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追忆似水年华

◎心地荒凉



日完原告日被告


一写诗的老哥让我
发个黄站网址给他
我就发了个给他
他说鸡巴
打不开。停止访问
我说你复制网址
用浏览器打开
不要在微信里
直接点
这老哥说麻烦
我说那就睡觉
晚安老哥
他说你日够了
就晚安了
我说我不缺女人
排队
他又提起了
另一个写诗的老哥
说前段时间他去你那
你请他操屄没
我说他不玩
不玩拉倒
过期作废
他说他律师不缺屄
我说他不缺
日完原告日被告
他说当律师的随时
都有人送屄上门
我说你快别说了
你说得我都想
立马去当律师了
2021.1.16
 

方伟


2019年11月7日
画家方伟
问我荒凉兄
最近可好
我说活着就好
其他都是浮云
他说你是个才子
活着就有才
又说上半年
夏可君老师
去过他工作室
并表示愿意
为他的作品
在上海
搞一个展览
我说你的作品必火
可惜我没发财
发财了我也要收藏
你可以在群里发发
说不定会有人收
方伟说老师不让发
担心别人会模仿
他的作品
影响上海的个展
我说难道你忘记了
那句时常被模仿
从未被超越的话么
方伟说哈哈也是
接下来他又就
自己的作品
发表了一通
匪夷所思的理论
又问我是否认识有
气质以及容貌
俱佳的女子
介绍给他认识
他用其做模特
进行艺术创作
我说操,没有
我靠打飞机为生
方伟说哈哈好吧
看来我需要给你
画架飞机
提高你的精准度
我说飞机我有
画炮弹吧
他说好的
你需要几颗
我说能把
太平洋的水
轰干即可
2021.1.16
 

周如意


作为我的
小学同学
我几乎从未
长时间忘记过他
他对我想必也
同样如此
前年6月份
他通过龙红霞
拿到了我微信号
并加了我微信
对我说哥哥
你那时学习好
而我在班里
倒数第几名
现在想起来
感觉惭愧啊
我说不说这些
一路你玩得
开心就好
谢谢联系我
从此多交流
2021.1.16
 

写这首诗时,空瓶子已经死了


空瓶子曾在
2019年11月28日
中午11点56分
给我发过
一张图片
图片分为左右两部分
右边那部分是一个
裸着肩膀露着乳沟的
披散着长发的大美女
左边那部分是幅漫画
一个猥琐哥手指美女
猥琐哥的头顶写着
三行字——
群主,给我
找个老婆
就按这样的找
2021.1.16
 

直到有一天,她可能连第4个号都不用了,到那时,我就只能通过微信才能联系到她了


我存了她
4个手机号码
但却不曾打过
其中的
任何一个
我截图给她
问她还有几个
号码在用
她说侯哥
把上面123
全都删掉吧
我只用
第4个号了
2021.1.16
 

追忆似水年华


我在诗云书社
买了一套
追忆似水年华
书社老板陈瑶说
可是当当网卖得
比我这便宜
你还是去当当买吧
我立刻将230元书款
给他转了过去
我说能在你这个
图书界大佬手中
买世界名著是
我的荣幸
他说谢谢兄弟
照顾我的生意
2021.1.16
 

杜鹏


有个家伙叫杜鹏
陈瑶的朋友
加我微信后
说想将我那首
秋天的屄
给翻译成英文
发在他的公号上
不知可否
我说当然可以
荣幸之至
但后来
一年过去了
我也没见屄
被他翻译成英文
2021.1.16
 

不用了


在微信上
我说新年好
她发来两个
抱拳图标
我问上班了么
她说上了
我问工作地点在哪
我想请你吃个便饭
她说不用了
2021.1.16
 

送粮油的


那个送粮油的
哥们
给我的感觉挺好
一身面粉的他
脸上很少有笑容
只有在看到我时
他才会笑
甚至能将脸上的
面粉给笑掉几颗
有很多次
我对他说
有空一起喝一杯
很多次他都说
他随时奉陪
可是
我发现我跟
很多人都说过
这句话
说过这句话后
跟任何人都不曾
喝过哪怕半杯
我发现
我说话真的
正如吴胖所言
就跟放屁似的
2021.1.16
 


一开始
是弟弟送的
跟弟弟的合作
那是相当愉快
没过多久
弟弟不干了
接替他工作的
是哥哥
我很快发现
这个哥哥
送的鱼
要比弟弟
送的鱼贵
我问哥哥
咋回事
哥哥支支吾吾
一会说他弟弟
在市场上
混得比他熟
拿货价格
相对便宜
一会又说
各方面
成本都比
以前高了
我说你拉倒吧
送完这个月
咱们就
结束合作
2021.1.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