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 ⊙ 海因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心相日记(二)

◎海因



將軍令

我聽到了召喚
那急促的鼓点從黑暗中傳來
棒棒都敲打在我的面门上
所以身體不得不苏醒过来
真希望眼睛睁开时
万里阳光照耀的是个万物生
不再是那個暗灰色调的
無恥中年

言說

可以想象一场暴风雨來臨的時候
你在風雨中的言說将会遭遇变故
是這場風暴鼓勵你又封殺了你
就像滿世界堆积起来的这些落葉
注定成不了上天作惡的證據

評估

我不知道真與假的距離
不知道你和我的偽善密語
也許“不知道”是很好的措辭
特別是在今天這樣的歲月裏
什麽都不知道,什麽都不明說
才是安全的,才是智慧的
天高地大的強硬
曠日持久的消磨
一切都终将轉瞬即逝

旋轉

其實我很喜歡离心的感觉
一個人坐在一個圓環上
拼命的旋轉、旋轉
那種不可一世的盲目
牵引着我,慢慢的
有了向上的快樂

飄忽

所有的回憶
都是飘飘忽忽的
回憶不停,動盪不止
這讓我懷疑我曾經的真實
都是虚构的,它发生在
另外一个房间
是另一個人的另一种生活
我看著他完美而不得要领
舉措、他的重复和回环
顿时恐惧起来

天空

當天空糜爛成
血色碎雲時,我不知道
如何去界定曾經的輝煌
那種大開大合、排山倒海的
氣象,總會在約定的時間內
高悬在我们头顶上
這輝煌一直是壓倒性的
讓我們越來越臣服、越來越
罔顾左右,不再有
犯上的倔強

剪纸艺人

我不知道他的死亡
是否抵達三摩地
是否已了斷生前業障
看到了更多光明
所以呀我想對著長空
無望的呼喊:
李福才,李福才,李福才
不知他剪刀揮動処
是否已埋伏好
阴兵十万,全力去围剿
那来世的贫寒

天象

几乎每一天早晨
都會有一個不同尋常的
天象發布出來
都會有神秘图案
点化众生
但願我們所經歷的天象
都是吉祥的
指導人們渡劫成功
矫正轮回

阿赫瑪托娃

一個很深刻的夢
橙色背景中的阿赫瑪托娃
站在呼呼的风声中
有一只麻雀在画面
箭簇般飞过我認為
那肯定是一隻夜鶯
从诗歌中勻速滑行
下方世界裏的
誦讀聲漸漸走強
演繹澎湃之势:
阿赫瑪托娃
阿赫瑪托娃

強光

我們經歷過很多強光
在强光中生存的那些日子
我们不知道自己是渺小的
所以我們也會像強光一樣
發出耀眼的光芒
向另外的闪光体
施加我們的影響力
让他们都學會閃光生存
拒絕黑暗中傳來的
任何信息

夕陽

如果大地足夠開闊
如果有風來
吹走齷齪和凌亂影像
如果我們還願意低下头来
審視腳下這片傷心地
如果此時又恰
云开雾散时
一條條光線斜刺下來
惶恐的世间
会不会有:“遍地夕陽
生暗瘡”的遗憾

期待

曾經的一個院落
無所事事的人們
閑散在各個角落里
日光從他們頭頂下滑
慢慢照射到他們的腳面上
沒有風,院子裏塞滿了
太阳燃烧的聲音
也許有人肉香袅袅升腾
呵,我真的很希望
那個鬆弛散漫的主人公
能夠站起身來,或者
說上一兩句不著邊際的話語
但是沒有,时光就这样
蹉跎在這无名小院里
一群更加無名的人
過上了这世间經典的生活
那可是我的全部期盼啊
為了這期盼曾经
不惜枯坐如石

七夕

我看到這世界鲜花飄蕩
被娇惯的人间真情
在快遞小哥的怀抱中
極速穿越

這世界真的很渴望愛情
渴望愛或者被爱
即是一枚毒箭飞驰過來
也會因一朵玫瑰花的偽裝
而慷慨赴死

厭倦偽飾的生
選擇真實的死
情感違規的世界
一草一木,遠山近水
不可能再拼接出無邊的遼闊來
一切都在狹小中演绎
堵堵塞塞
都是情感

風月

向誰談風月
這是個問題
停下來的時候
我曾仰望天空
看秦嶺以東半天下
星雲平淡,沒有好景緻
倒是下方溝壕里
偶有紫蘭祥瑞
都被紅塵洗滌了
只剩下山水空洞無異響
片片啦啦湊夠完整一日
看是“嗖忽”之間事
殊不知多少岁月
就是這樣給葬送掉

孤獨

孤獨的時候
你可以像陽光一樣
向某個人投射追光
也可以招一招手
把友善的信息
發佈到市面上
讓人群知道你的孤獨
看到你的愛像遊絲
遍佈空中
可有可無

枯葉中潜藏的陽光

世界終於變成了
狹長的一條路
路上的枯叶層層疊起
风不来,靜就是
這裏唯一的勢力
那是綠從叶片中退出的日子
空明,銳利,冷
甚至還夾雜有
更加智性的輝煌

真的不需要凌亂的腳步
不需要更多的破碎声
从空中阵阵飄過
這是枯葉的世界
枯葉中潛藏的陽光
溫暖成病
明亮另一世界

一首歌

那一年
故鄉退守到遠景中
很像一首歌中所描述的
那樣:吉祥,光明,開闊
一條河如遊絲
在画面的中心地带
跳躍着,纏繞
那可是最精彩的、最鮮活的
視覺。讓我的故鄉
在温暖的旋律中
變得偉大而空洞起來


在海风里

我坐在海邊潮濕的山石上
慢慢的回頭看城市裏
辉煌的灯火,看燈火
遮擋起來的黑暗後面
更深邃的细微影像
為了“看”的誘惑
一群群海鷗果断地从光明
投身黑暗,從它們的叫聲中
真的听不出,是悲壯還是
即興

陌生

秋來了
暗夜中的寒涼
來自遙遠的地方
我知道那裏的高
那裏的空闊和陌生
此刻我把眼睛閉起来
讓身體像羽毛
飄飄搖搖向上升騰
我希望到達陌生地
希望星月陷落前
像一滴露珠那樣
懸掛在更加陌生的
草尖上

一封信

那是一封故鄉來信
久埋于書架底層
信紙都發黃了
但信中的内容很新鮮
就像昨天的故事
大意是说:
經過了族人的努力
收回的老宅子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