扛起江西诗坛较活跃的新生代诗人之一,被列为江西青年诗人八家中的一家。他推出了个人诗歌专集(南方•游牧家园),(创作评谭)也对他的诗展开过讨论。阳阳的诗作就像AB卷,从A卷看阳阳的诗是禅思掸境界的,这似乎是传统的、古典的;但从B卷看他的诗歌又呈现出时空感的错植与主客体的移位,这又似乎是新生代的,不那么古典的。解读阳阳的诗,仅仅靠表层的解读是无法拨开诗中的语词迷雾的,必须摸清他的诗在深层结构中的指向,才有可能进入真正意义上的解读。
    当阳阳的诗以奇异的意象与感觉像梦中的阵雨一样向人们袭来时,那种新生代的、现代派的气息是挡不住的:“冬夜有雨愉快地开着/花的歌在瓦上行走/一支接一支/以光的速度/占据了一块又一块地盘/房子被花园包围/一朵朵发情的花双手合十/金色提琴的祷告/轻敲我的门窗”这些叠加的快速替换与跳跃的意象给人以目不暇接的感觉,意念上也几乎有些跟不上趟,的确有些跳得太快,但又新鲜刺激,让人感觉亢奋。按常规的解读方式,人们便忍不住下意识要问:这里的“雨”、“花”、“花之歌”与“金色提琴”是什么意思?“花之歌在瓦上行走”又是什么意思?诗的主题是什么?表意指向究竟指向何处?很显然,面对阳阳这种具有全新诗语汇、全新诗观与诗的内层结构的新生代诗,面对诗的重新设计过了的游戏规则,以往那种直线式的线性解读方式,形而下的具象解读方式均已显得无能为力。如果没有摸清诗的内层结构指向,读者在解读这些意象奇异的诗时,也就会仿佛进了找不到出入口的概念迷宫。
    诗,一般具有两个内层指向。一个是指向生活的外部世界,是心态由内向外感应辐射的外化指向。另一个指向是人的内心世界,生成完全内化内省内源的诗。阳阳的诗却出现了第三个内层指向,它是一个完全陌生化妁超验世界。从常人的感觉来看,超验世界不属于生活的外部世界,也似乎不在常人的内心世界的层级之内。因此超验是一种超感觉,它的心理层级很高,是一种超越常人感觉水平的感觉,一般人不仅无法在意识范围内去理解,甚至无法凭正常的感觉器官去感觉。这似乎是一种超人的心态,并不属于常人的心态。超验,其实就是一种灵感,一种潜能内能极大的潜意识的深层构型机能。阳阳诗中的奇异景象和那些奔涌而来的新颖意象并非生活中的物象,也不是反映论中与生活景象一一建立起了对等关系的生活映象,而是来自诗人潜意识层面的心绪代码,是潜意识的化了妆的变形符号,是诗的一种清醒的说梦。对这种诗性的梦的破译,弗洛伊德用“利比多”,荣格用“神话原型”,而我破译阳阳的诗则用“大自然情结”。也就是说,在阳阳的诗中,“游牧者”并非实际生活中被实指确指的“游牧者?,也不是比兴诗中用来作喻体的“游牧者”。同理,“鲜花骑士”在阳阳的诗中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鲜花骑士”,也不是比喻意义上的“鲜花骑士”;这里的“游牧者”与“鲜花骑士”都只是潜意识中化了妆“大自然情结”外化具象而已。岂只“游牧者”与“鲜花骑士”,阳阳诗中的“春天里桐花满地”、“雪中饲马”、“鸽子”、“闪闪的白浪里是一条条闪闪的金鱼”、“破船”、“落花”、“蛙声”、“城市里的一只蝴蝶”、“想你时我就这样飘起来”、“梦中曾随鹿而去”的“鹿”,这诸多带梦幻色彩的意象是诗人潜意识中“故园情结”,“大自然情结”的变形体、化妆者,是梦的诗性表演、化妆舞会。在阳阳的诗中,诗的中心话语与造句方式既不是“诗是什么”,也不是“诗像什么”,而是“诗用什么来化妆什么”。
    阳阳诗的诗话语是现代派的,而诗的内核与境界却是禅的、禅境的。禅有两种,达摩的禅与中华禅。达摩的禅在思维方式上靠顿悟,这与现代派的诗、新生代的诗、阳阳们的诗所主张的瞬间的感觉与超验在原理上是相通的。中华禅融入了道,融入了老庄的“天人合一”与“虚静之美”,与阳阳诗中的亲和大自然、回归精神故园、调适现代人心理上的浮躁与喧嚣,在精神归宿上也是相合的。这也就使得阳阳的诗不仅具有“鲜花骑士”般的诗风貌,而且具有深刻内涵的坚实内核。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指向并非阳阳诗的唯一的解。现代派的诗,新生代的诗,往往给人的不是一个确定的解,只是一个可能的解;不是单一的解,而是多义多个的解,有时是成系列的解的集合甚至超集合。阳阳诗的价值不仅在展示了新鲜奇异的诗意象,而且在诗观、诗的基本原理上有了全新的设定,在一个全新的本体论意义上告诉人们什么是诗。(原载《萍乡日报》2001、10、24,作者刘忠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编剧。现任新余市艺术创作研究所所长,享受政府特殊津贴。)
 
5现代游牧者的歌
——阳阳诗歌点评
何建洋
    
    对阳阳的诗要留下一点议论文字,还颇费一番踌躇,因为他的诗大部分都可以划入所谓“朦胧诗”之列,叫你读了之后不知要说些什么才好。但是,这并不影响对他的诗有一种良好的感受,“乱花渐欲迷人眼”,单凭那些像“羽毛一样飘浮着”的鲜明的意象、天籁的画面,就足可令人领略到一种神奇的美丽。
    就构成诗的意象材料而言,阳阳所取的大都是一些司空见惯、平常之至的事物或景物,粗略统计一下,写夜的就有七首,写雪、雨的也各不下五首,其他也多半是写天、梦、马、松、海浪之类的,这些是历代诗人经常歌咏的对象。但阳阳在这些常态的事物或景物中能找到自己新鲜的精微的感受,也就是说,诗人善于用自己敏感的心灵去审视和叩,响这些平常事物,直到发现一种独到的美来。诗评家吴乔曾说过,写散文是把米做成饭,而写诗则是把米酿成酒,阳阳对此可谓得其三味。他的诗善于夸张和变异,又善于巧妙地在夸张和变异中进行美的提纯。写游牧的愉快是“高悬着葡萄酒样的阳光/灌醉一个骑马的人”。游牧中看到的家园夕照是“大片红色的鸽毛”。写桐花的飘落之美是:“它们伸出漫天的手掌向我致意/那些异常好看的图书挂住眼帘。”写美丽爱情也想象奇特:“梦见爱人开在水仙上。”这些句子感觉新鲜、诗情浓郁,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美,手法别具一格。
    阳阳的诗不喜欢喧嚣,有一种宁静;空灵的境界,或者说,似乎有一种禅思在支配着他的写作。有人说,追求宁静应是诗的本色,宁静的诗人是真正的诗人,这话是有道理的。诗人总是在追求与大自然的契合中充分体认自己的价值。基于这一点,我们也就不难理解阳阳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写雪、雨以及大自然其他的万般景物了。他诗中写道:“雪天里到处有语言的清香。”“除了宁静我们没有什么/一种境界需要广大的心到达。”“居所在蛙鸣的包围中/我只是其中无风自动的叶子。”上帝不是别的,上帝就是自然,作者于其中倾注了自己对自然的热恋与崇拜。在写友谊、家庭等篇章时也无不借自然景物来表现那种温馨宁静的美:“黄昏像往常一样/落进我溢满酒香的窗户/小夜曲响起来,远方的蜜蜂/低声谈论着季节的花开花落/唯独听不见你/老朋友轻轻的心跳。”(《老朋友》)“大雨照亮桌上的烛光/我听见火柴一根根从天上掉卞来/那声音非常清晰像妻讲起女儿的故事/这夜里妻和我是一支安祥的白烛/女儿是白烛上永远伟大的一颗雨滴。”(《大雨照亮桌上的烛光》)
前者写朋友的友谊之深,后者写妻子女儿温馨的爱。借自然景物巧妙地传达出来。阳阳在《某暮秋之夜与自己言诗》一文中说道:“我追求沉静、淡泊、光滑、灵光四射的语言形式,我的诗只是一种启示,一种禅音,一种羽毛一样漂浮的美,这种美是不确定的存在。”正因为阳阳追求这种宁静之美,有一种掸音,这就是使得阳阳的诗歌在整体风格上显得空灵飘渺、清新恬远;读阳阳的诗,可感悟而难以言传,有时甚至会觉得难懂,究竟最后受益几许,则就要看读者各自的缘份了。
    但别以为阳阳的诗是完全超脱、远离时代和现实的。仔细的读者不唯发现,阳阳的诗字里行间亦可找到一种浓郁的现代情绪:烦燥、虚空以及在“现代文明”、物欲世界面前的困惑。例如这样的诗句:“可怜的人们整街游荡/思想比一粒雪籽更加苍白”。“城市是一只血口大张的母鳄/随时想吞没懦弱的游客”。到处是“一枝苦难的花”,因而“一只蝴蝶可以瞬时占据她的心灵/我震慑一只蝴蝶的力量”。诗人在表现这种现代情绪时,没有采用歇斯底里的呼告,而是试图用一种南方游牧的方式去开脱和消解。游牧自然要以潇洒、超脱为前提条件,但作为一个现代人,其情绪、其思考也会在游牧的自然山水中折射出来。所以游牧时“踏着歌”只是在“茫然而行”,“孤独者的脚步比雪还长”,“在春天看这落满一地的桐花/死亡与生命的协奏撞痛心脏”。有时候,诗人甚至感到游牧是“一个男人寒冷的流浪”。诗中所隐隐透出的痛苦是难以名状的。当然,阳阳毕竟是阳阳,是一个现代游牧者,到处都是家园,痛苦和思索之后会升华成一种冷寂和平静。    
以上是对阳阳诗歌的只语片言的解读。我与阳阳相隔近在咫尺,但至今还未曾谋面。以前,我竟想象阳阳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因为诗写得那么形象、细腻、优美。最近才知他是一个很年轻的男性诗人,并且还是本市的一个职业法官。空灵的诗思与理性的法律搅拌在一起,总也想不通。阳阳是一个谜。 (原载《萍乡日报》1997、5、22 ,作者何建洋,诗人、著名评论家,现任江西省教育厅巡视员)  
 
6风花雪月(读诗笔记)
----之阳阳的《关于冬天(组诗)》

古剑
 
清明兄在回贴中说,让我给三道的同仁写写评论。原来我一直也有此打算,但怕能力和学识有限,一直没敢动笔写三道的诗人的作品评析文章。今天斗胆对阳阳的诗歌作品《关于冬天(组诗)》,以读诗笔记的形式,进行一下浅显的评析,还望三道的同仁们批评指正。
说实话,这首诗歌作品吸引我的主要原因是“冬天”这两个关键词。大家可能知道,我是东北人,现在北方正处在寒冷的冬季,而且东北人对冬天和雪有着一种十分特殊的关系。因此,我在论坛或是报刊上,凡是写冬天和雪的文章必看。
今天就读了阳阳的《关于冬天》的组诗,可以说是越读越喜欢,越读越爱读。这组诗歌来自于生活,而并不是单单写冬天,是以冬天为一根红线,将散落在记忆和生活中的一些感念,像穿珍珠一般穿在一起,他与其他关于冬天的不同之处就在于有着厚重的生活积淀。
阳阳的这组诗共有八首,下面,逐一进行读解。
一、首先,让我们读一下《雪籽》。
大凡一些诗人写雪习惯于用“雪花”“雪粒”或是其他的语言入题,而阳阳用的却是“雪籽”一词,让我感觉到十分的新鲜。在第一节中,阳阳是这样写的:“雪籽打在屋顶,我刚入睡/又醒来,夜归人的敲窗轻言细语/告诉我除寒冷外冬天的另一些事情/美妙的竖琴奏响花开的音乐”读此节时,窗外的雪花纷飞,屋顶、街道及整个小镇都笼罩在一片雪的世界里。诗自然的切入,与此天气吻合极佳。而且诗语很美地表达了一个场景,刚入睡,又醒来,夜归人的轻言细语,都十分自然,但“告诉我除寒冷之外的另一些事情,美妙的竖琴奏响花开的音乐”一些什么事情呢,是花开的音乐吗?还是别的什么,一个小小的悬念吸引着我不得不往下阅读。
“我意识到自己已躺在雪籽的下面/虽然隔着屋顶,隔着厚厚城墙的一块庞大的砖/但雪籽的穿透力如夜莺之歌,必然飘过夜空、河流、山峦/与天际,降临到苦难的冬天的土地”是啊,北方的大雪正覆盖在屋顶,我们就如躺在雪籽下面,那厚厚的墙和庞大的砖,阻挡不住雪的夜莺之歌。雪从夜空、河流、山峦与天际飘来,降在苦难的冬天土地。这节写的即开阔又沉重,把雪之歌与苦难的土地紧紧地联系在一起,让人感觉到冬天的荒凉。
但是,在荒凉的世界中,只要有明天就足够了。
“或许明天,是的明天/我们只要一把伞甚至一把伞也不要,就冲了出去/不停地笑呀,唱呀,跳呀,转呀,张开魂牵梦绕的心/迎接我们的村庄,自上空一层层飘飞而来……”只要一把伞,我们最会有信心冲出去,笑呀、唱呀、跳呀、转呀,打开心菲,迎接上空一层飘飞而来……苦难对于我们又算的了什么呢,我们有生活力量和乐趣,因为我们在生活中,一切降临在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我们都能承受。
这首诗虽然没有豪言壮语,但通过平静而自然的叙述,从中给我带来了一股力量,一股坚忍的力量,让人读后回味已久。
二、《花之舞》。
起句“我只是随意将眼光投入深夜”,干净利落的语言,让读者随着作者的目光开始了诗意。接着,“窗外密集开着的冬天的白花/她们边歌边舞,斜身摆弄着各自的裙裾/只见节日里梅娘纷纷提着花篮在走……”营造出优美的画面,好像置身于这个雪的世界。用诗意浓浓的语言和一种情感在打动着读者目光和心灵。
第二节:“天宇只剩一座教堂,飞花的教堂/相爱的人儿执手相望,头戴王冠/听钟声怎样自耳畔越过而远去……”这里出现了“教堂”这个意象,给人以历史感,它不单单是一座教堂,而是一座飞花的教堂,扣紧了主题后自然转入相爱的人,头戴王冠,钟声自耳畔越过而远去,一生一世的相爱,让花舞动起来,更加的美丽。三段的诗句环环相连,如涓涓流水一般清新,而且有一种声音感在耳边回旋,让人十分地留恋那美好的、爱情的日子。
第三节在这美好的日子里,“我只能尽情打开屋里所有的窗户/设想如果自己是一只天堂鸟/又该落在哪枝花的心上?”从中我读到了一种凄美的味道,爱情在哪里?我将为谁舞?余味无穷。
短短的诗,把对爱情的向往,写的如此美丽而伤感、动人。
三、《雪光》。
这首诗风格与前两首同,但在表达方面又有区别。它没有勾勒出一副美景,而是一种内心的咏叹。
“我就是被雪光照着的人/我就是这整个的夜/将冬天贴在脸上/眼睛像爬行于雪地的蟋蟀/寻找深处的草和失群的虫子/并将它们照亮”被雪光照着的人,冬天贴在脸上,使人感觉到一种彻骨的寒冷,一种无奈和自卑。诗歌通过雪光、冬天、草、虫子等意象的堆积,把冬天的描写的无可奈何。转之下一节,更加进一步表明。
“这个透明的人身患传染病/他躺在洁白的病床上/轻轻拍打着过去的生活/过去的冬天如何悄然的死去/现在的冬天就如何悄然地活/因为有了雪光/他就继续病下去”自己已成为一个病人了,过去的生活已经死去,明天的生活悄然地活着,冬天也是如此,自己只有在洁白的床上“继续病下去”。
整首诗歌很悲切。感受到了一种生活的艰辛。通过诗句的表现更加地体会到作者某一个时期的心情。诗有些暗淡,尤其是结尾没有光明的闪现。
四、《听流水》。
这是一首短诗,没有分节的小短诗。全诗如下:
“时间打在冬天深处/很响。静止是水/冰棱从天降/我听见鱼类/拥挤着翻了一下身/河床发出吱呀的响声/疲惫的是梦与心,想起春天/瀑布越经山巅,流过家园/鱼翔潜底,船走四方/歌声飘到炊烟顶端”
诗中作者用“打”这个动词把时间打在冬天的深处,很响。这句个人感觉“打”的力量不够足,能否用“砸”来表现呢?
小诗设计的意境很宽乏,从冬天开始,到天空的冰凌,在到河里的鱼类,再进入梦与心,想起了春天的模样。在短短的诗中,挤进很多的意象来体现冬天与春的反差,形成了一种矛盾状态,让读者在其中感受生活,感受时间的变迁。
此诗每句的骨架都很结实,一层一层把读者牵引到作者设计的环境中,在生活的炊烟顶端达到高潮,并收笔。有一种很解渴的感觉。
五、《抱紧你过冬》。
“鸟叫渐行渐远,林子一片沉寂/所谓飞翔在意念之外/冬与夜色每日次第降临/人们纷纷缩紧围脖,望天,听北风呼号/你说抱紧我吧猴子,我怕!冬天就在窗外”此节入境,冬天来临,窗外北风呼号。缓缓的笔触,把冬和情感交融在了一起,淡淡的,好似感觉自己的冬天就在窗外。诗句的平铺叙述,在第五句开始渐入中心意图。
    “我是从1968那年走来的/记得那时雪地落满猴印/我光着身子,臀部鲜红如雪里梅开/一路经过的日子像流水/任各式马车得得得碾过小桥”读到这里,我才知道阳阳是68年出生的,属猴,与我同年龄,也是一只猴子。可能我在出生的时候也如他一样,臀部鲜红如雪里梅开,很有意思,有一种非常的亲切感。日子在时间中流水般逝去,各式的马车碾过小桥。初看阳阳的生活还是很顺利的,但这两句却有着不同的内涵,让人可感到生活背后的一种情愫。语言还是那样的缓慢,妥如流水。
“只是至今我也无法判定/十多年的异乡攀沿算不算漂泊/如今我身子发福,果实虽然越来越香可/相遇你时却流语蜚扬/如雪落,无声而沉重”在外漂泊,拼打,努力结出硕果。但在爱情上却有一丝坎坷,显得有些沉重。爱的经历往往可以让人感受到生活的真谛,是那样的无声。
“就这样冬天接着又来了/非比寻常的日子需要不断地觅食/我咀嚼着苦日子的清香告诫自己/千万要牢记猴的理念/那就是:别冷却了爱,抱紧你过冬”日子总是那么的不一帆风顺,四季轮回,有春天就会有冬天,爱无论碰到什么样的难题,不管遇到多冷的天气,相互抱紧了,冬天就不会再寒冷。
这首诗很对我的情感,猴的理念,就是坚定不移。通过一种自然的与属性的和爱情的描述,很好地将诗意表达,让读者读懂其中的内涵,给人以爱的力量。有爱冬天也会是春天。
作者通过舒缓的语言方式,把这种情感表达的深入人心,虽然慢了些,但是慢可以更好地表达内心的真实。简简单单的诗意,简简单单的语言,没有什么花样和技巧,但却达到了诗的完美效果。
六、《清晨》。
清晨,谁都是从起床开始,俗睹的场景,成为此诗的切入口,生活气息浓郁。“每天都是这样/女儿和清晨一同起床/我必须为她们准备早餐”。但是笔锋一转,“恋床人望着窗外,想起温暖的事情/二路车每分钟将冬天挤两下/无奈的尾气把人们带往学校、商场、办公室/或者街头巷尾。”由此扩延到窗外的事情。“冬天的早晨/雨水有时比心还冷,雪/比梦更甜。”这是一个南方的冬天,雨水比心还冷,交代了内心的一点感受,但雪又比梦更甜与雨水的冷形成矛盾和对立,好象扭了个劲,打了个结。“朝霞/是广场那些跳舞人录音机里发出的/没有回音的旋律——渴望远离死亡”迎着朝霞晨练的人们,渴望自己有个健康身体。“我走路上班/突然记起一句歌词“你在他乡还好吗?”/数自己的脚步就像数钱”这段很有感触,一个外乡人在异乡,时间撵着脚步跑,为的就是生活,为的就是钱票。
这首短诗,表现了一个早晨的生活,从一个平面的视角望去,让读者感到一种生活的真实,却少了些新意和深度,但它是真实的,它就是我们的一个早晨,我每天遇着,你每天遇着,他每天遇着,就这样。
七、《问父亲》
过逝的父亲,是儿心中的永远惦念。“你在那边还好吗,父亲/地层底下的冬天/是否偶尔也有阴风怒号或霪雨霏霏/同去的朋友与你团结一起吗/攥紧的拳头就像铁锤/砸出漫天飞舞的火花,照耀天堂之路”。这种问话式的表达,很让人感动,由心的感动。内含着无比的真情。
“每当乌鸦停在屋角或一掠而过/每当疲惫时渴望亲切的人语/我都会想起你父亲/力量之源不再水流湍急/我矮小瘦弱的双肩如风中芦苇/时常无法依到坚固的堤岸,扎根/特别是在冬天,漂泊之旅布满黑雪/我死命摆动身上仅存的绿,取暖/盼着春天的来临”这里读出了力量,一种父亲给予的力量,我正在承诺一个做父亲的职责,无法多么的困难,那怕身上仅存一点绿,我也要紧忍着盼着春天。血脉的传承,品质的传承,人格的传承。把自己站成一座山的模样,是一个男人的力量。表达的细腻到位,触发情感的痛,但确难以让痛更痛,让诗句挖掘在心底的痛。
“冬天是越来越深了父亲/我却无法给你捎去一件毛衣、一床棉被甚至/一壶老酒。你的墓远我千里并隔着深山/我就连日常的问候都显得异常艰难/伤感的思念跟随纸钱的烟灰远去/我只能不时地跟女儿讲起爷爷的故事/喝酒时高举手臂自言自语:老爸,干了!”漂泊他乡,离父亲远了,但情感和血脉依然与父亲相连,内疚是每个做儿女的一种无奈。那就遥对月亮,说一声:老爸,干杯吧!
诗句流淌出的是一种亲情,一种古老的亲情,为作者的这份情感而动容。作者习惯的语言运势,造就了诗的本质和风格。缓慢的、常见的意象与形式,显的旧了些,但情感的真挚,可以稍稍弥补诗的不足,因为感动是诗歌成功的一个方面。
八、《快过年啦》。
“快过年啦/有人站在冬天深处喊了一声/守候车票的人同时守着远方/怀里的钞票跟行李一样/疲惫,沾满汗水/像是这个冬季连绵的雨/一直冷到心底头/我扮着手指一样的日子/望乡或若有所思/茧花里透出女儿的红衣/那片红啊,开在城墙上/带走我女人和许多路人的目光”这首短诗。过年了,游子归乡。这首诗读起来很精致。表达了一种归乡的情感。淡淡的语言和诗意,透着浓浓的思乡情。很易懂,很明白。这首诗的切入的角度值得学习,一下子就把人拽进了归乡的大潮之中。但是个人感觉在挖掘上,还是有些浮在面上,没有能够沉下去。
总之,读阳阳的诗给我一种感觉,简单的诗意蕴含着浓浓的情感,有种轻诗歌的味道,如果这些让我写可能就写的很沉重的了,这就是每个人的风格不同,读诗,实际读的是一种感觉,感觉到了的东西,就是和你的情感和生活密切联系的那部分,你可以加以想象,在想象中回味。(作者古剑,我国知名青年诗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