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羽 ⊙ 音乐手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论一顿好酒

◎罗羽



论一顿好酒



嘿,灯亮了。他用一双理想的眼睛
看一切的衰亡。保护劳动者
的律令并没施行,酒
如何在冰面上飞翔,他都不记得了

一把蒜苗,几只碗筷,外加
一兜羊角豆。离家前说是要带姨妈
做手术,却从岔道上回来
去参加惺忪乐队活动

他是一只怎样的帆布桶啊,盛住的雨水
浇灭了性欲。而他上翘的嘴
有娇鸣螽的尖利,却屈服于吞食栗子

已逝的苏先生喊她星子,他叫她星
或星星。同一发光物体
那时很低,现在却高过了露山的雾层
当苏先生放下她裙裾的银线
他就望见这细长的自身

还有那狮子心的国度,女人跟人类结婚
是多么的虚幻,与杨桃的太阳合卺
才能在树枝下炼出红铜

他可以管住嘴巴,什么都不说
所有器官只是沉默地叫着
和同代人生活,在对话中谈话
活在这里的理由,是绝不会把灾难和凌辱遗忘

他父亲是吃尽苦头的人,在工厂
的烧成车间,耗净了一生
想到这出身就知道,诗
是世界的悲欢,在修辞的仓库里
最兴奋的收获是力量

忙碌中,那些日子和身边角堇的花期
像是有差异的措词,那快要吹来的雪
将在他对牵连和影响的企图里洒落
不要,请不要停下脚步,在瞬间
的地铁口,他记住了,老杜
并不痛悔于一座洛阳城的湮灭
在南瑶湾,受罪的人只愧疚
亏欠了某人的一顿好酒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