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 张杰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听马斯克登陆火星计划有感》《平顶山》《黑暗》

◎张杰



《听马斯克登陆火星计划有感》

狭窄的高坝路,通向蓝色银河系深处
我把车,开上昭平台水库大坝
一边是倾斜,坝底深谷小路
一边是乱石垒砌的防波堤,大湖
从高空俯视,车子如饮水的瓢虫
慢跑着,向水库的巨型铁闸飞去
轮胎车影,在波涛水面上弹动
现在,我把车开进人群如蜂的闹市
汽车的鸦群,伴随人潮的海浪,起伏
车窗外,火星的眼睛在车顶旋转
在六千万公里外,窥伺着东方巨婴
马斯克的问候,令火星难眠
“2050年,我要将100万人带到火星”
星际旅行并不使我厌倦,用载人火箭
用一年,去到达那颗“红色星球”
太阳的第四块岩石,火星,你愿意吗
在昏暗火箭舱里,你会记挂着燃料
氧气,水和食物,很不幸,火星大气
厚如黄雾,登陆者像冒险的植物种子
生产氧气,用意志,让一个星球拥有磁场
太空城,耐低温基因生物,引上火星
让火星开始生命呼吸。而我,开着车
仿佛开着飞船,想像着,我已脱离街道
飞出了地球,静止着飞向火星,尽管
单程旅行如同送死,但那也是永生

          2021.1.13

《平顶山》

平顶山用茵陈,用蒲公英饮下夜雨
伏牛山脉,用清热,解毒的爱
黑森森煤矿铁轨,运来发电厂热流
远方鸟窝上,有神侃深蓝的平顶山
深蓝,是热烈说话的烟煤和霾
它们灰头土脸和我,与蜜蜂争花朵
梅枝里,流淌着红与黑
像老年的矿工路,回到土气、忏悔
和朴素,也似法国梧桐的银色意见
纷乱指着灰色蓝天。各种规则
各种看不见的网,像流浪汉
醉了酒,埋伏在路边
秋是劲敌,把年轻的我抹去
小城摇晃着我,我摇晃着路
灰土,把杨树刷成土龙
所有的冬天,冻熟了我
仿佛废物飞舞上天的我
女贞树,把我藏进女贞果
湛南路,把我藏进砖墙里
活着的旧路,治愈着旧我
类似橡皮膜上的亮片,滚动
破皮箱一样的城区捕获了我
又失去了我

      2018.2

《黑暗》

街道的墙体,移动黑暗的迷宫
我也是一个“黑暗”
车灯的词汇表,说着光明
齿轮边缘,打磨着湛南路
你传送一个波,穿过我
星系的相互运动似乎发了狂
阻拦视线的,是常见的黑暗
小城,铀一样衰变
混乱老街,集邮着空巢老人
筒子楼,已玄武岩般古老
内墙像烤肉,砖块的脂肪剥落
有多少铀,变为了铅,转成了毒
最亮的恒星已不是恒星
是追逐炽热财富的氢云
多少发光的脑袋黯淡了,多少肉体被锤击
加热,像黑色炮弹,变的野性
浑圆,反光,看到这世界
在爆炸,还是在构造一颗哑弹

    2021.1.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