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木 ⊙ 川木的磨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笺日疏

◎川木



1
这个冬天,死亡结成了冰
仿佛天空散落的时光纸屑
被一双手归拢在河流上
晶莹的星光沿着大地铺展
你在黑夜行走,我远望着你
蹒跚的脚步扣响书脊里
沉睡的文字。那些词语
漫长岁月里撞身取暖的
孤独而焦灼的孩子
向您发出沉默的问候
2020年11月23日

2
在死亡的包抄中,我们练习
突围的技艺。这是游戏的一环
紧扣着人生的阵地。风从对面
斜插过来,刺中了你的影子
仿佛梦中的树林,发出一阵阵
窸窣之声。那是你的手脚沿着
生活的巉岩攀爬,留下的勒痕
死亡的痕迹清晰可辨,即使在
冬夜。我见到了你沧桑的脸
2020年11月23日

3
从冬日的北运河远望
天空的纹理逻辑清爽
乌鸫在语词的推演中
上下翻飞,它的翅膀
扇动那片晚霞的霓裳
夕光与冰河一起涌来
小径退隐于先辈的墓床
万物都为澄明之境歌唱
2020年11月23日

4
当我们谈论死亡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不是在谈叶芝、奥登、格丽克
不是在论老子、庄子、苏东坡
我们谈论的只是那日的暴风雨
在墓地倾盆而下。一如我们哭泣
哀悼逝者。他复杂而简单
卑微而高尚。履历如下:
抗美援朝出国志愿军战士
文革造反派,人事股干事
活期转定期存折通本户主
人民路废品收购站原老板
爱的神经偏执狂
阿尔海默兹综合症
生活的辩证法虽然颠三倒四
却也恰切地覆盖了他的一生
正如当我们谈论死亡时
不知道还能够说些什么
2020年11月23日

5
他在酒后的失忆里
触摸那张沉醉的脸
湿滑、谦卑、柔软
幽暗词语里的一抹苔藓
每一寸都值得反复摩挲
他的身体在扭曲、旋转
血液沸腾,浪涛般涌过
岁月冲积扇的河口沙滩
在黑夜的阡陌上层层铺展
2020年11月25日

6
早安!朋友
早安!走失的祖先
早安!窗外的乌鸫
以及你们温柔的盘旋
早安!从东方升起的
袅袅晨光。她们裙裾翩跹
仿佛大海有翼飞翔的歌唱
唤醒那栖息在港口的点点白帆
2020年11月27日

7
如果词语能够把这个冬天
带回那棵核桃树上,回到
春雪吐绿的夜晚。我一定
答应你,凿开冰封的北运河
让死去的流水复活,让时间的
罗盘重新校准我们约定的星辰
指向幽暗世界里那抹初现的微光
2020年11月27日

8
我时常在睡梦里
拼装身体的积木
有着浓密的黑发
温暖湿润的躯体
然后,把琐碎的绒线
缝进你的裙裾,或者
用生活的针尖刺穿
阡陌交错的隐秘血管
直到大地一阵痉挛
泥土压得我心口疼
2020年11月27日

9
午后,我在一首诗歌里
探寻她的脸,玫瑰的册页
缀着一颗美人痣。我命令
她再开一次。寒冷的冬季
人迹稀疏,乌鸫凝神不语
连同渐渐枯萎的柳枝
万物之美纷纷凋敝
生活的逻辑就此折断
我依然爱你
2020年11月28日

10
人到中年,谈论爱情
既可耻也显得幼稚
我们还能谈些什么?
比如天气,已是隆冬
北运河结满厚厚的冰
你在冰上滑翔,宛如
盛开的玫瑰。这陈腐的
比喻,不该用在你身上
可是,可是,它的突刺
依然新鲜,保有锥心的疼痛
2020年11月28日

11
我要为出生向母亲道歉
她十月怀胎丧失尊严饱受折磨
我要为青春向南方道歉
她慷慨接纳被废黜的爱情草坡
我要为生活向爱人道歉
她长发待嫁如今已是两鬓斑驳
我要为写作向词语道歉
她病蚌成珠却被诗人夺走光泽
我要为死亡向大地道歉
恰如北运河上静静飘落的白雪
2020年11月30日

12
“我要告诉你件事情:每天
人都在死亡,而这只是个开头
——露易丝·格丽克
清晨,白石桥的落叶又厚了一层
过不了多久,这些树木将摘下面具
在寒风中抖动着赤裸干枯的虬枝
乌鸦还在盘旋,发出一阵阵叫声
它要告诉你:每天,人都在死亡
而大自然只不过是个开头
紫竹院的腊梅正含苞欲放
2020年12月1日

13
思者必须清除思想
世界必须终结时间
天空必须俯下身段
大地必须持存飞翔

河流必须撤掉堤防
玫瑰必须拿走花朵
上帝必须空出位格
诗歌必须重启想象
2020年12月1日

14
那是谁?
隔窗对我耳语
宛如丝绸卷起的一抹月光
2020年12月1日

15
“我们每个人走向和到达
我们所能到达之所
——荷尔德林《面包和酒》
通灵者醒来!
我已穿过你的睡眠
带走你的前世和来生
逡巡在黎明前的高山之巅
2020年12月1日

16
我在清晨向你发出问候
这是我们约定的仪式
有一天群山不再醒来
大风依然在雾霭中行走
2020年12月2日

17
“知我久慵倦
起我以新诗
——苏轼《寄李邦直》
不要在阳台上种植猫草
试图引诱那只加菲猫
让它吐出蠕动的往事
纠缠肠胃的陈年绒毛
它对生活的教义不太感冒
只是倾心于午后的时光
在慵倦的新诗里伸了个懒腰
2020年12月2日

18
是时候了
请允许我对诗歌做个了断
让那些词语就此各安其所
不要再随波逐流四处辗转
让那些砾石就此铸成韵脚
不要再推移转折一身老茧
让河流重回源头浪花朵朵
不要再跌碎峡谷惊涛拍岸
请原谅我的告别不说再见
是时候了
2020年12月3日

19
午后,落叶翻动寂静时光
风从身体穿堂而过,发出
幽冥的私语。仿佛血流的
冰骨在咬啮中倾吐着回忆
更大的风在胸口盘旋,拍打
被遗弃的渡船:这无主之舟
饱经沧桑的心脏已经腐烂
而四肢的木浆依然在划动
伴着午后落叶翻动的时光
2020年12月7日

20
思想的齿轮开始剥落,时针
沿着生活的钝角走走停停
仿佛冬日的阳光拂过山谷
在银杏的金叶上随风飘零
虬枝交错的巉岩下,鼹鼠
储藏着食物,忽略了脚步
渐进的声音。我们就这样
说着话,看着傍晚的大雾
缓慢升起。然后互相道别
保重!爱人!好梦在今夜
2020年12月15日

21
在风中,诗歌打开了沉默的缺口
倾述纠结的枝叶,以及枝头的露珠
那些鸟已经飞走,羽翼划过纸上的
天空,留下一阵阵战栗。仿佛词语
受伤的身体,在疼痛中等待抚摸
你创造了它们,必须治疗它们
那些飞翔的精灵,抑郁症患者
甚至来不及悲伤,就消失在风中
2020年12月16日

22
什么时候?诗人戴上面具
把豢养的词语喂得又白又娇
就像那只加菲猫,沉醉于舔舐
浓密的软毛。不远处工字厅角落
流浪的橘猫一阵阵呼号,刺破寒风
仿佛泣血的幽灵,让诗歌也黯然失色
2020年12月17日

23
从冬天剖开一个词
你看到的是什么——
是元音辅音紧紧依偎的鸳鸯
还是意义断裂时惊飞的寒鸦?
是细节被封冻的一堵冰墙
还是韵味回旋的粒粒细沙
我不能确定词根衰败的白杨
能否在春天到来时枝叶焕发
正如词典里那副姣好的脸庞
睡梦中有一滴泪水悄悄落下
2020年12月17日

24
傍晚,中通快递通知我去取件
是新疆寄来的干果,陌生的联系人
手机号模糊不清。我纳闷这件物品
是否找错了主人。密封的米黄色纸箱
有一处已经裂口,像沙滩上死鱼的眼睛
盯着这个世界发呆:老年失忆症患者
弥漫着死亡的疼痛。你从不看医生
有些诊断必须自己作出,快递小哥
不会用手术刀告诉你疾病的隐喻
万物自有来处,并将各归其位
2020年12月17日

25
月壤没有有机养分,不适合种菜
她盯着这条新闻,笑得肚子发疼
菠菜、苋菜、朝天椒、橄榄果
芹菜、白菜、金针菇、黑木耳
她天天种菜,在菜地里打滚
如果是夏夜,还能听听蛙鸣
捉几只萤火虫放在玻璃瓶里
真是操蛋!我的菜直播带货
都卖不出去,如果月球能种菜
需要多少成本?谁能吃得起?
想着想着,肚子饿了。上菜!
2020年12月18日

26
毕竟不是我乡
南方令人抑郁
不如归去,只是
枉负了好山好水
昨晚与她说起这事
我劝其慎重考虑

人生能有几回折腾
一段路就是一块血痂
即便在冬天戳开
不发炎,也很疼
2020年12月25日

27
盘点这一年的收成
(不包括爱情)
把这一年贴上封条
(不包括后门)
有人吃斋念佛
(不一定真信)
有人遁入山林
(不一定真隐)
哭的依然在哭
笑的始终在笑
而你
如悲如喜
幻影幻踪
2020年12月28日

28
昨晚散步经过工字大厅
那只流浪的橘猫还在叫
大风中都是它的爪子
把冰冷的石头抓出血
入冬以后的最强寒潮
正在路上。众生皆苦
它已预知死亡的来临
2020年12月29日

29
有没有一组词
冰清玉洁又厚实
如玉渊潭封冻的河流
在阳光下闪烁着神秘
我们沿着它的音韵滑翔
练习生活的羽翼
保持完美的身姿
或者沉浸在它的意义中
做一个安静的沉思者
辨认生与死的踪迹
如果需要,我会用冰镐
凿开它坚硬的肌理
看看它的子宫深处
有没有覆满飞雪的化石
2020年12月29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