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20年12月之一)

◎伊沙



v无限制超长诗《梦》


《梦(1715)》

面对一个
脏兮兮
臭哄哄
女流浪汉的
性挑逗
我还是
经得起
考验的



《梦(1716)》


在警察局辨认
一排犯罪嫌疑人
毎一个
都有一手绝活儿
变成了集体
脱铐表演


《梦(1717)》

将一位朋友
(现实中不存在的人)
送到火车站深处
一家旅馆下榻
然后出来
在火车站的小店里
买了些吃的
给他送去
那家旅馆
凭空消失

《梦(1718)》

一次诗会
一家酒店
早餐时间
遭遇前友
诗霸一枚
取自助餐
我取什么
他就把什么
一抢而空
然后招呼
他的喽啰:
"快过来
这个好吃!"


《梦(1719)》

在梦里
做小说

经过一座桥
你的主人公
忘记了
曾与父母走过
只记得
曾与初恋走过

几十年后
他们在法庭上
邂逅
你在犹豫
他们相互认出对方好呢?
还是互不认得好?
还是单方面认得好?



《梦(1720)》

不止一次
梦回中学
快要考试了
物理或化学
尚未复习
啥也不会
将我吓醒




《梦(1721)》

追《大秦赋》追
夜里做梦
替人加了个人物
编了个故事
六国质子在咸阳
其中一位
深藏不露
深得嬴政信任
险些将其干掉
差点改写历史


《梦(1722)》

酒后
酒店楼梯
与赵白两位大爷同行
走着走着
楼梯断了
改乘电梯
翌日
我们下楼时发现
楼梯未断
便说:
"昨晚真是喝醉了!"


《梦(1723)》

年轻诗人A
用一首诗
漂亮地解构了
老诗人B的名作
令后者很不高兴
认为不尊重他
我说:"看来
真是不懂解构"



《梦(1724)》

梦入巴萨更衣室
中场休息
上半场0:4落后
下半场该如何踢
梅西用汉语说:
"就当0:0来踢"
我把手
与全队的手
伸在一起
大喊一声:"嗨!"



《梦(1725)》

一个美丽的女逃犯
在加油站
看到警方通缉令
自己的照片
说:"没选好,不像"



《梦(1726)》

一帮《新诗典》诗人
相聚在一条船上
江湖海说
给我叫了一杯茶
我说谢谢
他去喊船主
把卡拉ok包房打开
船主说超过五个人
就可以开
我说我们十五个
都不止
船主说
那就坐不下了


《梦(1727)》

午觉中梦见
17楼上班的
那个前职业球员
特别怕他说:
"你的球
气打得不够
仅仅因为
在现实中
他说过那么一次



《梦(1728)》

春秋战国故事
像漫天大雪
像缤纷的
扑克牌



《梦(1729)》

外甥女李臻一家
来做客
炖了一只鸡
吃面
我对妻抱怨道:
"怎么又吃面?"
妻反怼道:
"咱家一周能吃几顿面?"
委实不多
是我话说错了
总觉得有好菜吃面
对不起那菜



《梦(1730)》

有的梦
只是对现实的
简单重复
昨夜睡前
我在《今日头条》
看了一个六分钟
看春秋战国地图变化
梦里便扑愣扑愣
明明灭灭
重复着此图



《梦(1731)》

我的梦
为什么比他人
写得更梦
因为我把梦
当主体
把我人
当客体
以科学实验的态度
在观察
在写作


《梦(1732)》

舞台上
一个民国范儿的诗人
在朗诵他的诗
很帅:
"在茫茫宇宙中
只有一棵树"


《梦(1733)》

某次典会
照全家福
站在后排的
赵大爷
指着前排
展开的横幅说:
"那就是
《新诗典》
十周年终点线
——啊!"
然后朝前
把站好的队伍
冲乱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