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801-1815

◎秦匹夫



泥沙集1801:天晴了

天晴了。电线和大树上开始掉冰
道路变软。人们纷纷走在上面
几个老头口里拗着旱烟袋慢悠悠走
几个背背篓的妇女停下来牵着依然冰封的树枝自拍
穿厚衣服的可以敞开着了
人们口里哈出热气。放开手脚走
太阳明晃晃。一派欣欣向荣之意

泥沙集1802:昨天我们去山上栽花

昨天我们去山上栽花
然后去后边的松树林里踩雪
远看是雪。实际是冰凌
太阳下。冰凌从松树上掉下来
在金黄的松针上铺了白白的一层
仿佛是。使前几天下过的雪又下了一次
于是我们踩上去
把鞋子上的泥蹭干净

泥沙集1803:吹长笛的女人

透过酒瓶我想望远处。想长长的出一口气
却被一个红皮肤吹长笛的女人挡住了
说是女人。身材各方面完全不成比例
这是小餐馆墙上的一幅妖娆画
庸俗至极。我志不在此
然而当我不得不。长久的凝望
某一刻。这个女人她真的动了一下

泥沙集1804:一些声音

一些声音。会被
另一些声音。压住
使它们消失一般。形成寂静的山林
没有人愿意去倾听。这些微小的
也不值得去倾听。它们正在压住
比它们更小的

泥沙集1805:美菊和唐芬

美菊干活快。唐芬干活慢
唐芬正守着一桶水
刚刚解冻的水龙头滴得慢
她要等着这一桶水滴满才去干其它的活
美菊在外面喊。唐姐。唐姐
———哎。唐芬拖着个调调继续盯着水
美菊又喊。叫你出来拖垃圾
虽然天晴了。这个早上还是很清冷
大家都在闷头干活。她两个是唯一活泛的
美菊把着门还保持着喊的姿势
唐芬小步快走正向她奔来

泥沙集1806:枕边堆满雪

啊亲爱的
你好白呀
像雪一样

泥沙集1807:草海畔。大亭下

我们坐于其间
风和日丽。有瓜籽桔子
这些清淡的。使被宿醉拽滞的松缓下来
极目四眺。所见皆高远轻盈
所谈也如此。谈至热烈处
我已脱去厚衣服。有轻率的身形

泥沙集1808:层叠

层叠即是全部
就是延伸
一寸一寸
形成了生长
形成了看不见尽头的
迢遥的
实际怎么可能
层叠终有尽头
终会崩塌
使它们形成短暂的。戛然而止的
一寸一寸

泥沙集1809:冬雪正午

老居士在院子里生起火
使冻结的开始融化
到处都在滴淌
半夜里落下的雪
如今只剩黑瓦上薄薄的一层

泥沙集1810:风铃

我们的床很烂
每次那个时就吱哇吱哇乱叫
有一次我以为它要垮了
不得不停下来
媳妇儿不解。问怎么啦
我把床头的一根木头正了正
说没事。我好像听见了风铃
随后。确实响起了
类似风铃的声音

泥沙集1811:坐在山坡上看书的少女

坐在山坡上看书的少女
正在看一个舒服的章节
她把一条伸直的玉腿收起
撘在旁边的石头上
谁也想不到。那块石头竟是她的丈夫
冬天夜里。温暖的床铺散发淡金色光芒
她的丈夫侧卧着
她靠在床头看书
把一条腿随意搭在丈夫身上

泥沙集1812:一个大火盆

一个大火盆
装着一个大火
大火生机勃勃异常兴奋
一些人围在它们周围
人的外面墙壁正在围过来
墙壁外面冰天雪地正在围过来

泥沙集1813:烤火

阴冷天气。把手掌伸到火上面
手掌一伸一屈。仿佛抓取
又像饥饿的嘴。吞饭一样
这还不够。把脚也放上去
当皮鞋发出焦臭味道。把脚撤下来
手掌继续留在上面。继续吞咽
某一刻。手掌也撤下来
放膝上或。随便做些什么
这个时候烤火已经完成
这个时候。再坐在火旁就已经不是烤火了
饥饿的人已经吃饱。烤火的人已经烤好。走吧

泥沙集1814:大地冰封

冰封就是用冰封住
大地冰封就是用冰把大地封住
什么是大地。草木算不算
房子。车子。人畜算不算
从太空往下看。这些附着于大地的
不知为何。被忽略了。被看不见了
或者说。它们已被视为大地的一部分
也即是说。它们也是大地
也即是说。大地冰封。它们也被冰封了
但是并没有。一些人畜车依旧在活动
它们哈着热气。蹒跚着
比平时困难一些但是依旧在活动

泥沙集1815:雪上面

推开门。叼烟到栏杆边
谁知竟站在了雪上面
这么白的东西。白又软
多么软啊。踩一下
咕嚓。有刚烈之音
也即是任何。也有昂扬之意
也即是任何。被踩踏后
都有折断的声音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