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歌(13首)

◎量山



田野即景

老妇人坐在田梗上
收割后残留的玉米叶还没完全腐烂
像她的肌肤

趋向泥土的颜色
她将成为土地的一部分
只有眼珠和嘴唇微微动着

或许她早已失孤。老有所养
对她来说是一件奢侈的事
这是十一月
不远处的山峦敞开深红的怀抱

没有人注意她
也没有人在意燃烧的红叶

2020.11.3


挽歌

好久没有见到这么美的流星了。

在另一个房间,
他把鸡冠血滴在朱砂上,然后置于床底。
这意味着亡灵可以还乡?

想马河在石头的夹缝中喊叫,
泉水沿着峡谷往回走,
柳莺并不比鼠舌好奇,
打量着我们中间的因纽特人。

"孤儿,小语种的湮灭......"
他停顿了一下,
眼里蓄着山谷无法消散的水雾。
后来,孩子培养成了软籽石榴,咧着嘴,
但是没有牙齿。

在马鞍垛,老夫妇像是柴禾。
没有院墙的木门半掩:
可以窥见堂屋中堂贴的伟人像。

2020.11.9


相似

河流要把落叶冲走
石头阻止了它

我和土地天然亲近
但中间隔了屋顶,硬化的路

早晨遇到的一个清洁工
出于同情 ,帮我找到更多相似的人 

雨水让我们避免了被焚烧的命运
我们哆嗦地抱在一起

从未按照自己的意愿生活过
最后的自由也仅仅因为一次飓风

2020.11.19


河流


仿佛一个人:前半生汹涌,后半生从容
水流声来自渡船人的赞美
忽然青山就跳将出来,劈开了绿水

2020.10.26


歌声
 
进入教学楼的不止灰色的气流,
还有雀鸟的啾啾;
天际传来遥远的歌声。
 
今日小雪,适合饮酒?
 
每当我与粉笔同行,
越过校园的常青树
它的颜色——
 
打湿田字格里的小小身影。

2020.11.23


杀树

斧头破坏了纹理,苦楝
的树心空着,像失孤的七叔
在等一场雪

地上堆着新鲜的木屑
我们从南地回来
麦苗和灰灰菜刚刚倾心交谈过

你往炉边靠了靠
村子里很安静 ,没有
幼时,我跑着看宰大肥猪的血腥

我们把柴禾垛好
对于偶尔飞到上面的麻雀
没感到一丝惊诧和不适

2020.11.29


橙子

橙子的金色在路上行走
将要从赣南来中原的小镇
爸爸和他的女儿走在果园里

这是一件奇异的事情
两棵脐橙树走在山坳里
鸡鸣伸向青枝的晨霞

天空的网眼流露出蔚蓝
一场小小的排球比赛
爸爸和他的女儿高高地跳起
不让它落地

2020.12.3


臭椿
 

臭椿画出凋零的阴影;粮食和蔬菜
在批发市场的大棚里,挤在一起。

还有我们的手。这是傍晚,
 
情景再现加快了位置的互换,
以及身份。那时,母亲拉紧我的手

人们用刀子剥臭椿的树皮,
还有粪坑里头年的白菜根。

它失去尊严,只剩下活着。

没有米面,没有麸子,
可以有观音土和清凉的井水。

姥姥的指尖,像土地裂开了囗,
没办法阻止寒风进一步的侵蚀。

她想和臭椿一样政治清白
尊重它流出粘稠的胶,愈合自己的伤口

2020.12.7


书简

信还在,邮筒不见了
回家的路越修越宽,家不在了

青山还在,夕阳不见了
我还在,你不在了

2020.12.16


书简

红豆通过孩子的口型,嫁接于明亮的枝条。
你对我说早安,并斟满太阳的金樽。
心电图一切正常:
从医院回来,除了涌现深深的眷恋

2020.12.21


蓝调

你的生日比我小几天
恰好是盛夏
对于我这个冬天出生好色的人

相遇的问题绝无可能
但,丝亳不影响
两列火车相同的轨道和共鸣

像是徐志摩和林徽因
夏天的蓝赋予冬日白色
多么纯洁 ,蓝莲花披着白雪

落叶纷飞,诸神祝福
我也是蓝过的叶子
今夜,幽人注定无眠

拿起酒壶,给空山斟满一杯酒
在一棵花树的树枝间
安置你的卷发和内心


书简

欢欢在发情期,半夜不睡
诺诺的爪子一直摁着它的胸囗
情爱多么重要,她因生病
被拆除了子宫
竟然还住着人
它们老远就能闻到交配的味道
成群地跑到她家门口
把门都拍坏了
别误会,我说的是狗
可是在人的世界
为了一块骨头
他们的爱情甚至充满了阴谋

2020.12.22


献辞

只有风通往过去。
吹到我身边的,还有一只
灰翅的鸟唱的歌。
那些音符:急促,短暂。
而吹哨的人是一堆无用的柴禾,
引起的火苗。

雪的银币掩盖了真相?
是时间抛弃水井还是我们?
阳光透过窗格子投下斑点。
脑门上的测温枪消逝了温度。
欢聚的时刻啊,
偏偏少了你一个人。

爱无法重复,性交是雷同的。
你的西子或密伦娜;
汉人还是犹太人。
埋葬的海底是否有一座活火山
我必须与奶嘴的快感一刀两断,
在霾的林中找到啄木鸟。

那种敲击里,我们
不过是时代的分泌物
在多灾多难面前
只有星星有无数个意外

2020.12.30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