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 ⊙ 海因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心相日记(三)

◎海因



通途火祭

必然的一把火
在無風的街市上跳躍上升
那時有南來北往的車輛
有三三兩兩的路人
還有一種天象在指示火
讓它照亮另一地方

火的力量
其實也是心的力量
当所有的心愿兵合一处
打算与時局做个了断
那就多燃起一堆火吧
但願聲聲祈禱
能喚醒陰兵揭杆
也但願在這通途
有人駐足或吶喊
甚至加入火祭的行列
這樣的清明節
才会是不同凡响的
真的清明

学着怀念

一段往事
再不想起來就會忘掉的
一個場景
有酒,有夢,有月光
還是让一張老唱片為我們
代言吧,讓時光重回到
規定地帶、規定情景:
絲絲縷縷,無始無終
其間,詩歌一直蟄伏在
灰暗地带,像耳朵
漫天飛舞、漫天集聚情感
就為了把酒杯高高舉起
或者是把心裏話大聲說出來
或者什么都不说只是把酒杯
摔得稀碎

笔记本的味道

三十年前的筆記本
一直不敢打开
有時侯只是拿出來
聞一聞它熟悉的味道
看一看它的風韻和滄桑
但其中所記錄的生活已經
忘記了,只知道
瘦骨嶙峋的時光里
那個鋒利的身影

幸福

電閃雷鳴
然后是一場暴雨
长久积存的暑熱被
閃電照明時
我看到世界、看到
凝聚在心头的怒火
平息了,无限凉意
借天时闖進每一個家庭
让人感觉生活突
幸福起来了

風過以後

風過以後是另外的风到来
另外的風中所隐含的复杂信息
其实很平淡,仅仅是
巧用了“风化”这一概念
不强硬,也没有暴力痕迹
它是从正面吹过来的一股风
钻进这空洞冗长的世界里
听着那茫然而熟悉的回
越来越強大、越来越
从容自在、不自知
心頭的悲凉
不觉就汹涌起来

夢中與陳超兄對話

昨夜梦中
陈超兄手提月光
推開我的房门
光亮進時
一團虛幻的真实照亮我
我说“请坐,喝酒——”
于是,一个孤独带着浓浓的
水汽,坐在我的面前

三杯过后,月光也黯淡下来
满屋的酒精开始诉说
诉说这世界的黑暗和孤独
诉说离别苦不似古人情
“如果是古人
必将是幸福的,那会是
人人自带光明的小生存
哪会像现在的你和我
只是偶遇这场月光皎洁
月光过后必将
一世黑暗

无食桑葚

高高的桑椹树上
有斑鳩飛來
操外乡口音的斑鸠
來到我的故
一两声鸣叫喚醒
遍地飢餓

看斑鳩高居枝頭
说斑鸠无食桑葚
不知哪来的禁令
从我口中说出來
说出來我们就都老了
就像那首绿毛
裹挾著沉著的木香
和腐朽气息:声声慢
懂与不懂,一直都在
倾诉着

與時間角力

从三十到四十
從五十到六十
時間这狗东西
紧咬不放地追趕著我
让我不得不败下阵来

躲避在阴凉处
摇蒲扇的生活
一定是功成名就的人生吗?
还是慢慢定下心來
去接受更暴力的時間
追趕眾生
接受心有不甘
又不得不倒下的無根人
投敌或者變節
与当初的你
一模一样

健忘

事情
尚未结束就已經忘掉了
如同不知不觉喝醉了酒
遗忘一点一点漫过头顶
一直到彻底断片:
于是,大把时间
开始成为黑洞
鼓励众生做无为穿越
未来过去,过去未来
就像约好的一场赌局
在赌局中,幸福和未来
成了必须的抉择
再明智的选择都不如
来一次机警的健忘


猙獰

一個又一個善良的人
又一狰狞面孔
同路同行或者擦肩而過
在這城市拥挤的街道上

那个极速前行的背影
是我鄰居嗎
是我的同鄉和親人嗎
他们显然被下蠱了
一張張失血的面孔
永不停息向前

所以,我渴望孩
渴望那“银铃般的笑声”
的洗滌,甚至還渴望
那遙遠的貧窮歲月
一波波汹涌的飢餓讓我們
困守空洞的腸胃裏
真得忘不掉那个滿面羞愧
无望而真诚的我



镜中人
我向你说另一个世界
说一说我们的相遇和别离
说一说
镜子反光另一世界
就在那里的光芒中
我们达成了谅解并合谋:
我把我的影像放進去
它把它的虚妄扔出来
然后,鏡子碎裂了
个体生活突遭变故
不知道接下来的诉说
什麼樣的
逆转

一個檢討

突然覺得
過去六十年的生活
斑斑點點,沒什麼
可以珍藏的
這種失望只有身體知道
五脏六腑的變節
如今让思想一日三泄
也只有醉倒的時候
才敢回想年少時
那時候闪转腾挪
身影如刀
每走一步都必
閃射寒光

茫然

懸崖石壁上生活一群人
他們的影像烙印在仰望者的
世界里。现如今他们的生活
越來越寫意
越來越別有用心
們仰望时
厚厚苔藓突然
閃射起光芒來
光芒過後
众生重
仅有的一丝温馨
变得空洞无物
一世茫然

窗外

那時候
我家的窗很小
外面的天又很开阔、很遥远
着窗口向外看的时候
一條路慢慢变得清晰起

那時候
季節嗖忽疾逝
經常有葉砸頭頂
經常有鴻雁列隊歌唱而去
經常有淚水落下來
卻不知為哭泣

退役

夕阳中
一匹战马來到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