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果 ⊙ 水中的骨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20年诗选(20首)

◎唐果



1.圆的

我用于烤火的小太阳
是圆的。我煮鸡蛋
鸡蛋是圆的
我用烧水壶,水壶里的平面
是圆的。水煮沸喷出来
水淌到桌子上,我拿开水壶
擦桌子,桌上的水渍是圆的
母亲生日,我远在千里之外
我这来历不明的眼泪
是圆的。泪水洇在抽纸上的
形状,是圆的
我到外面透气
这边出,那边进
我行走的路线是圆的
我修改一幅未完成的画
如果我将它画完
这幅画是圆的

2.听着音乐,抖动身体
 
听着音乐,抖动身体
读着小诗,忘了
自己是个开小店的
 
忘了大门敞开
除了树叶子
没有一个人跨入门坎
 
忘了头脑的摇晃
需要水、米线
鸡蛋和果疏
 
忘了昨晚的哭泣和忧伤
忘了无人购买寂寞
也无人购买死亡

3.美味

我在等一份外卖,轻食
据说可以减脂
对于没见过的东西
我持有一种看西洋镜的好奇心

一个常常为脂肪堆积忧心的女人
期盼它,快点送到
门外走过一位少年
那是晚十年我就能生下的人

他怎么会爱我呢
既不会像孩子爱母亲那样
也不会像男人爱女人那样

我却有可能爱上他
像母亲爱孩子那样
像女人爱男人那样

享用的东西已然不多
要好好享用这份美味

4.原来是野兽啊

加入追逐的行列
你是野兽
落入被追逐的队伍
你是野兽

追逐时怀揣利刃
你是有手的野兽
被追逐时势弃武器
你是四肢着地的野兽

追上野兽
你是长着獠牙的野兽
被野兽追上
你是被分而食之的野兽

进食时
你是心情愉悦的野兽
被分而食之时
你是哀嚎的野兽

咀嚼时
你是被亲友族拥的野兽
被吃得只剩骨头时
你是孤独的野兽

5.饥饿之诗

肚子"咕咕"叫
只四处觅食的
在我的肚子里
踱着方

假如它在肚里到食物
就得凿破肚皮
伸出头,

通过嘴巴
向它投食
在它啄穿我的肚
之前

6.修剪

他在给一棵孤零零的树
修剪树枝
他先把最下面的树技
修剪了
他总是把最下面的树枝
修剪了

当那棵树被修剪得只剩树梢时
他犹豫了一下
就把树梢也给修剪了

7.在拐弯的地方

拐弯的地方
看到一个年轻女人
用木棍在草丛里扒拉
"你在找什么?"
"我在找爱。"
她在草丛中寻找爱
我在人行道上

走路时低头
看着脚尖落地的地方
仿佛爱是一只老鼠
踩着它的尾巴
它就起来
或者是一条蛇
我踩蹿得老高

8.朝闻道

父母年轻时打架
老了吵架及至现在
母亲喊,父亲听
他们做夫妻五十多年
仍然觉得
他们不配

直到我看到他们追剧
看到坏人
他俩喊打喊杀
声音此起彼伏
看到陈世美被铡
他们一起喊
"铡得好,铡得好"

9.割端午

端午怎么割
是不是拿把镰刀
像割蒿子、艾草那样
粽叶不好割,得使剪刀
咔嚓咔嚓
翠的头颅,覆了一地

今日割"端午"
明天、后天、大后天又割什么
尾巴长长一点
就得被割掉
一茬一茬地割
生命越割越短

悲伤时想起那些被割掉的
快乐时忘掉

10.小腹吟

盆骨陡陗
小腹凹陷
皮肤皱缩
这旧日的山水
这坍陷的河山

疤痕引渡孩子
毛发藏匿野兽
洞窟接纳爱人
在灸热太阳下面
在清冷月光之中

11.黑雪

我每天只在店里折腾
生病也不停止
我把衣挂拆了,装上
扶起被狗绊倒的木棍
频繁变换衣服的位置

我很少出门
并非墙壁挡住我
或者谁把我关在屋里
我以为,只要不出门
就不会给雪崩贡献雪花

有一天我头晕目眩
眼里飘出黑色的雪花
它们飘出门去
飘向高空
向着青藏高原的方向

黑色被白色覆盖
雪崩时它才会暗中发力
将它丑陋的面孔展露

12.让我死在圈里吧

因为恐惧
我从大连逃到营口
从营口逃到沈阳
从沈阳逃回昆明

我像一只被狼追捕
拼命逃回羊圈的羔羊
只想呆在栅栏高筑
有恶犬看守的圈里

13.有一首诗

有一首诗
我想了一夜
觉得它会是首好诗

刷牙时回味这首
尚未写出的诗
嗯,它是薄荷味的

路上遇到一个孩子
他一直盯着我看
我到底在心虚什么呢
好诗都被吓跑了

14.自己的脸

观察自己的脸
是为了能在第一时间
看到脸上结出的果实

期望长出苹果
或者水蜜桃,实在不行
李子或柠檬也可以

我不会采摘脸上的水果
摸摸它,看着它
频繁吞咽唾液

15.下载闪电

他喜欢睡觉
晨起必由闹钟唤醒
最开始下载虫鸣鸟叫
后来是满塘蛙呜和狮吼虎啸

这个喜欢睡觉的人
屡屡因未按时起床
遭受惩罚
雷鸣电闪之夜
他惊惧并猛地坐起

灵感所至
他下载电闪雷鸣
他再也没迟到过
每天清晨
他像受到电击般
从床上坐起

16.遗像

从众多的柚子中
挑出一个来
把它端端正正地
摆到椅子上
给它拍照

没有例外
几秒钟之后
这张照片将成为
遗像

17.怀孕的母马

那个女人像马
只有她像
别的女人都不像

那个女人像马
是像有身孕的母马
她站立时不像
双手着地时才像

棕色的头发扎成马尾
她低头时不像
双手着地昂起头才像

她直立。直立的她
像前蹄腾空
鬃毛向后的嘶吼的马

怀孕的马在嘶吼
我听见
母马的嘶吼声

18.决梦书

我不需要梦
不需要做梦了
美梦和噩梦均别来找我

我想不带任何幻想地
入睡
真切体验每晚
那数小时彻底的死

我已经不需要什么
肉体死了
灵魂还活着
或者,倒过来

19.纠结的母亲

右侧兜里揣着
从丽江买回的松子
左侧兜里揣着
母亲早上煮的鸡蛋
这两样东西
将我的夹克撑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