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 ⊙ 海因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心相日记

◎海因



厭倦

厌倦的时候
我不知道与谁战斗
不知道風後面的那場雨
什麽時候才能到來
不知道惊雷响起时
能否把土地再翻上一遍
我坐在田埂上
太陽坐在我的頭頂上
我的陰影退缩到蟻穴中
驱赶著蚁群出來和我
战斗

逆光中的身影

正是玉米將熟季節
人物都在夕阳里活動
一个身影从逆光里走出
他牽引了我
让我的童年亦步亦趨
不辩东西

當時我在玉米地里薅草
影像突然就覆盖了我
我在他的陰影中
仰望他的白髮絲絲如鐵
甚至还听到流水声
伴随他的左右
謹慎和鳴

此后的回忆里
我一直不知道这是哪一天
更不知他是個什麽樣的人物
背景都紊乱了
只有夕陽、像聖光一樣的
夕陽,一直闪耀在我的记忆里
只有這持續了五十年的
快乐和感恩
真實的包裹著我

遺憾

一個聲音
在空中越拉越长
聲音裏表白的內容
至今不明就裏
也許僅僅是為了響
由宏大到卑微
再到無影無蹤
给这世界留下一个遺憾
就像我們那些
說出來就被覆蓋的
應景話語

一種幸福

荒草沒過人頭
你闖進的是一個
更加晦暗的世界
由於空間縮小
事物之间的糾葛
就顯得真切有密度
行程中的繫絆
時時存在,舉步維艱
世界太壓抑了
給生存者的空間
本就狹小
这让你的每一步
都倍加珍贵
漸漸的
你所经受的苦难
會成為幸福的一部分
在此后的行程中
揮之不去

死亡氣息

与死亡同款的春天
是什麽時候到來的呢
這疑問首先在
一個人的心中形成
很快就蔓延开来
現在整个国家都在發問
質問這暖春中裹挟的
死亡氣息
與無聊的生
有沒有
必然聯繫



十里开外無異響
爺爺說這就是靜的標志
天地靜下來的時候
人就显得多余而無趣
不如腳下草
靜靜地守護著
屈辱和煎熬
悄悄成长

凌亂

田野上
一陣風在逃跑
一陣迷茫的風把枝葉
送上天空
讓遠望的人
感受到匆忙和凌亂
感受到逃跑的快樂
以及凌乱满地的
收获

一首歌

夜晚
故鄉掉進黑暗裏
地底的風景和異動
圍攏過來,向生命致意
向潦草和無序生存
献上一首歌
歌曲的大意是
遺忘或者
麻木



把夕陽贴到天上
人間就開始集聚輝煌
街道上的人影
慢慢的空洞、莊嚴起來
我喜歡陽光縫隙中的
空洞世界,以及空洞中
不再沉重的想象

回聲

我把回聲扔回到墙里去
墙壁的后面有很多扇門
其中的一扇門
一直在敞開著
期待著一切都應該
有來有往,有问有答
期待這世界
是完整的

一臺戲劇

一臺戲劇
有正有反有周折
有進有出
扮上紅臉的男人
一身正氣当英雄
服裝下面包裹著
什麽樣的色身
觀眾一時半會是
不会明白的

思想

我懷疑迎面的风
偷走了我的思想
我早年追趕的那些落葉
如今都隱遁了
不得已坐在田野間
看新來的風通過我的衣袂
變成舊風、變成
正在消逝的那些因子
我的那些遺憾
也就無關緊要
都随风消散了

遺忘之毒

有很多傷心事
張口要說時
突然就不見了
遺忘之毒
慢慢抵達頭頂
封鎖體內所有
足不出戶

洗腦

列車進入山洞
此前的經歷就一筆勾銷了
火車摩擦著山體
發出一陣陣
洗腦的聲響
讓人不得不期待
將要到來的新天地
怀想着一定會有
新的生活樣式
来配合我们
讓我們的幻想
更精彩

飛來飛去

飛去的和飛來的
雨箭穿云而出
日影的腳长长的
皴擦点染中
揉碎了下層山水
這其中的匆忙
以及來不及回味的
幻滅,一點點
遊弋在心中
空空明明的
像周身水气

雲開霧散

還是那個羊群
遍布在我的回憶里
它們的叫聲軟綿綿的
像雲團,飘飘摇摇
从一个夹缝中
向上走。接下來
就是云开雾散的童年
閃轉騰挪中
竟暴露出
很多晋身的
機會

吉祥

“望遠天接地
立身草木低
一道煙雲升起的時候
鄉野開始清爽了许多
空闊的仰望中
兩行鴈影
拉出两道彩虹
給世界留下
吉祥的圖案

重複与叠加

陰影
一層又一層
疊加著,重復著
幾經恐吓的人生
漸漸有了定力
不會再坚持指認
誰的内心有阴影
就如同不再去嘲笑
某某的生命
有瑕疵

收穫

又到了收獲的季節
田间劳作的人们
身影如蟻
如果有一阵风
此时吹过来
我肯定那就是
幸福的热浪
那热浪是翻滚的
金色的
只须一个浪头
即可颠覆众生

描述

在花的世界裏
我開始描述一位少年
那時候的風中
都會有逼人的香气
那少年一直在大的場景中
试图有所作为,謀求
白马过隙掠九城的修為
但是他敗了
我看到他
几番操作后的身影
漸漸的
融入黑暗

言說

作為一種語言
雷電是最燦爛的
當它高調而閃亮天空时
世間宵小都在朗照中
特別是在這黑暗的
天幕下,所有的行知
都成了敬畏
所有的閃失
都經不起一次
雷電的衝擊

回忆

當年
我對土地訴說過
也流露過絕望
脆弱的眼神
土地開闊時
地隴條條遠去
我的所有情緒
都在这路途中
消磨干净了

日光

我喜歡童年的每一个早晨
我喜歡河面上闪烁着的
细碎日光,我喜歡啊
童年的狂妄口氣
直接上升的太陽
更喜歡上升的迷茫中
我那小小的伎倆

向日葵

向日葵
當我痴痴的站在田野上
臉頰鼓脹到
像向日葵的時候
我的牙齒就會
一層層排列起来
給這個世界
獻上最燦爛的笑臉
給成長中的少年
留下難忘剪影

絕望

絕望的時候
一顆柿子吊死在
高高得樹枝上
那時葉片盡落
寒風加快頻率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设计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