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 ⊙ 红墙之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是光,停下来在一只硅片里修炼

◎陈俊



我是光,停下来在一只硅片里修炼

我一直习惯于奔跑,我以为这一生不会停下来,更没有想过停下来的状态,停住脚步我是否习惯,会变成什么?是否还是以一个光明使者的身份存在。是否还能奋不顾身、百折不挠发出光和热,温暖自已照亮别人。是否还能穿过云层和雾霾,穿过水上的波澜和人心的晦暗,抵达光明的彼岸。
    一路狂奔,我跑得太过无垠,跑得快要丢失自己,跑得快没有了灵魂。我要停下来,停住呼吸,停止梦想。我要扯住惯性,扯紧自己的火焰和光芒。这么多年,不,是几亿亿年,我习惯了无拘无束,直来直去,无遮无挡,习惯了与黑暗白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我不知道会有一天可以停下来,会有这个叫硅片的石屋收留我,让我面壁沉思。

门是开着的,窗子也是开着的。我推门而入便扯住了自已,终于弃去狂躁不安,终于安静下来,心里流出一泓水,夜晚宁静,明月清风,我第一次听到了满山满野的虫鸣蛩响。我喜欢这个新居,开着门窗的小黑屋,欣然待我。听着虫鸣,我直想对着夜色放开喉咙,吼一嗓子,那是多么美妙的声音。这么多年一直奔跑,默然无声,太需要一种声音抚慰自己。
在一只硅片里修炼,灵魂出窍,大地更加辽阔。有了一块涅槃的骨头,更加坚硬,可以撑住天上掉下的黑,也可驱赶山谷里飘上来的黑。面壁悟道,把自已的动能全部收束住,随心所欲,运转自如。我的气息更加均匀,视野更加开阔,内心的火焰收放自如,进入化境。
停歇是否是对光明的放弃,对黑暗的妥协或屈服?现在我可以肯定地回答:不!我依然是光,仍然是火。
在一只硅片里站起身来,我站得比前更直,我身子不动,灵魂却飘然而起,魂飞天外,我可以在任何时间,以任意的方式,给人间输送光亮。瞧,那一排路灯亮起来。那里我从硅片里走出来,平平淡淡又满心欢喜。我只在你需要时出现在你面前。你不需要,我就在硅片的小石屋里期待。

20199期《散文诗》下半月刊安徽散文诗专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