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收官之作

◎许承云




@邪恶

这个词是怎么造出来的
真是不知道

本来邪就够了
还要加上恶

但是,忽然想到
邪着的恶?那不就正了吗

怎么词义还是不好
是不是像注重出身的年代

不管表现,正说反说
你都是黑五类

@蟋蟀

一场雨紧跟着一场雨
秋意越来越浓
总是令人始料不及

“七月在野
八月在宇
九月在户
十月蟋蟀入我床下”*

我们远不如那些小小的生命
这世态的炎凉,寒暑冷暖
早已深刻进它们的血脉里

注:此段取自《诗经•豳风•七月》

@镜子

有些词语能够照出
比如色厉内荏,比如黑暗
有些词语无法照出
比如心如死水,比如虚伪
其实,在镜子中的黑暗
人们看得很仔细
在阳光下的虚伪
人们总是无法防备

主教费尔南多的肖像画
究竟是想表达他的心如死水
还是想突出他的色厉内荏
没人能说得清
据说将其放在黑暗中的镜子里
一切都会一目了然

@静待

一上午我都在窗前工作
全然不顾户外的啸声
其实,我心底很清楚
消防车响了三次
从左向右,至今没回
救护车叫了十圈,从城里向城外
然后又急急折回
一只乌鸦很急躁地哇里哇拉
如上世纪某个海岛民族入侵时的虚声
在一棵槭树上挂着

灾祸,病痛,还有战争
这个世界从来不缺乏这些
只缺乏的是一份耐心与坚忍
不要害怕死亡
还是认真做好自己份内的事
静静等待那一刻
就像阿几米德演算那道几何题

@成都的雨

雨是传染病,无孔不入
雨是爱,无论春秋
雨是承受不住的压力,瞬间坠落

今天下午,成都的雨下个不停
像神经病患者,自言自语
传染了一街的人
爱上了外出没带伞的男男女女

一个老板破产了
站在三十层高楼上
自由落体,倾盆而下

@风水宝地

阴阳师为老板选中一块地
盖上了漂亮的别墅
前有照,一条河水绕房行
后有靠,一座青山白云生

竣工之后,异象叠起
夏天,老板的儿子溺死于河中
秋天,老板的后妻吊死于山上
冬天,老板于一个月夜在宅子里疯了

别墅成为远近闻名的凶宅
如今,空了

@起风的夜晚

请听一句忠告,不要出门
且将自己牢牢地锁死在家中

草已经枯萎,草籽纷飞
天地弥漫着怒气,沾染一身
便将成为生根之地

草根年年发
发于坡上,发于沟边,发于坟头

若草籽落于谁身,便有新坟产生
若不是你,会是谁

@摆渡人

无论河水断流
或是暴涨
都将失去摆渡人

是成群的桥让成群的人
失去了相聚的理由
也让摆渡人
在此世失业

但,相聚的人仍然会相聚
不在此生,即为彼世
他们的缘总得圆
摆渡人在那个岸边会殷勤为你撑船
仅限于,送至奈何桥头

@失重

从土地上架起的梯子
我们能想象到的高度
不过一百来米
再高,是可以架上去的
但何人能够爬上顶端

农家子弟出生
某省被枪毙的副省长
某地坠楼的董事长
居于官场久了,多少人保驾
仍未免失重

@贵贱论

世上最贱的是什么
人说是命
我说是花
路边,田野,坟头
无处不有

世上最贵的是什么
人说是命
我说是花
花房,暖阁,案头
君子兰曾数万一盆
为一盆有人丢命

某画家的一朵不谢花
曾拍下了数千万的高价

@望夫石

每到一处风景点
都要与那些石头、树和名楼合影
比如虎跳峡、黄山松、鹳雀楼
还有永不停歇的大瀑布

有一天,我阻止了
一个美女与山石的合影
那可是望夫石呀

你想好了没有,从此
你将与之永远站在这里
日晒、风吹和雨淋
还要与夫君永世隔绝

@月光下的影子

再次看见月光下自己的影子
不如阳光下明晰
有些模糊,有些孤傲,还有些凄清
以为自己是谁呢
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
跟屈夫子完全没法比
连桃花源里的遗民
都做不回去

猛一抬头
天空的肋骨正排列整齐
那一块云在月光中竟然
有了那么一股子浩气
一轮将圆未圆的月正好穿行其中
如肋骨里跳动的心脏
只是有些微凉
二千多年了,夫子的心
依然明亮,今晚正好照着我

@新捕蛇者说

很久以前,火车经过永州
邻座上来一个捉蛇人
一编织袋的活物
在寻找出路
这位蒋氏的后代已不再汪然出涕
一双抓蛇的手如鹰爪有力
眼光锐利,一眼认出我的朋友姓柳
他拉起他的手
刺史还好吧?车厢里诡异起来
唐朝的马车轰然向前

“我祖富于是,我父富于是
如今我己从业十二年,家里早盖上高楼了”
他在如是说
好像在告慰那位忧国忧民的迁谪者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