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选虹 ⊙ 追赶光阴的鸟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灰犀牛》(三首)

◎张选虹



《拍霜记》
 
薄塘浮冰控制住白头霜碎裂
披上旭日的金缕玉衣
 
蚕形的霜,白蚁与芝麻的霜
临时抱佛成龙泉山麓的纯银铠甲
 
每按下一次快门,霜就骨折一次
坚硬一次
 
拍蹄,拍羽,拍核,拍毒
摁进疾速遁去的人与鸟迹
 
每粒霜里都有一颗滚烫的糖心
尽收天空扑来的晶莹投影
 
苦苣菜花斟满黄霜
千里光叶尖上的青霜如登高的寺僧
 
卷心菜裏紧霜骨,欲脱困高飞的骨
鬼针草迟到的钻石无人采摘
 
10点,四野的霜燃烧完毕,有泪无灰
而你惊醒的鬓上霜将自燃许多年
 
       2020.12.20



犀牛》

逆光傲立叶尖的蚂蚁
像一头犀牛俯视草地和镀金的沙
它开始了无声无边的巨大演讲
给地听,讲给天听
它与落日一起
时间的流水泡软蛰伏连环山峦
昡目的光退古之黑
叶尖持续地震,这只急剧膨胀的灰犀牛
内心如潮钻石天幕
那闪烁的繁星即天空不眠的蚁群
星光即无穷的触角
它们能触醒任何一个肉身
星空有一头对宇宙表白的犀牛
除了神与亡灵,只对
地球上挺立的蚂蚁表白
漠视地与天异动的巨蟹与狮

       2020.12.25


《肉身股》

鸟儿冲高在云并不到达涨停
鸟儿栖溪谷并不抵达跌停
鹰与雀都活在自身可伸缩的时空
你我皆涨跌之心,有突破极限之脉
但我们从未真正垄断过自己
时红时绿,时黄时碧
即使我们心胸宽阔如宇宙,也挽救不了
一粒时间与光,一只骤停的蚂蚁
我们的目光与手有无穷潜力
可无论走多远攀多高潜多深仍无法逃脱
肉身经年横盘
面对高山和大海我们时常空仓
但又忍不住把自己填满
你我注销的每一个梦都曾融资,跳水
男人每晨割掉脸上震荡的韭菜
女人时刻紧急包装面世
但都免不了被永远停牌的劫数

     2020.12.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