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选虹 ⊙ 追赶光阴的鸟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寒冷的诗》9首

◎张选虹



《寒冰帖》

中午去广场拍冰的裂缝
蓝冰和绿冰都布满与我同样的皱纹
儿童戏水池被零封,如茧
从中我们可以取出刀片、冰糖、念珠
以及一把丈量冬天的戒尺
三只斑鸠飞过像三只橡皮擦
一枚枯叶落冰无门
红衣女孩拉着母亲前来破冰取镜
母亲递给孩子一方万变的天空
孩子还给母亲一块闪烁的碧玉
我的快门深达一百公里
灰冰褐冰的连环裂纹催生十字架
一只苍蝇没有死于严霜
却尘封于冰的水晶棺
垂的阳光是上神派给浮冰的
数不清的金裂缝
它们冰的须根像我的白日梦
我拍下冰肌、冰骨、冰眉
截获冰的反光的反光



《拍霜记》
 
薄塘浮冰控制住白头霜碎裂
披上旭日的金缕玉衣
 
蚕形的霜,白蚁与芝麻的霜
临时抱佛成龙泉山麓的纯银铠甲
 
每按下一次快门,霜就骨折一次
坚硬一次
 
拍蹄,拍羽,拍核,拍毒
摁进疾速遁去的人与鸟迹
 
每粒霜里都有一颗滚烫的糖心
尽收天空扑来的晶莹投影
 
苦苣菜花斟满黄霜
千里光叶尖上的青霜如登高的寺僧
 
卷心菜裏紧霜骨,欲脱困高飞的骨
鬼针草迟到的钻石无人采摘
 
10点,四野的霜燃烧完毕,有泪无灰
而你惊醒的鬓上霜将自燃许多年
 


《融雪》

源自天空的破碎
山中连绵起伏的厚雪微苦
浑身解构,正进行无边的消融
像一个伟大的高僧坐化
区别在于辽阔的雪边融化边呻吟
这座无人弹奏的白色钢琴
有无数低鸣的窟窿
你看不到大雪坐化的青色火焰
一毛,不一粒舍利子



《暖霜》

枯木急行和断肠草垂首的霜
与你额上的灰霜一样干净
千里光望断和鼠曲草匍匐的霜
与你瞳孔下旋的褐霜一样
红油菜沸腾的紫霜远远超越生活的盐
接近烫手的冰毒
疾蹄,云心,早夭
一律被诗歌恨过,咬过,放纵过
天下的霜都爱朝阳到骨髓
心甘情愿被阳光针刺,燃烧,火化
落进池塘、井里以及你心坎的霜
是凌晨无人发现无鸟纪念的
最寒的光的先驱,你
一路踏响霜草,踩碎多少冻住的魂灵
旷野我对着虚空它们按下
碧蓝温暖快门



《蓝冰》

从池塘徒手取出一块蓝冰
我准备把它带回家
上岸后它跟随四周景物改变颜色
我双手小心再小心持
像捧着一张上帝的脸
上帝的极冷从指尖刺进我
刺痛我,我红黄的指纹也进入它
阳光中它晃动今生只有一次的影子
既不是三角形
也不是长方形或椭圆形的脸
是今天大街上唯一走动的镜子
最原始的玻璃
它收获了商场、法院、政府大楼
途经幼儿院时我正要高举
它从我双手挣脱,碎响一地
冰的蓝色喧哗像神在惊呼



《雪锁》

从梦中抽取一把钥匙
打开一粒雪的门,六扇门
你分别住在这
六个平行的世界,我从
雪的内部找锁,一把万变的锁
如钻石的钟,晶莹的耳垂
锁住整条银河
我囚过这粒不融的雪,制成过弦
我跟过它的云,追过它的流水
都半途而废
从雪中觅山,寻川,找天鹅
在六道平行的永不来往的闪烁的
门楣上各自挂着你
无休止伸缩的螺旋的铜镜



《露水诗》

一大早我去山中拍晨露
屏呼静吸,拍这些
冬天的寒冷裸体,拍它们的触觉
和嗅觉,拍云的粉沫
聚焦露的眼角膜与泪腺
没人相信每粒露核都有一根
区别于时间的针
它同意任何一粒光通行
允许所有的色入侵
颗颗朝露猝逝都带走叶子的纹与理
大地通过露珠来抖动,来观看
露珠清晰,地球模糊
独自熄灭的露
一生我们错过了多少它的黑
写诗的手指如同朝露难以把握
遍山的露水像诗一样无用



《小寒诗》

阳光㶷烂如创世
给寒冷的成都平原播洒一层层
粉色跳动的味精
你比我浪漫,你说这是太阳神
200公里瘦而瘠的龙泉山布施的
几个小时的黄金之粮
而我确认这是上天给人间投递的
熟三七粉
治愈被冻住和瘀结的脉与光
薄泥塘微红,像大地正散去的活血
下午三点,太阳隐没
天空的整张脸再次贴上锡箔
变质的三七
寒霾重新进我们的额与四肢
所幸胸腹虽有霜有雪
但无冰人



《朝露》

姐从紫土中挖出黄皮红薯
四周草叶上的冬露摁进
她的身与影,铁锄在露珠里挖个不停
姐时时在滚落的露珠中跌落
又被另外闪闪的白露接住
山雀鸣而不露
我帮姐去掉这些刚面世的裸体的泥
也在那些露珠里弯腰又直起
寒露中我五颜六色
从露心跌落的还有不计其数的旭日
朝露如凸镜不容一只蚂蚁穿过
霾中的成都在我们身后若隐若现
姐的麻狗大福对着天空
吠了几锤,它至少已踩碎了
一万个露珠和自己
其脚毛沾满了露珠的冷血
佛手瓜悬垂如绿钟
我喜欢它们晃动一点声音都没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