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卖唇膏的女孩

◎心地荒凉



自由人


邀请伊萍
进沿途
伊萍说进
又踢我
我说这次不踢了
以前哥不懂事
伊萍说记得当时
你给我选的
大框眼镜
我戴了两年
直到坏掉
感觉挺好的
我说我都忘了
你意思我眼光
还可以喽?
你做啥工作的
伊萍回答
自由人
2021.1.17
 

我跟润生讲,我捕鱼只是为了放生,不知道润生会不会相信我的鬼话


润生
请把于掣
微信号发我
我要向她
解释一下
我不是
大淫虫
兄弟兄弟
快点
发给我
2021.1.17
 

一只鸽子落在石头上


整理收藏夹时
发现了一首诗
一只鸽子落在石头上
作者要有光
随手复制
粘贴给要有光
丫居然都不记得
自己曾写过
这首诗了
说这是一首
他写给初恋的诗
他的初恋
小名鸽
他小名岩
所以一只鸽子
就他妈落在了
石头上
要有光说
在他初恋
嫁为人妇后
他还在不停
地操人家
不过后来
鸽就把石
给拉黑了
我说情人基本
最后都这结果
不日就黑
好诗,喜欢
我曾批评过你
此次赞美
算补偿
2021.1.17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干吗,不知道干吗时,我就写诗,打飞机


儿时伙伴铁军
突然发微信给我
让我拉拉他
说不知道该干啥
迷茫了
我说啥都不好干
随便选一行
闷头做呗
人的一生不长
能做好一行
就能养家糊口了
铁军说是啊
眼看孩子都大了
压力也
越来越大
在外面打了
十几年工
如今回到老家
却不知道自己
能干吗了
2021.1.17
 

卖唇膏的女孩


有个女孩
群发了一条微信
给我:
“我不是微商
只是想分享一支
好用的爆款唇膏给你
喜欢你就来
价格实惠
还能带你赚钱”
紧接着
她又发了一张
图片给我
可谓图文并茂
图片就是她在
文中提到的
那款唇膏的
照片和介绍
不知为何
我想到了
另一种膏
那就是
痔疮膏
也有好多人
在卖痔疮膏
不要跟我提牙膏
牙膏太普遍了
去拼多多
几十块
就能买
一大堆回来
够用两三年
2021.1.17
 

狙击手


去年武汉疫情
严重期间
律师范辰的微信
被腾讯的狙击手
一个接一个地
击毙在了原地
只因他喜欢在
自己朋友圈里
乱转有关社会
阴暗面的链接
2021.1.17
 

北国之春


有个叫北国之春的
加我微信
说喜欢我写的诗
通过后他发来
四个汉字
谢谢老师!(三个抱拳)
我发了个大笑说
老师屁
多交流
(握手)
他发来三个憨笑
2021.1.17
 

郎毛的诗


郎毛的诗
我读过一些
怎么说呢
磕磕绊绊的
也没觉得哪好
但这个人
喜欢我的诗
喜欢得厉害
他觉得我的诗好
甚至诺奖
在我的一首
好诗面前都
啥也不算
所以有那么一会儿
我就觉得他的诗呀
写得也还是不错滴
2021.1.17
 

五十块钱


对世中人
我还是有些
感情的
因早年我跟
魔头贝贝曾
到房山找过他
在他家住过几天
走的时候
他还给过我们
五十块钱
那张五十的纸钞
给到了我
说这是给你和
魔头的
你们拿去喝酒
那时候他叫我
小猴子
因我姓侯
小猴子现在
生活独立了
想驾车带上茅台
去看看他
约了他两次
他都说没时间
那么就算了吧
世中人大哥
谢谢你当年
给到我的
五十块钱
2021.1.17
 


喆发来
一条
群邀请链接
我问啥群
他说快入!
我说不入
喆又发来
两个白眼
2021.1.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