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本里的江南

◎叶虻



话本里的江南


 
 
灯那么安静地亮着
光线若移步于房间悉窣的脚步声
雪会挑个时辰慢慢融化
而我的笔   一半候在柳荫阶上
一半在门内探访杏花的身世
 
 
此刻  梦比苔藓还要湿滑
谁在宫门外策马
你多么像我的前世    我的陌路
茶盏里有流水   
我把你擎在唇边   不饮也不放下
 
 
此刻  君王把一晌贪欢写进诗里
江山和日落都在大路上
流水不腐   你附耳过来
窗花和灯焰的那一小段距离
需要我们放下各自的身段去填补
 
 
秋千还是朱雀桥边的那盏秋千
桥洞里自有深水流
该翩跹的都去翩跹了  该栖落的都去栖落了
江南还是蛛网般的陈旧
 
 
红杏若开口  就有活色生香的媚
莲花若蹙眉   谁还敢吹皱一池春水
红楼还是脂本的最正宗
潇湘馆里的一声咳嗽
都刻画得入骨三分   绕梁三日   不绝于耳
 
 
她骗你说画舫就是行船
载你的妹妹回苏州
你怔了的那一片刻  我看出了生花妙笔
你回过神来
我才知我也是那个喜聚不喜散的人
 
 
借给你伞的人一身都是戏骨
盈握的那一刻你也入戏了
人若痴了就是妖
妖若痴了就现了人形
命里定数  三生三世的劫
宁拆一座庙   不拆一段姻缘
 
 
蝴蝶都是障眼法
委身于其中的魂魄亦真亦幻
故事讲到此处都买个官司
我们都是信以为真的人
我们才是真正的蝴蝶   活在他们的视野里
 
 
此处是幽径  可以作别
行尽春山的人   栖落一身鸟语
月影多么像诗句里的一声吟哦
人间有多么的空空荡荡
它们就有多么的缥缈和回味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