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中旬诗作

◎巴枣



一碗汤

午餐剩下
一碗汤
里面的排骨和萝卜
已吃得干干净净
妻子自言自语
说要倒掉
我没做声
因为之前
遇到类似的事儿
我发表意见时
她总爱说
我限制她
做决定
午睡起来
发现那碗汤
还在饭桌上

2021/01/11


备用口罩

一只口罩
备在身上
时断时续
戴过几次
估算了下
加起来
差不多戴过
两三个小时
不禁起了
扔的念头
但看上去
跟新口罩
没啥区别
转而想起
前不久
一个修理工
落在我家的
那只黑黢黢的口罩
不禁觉得
这只口罩
如果过早扔掉
实在太过浪费
便将它折叠好
重新装回了
口袋里

2021/01/11


母子

每次从父母家出来
我都会反手
把门关上
而门
每次又同样
被跟在后面的母亲
重新打开
她习惯依着门框
看着我骑车离开

2021/01/11


白菜穿衣

天气冷了
母亲翻出
几件旧衣服
到屋后小菜园
给大白菜
穿上了

2021/01/11


搞笑视频

妻子把手机
伸到我面前
让我看一个
搞笑视频
一个婴儿
躺在床上
蹬着小腿儿
另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儿
则侧身趴在婴儿身边
模仿婴儿母亲
掀起衣服喂奶
他拿眼瞥人时
还不耽搁
模仿得
惟妙惟肖
播完
妻子笑得更欢了
我心里五味杂陈
没笑出来

2021/01/11


又见雾炮车

上班路上
雾炮车
轰隆轰隆开过
心想
今日空气污染指数
肯定又高了
到办公室坐下
第一件事
便是打开手机求证
果然
127
轻度污染

2021/01/11


回应

陪妻子
看相亲节目
小伙子说
“我现在就想找一个
性子不急的女孩……”
话还没说完
10几个女孩
劈里啪啦
把灯灭了
不给他机会
妻子说
“这些女孩
性子也太急了
比我还急
再往下看看嘛”
我心说
看啥呢
就该灭
灭得好
不然
陷进去
最后就变成
我们这样儿了

2021/01/11


填空

单位班子成员中
有个家伙
欺我虎落平阳
对我排名靠前
颇有微词
每次传阅文件
他都会唧唧歪歪的
我知道后
让工作人员
先送他阅知
哈哈
有趣的事儿发生了
每次传过来的文件上
他跟一把手的名字间
总留出一块空白
给我签

2021/01/11


笔记

党办主任
来收学习笔记
说上面来人检查
她接过本子
随手翻了翻
突然惊叫起来
“哟呐
你记了
满满一本呀
肯定没问题”
“这上面记的
都是文章标题
没内容
怕过不了关咯”
“不管咋说
有这么多字
总不假吧”

2021/01/11


新衣服

手机收到短信
出于防疫考虑
市里号召
文明过节
春节不走亲访友
不搞聚集性活动
我刚念完
小妹就跟妹夫说
“正好!正好!
今年我们没赚到钱
可以不买新衣服了
穿上新衣服
也没哪儿去”

2021/01/11


睡吧

凌晨4点17分醒来
妻子也醒着
她要讲话
聊岳父母房子拆迁后
还建房摇号的事儿
我说
“不讲话,睡吧”
“你还没睡好吗”
“是的”
“怎么可能呢
睡了快7个小时”
“我又不是你
你睡好了
我没有
求你别讲话
好吗”
约莫半小时过去
终于入睡
还收获了
两个梦
这正是
我想要的

2021/01/11





下午两点多
太阳正好
赶赴一个评审会
6个十七八岁的孩子
懒洋洋地
并排走在
非机动车道上
我不得不停下
直到他们走远
才启动自行车
骑到下一个缺口
便知趣地拐到了
机动车道上
我怕
跟在他们后面太近
一不小心
惹恼他们中的某一个
尤其是那个最漂亮的女孩
老实说
如果光是一群男孩子
我倒没这么怕

2021/01/12


抱着诗睡觉

晚上回到家
已是8点多了
赶紧开电脑写诗
妻子下晚自习回来
问我烧洗澡水没有
我说要写诗
没想
她一下恼了
“你今儿晚上
就抱着你的诗
睡觉去”
她不知道
每天夜里
我手机
都搁在身边
准备随时
写诗

2021/01/12


门牙又叫切牙

评审会结束
到羊子山吃饭
每人点一个菜
我点了份羊排
看别人吃
感觉九成熟样子
想到自个儿门牙
是两颗假牙
一直不敢动筷
只能看着别人


2021/01/12


评审意见

下午评审会
三个项目
前面两个
评审意见
我负责起草
最后一个
肩周炎发作
胳膊不舒服
让另一位专家起草
完了
主持人
拿到我跟前来
“还是你来吧
他这个
意思是那意思
可读起来
总感觉哪儿
不太对劲儿
别扭得很”

2021/01/12


朋友

晚上8点
小妹夫朋友
突然来电话
说他从河北回
被隔离在小汤山医院
那儿饭菜不合胃口
让他在外面
买一份饭菜
给他送过去
小妹一听
火冒三丈
“别送
千万别送
他都去那地方了
还让你去冒险
这是朋友吗
就算是
这样的朋友
也要绝交”

2021/01/12


安慰

跟二姨子一起
去社区摇房号
我摇的房号
楼层太低
蔫不拉几地
回了办公室
半小时后
二姨子打电话来
说她刚刚去看了
最下面还有
架空层
说起来是3楼
其实相当于4楼
不算坏
再说
下面还有
1楼和2楼呢

2021/01/12


握手

路遇
市委宣传部
女性副部长
看她伸出手来
我赶紧
停下自行车
脱掉手套
握了上去
没想
只握到
几根指尖儿
大大出乎
我的意料
她指尖儿
竟然也是
软绵绵的
心里好想
重新握一次
把她整只手
全都握住

2021/01/12


偶遇校友

到社区摇房号
偶遇初中校友
聊天得知他
这些年
靠收破烂
已经买了
两套房子
这次还建的
三套房子
计划全都卖掉
想到自个儿
比他多读好些年书
日子还不如他
过得滋润
心里难免有点儿
不受用
稍后又自我安慰
幸好咱还能写诗
不然真他妈的
窝囊透了
分别时
握着他厚实的手掌
我又蔫了
唉!他这营生
咱也干不了啊

2021/01/12


比较

饭桌上
妻子说
“我们学校
一个老师
刚刚走了”
我正在感叹
生命无常时
她又补充说
“52年出生的
还不到70岁”
没想
她这句话
竟然让我心情
一下子轻松起来
也不知咋回事儿
这两年
一听到人去世
就想到妻子表弟
如果比他大很多
我基本上
就没啥反应
她表弟死时
还不到40岁

2021/01/12


摇号

岳父母的还建房
给了我们一套
今天摇号前
二姨子特意
叮嘱我
“你待会儿
摸到球后
一定要念
菩萨保佑”
她在前面
摸出2302后
高举起小球
冲我晃了晃
轮到我了
手刚伸进去
我就开始念叨
菩萨保佑
拿出一看

302 
二姨子说
“看来临时抱佛脚
还是行不通”

2021/01/12





网上看到
一个婴儿照片
跟外孙像极了
发给女儿看
她说
你这就跟看
其他种族的人样
乍一看都差不多
如果搁一块儿
仔细比较
就会发现
各是各的模样

2021/01/13


通知

接到上面通知
领导要下来
视察一个项目
我说
“我正在乡下
走访贫困户
刚好离那儿不远
就在那儿会合吧”
对方似乎没听清楚
“你说啥”
“我说在项目现场会合”
“开国际玩笑哟
有你这么个玩法吗
我们大约10点
到高速出口
你马上赶过去
在那儿等着我们”

2021/01/13


世外桃源

一粒蒲公英种子
不期飘落茶杯里
稍作犹豫
还是把它
喝进了体内
我是这么想的
没准儿
它会在里面
寻到一处
世外桃源

2021/01/13


回报

不管他的诗
写得有多烂
总诗人转发
偶尔还有
几个著名诗人
加入转发行列
鉴于他
长期转发
所有人的诗
所作的贡献

2021/01/13


红灯亮起

头一次看见
一辆拉货的
机动三轮车
在红灯亮起时
停在了
斑马线前
骑自行车
打跟前走过时
情不自禁伸出左手
冲司机竖起了大拇指
他有点儿
不好意思起来
朝我咧了下嘴

2021/01/13


北方

我在浏览朋友圈
妻子把头凑到跟前
看到天津诗人图雅
晒的半棵大白菜
她问我
“你觉得
这大白菜咋样
喜欢吗”
“黄不拉几的
不喜欢
看上去
跟搁了很久样”
“北方都这样儿
你要在那边呆几年
估计就适应了”
是啊
图雅是芜湖人呢
妻子在北京
也呆过3年

2021/01/13


据说

市委宣传部长
因为会上讲话
出了点儿岔子
被免了
好在常委还保留着
大半年没露面儿
忽然有了
新的任命
市委副书记
据说
大家都说
只是据说
前段时间
他去了一趟济南
那儿有他朋友的
一个老战友
那人连襟
很厉害

2021/01/13




晚上回父母家
推开虚掩的门
发现父亲
被捆绑在
木质沙发上
跟前摆着个取暖器
独自一人在烤火
问他才知道
母亲上超市
买东西去了
眼前的情景
让我猛然想起
女儿半岁断奶后
放在家里让母亲带
她每次下地干活时
就把女儿绑椅子上
搁在地头看着

2021/01/13


立等可取

工作人员
将一摞文件
搁在办公桌上
转身朝外走去
扫了眼目录
发现没一件
跟我工作有关
我立马喊住她
“稍等会儿”
然后
大笔一挥
签上名字
给她拿走了

2021/01/13


回复

外甥女用微信
给我打语音电话
我没接到
给她回拨过去
她又没收到
然后
发文字问她
有啥事儿吗
两个小时过去
也没收到她回复
不禁想起
有次相亲节目上
一个男嘉宾说
女朋友跟他分手
就因为他没及时
回复对方消息

2021/01/13


扫码进餐

仨人去餐馆吃饭
被服务员拦住
要求扫健康码
第一个说
“我没微信”
第二个说
“扫啥码呢
我是防疫站的”
轮到最后一个
前面那人
掉转头
代为告之
“他手机没电”

2021/01/13



相信奇迹

父亲昨日
连着摔了几跤
而且摔破头皮
去医院缝了10几针
晚上问他疼不疼
他说他不疼
是别人在说疼
小妹说他讲胡话
父亲不承认
小妹故意
考问他
知不知道
自己名字
出乎意料
父亲一口
说出来了
小妹笑着说
莫非父亲摔跤
摔清醒了
他痴呆症
从此就好了哟
大妹说我们
要相信奇迹

2021/01/14


吃斋

母亲在门前
被电动车撞倒
所幸无甚大碍
只是肩部腿部
肌肉挫伤
小妹说
这是因为母亲
坚持吃斋吃得好
母亲听后
舒心笑了

2021/01/14


福气

父亲在医院输液
还没吃早点
大妹买来一碗猪肝汤
她试着喂父亲吃
几次都没成功
我接过来
一片片猪肝
一勺勺汤水
喂父亲吃得差不多时
旁边大婶感叹起来
“这老头多有福气呀
儿子女儿对他这么好”
大妹小声嘀咕道
“要是有福气
他就不会
病成这样子”
心说
也是啊
父亲这样子
到底有没福气呢

2021/01/14


停车

送父亲就医
大妹停车
占用了医院旁边
企业的空地边缘
保安过来让挪车
大妹说
“又没影响
你公司车进出
行个方便吧”
那人不听
大妹转而问我
认不认识他们老总
我说认识
那人语气软和下来
嘴巴子却还犟着
“认识不认识
他见了
肯定训我
不会说你们”
“不让他为难
哥,你给黄总打个电话”
我掏出手机他却拦住了
“算啦,熟人熟事的
说明白就行了”

2021/01/14


不自量力

母亲在家门口
被电动车撞倒
处理完后
母亲笑着说
我先倒地后
那女的连人带车
也倒了
没想她
起身就想跑
老朱看见后
连喊了几声
来人啊
来人啊
王老婆她们几个人
忽地一下
从屋里跑出来
将她拦住了
她也不想想
这是谁的地儿
她一个外来户
还想欺负我们
本乡本土的
真不自量力

2021/01/14


花钱买教训

跟大妹俩
陪父亲到医院
看完病回去
才知道
我们走后不久
母亲在门口巷子里
被一辆骑电动车
给撞倒了
也刚在医院
检查完回来
好在没啥大碍
只是肌肉挫伤
母亲冲对方
要了800块钱
我说既然没事儿
干啥要人家钱呢
母亲拉下脸色说
谁在乎这几个钱
我只是想让她
花钱买个教训
我听到声音
往右边让
哪知道她超车
要打我右边走

2021/01/14


70岁

陪父亲
在医院输液
旁边几个病人
知道父亲痴呆了
已完全不能自理
一个个感慨不已
其中一个老姐说
国家应出台政策
凡是活到70岁
就实行安乐死
她邻座上大婶
一下子沉默了
后来
大婶跟护士反映
她吊针速度太慢
希望加快点儿
护士过来看了下说
你这个速度已是最大
是针头太小
大婶质问道
那咋没给我
用大针头呢
护士说用不了
70岁以上的
全都用小针头

2021/01/14


理想

陪父亲在医院输液
最后一瓶吊完
大妹没喊护士
她自个儿给拔了
旁边正在输液的
小女孩看见后
问她奶奶
“那人咋自个儿
拔掉针头呢”
“她会呀”
“我妈妈会吗”
“你妈没学过”
“我长大了
一定要学
以后好给
家里所有人
打针”

2021/01/14


重要决定

父亲痴呆症
越来越严重
母亲年纪大
一个人
照护不过来
仅昨儿一天
父亲就摔了几跤
还磕破一大块头皮
上午带他去医院
缝了10多针
下午
到单位上班
第一件事儿
就是找到一把手
说我要辞去职务
退居二线
希望
有更多时间
照护父亲

2021/01/14


晕血

父亲昨儿傍晚
又摔了一跤
母亲跟我说
“头上擦破块皮”
也就没当回事儿
夜里陪父亲起夜
看是一道口子
早上送父亲
去医院缝针
这才彻底
看清楚了
是一块头皮
差点儿环切下来
看护士掀起消毒
每掀一次
我都心痛一下
掀到第三次时
我说咋不对劲儿呀
话音刚落
整个人
就瘫坐地上
失去意识了
醒来后
护士说
你这是晕血
别再看了

2021/01/14



街头即景

几只狗
在路边
打着群架
相互撕咬
嗷嗷直叫
停在不远处的
一辆巡逻车上
两个警察
乐呵呵看着
偶尔
站在某条狗那方
喝彩一声
“咬得好”

2021/01/15


同步

妻子说
“明儿变天
我今儿晚上洗澡
你也把澡洗了
把衣服换下来
好跟我衣服
一起洗”
我解释说
“我前天才洗的澡
衣服挺干净的
过两天再洗吧”
“不行
家里总共
就两个人
换洗衣服
总不可能
分两次洗吧
那还像夫妻吗”

2021/01/15


注释

妻子吩咐的事儿
又忘了做
只得忍受她的叨叨
“你成天诗啊诗的
有什么用呢
比你写得好的人
太多了
别指望
你那些破诗
还能传世”
是啊
有什么用呢
如果有幸
或许百年之后有这么一句
“巴枣,底层小吏,有诗名”
在某著名诗人的诗作下
一行小字注释

2021/01/15


一个买鼠药的人

中午下班
看见一个买鼠药的人
把摩托车停在路边
跨在车上玩手机
心说
他咋不回家吃饭呢
难道要学水果摊贩那样
饿了就随手拿起
苹果或梨
啃几口
拿鼠药充饥吗

2021/01/15


转院

中午下班
在家属院
听俩邻居聊天
说家属院门卫
从武汉协和医院
转回本地医院了
“白血病
怎么治得好呢
无非是把钱
往水里丢”
“这病
也不是完全治不好
换骨髓还是能治的”
“他都60好几了
换骨髓
划得来吗
不如往前拖
活一天算一天”
“那就看他后人们
舍不舍得钱
忍不忍心”

2021/01/15


漏网之鱼

去邮政储蓄银行
给父亲存折交电费
看里面没顾客
径直走到了柜台前
正办着呢
进来一个中年妇女
被不知打哪儿冒出的保安
喝退到门外
要求扫码测体温
见那保安扭头看我
正要跟他解释
他头又转过去了

2021/01/15


存折

上邮政储蓄银行
查询父亲存折上的
电费余额
还剩14.95元
不能自动划转
补交86元
凑够100元之后
我说这张存折内页
早就用完了
想换也换不成
老人年纪大了
不记得密码
又不方便过来重新设置
等下次划账后
这张存折就不用了
营业员说
没关系
我帮你换个内芯
我说上次你同事说
要想换存折
必须本人亲自办理
她抬头冲我笑了下
低下头继续办理

2021/01/15


诗意

昨夜陪护父亲
扶他起来3次
都没尿一泡尿
倒是给他换了
两次纸尿裤
咋会这样呢

很长一段时间
没陪护了
把不准他撒尿的时机
这跟写诗一个理儿
长时间不写
会手生
总发现不了
生活中的诗意

2021/01/15


稀毛

陪父亲输液
旁边一个小男孩
大约3岁左右
能说会道
就是脑壳上头发太少
感觉稍花点儿工夫
就能数清
有多少根儿
当他妈妈跟人面前
夸这孩子很聪明时
不知怎么的
我突然想到了白血病
心里跟针扎似的
疼了一下
是啊
做化疗的孩子
就是这样子

2021/01/15


打拳

女儿发来
外孙的短视频
见小家伙两只手
攥成拳头
左伸右收
左收右伸
不停闹腾着
问她
“孩子咋啦”
女儿说
“跟他爸爸
学打拳呢”

2021/01/15


输液室

陪父亲在医院输液
要求保持距离
每张铁长椅
原本可坐3人
出于防疫需要
现在只准坐1人
一个中年男子
独自坐了一张
又把另一张的棉垫
拿过去垫在背后
一个中年妇女
举着吊瓶进来
想跟他要回
男子不给
“哪儿不能坐呀
非得坐那地方吗
垫子给你了
我后背咋办
我这后背呀
跟人不一样
受不得凉呢”

2021/01/15



房产

大学同学说
她一个朋友
为多买房子
两口子早几年
办理了假离婚
房子给了老婆
自己又贷款买了套
没想到
他前妻抑郁症自杀了
她名下两套房子
本是夫妻共同财产
可现在她这位朋友
在法律上没份儿了
按照法定继承
由他两个孩子和
孩子外公共同分配
要命的是
孩子外公病危
从法律上来说
孩子的舅舅和姨妈
是外公法定继承人
这两套房子的
三分之一份额
很大可能要给
孩子舅舅和姨妈

2021/01/16


阿訇

父亲头皮
摔破一块
伤口包扎后
头上戴了顶
白色布帽
母亲笑着说
“像个北方佬”
小妹纠正说
“这种帽子
北方人不一定都戴
只有信伊斯兰教的人
才会戴”
还别说呢
父亲笑眯眯样子
看上去还真像个
慈祥的阿訇

2021/01/16


买鸡蛋

超市购物
买鸡蛋时
见母亲精挑细选
我说又不是论个儿
总归是称重量
没必要挑选
母亲说
小区杂货店
卖19块钱一板
她要挑选
跟那儿一样大的
好比较一下
两处价格
看哪儿
卖得便宜

2021/01/16


去超市

跟母亲俩
去超市
走着走着
就把母亲
给落下了
尽管意识到了
把脚步慢下来
区区200米路程
还是等了母亲
3次

2021/01/16


传经

母亲长期便秘
一直靠喝番泻叶排便
听说邻居桃婶也便秘
便热心帮忙
让大妹代买了
一袋番泻叶送去
最近几天
母亲便秘
突然好了
不喝番泻叶
也能按时排便
母亲思来想去
认定是
前几天
我给她买的
澳洲麦片和东北黑米
(让她配大米煮饭吃)
起作用了
又忙不迭跟桃婶讲
让她去超市
买麦片和黑米

2021/01/16


怎么可能

小妹看完
外孙照片
说他长得
既不想女儿
也不像女婿
怀疑抱错了
母亲说
怎么可能呢
这又不是个
女孩儿

2021/01/16


再活几年

小姨跟母亲说
表弟和表妹
都靠不住
她已经为自个儿
准备好了老鼠药
万一哪天不行
就自行了断
母亲劝她
千万别做糊涂事儿
小姨让母亲放心
说她暂时不会的
现在还动得
能吃能喝
用不着求人
肯定要好好地
再活几年

2021/01/16


婴年老成

女婿在家庭群里
发了一张外孙照片
小家伙头戴四平帽
窝在包被里
双手捧着奶瓶
边吸边拿眼角看人
我说
“像个大孩子
挺有范儿呢”
女婿说
“婴年老成”

2021/01/16


父亲的伤口

上午8点40
回到父母家
大妹已帮父亲
头上伤口换了药
打上吊瓶后走了
母亲说父亲伤口
恢复得还不错
我心里的
一块石头
才算落地了
大前天晚上
是我疏忽大意
没能及时发现
父亲伤口那么严重
拖延到第二天早上
才去医院缝针
所以一直担心
伤口感染
组织已坏死
没法儿愈合
那块头皮
保不住

2021/01/16


哼唧

父亲最近
有事儿没事儿
老爱哼哼唧唧
小妹说
“您老别哼唧了
吵得我们心里烦”
说完
她凑到父亲耳边
学着哼了几声
“你听着舒服吗”
父亲笑着说
“你别学我呀
我好哼唧不假
但声音没你这么大
你这样子太吵人了
我受不了”

2021/01/16



喂饭

父亲痴呆症
越来越严重
有时不知道
拿筷子吃
母亲只得
给他喂饭
每当这个时候
父亲就闭上眼睛
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如果母亲说
“你不睁开眼睛
我就不喂你吃”
父亲便会
睁开眼睛
看一看
然后
又重新闭上
小妹跟我说
“我怀疑爸爸
在跟妈妈撒娇”

2021/01/17

灰指甲

父亲左手
无名指
得了灰指甲
每次帮他修剪时
都情不自禁地想
啥时
会传染给我
也会是左手的
无名指吗

2021/01/17

付钱

跟母亲去超市
买了些副食品
母亲早早拿出
一张百元票子
快步走到
收银台跟前
我说“我来付钱”
收银员看我一眼
笑着对母亲说
“您老把钱收起来
让你儿子付吧”
“我这又不是jia钱
你干吗不收我的”
收银员答非所问
“我每次跟我妈
出门买东西
都是我付钱”

2021/01/17

保安不见了

公园入口
一辆白色摩托车
两只红蓝警灯
不停闪烁着
车座上
架着个电喇叭
提醒入园游客
佩戴口罩
之前
这活儿一直是
两个保安在干

2021/01/17

可怜天下父母心

晚上送父亲睡下
从父母家出来
母亲跟在后面叮嘱
儿啊
你已经55岁
干不几年就该退休了
千万不要因为惦记你爸爸
耽误了工作
让你单位的人
说闲话
那样
划不来呢

2021/01/17



母亲跟我讲
邻居老太太
跟父亲一样
患上痴呆症
啥也不知道
经常抓大便
家里到处糊
父亲听了
呵呵笑着说
“那人咋这么傻啊
屎多脏啊
她不知道吗”

2021/01/17

手帕

父亲痴呆
一年多
因为吃药
时常流口水
母亲给他做了围兜
想着母亲年纪大了
洗围兜也不轻松
建议母亲
跟我们小时候样
在父亲肩部头
用别针
别上个手帕
方便擦口水
母亲说
哪儿用得着手帕呀
给他围兜里面
塞几片纸巾备着
就行了

2021/01/17

弃考

22年前
仕途无望
看到广东信宜
在招考领导干部
毫不犹豫报考了
临出发前
侧面打听了下
那边儿的情况
发现跟家乡
相差无几
便放弃了那次考试
今儿看到广东诗人
周芳如的诗
《一个信宜朋友》
说那边重男轻女
仍然很严重
心说
都什么年代了
咋还这样子呢
真庆幸自个儿
当年没过去

2021/01/17

小区喇叭

父母住的小区
有辆小车顶上
架着一只喇叭
在反复广播
如何预防
新冠病毒
和电信诈骗
一个老太太
打旁边走过
像自言自语
更像是说给我听
“话说三遍是闲言
一直说
有什么意思呢
这么大声音
吵死人的”
我心说
是啊
如果穿插播放
一些其他节目
也许就好了
比如
来首诗朗诵
转而一想
还是算了吧
我可不想听到
那些变态的腔调

2021/01/17

赔偿

母亲被同小区
一个年轻女人
骑电动车撞倒
到医院拍片
并无大碍
只是几处肌肉挫伤
便跟对方要了800块钱
小妹叮嘱母亲
“这几天
您老没事儿
就在家里面坐着
别上外面去晃悠
让人看见
说您老好好的
讹人家的钱呢”

2021/01/17



柴火饭

母亲一直坚持
吃花斋
每逢吃斋这天
她吃的菜会单独
拿到柴火灶上做
炒菜余下的炭火
足够给我们
做锅柴火饭
大家都说
柴火饭
太好吃了
吃完一碗
还会添上半碗
每每这个时候
母亲就坐旁边
望着我们笑
仿佛我们
都得到了
菩萨保佑

2021/01/18


蜻蜓

喝了口热茶
杯子重新
放回桌上
盖子没拧紧
过了一会儿
杯口传出
呲呲响声
仿佛
一只蜻蜓
卡在那儿
咋也
飞不走

2021/01/18


四九第二天

午饭后消食
在阳台上
跟妻子俩闲聊
说起岳父母每年
去北海越冬
我说
“等我们退休后
也可以学爹妈
一到冬天
就去南方
春天来了
再回来”
妻子边划拉手机边说
“现在暖冬越来越多
如果都像今年这样
我们就用不着
往南方跑
你看
今天最高气温
都到15°C了”

2021/01/18


迎检动员

全年工作
迎检动员会上
领导要求大家
缺什么补什么
尤其是办公室
要提供各种
支撑性文件
亲自部署完
他扫视会场问道
‘大家还有困难吗"
“没有”
其实
这一问一答
毫无意义
每个人心里都清楚
检查资料准备得
好与坏
直接决定年终奖
能不能顺利拿到手
再假的东西
大家也会把它
做得跟真的一样

2021/01/18


意义

小妹时不时
跟我面前抱怨
“爸爸活着
有啥意义呢
除了拖累人”
说起来也是
父亲自打痴呆后
一家人谁也不认识
只要我告诉他
“我是你儿子”
他会一如既往
拒绝认领
“我们这么好的关系
不能开这种玩笑
你年纪也不小
我们算弟兄吧”
但是
每次回家
我喊他一声
“爸爸”
他依旧会
笑着答应

2021/01/18


喊人

每次遇见
如果我不喊
他会无视我
从他身边走过
今儿再次相见
我已经决定
不打招呼了
可即将
擦肩而过时
忽然想起
小时候
祖母跟我讲的
“喊人不折本
舌头打个滚”
便又推翻了
刚才的决定

2021/01/18


叹为观止

开邮政快递车的男人
边走边跟路边站着的
一个年轻少妇
对骂起来
“你个骚逼女人”
“你妈个骚逼”
“你就是我妈”
“给老子回来
看老子不用逼
夹死你个王八蛋
才怪”

2021/01/18


过斑马线

一对老夫妻
过斑马线
老太太过去了
老头慢了半拍
看车来了
只好撤退回来
前面一辆车过去了
后面一辆车也过去了
后后面的一辆车
同样过去了
再后面的
一辆接着一辆
没一辆车停下
老两口
仿佛
下凡的牛郎织女
隔河相望

2021/01/18


引导

老家邻居严婶
早期信佛
自从她小女儿
患上精神病后
她就信了基督
有段时间
她一直怂恿小妹
跟她一起信教
并对小妹说
“你一旦信了基督
就会成为有爱心的人
心里面总会想着
要去帮助他人
我替你想好了
你信教后
可跟我小女儿
结成异姓姊妹
你们两个之间
从今往后
彼此多个依靠”

2021/01/18


买茶叶

请妻帮我
网购茶叶
她问
“买啥价位”
“100块左右”
“不能太差了
不然
人家会说
你以前喝的那些茶叶
都是求你办事儿送的
如今手里没权了
没人送
得靠自个儿买
就喝差的了”
一直以来
我喝的那些好茶
要么是小连襟直接送我
要么是他先送给岳父
再转送我

2021/01/18



蚂蚁

十字路口
没车辆通行时
总有摩托车
电动车
和行人
无视红灯
勇往直前
仿佛
地上爬行的蚂蚁
如果遇到灾难
认了就是

2021/01/19


遗憾

昨夜在家
陪护父亲
早上6点多
不想惊动父母
悄悄穿衣起来
推出自行车
反手关好门
忽然想起
父亲昨晚
尿湿的内裤
搁洗手间忘了洗
想进去也不可能
只能怀揣遗憾
骑上自行车
赶回家中
做早餐
妻子早自习过后
还有第一节课呢
早餐桌上
跟妻子说起时
发现那份遗憾
已被一路的寒风
吹没了

2021/01/19


错位

前段时间
在手机上
用百度引擎
搜过肩周炎
一个多月来
只要打开
手机百度
每次都会看到
治疗肩周炎的
广告配图
不过
那上面的人
无论男女
疼的都是左肩
而我是右肩
所以
我从没点开过

2021/01/19


要爱你

请妻子帮忙父亲
网购两袋纸尿裤
她边划拉手机边说
“如果不急着用
就等20号后
再下单吧”
“为啥”
“你不知道吗
20号举办
全国网上年货节”
“为什么选这一天
中国人不都喜欢8吗
选在1月18日多好”
“也许跟520那样
谐音‘要爱你’呢”

2021/01/19


拉动内需

本地并没出现疫情
却满大街的口罩
各单位和小区
也加强了管控
不戴口罩
不测体温
不得出入
同事跟我面前抱怨
“这么过度应对
有啥意义呢”
我回了句
“可拉动内需
刺激经济呀”
“哦,怪不得
2020年
中国经济
一枝独秀呢”

2021/01/19


老大

岳父母的还建房
总共370平米
我们分得110平米
余下的都归二姨子
(小姨子家境优渥
把她那套
也给了二姨子)
摇号摇到一套
114平米的
跟妻子俩
商量好了
把4平米房款
打给二姨子后
妻子幽幽来了句
“我们两边
都是老大
啥事儿
都得让着”

她意思是
父母作为失地农民
养老方面我出力
稍微多点儿

2021/01/19


吞药

父亲生活
不能自理
母亲给父亲
喝水的次数
也越来越少
给他吃药时
只是象征性
给点开水
好几次
我都担心
父亲嘴里的药
是否能吞下去

2021/01/19


陪护父亲

夜里陪护父亲
带他4次起夜
一次大便
两次小便
还有次跑空
但内心还是
颇有成就感
妻子却不
以为然
“长期这样
肯定会把你累垮的
不给他穿上纸尿裤了吗
那就该让纸尿裤
发挥作用”

2021/01/19


无以为报

看小诗人
姜二嫚简介
得知她生日
是12月26日
心说
从今往后
每次给女儿
送生日祝福时
一定要给二嫚
也送一份祝福
因为小诗人
还有她爸爸姜普元
以及她姐姐姜馨贺
曾经联袂给我的诗
做过点评

2021/01/19


去意已决

今儿上午
一到单位
我就把辞职申请
递交给了一把手
尽管之前
口头上跟他讲过
他还是颇为诧异
“你真的想好了”
“想好了”
“没必要这么急吧
我还没向上级领导报告呢”
他不知道
我的心
早已不在这个单位
现在只是找到了时机
可以名正言顺提出来

2021/01/19



腊八面

早上醒来
倚在床头
手机上写诗
妻子突然惊叫
“哎呀
今儿是腊月初八
昨天晚上忘了泡米
煮不成腊八粥”
看我没理睬
她又接着叨叨
“算了
谁说腊八
就非得吃
腊八粥呢
待会儿
我起床去煮面条吃
多放些配料里面
做成腊八面”
半小时后
我吃到了
内容丰富的
一碗腊八面
面条白菜香菇
荷包蛋胡萝卜
加红枣

2021/01/20


天知地知我知

妻子今儿
为她自创的腊八面
高兴了一上午
中午饭桌上
还在我面前
津津乐道
我心说
“看把你高兴的
这腊八面
指不定人家
早就有了呢”
饭后
倚在床头消食
手机百度了下
我操
果真有啊
“腊八面
即腊八节的节令食品
地方传统面食
流行于陕西关中地区
在陕西省渭北一带的
澄城地区”
不忍心看
妻子失落的样子
我暂时没打算
告诉她

2021/01/20


屁股

下午上班
一下到楼底
就看到一辆
白色日系车
后备箱盖子
高高翘起
仿佛
一个小屁孩
拉完屎粑粑
翘着小屁屁
等大人来
帮他擦干净

2021/01/20


母亲的说辞

晚上送父亲睡下
打算留下来陪护
母亲将我往外赶
“儿啊
你咋这么
不晓得事理呢
他已经80多了
是死得过的年纪
你家里的那个人
比他年轻多了
你不顾年轻的
顾年老的
这上哪儿
说得过去呢”

2021/01/20


悔之晚矣

傍晚下班时
一个老太太
拄着拐棍
颤颤巍巍
走走停停
往巷子口挪着
一个大姐好奇
问另一个大姐
“老太太刚才
跟你讲话
说什么呢”
“她说她女婿
住在这一片儿
她找不到他家
叫李志武
我不认识
你认不认识呀”
“没听说过呢”
这是我晚上8点多
从父母家回来路上
忽然想起的一幕
那一刻
我方才明白过来
老太太很可能
跟父亲样
患有痴呆症

2021/01/20


主力军

菜市场
猪肉摊前
老头买了半斤瘦肉
想让摊主帮忙切碎
摊主不同意
“现在不比淡季
我要忙生意
没工夫切”
“不切拉倒
以后再也别想
我到你摊上买肉
告诉你
现在吃猪肉的
我们老年人
是主力军”

2021/01/20


菊园

妻子派往市一中
观摩教学活动
有幸跟着
教育局领导
走进小菊园
摘了个柚子
带回来给我
我问她
“你咋没吃呢”
“听说有点儿苦”
“那你摘回来干啥”
“你以为随便个人
就允许进去你摘呀
如果没局领导带着
想进还进不去呢
里面地上
掉了一地
旁边宿舍楼里
那么多住校生
在楼上
看着我们摘
他们想吃
还一个都
摘不到手呢
那儿平时都
锁得紧紧的”

2021/01/20


代购

女儿说长沙那边
同品牌的奶粉
比网店卖的
贵10多块
比这边超市卖的
更是贵40多块
妻子买了6罐
寄过去
扣除快递费
还便宜180多块
收到女婿打来的钱
妻子说
感觉跟开网店
赚了一笔样
心里有点儿
小兴奋

2021/01/20


心虚

晚饭后
骑车回父母家
走到时代广场
一辆电动车
逆行着
朝我冲过来
赶紧偏了下
自行车龙头
运气还不错
有惊无险
躲过了撞击
骑电动车的女人
向我投来凶狠的眼光
也许是她长得漂亮吧
遵守交通规则的我
反他妈的有些心虚
一声不吭
逃走了

2021/01/20


汽修店地板

家属院对面的
一间汽修店
经营了10多年
地板上粘附着
厚厚的油泥
店主歇业
请人把地板砸碎运走
重新铺设了水泥地面
10多天后又开业了
这段时间
我一直在猜测
那些运走的碎地板
葬身何处
因为
按照垃圾分类
它们属于
危险废物

2021/01/2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