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流冰》等9个

◎边围



流冰

水面上,冬天变得
格外晶莹。再见不到杂质,
只有闪亮的星。
是眼?是唇?参与了这一场
凝冻的童话?所有知觉
都被早早唤醒了,
-10℃的天光下
探求着世间无解的奥秘。
昨日尚还涌动着的,今日
即如僵尸状的,
横陈于河道之内。
难道漩涡也都结冰了?
化作了一片片炫美无比的
花瓣?好一派奇景,
足以令开裂的心
从此愈合。不再有悲伤,
无论大寒会不会准时到来,
堤岸边都有鸟在唧叫。
清晨,荒凉的舟也在谛听。

           2021.1.8.




正畸科

向牙医打开口腔,
而非继续紧咬着牙关。
松弛下来,
世界并不会因此松动,
而会更加牢固。
乳牙虽来自幼年,
但希望微笑可以保持一生,
“请助我留住些微幻梦!”
没有再新增龋齿,
败坏肌体的甜食早该戒掉,
那是最起码的忠诚。
刷牙,每天两次,
认真而毫不敷衍,
为自己效劳,不敢马虎。
夜间磨牙否?不知!
咀嚼本身就是最大的损耗,
也是最大的乐趣。
畸形,是不完美,
亦不能将美味的诱惑
削减半分。那是无奈的,
也是牙医的万千叮咛
所不能拦阻的——
他们的医学手册里,
一切都需要矫正;
却没有注明:齿间的余香
是否还有可能修复?

        2021.1.8.




未寄出的信

要相信:一切疯魔的岁月
都有走到尽头的日子。
于是落笔,记下所有荒诞,
让遁形的、诡辩的
都在日光下接受考验。
无须夸张,就已够夸张了,
世事常常比人想象中的
还要迂曲。当无法容忍,
总要用长歌替代嗥嘶——
那终归要更优雅些。
真的,不该只有控诉,
也不该是弱者在拼命呼救。
要坚信:正义不会缺席,
暴徒的影子也会老去。
你的名字,永远有亮光;
你素洁的信笺,无须墨迹。

            2021.1.9.




关于诗之抄袭

毛囊已死,秋天里脱落的发
就再难以复生了。
同理:诗亦有根茎,
松软的土无法生养茁壮的诗。

关于诗,突然听到
有人在偷——窃取旁人的
生活里溢出的蜜汁与毒液。
突然想笑,笑那些贫乏。

每人,都已足够丰饶得
可以建立一座幻想的王国。
他(或她)的气息、体臭、
灵魂的暗角,无可复制。

诗不是一切!在生命中
太多诗意的时刻本无需诗。
诗是累赘,是刻意的刀,
丢掉它!去捡回原生的手指!

            2021.1.10.




诗人专栏

无妨说更是“专篮”——
专属的篮子,
甚或更像摇篮。
让一个雏婴变身雏鹰,
需要诗的翅膀。
可以任意用短句记录下
这些神奇。是的,
可以素描出干裂的唇
(但不总是阴唇)。
是的,想象是有边界的,
诗也有精美的围栏。
当河水泛滥,
怒涛不时拍打着胸腔,
可以有一支笔,
在白纸上飞跑、蹦跳。
请容忍那束在自律之后
仍旧妖冶的花枝。
请稍坐,让诗醒来,
等它在晨光中慢享早餐。

         2021.1.10.




诗人之旅

上路了。不知从何时起
被初心所怂恿着,
驶离原地。方向不明,
只求一次远行(事实上
更近于流窜)。诗,
就是那辆越野的车子,
经常它根本不需要司机。
纵然昏睡,它也未停,
曾于眼中所见、耳中所闻的
每个细节,都成为了油料。
小镇、小县——诗的起点
还在那里,又似不在了、
模糊了。愈像个遗孤,
愈能无忌地奔向深坳。
诗,仅是一块胎印、
一件藏在口袋里的信物,
不宜寄存别处。那份神秘
也是诗独有的品质,
随身携带吧。莫忘了:
用心做好一个俗人,
忘了诗!诗就会溜回来。

        2021.1.10.




诗歌的营养

不来自于肥肠。
不来自于维他命。
不来自于齿间的茶渍。

它汲取的,是湿土和露。
它倾吐的,是郁怒和火。

在字母里,花蕾绽开了。
韵律之中,神迹孕育。
像被自己的舌,爱抚。

        2021.1.11.




挂号邮件

一个地名翻查半天,
终于还是搜见了。
没有谁知道,天堂在哪儿,
那里有没有邮局更是未知。
寄件人总是自己,
收件人呢?仍是空白?
那些迷茫,不妨都盖上邮戳,
寄给毫无愁闷的幽灵。
也许明天,最晚后天,
邮包就会飞抵墓园。
莫怕!佯睡的人们也在静候,
信封上微微泛黄的名字。

          2021.1.11.




职场有感

平头或卷发,都无人理会。
龇牙工作一下午,
不如无事搔耳。要懂得:
潜规则不在潜艇里。

笑容,是整容在脸上的。
不可轻信每一只猫,
走廊中穿过的,是影子。
该躲匿时,不要优柔。

总之:一部榨汁机内,
无论桃汁,还是萝卜汁,
都绝不应被疯狂榨干。
行规订在墙上,切勿恐惧。

昨日的茶凉了,难免苦涩,
暂不必倒掉。鬼混的,
尚能剔着牙缝,安然过冬。
每人都像天使一般。

         2021.1.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