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地荒凉 ⊙ 裂缝园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打油诗

◎心地荒凉



打油诗


在三十年前
有两首有关
扇子的打油诗
不知道
是谁写的
我觉得写得
还可以
特照录如下
“扇子有风
拿在手中
有人来借
不中不中”
“三到五六月
扇子不可借
虽然是朋友
你热我也热”
2021.1.8
 

场景


在二十年前
我去车站坐车
有个姑娘站在
车前送我
但车窗无法打开
于是我们俩
隔着玻璃
亲了个嘴
这个场景
其实是我凭空
编造出来的
因为在那时
我觉得
这个场景
如果发生在
我身上的话
那该有多好
2021.1.8
 

二哥


在他去世后的
第一年冬天
我还在读书
有次在梦中
他走向我
收走了我刚
做完的试卷
他对我说让我
来看看你的题
都做对了没有
他的头发脏乱
活像个鸡窝
2021.1.8
 

二十年前,我曾喜欢过的30首歌


为何你的心不懂
双双飞
救姻缘
爱我和从前一样
天天等天天问
一路等候
有一点动心
今年夏天
不再孤寂
每一次
相信那一天
问情
谁懂
我曾用心爱过你
活的就是现在
梦醒时分
听说你要走
别问我是谁
烟火
如果明天能再相聚
戏梦
月牙船
梁祝
今生注定
惦念
一生梦一生狂
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你别走
大头皮鞋
追求
2021.1.8
 

姜琳啊,她是我今生每次回忆起来,都会裂开的痛


以下两段话
是我在2007年
2月26日
在河南老家的
一本集邮册上
写给姜琳的
“姜琳,你在哪儿?
我想知道你在哪儿!
让我知道你在哪儿!
你是我心灵的火焰
温暖我身体的严寒。”
“姜琳,记住我们
相识的日子吧
——2001年11月21日
离今天已经快6年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
你是惟一和我
保持联系却又
极少见面的人
你是惟一
在我这儿重要的人
你是惟一
让我语无伦次的人……
临行前,我在柜子里
看见了这本集邮册
虽然只有几枚邮票
但却是我最珍贵的收藏
我把这本集邮册送给你
以此来纪念我们的生命!”
2021.1.8
 

他可以算得上是一个诗人


我有三个哥哥
大哥二哥
暂且不提
就说说我这个只有
小学文化的三哥
事实上
我想说的是
他可以算得上
是一个诗人
现原封不动
将他在1995年
写下的两首诗
照录如下
“《过错》
你使我夜夜
不能安眠
你使我天天
愁眉不展
你曾经说过爱我
永远的爱我
可是到现在你还
让我一直难过
难过你不该说爱我
不知是你的过错
还是我的过错
现在就让我们
各奔东西
去寻找各自
所爱的人去吧”
“《失恋》
从我失恋那一天起
一个人流浪到外边”
2021.1.8
 

往事不要再提


2018年10月6日
夜里11点25分
在失联许久后
他又一次
联系上了我
立刻发了几张
照片给我
问我是否还记得
那个院子
印象中我好像
去那个院子里
找过他和另一个
文质彬彬但却又
抠抠搜搜的家伙
他的恋旧级别
至少比我高十级
说在他租住的那个
出租屋的隔壁
当时住着一个
在学校里推销
化妆品的女同学
他半夜还摸到
人家屋里赖在
人家床上不下来
吃人家的咪咪
抠人家的屄
我说你不仅抠
你还舔
他说屄真的没舔
咪咪倒真是舔了
他说你最爱舔
赵淑娴就是被你
舔高潮的
我说往事不要再提
人生已多风雨
他又在向我索要
当年被我穿走的
他的那件
雅戈尔衬衫
我说你来北京
我赔你一件LV
他说你开宝马
就牛逼了么
驴牌算鸡巴毛
我不要你的LV
我只要我兄弟!
你回来请我
去河大西门
吃个烧饼夹菜
再来碗羊杂汤
咱俩就算两清了
2021.1.8
 

少女杀手


在我印象当中
当年的他
属纨绔子弟
黑亮的皮鞋
紧身裤
黑亮的皮夹克
高个儿
分头
眯缝着迷人的
小眼睛
还人模狗样地
戴副近视镜
见了漂亮女生
就冲人家
挤眉弄眼
曾将一个开封
本地的好姑娘
勾引到宿舍里
差点没把宿舍的
上下铺给干塌
我说你当年
可算是少女杀手了
他说你可拉倒吧
就好像哥现在
就不是少女
杀手了一样
可能没你杀的多
但哥在这十八年来
就从未收过手
说完又发过来
好几张各色
女孩的照片
给我看
想必那些
全都是他猎杀
过的对象吧
2021.1.8
 

细腻的感情


他继续批判我说
你鸡巴那时候
一门心思的写诗
泡妞操逼
我们爱玩爱赌
你鸡巴一副
高高在上
瞧不起我们的
操蛋嘴脸
但我们虽跟你的
爱好不同
但完全不影响
我们对你那种
生活的心向往之
你鸡巴当时肯定以为
我他妈不懂文学
一天到晚就是
赌钱操逼混日子
满足肉欲找快感
你自己写诗操逼
就美其名曰
为创作找灵感
是跟被你操过的
那些美女们进行
灵与肉的碰撞
说实在的这些
我都能理解
一点都不影响
我在内心把你
当兄弟看待
你有你的理想
我有我的快乐
我他妈从未想过
要去写什么狗屁
诗词歌赋
我就是想赶紧毕业
回老家市里
找份工作赚钱
娶妻生子
过平静的日子
我说我万万没想到
当年看似傻逼的你
却有着如此
细腻的感情
2021.1.8
 

青春


他曾嫉妒过我
当年
跟张帅的友谊
他说你鸡巴
就觉得张帅他们
会写诗
能影响到你
我他妈狗逼
都不懂
所以就疏远我
不爱屌我
你知道我当时
心里有多难受么
但我永远都
不会忘记
你那么穷
还愿意在我
输得精光时
请我吃饭的事
我现在不去想
你当年对我
是一种什么
样的感情
我只想对你说
一句话
那就是
兄弟
无论如何
不要忘记
我们曾相互
见证过的
彼此的青春
2021.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