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户 ⊙ 雨总下着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21年的诗

◎窗户



十二月二十九日,风雨大作
 
傍晚,风雨大作,气温骤降
我站在窗口
和往常一样
点一颗烟抽着
 
我望望黑暗的江面
那里,黑得什么也没有

2020.12.29


新年之诗

去年的雪覆盖着山顶
早晨的太阳是新年的太阳
路两旁的草地
蒙着一层白白的寒霜

梦里我曾回到老家
兄弟姐妹,围在妈妈身边
灶头热气腾腾
柴火啪啪作响

此时我走在上班的路上
行人稀少,道路干净
冰冷的风吹着我
影子,在后面静静地跟着

2021.1.1


乡下的落日

陪着老爷子,坐在院子里说话
带着小之
来到空旷的田野

太阳就落山了。火红的落日
让起伏的山峦
有更加清晰的线条

这是新年的第一个落日
我牵着你的手,站在田埂上看着
冰冷的风,微微地吹拂

2021.1.2


白鹭

元旦回乡下,小叔家
请客。说补过“冬至”

大人小孩,站在他家的院子里
相互问候

我一个人,靠围墙边
被站在清溪中的白鹭吸引

它高高瘦瘦,一身洁白
立在水中。高傲。充满隐士的儒雅

溪对面的堤坝,是一条马路
充塞着集市的喧闹声,和喇叭声

我内心宁静。注视着这只白鹭
一直低着头,仿佛在凝望自己

2021.1.4


赞美诗

几只小鸟,在窗外鸣叫
阳光中,清亮的声音有了着落

香樟树把枝叶伸到窗口
一个冬日的蔚蓝,就慢慢地展开了

有多少低矮的生活,不可描述
一截烟灰在烟缸,轻轻地掸落

中年的庸常。忙碌。和寂寥
如一轮冬天的落阳。很红。也很凉

2020.1.30


早春

荡漾的风
把河岸明晃晃的光
分给树木,草坪,道路,房子
和房子里的每一个人

像一面面摇晃的镜子
照亮了岁月中
所有温暖而辽阔的爱恋
所有光,都在说话,都来自心灵

深处:我爱你,我爱你……
一声声呢喃
用最轻的方式,在耳边唱响
像划过内心的一片片波浪

2021.2.16


赞美诗

春日像旋转的陀螺,抽打着中年的睡梦
梦中人反复出现。她温柔的喊叫
让旅途中的雨水和星空充满回声
很多时候,我只有用右手压住胸口
才能让自己呼吸。继续赶路
梦中人,她不知道。她只负责
置身于我的日常之外

2021,3,13


赞美诗

三月,日子像樱花一般灿烂着
春雨在春天一直在下落
若鸟鸣清亮,下落在清晨,和日暮
我像一个失忆的人
忘记一些古老的闪亮的日子
立春、雨水
惊蛰和春分
梦中人,在梦里
起身。烧水
送儿子上学
回来,返归轻清的梦境
草地已经绿了
河水在上涨
我的冬衣一直没有脱
留住一个冬季的寒凉

2021,3,24


落日

晚餐后,我在收拾餐桌
你站在阳台,回头对我说
"快看,落日!”
我难以置信——
早上下着雨
下午阴沉沉
但还是来到窗前
捏着抹布探出头
一轮红火的落日
像电影中的场景
漂浮在耸立的高楼之间
把灰蒙蒙的城市
映照得格外壮丽,辽阔
另一边,义乌江
在静静流淌,像一个梦
它在自己的暗影里徜徉

2021,3,24




阳光落在窗台,大雪积满山顶
梦里唯有:流水、森林和野花
流水绕过脚踝,但不会浸入
你的身体和心灵
林中飞奔的小鹿
守护着你一生的梦境
野花,上天的小女儿
她有上天一样的心肠
对人世充满无限的爱怜
对时光充满永恒的抗争


古老的早晨

之前,一片沉寂
之前,一片昏暗
也许,我还在梦中
也许梦中我在哭泣
也许,我只是沉睡
沉睡中被星星遗忘

好在突然我醒了——
那么多清脆的鸟鸣
在早晨四点半集合
时光仿佛重新降临
世界仿佛重新开始
之后安静下来了

之后有了其他声音
之后什么也未发生
偶尔我坐在椅子上
拼命回想我的梦
就像暮年,坐在河边
回想最初的那片嘴唇

2021.4.10


“独怜幽草涧边生”
——韦应物

清明那天,祭完亲人
我们坐于
溪边的岩石上休息
小儿穿着雨鞋
在溪中玩耍
父亲拿着锄头,站在水中
挖着长在涧边的
一簇簇暗绿的“幽草”
说带回城里
放在水中,会一直活着
可以弄成
一盆盆好看的盆景
回城之后
我教小儿背
韦应物的“滁州西涧”
才知道溪边
这些爬满童年记忆的水草
生命力顽强的水草
叫“幽草”

2021.4.13


寂静

细雨下着。五月即将来临
湿润的空气中飘荡着
樟树的清香
清脆的鸟鸣散落在四周

很长时间过去了
我们在阳台上喝茶
我们走在路上
我们做梦
和孩子一起
养鱼,踢足球,背唐诗
给他讲故事
不乖的时候,训斥他。偶尔揍他

一切在隐秘中进行
像一个漫长而深沉的梦境
醒来发现:鬓角白发生
中年的肚子悄悄突起
而对窗外正在发生的春天
我们可以一直
视而不见

2021.4.25


细雨中

我一直在雨中
雨滴照亮了
道路。和城市的喧嚣
它照亮了早晨

和黄昏低矮。一切,都在身边
顽皮的儿子,母亲严厉的声音
院子里花开花落
江水无声,慢慢流着

鬓已星星也
失眠的夜晚
指甲,在指尖生长
万物在细雨中完成

不可命名的雨滴
就像中年沉闷的生活
闪亮也昏暗
狭小也辽阔

备注:鬓已星星也,语出蒋捷词《虞美人.听雨》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2021.6.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