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上旬诗作

◎巴枣



怕啥

晚上回父母家
听说父亲不睡觉
老爱半夜爬起来
到处乱摸
折腾得母亲
也没法儿睡
我决定留下
陪护父亲
母亲将我一推
“回去!回去!
待会儿
我给你爸
吃两颗安眠药
有副作用咋啦
都痴呆成这样了
还怕个啥”

2021/01/01


荸荠

昨儿晚上
回去看父母
在路边摊上
花10块钱
买了3斤荸荠
没想
大妹上超市
也买了一袋回来
价格每公斤4块96
品相还比我买的还好
家人都说我
买贵了
听了心里的确
不怎么舒服
直到我回想起
蹲下买的时候
那摊主
流露出的
激动神情

2021/01/01


鹤立鸡群

法制科长
把全单位
57人的
普法考试成绩
截图发给我
8人100分
剩下的
除我82分之外
其余都在90分以上
我把这事儿
讲给妻子听
她说
“啥时候
啥事儿
你都
鹤立鸡群”

2021/01/01


子承父业

他儿子读书
一直不咋的
那年春节过后
眼看初三下学期
要开学了
感觉儿子
升高中无望
便把儿子留在了家中
“你他妈的蠢得要死
别的也干不了
干脆回来
跟着老子
学个手艺”
两年不到
他便把村医位子
让给了儿子

2021/01/01


她要我好好看看

一个戴口罩的女人
站在机关院里喊我
我回答她“你好”
大概从我语气中
听出几分狐疑
也可能是发现
我没戴眼镜
知道我没能
认出人来
她小跑着
来到我跟前
扯下口罩
笑眯眯说道
“好久不见
您还是老样子
依然那么帅气
好好看看我
变了没”

这下看清楚了
原来是前同事
辞职10多年
一直飘在北京

2021/01/01


提前验收

一条公路
半个多月前
就听说验收了
今儿走到跟前
被几块巨石挡住
跟副市长会合后
问他咋回事儿
他说道路两边
辅助工程
还没完工呢
之所以急着验收
是考虑到
再有10来天
就进入腊月
在外地的车
陆陆续续
会开回来
不通车不行
通车又担心
路面被压坏了
要吸取以前的
经验教训

2021/01/01


收租婆

大妹给侄女
介绍了一个男生
两人处了几个月后
侄女说那男生
没有上进心
大妹说
没上进心怕啥
他家有两处门面房
还怕以后嫁过去
把你饿着了吗
你只要当收租婆
就行了
侄女犹豫了
整整一个星期
最终还是放弃了
当收租婆的机会

2021/01/01


秸秆

跟着副市长
到乡下督查
各地秸秆禁烧工作
路途上
看到一条田埂
火烧过后
留下一条长长的黑带
副市长大为光火
我解释说
“这儿烧的
是野草
不是秸秆”
没想
他更加来气了
“咋不是秸秆
在农村地区
凡是点得着火的
统统算作秸秆”

2021/01/01


常态化管理

到乡镇督查
秸秆禁烧
镇长拿出
一本厚厚的工作日志
“一年365天
我们就没间断过
你看
我们每天的工作
都记录在这上面”

2021/01/01


新年快乐

早上到单位值班
对我有点儿
那意思的
单身女同事
突然推开了办公室门
在我惊魂未定之时
送给我一句
“新年快乐”

2021/01/01


游说

女儿继续游说我
希望能在长沙
办上一场
新世纪诗典诗会
“长沙真的挺适合
你看啊
跟长安是一个字辈的
还带个‘沙’字呢
你跟伊沙说
他肯定会同意的”

2021/01/01



帽子

母亲跟我说
“要不是我跟你爸
两顶帽子
戴在你头上
你50几岁的人
也是个小老头呢”

2021/01/02


犯不着

跟侄女合租房的姑娘
带着男朋友一起住
他们住大间
侄女住小间
房租和水电气
都让侄女平摊
侄女搁厨房的
米面油啥的
也是口头上借去
并无实质上的归还
连她搁在客厅的水果
也是想吃就吃
甚至两人
还蹭侄女的饭吃
听她讲完这些
小妹气得不行
侄女哈哈一笑
“跟这样的人
犯不着生气
即使我跟她说了
她也未必改得了
我现在不说她
到时候
自然有人
替我收拾她”

2021/01/02


都有道理

今儿回父母家
呆了一整天
为的就是照护父亲
晚上打水帮他洗脚时
母亲凑近来说
“儿啊
人说老伴儿老伴儿
像给你爸洗脚这样的事情
该我做呢
你每次一回来
就帮我把所有事儿
都做完了”
“咋是我帮你做呢
不都说养老养老吗
这本来就是我的事儿”
“都有道理
都有道理”
母亲笑了

2021/01/02


买鸡蛋

听母亲说
要去小卖部
买鸡蛋
我有点儿好奇
“咋不去超市买
那边鸡蛋
不是又新鲜
又便宜些吗”
母亲一笑
“现在情况变了
小卖部的鸡蛋
也很新鲜
跟超市一样的价格
如果一次买20个
老板娘
还送一个”

2021/01/02


卷纸

妻子晚上
散步回来
说附近的
沃尔玛超市
元旦做活动
卷纸打8折
她买了5包
待会儿
超市工作人员
会送货上门
我将信将疑
“不会吧
5包卷纸
值几个钱啊
别人还给你
送货上门
做梦吧”
“今年生意难做
能不亏本就不错了”
妻子刚说完
她手机便响了
纸已送到楼下
最后电话确认
我家门牌号

2021/01/02


冬日散步

下午3点多
搀着父亲
上广场上散步
见前面小树林地上
散落着
树冠投下的阴影
心中顿生凉意
便决定搀着父亲
绕到小树林西侧走
于是父子俩
多晒了
一小会儿
太阳

2021/01/02


想多了

每次白天回父母家
都会搀着父亲
在小区里面
转一转
帮他活动下腿脚
母亲多数时候
会阻止我
“你还怕别人
没看见你爸
这个痴呆样儿吗”
其时
我想的是
别人会不会
以为我在显摆
自个儿孝顺呢

2021/01/02


成就

今儿一天
最大的成就
不是我写了
多少首诗
而是精准地把握时机
帮父亲撒了两泡尿
拉了一泡屎
纸尿裤
没能用上

2021/01/02


穷则思变

好几天前
肩周炎就发了
心说
这阵儿天气冷
艾灸不方便
等来年春天
再说吧
今儿疼得
实在没辙
等不下去
思来想去
想出个办法
拿着电吹风
对准肩头
吹了半个多小时
果然
舒服多了
妻子说
“这就叫做
穷则思变”

2021/01/02


进化

外孙出生
50天不到
喂奶粉吃时
已知道自个儿
扶住奶瓶子了

2021/01/02



猛药

读高三的侄儿
有次周末
带了个女同学
到家玩了一下午
母亲担心俩孩子
谈恋爱
影响学习
想阻止他们
母亲把当时说的话
学给我听
“我直截了当跟他说
‘这个女生太矮了
我当奶奶的
看不中呢’
这种事儿
不下猛药
是不管用的”

2021/01/03




母亲拿药给父亲吃
父亲接过后迟迟不吃
硬要母亲陪着吃
“不能啥东西都给我
你也要吃一点儿呢”
“我又没病
吃啥药呀
这是医生开给你吃的”
“没病要预防呀”
母亲夺过药丸
强行喂给父亲吃下
本以为这事儿就过去了
没想小妹不放心起来
“妈妈,你可千万不能
也跟爸爸样痴呆了”
“啥病都不可能
一家两个人得
往往男的得女的就不得
女的得了男的就不得
你爸得上了
我要是再得上
那谁来服侍他呀
这都是命里注定的
是我上辈子
欠你爸的”

2021/01/03


半斤蘑菇

前天晚上回去
看母亲早上
买的半斤蘑菇
搁厨房案板上
忘记做的吃
昨儿一天
母亲又忘了
下午回去时
特意叮嘱她
今儿别忘了
临到开饭时
母亲笑呵呵说
看我多忘事哟
蘑菇又没炒
明天我一定
要记着

2021/01/03


母亲夹菜

吃晚饭时
母亲一个劲儿
往我碗里夹菜
我边避让边说
“够了!够了!
你夹给自己吃吧”
母亲还没完
“儿啊
我能吃多少啊
虽说是我做的
但还不是你出钱
买的呀
别啥都腾给
我和你爸吃”

2021/01/03


紫菜薹

看我回来了
母亲做晚饭时
到屋后小菜园里
打算掐把紫菜苔
无奈最近气温低
菜薹长得慢
找了半天
也没找到几根
当母亲伸手
去掐一根
还没长大的菜苔时
痴呆一年多的父亲
突然开口了
“太小了
太小了”

2021/01/03


口哨

扶父亲上厕所
他说冇得尿
知道他脑子
不管用
强行扶他进去了
看他尿出来
我说
“你不说没尿吗
咋尿出来了呢”
“如果换别人
就没有
我的尿
专门听你的
你口哨一吹
它就出来了”
说完
父亲自个儿
呵呵笑起来

2021/01/03


就就

外孙小表哥
一个七岁半的
小家伙
一边逗外孙玩儿
一边喊他名字
“就就
就就”
这小表哥
忽然想起啥似的
看了一眼女婿
“舅舅
你给表弟
咋起这么个名字
给他重新起一个
好吗”

2021/01/03


紫砂锅

妻子从厨房
抱出紫砂锅
说外壳底座
咋脱落了呢
你能不能修
当然可以
原来是底座
固定螺丝的地方
碎掉了
找来块塑料片儿
做成一个垫圈儿
几分钟便搞定了
交还给妻子
她刚夸完我
便将锅盖
掉到地上
摔了个稀巴烂

2021/01/03


爱情花

天气有点儿冷
空中飘着细雨
公园木椅上
两把雨伞
凑得很近
有意把自行车
绕到正面儿去
兜了一圈

是一个老头儿
和一个老太太

2021/01/03


黑老大的女人

黑老大死了
留下个
年轻漂亮的小寡妇
一晃6年了
仍然没人
敢招惹她

2021/01/03


刮胡子

他坐在门口
拿着把剃须刀
对着镜子
在脸上
不停地刮着
仿佛要把
那满脸的白癜风
刮得
干干净净

2021/01/03



挖掘机

看工地上
一台处于休息状态的挖掘机
趴在一个近两米高的土堆上
心里刚要犯嘀咕
一下想起了
小时候
曾经见过的场景

总爱飞到树枝上
趴着打盹儿

2021/01/04




早上上班
到单位门口
这才意识到
忘戴假牙
我操
这下咋办
一张嘴
就是个大豁巴呀
掉转自行车头
蹬了几脚
忽然想出
一个妙招
于是
整个上午
我都戴着个口罩
哪怕就我一个人
在办公室里

2021/01/04


白发

母亲劝侄儿
要好好读书
“你看见没
你爸头发
白了不少呢
都是天天早晚
接送你上下学
被露气
给露白的”
母亲说完
侄儿偷偷
瞥了一眼
我的脑壳
我不知道
跟弟弟俩
谁的白发更多
自然就不知道
如何向他
去阐释

2021/01/04


气场

一群职高学生
站在马路上
几乎占去
半幅路面
其中一个
提醒同伴们
退到路边去
小心被车轧到了
一个瘦高个儿的
冲他大声吼起来
“就你他妈胆小
老子们这么多人
借他10个胆儿
他敢轧吗”

2021/01/04


腊肠

元旦那天
妻子上菜市场
找人灌制了
10来斤腊肠
我说
“不会跟去年样
味道儿
又不咋的吧”
“现在谁知道呢
只有等腌制好后
搁电饭锅里
蒸一截吃了
那才知道”
今儿中午
下班进门
妻子笑吟吟说
“今年的腊肠
肯定好吃”
看我一脸懵逼样儿
她这才道出实情
“挂在阳台上的腊肠
被灰喜鹊吃了不少
都怪我
忘了关窗户”

2021/01/04


地下河

老家土地
10几年前
被征用完了
村南的小河
埋在了地下
但清澈的河水
还在缓缓流动
河水里的鱼儿们
依旧在自由徜徉
河床上的水草
像春风下的
麦苗儿
起起伏伏
黄辣丁像黄鼠狼
黑鱼则像貂一般
穿行其间
这是我每次梦里
走在河岸上
看到的景象

2021/01/04


命名艺术

看到一则新闻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
前不久落户安徽省
天长市金牛湖新区
没按惯例命名
“安徽天长校区”
而敲定为
“金牛湖校区”
有网友说
学校命名学问大着呢
南京信息工程大学
这拨神操作
完全可以打满分
因为金牛湖新区
紧邻南京六合区管辖的
金牛湖街道
对很多学生来说
即便在那儿生活两三个月
都可能不知道这个校区
位于安徽境内

2021/01/04


补路

前段时间
燃气公司埋设管线
把路面切开了
现在用混凝土
要重新补上
附近居民
并不满意
“水泥跟沥青
合不到一块儿
你们咋不用沥青呢”
“我们没有沥青
只有水泥”
一个工人
笑呵呵答道

2021/01/04


葡萄干

父亲痴呆一年多
家人谁也不认识
面对这种情况
小妹有时候
会说些混账话
“唉,像爸爸这样
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哟
还不如死了算啦
活着只会拖累妈妈”
我拿出几个葡萄干
递给父亲
问他“好吃吗”
他说“好吃”
“什么味儿”
“有点儿甜”
小妹一下高兴起来
“咦哟
爸爸冇完全痴呆呢
还晓得一些事情
只要病情再不恶化
能老保持这个样子
那他活着
还是意义的”

2021/01/04


拌嘴之后

夫妻俩拌嘴
已经两天没说话了
早上男的抱着小狗
从外面回来
女的下楼外出
两人撞了个正着
小狗冲她叫起来
“旺……旺旺……旺”
她伸手摸了摸小狗
笑着跟它打招呼
“回来啦”
然后
两人各走各的
男的上去了
女的下去了

2021/01/04


周日

晚上8点多
我在卧室电脑上写诗
妻子爬到我床上来
先睡了会儿
醒来后
抓起手机
划拉了几下
又躺下睡了
直到我关上电脑
拍醒她
“是你回房间去
还是我上你房间去”
她才懒洋洋爬起来
回她房间了

2021/01/04



孩子

女儿跟妻子
在群里聊天说
现在暂时没想
要第二个孩子
生孩子
太痛苦了
等几年再说吧
到时候真要想
就要个女儿
两个孩子
凑个好字
妻子说
还是要儿子吧
免得他也遭受
生孩子的痛苦

2021/01/05


破鸡蛋

有一阵儿了
好几次看到
一个老太太
在家属院门口
卖破鸡蛋
鸡蛋的蛋壳上
有着或大或小的窟窿
里面的蛋黄和蛋清
看上去
倒也新鲜

2021/01/05


河边垂柳

仿佛
一个面对河水
想着心思的女人
任凭
一头秀发
在寒风中乱舞
无心
捋一捋

2021/01/05


父亲夸我

帮父亲泡完脚
放他躺下
倒洗脚水工夫
母亲拿了颗
安眠药
给他吞服
没想
药在嘴里没下去
开水反将他呛着
赶紧扶起父亲
在背后拍打着
咳嗽好了
药也吃下去了
父亲笑着夸我
“您老真有两下子
(父亲痴呆后
一直把我
当作同辈人
年纪比他还大)
只要有您老在
再难的事情
也都能解决”

2021/01/05


打分

电脑上读诗
差不多俩小时
起身倒了杯茶水
到对门同事那儿串门
看他趴在电脑上忙活
我问他“在干啥呢”
他说“给第四季度的
网络日志打分
你来看看
我给你打了最高分
给其他人打的
都没超过80分
唯独给你
打了95分”
想起我
第一季度67分
第二季度73分
第三季度71分
我想
还是不看吧
尽管我不怀疑
他说的是真话

2021/01/05


踩雷

见邻居牵着
一条小狗狗
在家属院里溜达
我边开车锁边问他
“这狗是什么品种”
“不是纯种”
瞬间
我俩面容
都僵硬起来
然后默不作声
各走各的路了
他前妻
曾给他生过
别人的儿子

2021/01/05


防雨棚

邻居老帅
几年前
买了辆三轮车
接送孙女上学
风里来雨里去
孙女读中学
住校了
再不用他接送
以前的防雨棚破了
勉强用了一年多后
已经不成样儿
昨日
老帅把雨棚卸了
我问他打算装新的吗
他说不用了
反正现在
又不用接送孩子

2021/01/05


车技

自行车拐进巷子
快到单位时
前面3个女人
肩并肩走着
从旁边超过时
没想路边一个年轻人
身子忽然
也往路中歪了下
幸亏我反应快
身子一扭
车和人
同时摇晃了下
便麻溜过去了
到单位停车时
身后传来小同事声音
“巴主任车技好炫啊”
哦,那个年轻人
竟然是他
因为头上捂着连衣帽
我刚才没看不出
心说
可不是吗
我骑车的时间
比你走路的时间
早好几年呢

2021/01/05


定价

厕所下水道堵了
请师傅疏通后
顺便请他
把厨房下水道
也给疏一疏
“也堵了呀”
我说“没有
疏一疏
总归是好的”
两处加起来
不到10分钟搞定
他说
“厕所60
厨房20
总共80”
妻子说
“我厨房又没堵
少收10块钱吧”
“我们定价
不是张口瞎来
都是参照国家收费
你看啊
你家装有线电视
主机收360块钱
副机则按1/3定价
收120”

2021/01/05


人定胜天

电视里面
在总结2020年
中国科技成就
说到嫦娥五号
从月球表面
取样返回时
半文盲的母亲
突然感慨起来
“难怪以前
有句话说
人定胜天
现在的人
真了不起
啥事儿
只要想得到
就能办得到”
从母亲嘴里
听到人定胜天
着实惊了一下
可立马我又起了疑心
母亲真知道这个词吗
她能解释“定”
为何意吗
好想问问
又怕母亲
答不上来

2021/01/05


母亲的斋日

冬月十九这天
母亲说
今天是太阳生
她要吃斋食
听后不觉纳闷儿
母亲又不是教徒
咋知道这么多斋日
心说
这里面
指定藏着
一首诗呢
于是
在母亲面前
刨根问底
想把诗挖出来
终因
目的性太强
动作幅度过大
诗神一气之下
带着那首诗
飞走了

2021/01/05


短发

她剪了一头
齐耳短发
有人说不好看
转天她就买了
一个假发套
戴上了
其实
那头短发
把她衬托得很美
就像20多年前
她刚来单位
报到时样子
漂亮而淳朴

2021/01/05



洗衣歌

晚上回去看父母
刚进家门
就听母亲
在冲父亲抱怨
“你咋又尿湿裤子呢”
把母亲拉到一边儿
帮父亲换了衣服
给他擦洗完后
开始洗衣服
洗着洗着
嘴里不知不觉
哼起了一首老歌
《小雨来的正是时候》

2021/01/06


又换银行了

老家社区群里
刚发了个通知
要求年满60周岁
领取养老补贴的居民
尽快到市农村商业银行
办理储蓄卡
以供打入养老补贴
以后不再打入社保卡
母亲问我
“社保卡里的钱怎么办”
“当然取出来呀”
“我是说里面的零钱
之前
每次换折子换卡
取零钱都很难”
母亲看着我说

2021/01/06



梦碎

5年前
当我第一次入选
《新世纪诗典》时
便有了初步打算
争取诗典办到
第10个年头时
能入选10次
做到平均
一年一次
没想
后来被卡死在3.0
再也上不去了
刚刚看过
推荐总表
如果达到10.0
就可以进入排行榜
前100名

2021/01/06


言而无信

讲座开始时
他说他也知道
这种讲座
枯燥乏味
等于空洞说教
所以只打算
占用大家两小时时间
因为比课表安排
少了半小时
大家对他
报以热烈掌声
没想
讲座不知不觉
超过了他说的两小时
台下开始鼓噪起来
且随着讲座的延续
噪声越来越大
超过课表时间
6分钟后
他扫视了一遍台下
却欲言又止
不得不草草收场

2021/01/06


提示

会议中间
出来添茶水
拿起开水瓶
添完过后
身后传来
友善的提示声
“那里面水不行
这儿有开水机”
一扭头
发现是人民医院院长
心说
还是10多年前
跟他吃过一次饭
很多年不见
他未必还记得我呢

我明白了
这是职业病

2021/01/06


不像

一个高个儿的
帅小伙儿
左肩背着个单肩包
右手拎着个音箱
一路走一路播放
“高价回收
旧手机
破手机”
咋看
都不像
问题随之来了
那他又是
干什么的呢

2021/01/06


不曾见过

在写到诗人左右的
一组梦诗下面
左右问道
“我?”
我回复他
“没错
昨夜两次梦见你”
“你见过我吗”
“看过照片和视频”
其实
远不止这些呢
我还向他买过诗集
也在网上读过不少
他的诗作

2021/01/06


家有半仙

中午饭桌上
妻子问我
“今天事情
是不是很多
感觉有点儿
忙不过来”
“没有啊
一天开会”
“哦,那就对了
星座运势说你
今天时间不够用
有些事情
可能无法完成
若一整天开会
估计你没时间
读诗和写诗呢”

真被她说中了
会场上
有人来回巡查
手机都不让碰

2021/01/06


爱莫能助

去市里开会
遇到个熟人
她问我
认不认识
某检测公司老总
我说不认识
“那你知道谁
可能认识他呢”
“市卫健局何局长吧”
“哦
我不认识何局长
你帮我联系下他
请他帮个忙
我亲戚想办个健康证
得找那家公司做检测
要收他1600多块钱
让何局长出面
给公司老总打个招呼
收几百块钱算了”
我操
这种事儿
即使自个儿兄弟找来
我也抹不开面子
开口求人呢

2021/01/06


走另一边

去市委礼堂
参加培训学习
从东侧进大院时
被一个保安拦住
我问他啥意思
我是来开会的
“对头
今天有会议
走另一边
扫码测体温”
“平时不没要求吗”
“不跟你说了吗
今天有会议”

2021/01/06



弱势思维

晚上骑自行车
回父母家
迎面一辆
逆行的电动车
急速冲过来
吓得我赶紧
往右侧躲了下身子
(旁边没地儿
自行车让不了)
好在它也同时
往另一侧避让
这才没撞上
可我担心它
撞到隔离栏上
回头看了一眼
哦,谢天谢地
它擦着隔离栏
开走了
当时心里
一阵歉意
仿佛
这事儿
都是我的错

2021/01/07


口罩与酒

下午上班
在十字路口
又遇到那几个志愿者
其中一个在发牢骚
“妈的
我本来好心
想促进下宣传效果
跟分管财务领导说
买几包口罩
分发给那些
没戴口罩的路人
你猜他怎么说
‘只准买几个
你们自己用
路人不要管
不许乱花钱’
说得比唱得
还好听
上次
他招待客人
人家已经喝好了
他又去拿了一瓶
20年白云边
都够买
1000个口罩呢”

2021/01/07


葫芦僧

父母女邻居
在小区里面
清运垃圾
被一辆电动车
撞断两根肋骨
花去一大笔
医疗费
找交警处理
结果被劝回来了
“那个骑车的女人
送到武汉协和抢救
昏迷到现在
还没醒过来
你这点事儿
算个啥嘛
你们各人
承担各人的
就算了”

2021/01/07


恐龙研究

考虑到兽足类恐龙
和现代鸟类有关系
于是研究人员
想出个办法
在鸡屁股后面加了一个
有点儿类似皮搋子的尾巴
结果他们发现
鸡走起路的样子
像极了恐龙

2021/01/07


帘子

从超市里面
掀开布帘子
往外走时
猛然想起
小时候
每年冬天
父亲怕猪和牛冻着
会在猪栏和牛栏门口
挂个用麻布袋做的帘子
进入三九四九时候
还会在帘子外面
码几捆稻草
挡住寒气
倒是人住的房子
无论大门口还是卧室门口
都没装帘子

2021/01/07




农业科技频道
在讲述养殖户
为鸭子产蛋率
大幅度下降
却找不出原因而苦恼
母亲看到这儿笑了
“要想畜生钱
就得陪它眠”
我一下想起
小时候
家里养了头母猪
估计它夜里产仔
父亲把竹床
搬进猪栏里
抱了床被子
丢在上面
守到凌晨
终于把一窝猪仔
给接生出来了

2021/01/07


520

午睡
被一个号码为
520的电话
打断了
接通后
想看看对方
使出啥幺蛾子
我一直没做声
16秒过后
里面突然传出小妹
自言自语的声音
“咦?
通了
咋不说话呢”

2021/01/07


薯条

妻子早上
买回一袋薯条
给我尝了一根儿
问道
“好吃吗”
“比起小时候
我们家自个儿
炸的薯条

而且
甜太多”

2021/01/07




每次去超市
给父母买吃的
看啥都想买
恨不得
把所有美食买回
让父母吃个遍
最终
抑制我冲动的是
母亲的那句话
“我和你爸
能吃几多呀
每次煮饭
一把米
都得吃上一整天”

2021/01/07


戏说

早上翻出
已穿了
10年的棉袄
穿到单位后
遭到同事们
一致谴责
“本来受疫情影响
今年经济就不景气
你还不买件新衣服
来拉动一下内需
这不是
让咱们国家经济
雪上加霜吗”

2021/01/07


志愿者在行动

十字路口
等信号灯
看几个身穿红色
志愿者马甲的人
在寒风中
瑟瑟发抖
也没做什么事儿
忍不住问他们
“你们是干啥呢”
“上面要求我们
到街上来配合开展
居民戴口罩测评的
宣传教育
劝导市民
不扎堆儿
出门戴口罩
勤洗手多开窗”
“咋没见你们劝呢”
“劝啥呢
人家都不理我们
有时还遭白眼儿”

2021/01/07



犯不着怄气

母亲问我
女儿和外孙
回到长沙后
有人帮忙照看吗
我说
先在孩子大姑家
过渡了10来天
孩子奶奶
从娄底赶到长沙后
就回他们自己住处了
还没呆几天
孩子奶奶就说
看不惯女婿女儿
对待外孙那一套
气得甩手走人了
小妹说
“她该不会在用计
找借口躲开了吧”
“管他呢
孩子又不
跟我们这边儿姓
是跟她那边儿姓
她帮不帮忙带
我们犯不着怄气”

2021/01/08


自绝

朋友圈看到
一个个诗选
都没我的诗
不禁想起
几年前
先后有3个诗人
让我选一组诗
发给他们
或被推送
或被点评
或发网刊
我都拒绝了
“谢谢
感觉自个儿
写得不够好
不麻烦你了”
呵呵
咱这不是
自绝于诗坛吗

2021/01/08


涵养

朋友圈里
有个诗人
天天推送
他编辑的
诗人专号
却看不到那些
被推送的诗人
冒出来点个赞
更不要说
向他致谢
每次看到
我就心说
这人得
多有涵养啊

2021/01/08




中午下班
走到市司法局附近
看到个衣着破烂的老哥
向右歪斜身子
推着一辆
破旧的
向左倾斜
上面驮了
满满一车
废纸板的
28吋自行车
高耸的纸板
斜压在他头上
仿佛一笔长捺
跟他构成一个
“入”字
这种场景
是我熟悉的
在1980年代

2021/01/08


功夫

他在饭局上说
“我们好像
在哪儿见过”
我有点儿懵
努力回想
没想起来
倒是想起
前不久
他一个下属
见到我说的话
“我跟您见过
您参加过
我们项目评审”
我当时肯定说
“没有”
还不等我细想
他又来了一句
“你学物探的”
这下我想起来了
一年前
在一个评审会上
跟一帮专家聊天
说起过我以前
所学的专业
哦,这招功夫
他下属就没有

2021/01/08


养护

一个工人
面对刚浇筑不久的
一堵混凝土墙站着
像在查验工程质量
等他离开
露出墙上一块湿印
才明白他是撒尿

不对
那不是撒尿呢
是做洒水养护

2021/01/08


探戈独舞

工地上
一台挖掘机
上面操作台
一边旋转着
下面底盘
还一边
往前移动
仿佛
一名舞蹈大师
在舞池里表演
探戈独舞

2021/01/08


骑车难,停车难

路边违章停车
实在太多了
每次遇到
有车要开走或要停下
在那儿磨磨唧唧倒车
将整个非机动车道
堵得死死的
我就恨不得
那会儿手里有把锤子
一路挨个儿砸下去
让车主再也不敢
随便停了
想过之后
又开始自责
“你他妈的
这是没有车
不知道
停车难呢”

2021/01/08


时候未到

晚上天气冷
开了空调
睡下时
妻子伸手
把空调关了
“才多大个年纪呀
就想着开空调睡
又没到
七八十岁”

2021/01/08


老手

早上煮面条
洗白菜时
发现自来水
开始咬手了
上午在办公室
忽然想起这事儿
给外甥女发消息
请她转告母亲
洗菜的时候
一定要
兑点儿热水
天然气便宜
不要舍不得用
结果
母亲回说
她那双老手
不怕咬

2021/01/08


投票

磨铁读诗会
《在中国写诗》
这个栏目
每次推出
5位诗人
每人一首诗
让读者投票
得票最高的
有精美赠书
绝大多数时候
投票比的
不是诗作水平
而是诗人的人脉

投票这玩意儿
在中国
还真不好玩呢
哪怕是诗人

2021/01/08



反推

给父亲洗完澡
把他身上的衣服
里里外外全都洗了
这次要洗他棉睡衣时
母亲没跟上次那样说
留给大妹带回她家
用洗衣机洗
这套棉睡衣
浸水后
实在太沉了
我都快拎不起来
更别说漂洗后
还要把水拧干
由是反推
上次一定是
母亲手洗的
所以她这次
才没阻止我
如今
她也知道
自个儿体力
也不允许她
要强了

2021/01/09


冷热

帮父亲洗澡
担心他冻着
又是空调
又是取暖器
没想父亲还说冷
我说
“你看看我
额头上都是汗
衣服也汗湿了”
“我要跟你样
穿一身衣服
我也不叫冷”

2021/01/09


静电

帮父亲脱衣服洗澡
右胳膊韧带旧伤未愈
使劲儿时
不小心又被撕扯了一下
疼得直咬牙齿
母亲着急问我
“咋啦”
欺负母亲
不懂电学知识
我说
“不要紧
被衣服上的静电
突然电了一下”

2021/01/09


考试

受疫情影响
姨侄儿不能去美国留学
只能呆在国内上网课
于是前往北海
陪岳父母越冬
今日
他抓拍到一张
两位老人
各处一室
拿着笔和纸
写写画画的场景
妻子看后
哈哈笑起来
“感觉跟考试时
担心两人
相互抄答案样”
妻子每次阅卷
碰到雷同试卷时
都要破口骂学生
把她当白痴
以为她看不出来

2021/01/09


偶尔

小妹想纠正父亲
学着我们样子
管母亲喊妈妈
父亲辩解道
“我只是偶尔喊一喊
又没像你们老在喊她”

2021/01/09


回乳

一个多月前
妻子买给女儿催奶的木瓜
因为女儿患上乳腺炎
剩下一个没吃
妻子说
“哪天我吃了吧”
没想
一搁就快一个月
今儿发现腐烂了
妻子拿去扔时
一边惋惜
一边说
“只当女儿吃了的
反正她后来的奶水
也都回转去了
终归是糟蹋了”

2021/01/09


怕个啥

跟妻子聊天
我说
“前不久
听一个老总说
他们公司受政府委托
摸清了我们城市里
每个人的情况
张三住哪个栋楼哪个楼层
李四住哪个楼栋哪个楼层
全都清楚
听着吓死人的”
“你一不是大老板
二又不是贪官
在这个社会上
充其量
算个穷诗人”
“诗人都算不上呢
只是诗歌爱好者”
“那你还怕个啥”

2021/01/09


抄袭事件

最近几天
朋友圈
一直都在议论
诗歌抄袭这事儿
自然是
绝大多数人
都在发声谴责
那个抄袭的人
开始不知道是谁
渐渐有人提及了
其实两人诗歌
我都读过不少
也许我笨拙
还真没看出
抄袭的痕迹
感觉就是
有人挑事儿
有人过于敏感
按照他们逻辑
我得先承认了
我的诗
百分之一百
都他妈是抄袭
朝我扔石头吧

2021/01/09


过阴兵

母亲说
1953年冬月
外婆家东北方向
相距不到200米的
大路上
每天傍晚开始
整夜整夜地过阴兵
前前后后一个多月
我说哪儿有阴兵吗
兴许是国家调兵呢
母亲坚持说
火气旺的人看不见
火气弱的人看见了
那些人都背着枪
连枪上的刺刀
都看见了
反复回想了下
那会儿
国内并没有战争
就连朝鲜战争
也结束了

2021/01/09


水缸

说到天气冷
母亲说
这哪儿叫冷啊
记得1954年冬天
水缸里的水
都冻成冰坨子
你舅舅把水缸
滚到屋外
放太阳底下晒
还融化不了
又抱来
几捆稻草
点着了用火烤
不然
家里连做饭的水
都没有

2021/01/09


一切皆有可能

母亲跟我说
头天夜里
她起床上客厅
看挂钟上时间
父亲跟她吵嚷
也要爬起来
叫他好好睡觉时
他竟然知道辩论
质问起母亲
“你可以起来到处走
我咋就不行呢”
听完
我心里为之一振
莫非出现奇迹了
父亲的老年痴呆
已打破医学论断
开始逆转
谁说不能呢

2021/01/09


老鼠

半夜里
妻子突然跑到我床上来
直往我怀里钻
说她房间有老鼠
这会儿
再不嫌我
夜里爬起来写诗
吵到她睡觉了
心说
怪得现在年轻人
都爱带上女朋友
去看恐怖片呢

2021/01/09



取暖器

开着取暖器
趴在电脑上
读诗写诗
忽然想起
妻子说我这样子
跟玩游戏没啥区别
进而想到她洗衣服
是做正事儿
赶紧把取暖器
给她送了过去
她说
我不要
你拿去烤吧
你坐那儿不动
肯定冷
我在不停地动
一点儿都不觉得


2021/01/10


吃啥补啥

小时候
每到腊月
父亲总会
托食品公司的朋友
买些猪头皮之类的
让母亲捯饬干净
腌制一段时间
晾干
等到除夕那天
再下卤锅煮好
这些东西
大多数
都拿来招待客人了
惟有猪耳朵
属于孩子们
母亲说
小孩子吃猪耳朵
能够长记性
听大人话
不跟大人胡闹
还别说
吃猪耳朵那段时间
我们兄妹几个
都很听话

2021/01/10


烤火

下午4点刚过
太阳不见了
晒不成太阳
搀着父亲
在小区内散步
看见一个邻居
在自家门口
用旧搪瓷盆
烧起炭火
老两口和孙子
围坐跟前烤火
便打了个招呼
“咋不在屋里烤呢
在外面烤
热气不都跑掉了吗”
一句话问得他
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赶紧向我解释起来
“前年一个熟人
好心送给我
一袋儿木碳
放家里占地儿
担心搁在屋里烧
把房子给熏黑了”

2021/01/10


20块钱

父母要去银行办理
领取养老补助的存折
小妹夫喊他一个朋友
开车跑了一趟
收了20块钱
完后
那人主动说
留下吃午饭
省得叫外卖
他一个人在家
不想回家做饭
小妹说
以为他走的时候
会把那20块钱
退回来
没想
他嘴巴一抹就走了
还说我做的饭好吃
过几天喊几个朋友
来聚一聚
小妹越说越来气了
聚他个鬼哟
这种人下次来了
直接往外面赶
哪有点儿朋友样儿

2021/01/10


提示

父母家一楼
厕所门把手
往下压
开不了
得往上扳起
拆下来修理
没修好
担心上厕所的人
关在里面出不来
我在门把手那儿
贴了张纸条
示意向上扳
没过几天
发现这个门把手
往上扳不动
还得往下压
我又把提示条扯了
过几天
往下压又行不通
还得往上扳起
这次
我换了张提示
或者向上扳
或者向下压

2021/01/10


说词

每次回父母家
母亲撵我走时
都能找到说词
“儿啊
你快回去吧
都回来一大天了”
“儿啊
你咋还不走呢
都回来好几个小时了”
“儿啊
叫你走咋还坐着呢
走吧,走吧
你都回来
个把小时了”

2021/01/10


变化

以前
邻居们扔垃圾
很少放进垃圾桶的
绝大多数随手一扔
垃圾桶周围
一地垃圾
看着不成样儿
家属院门卫
兼垃圾清运工
提醒过很多次
也不管用
前段时间
老门卫生病住院
几只垃圾桶
被垃圾四下围住
后来由学校出面
请人清运走了
之后
再没人乱扔垃圾
大家都很自觉地
放进垃圾桶里

2021/01/10


环境整治

上半年
社区开展
环境整治
将一口苇塘
整治成一个
水面干净的
人工湖
现在
每天有人
围坐在四周垂钓
让这一带看上去
更有城市范儿

2021/01/10


找手机

吃完早餐
妻子找她手机
怎么也找不到
气得去逛街
回来再找
还是没能找到
没手机日子难熬
她把家里该洗的
不该洗的衣服
泡了一盆洗完
接着去做午饭
直到饭后
上床午休
才发现手机
躲在被子里面
睡大觉

2021/01/10


月亮

我和妻子
每隔一段时间
都会吵上一架
然后彼此不理
几天后
慢慢和好
再过几天
又成为恩爱夫妻
但随着时间推移
两人又开始
相互抱怨
直到
再次吵架
快30年了
我俩就这样
循环往复着
仿佛
天上的月亮
圆了缺
缺了再圆

2021/01/10


手机

吃完早餐
妻子发现
她手机没看见
拿起我的手机
一遍遍拨打
一点儿声音
都没有
忽然想起
有次
我俩吵嘴后
好几天没讲话
她一遍遍戳我
都没理她

2021/01/1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