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下旬诗作

◎巴枣



平菇

女儿吃素
担心她奶水
不够外孙吃
妻子想方设法
给她改善饮食
却没啥好办法
听我说
平菇里面的
蛋白质含量
是鸡蛋2.6倍
猪肉4倍
她上网查证后
便天天买平菇
哪怕天气冷了
平菇价格
翻了一倍
依旧照买

2020/12/21


洗内衣

给父亲洗内衣
一小勺洗衣粉
洗出一盆
泡沫
不像洗我自个儿的
要更多的洗衣粉
洗出一盆脏水

2020/12/21


高论

一家四口
我和妻子
还有女儿
和外孙
打车
司机听说
到二中下
便问我们
“你们是老师吗”
我代妻子回答道
“是的”
过了会儿
他忽然感叹起来
“老师们都有钱
买车的多啊”
“谁说啊
我们就没什么钱”
他扭头瞥了一眼
副驾上的妻子
“你教副课吧
如果教主课
随便补补课
一年就能
捞辆车的钱”

2020/12/21


冬至下午

坐在办公桌前
冬至的阳光
照在后背上
暖洋洋的
时间长了
还有点儿
微微躁汗
仿佛春天
已经来临

2020/12/21


通心面

妻子做早餐
摊了一个大软饼
煮了两小碗通心面
我不免有点儿好奇
“你啥意思啊
哪儿有这样
搭配早餐的
平常不都是
摊软饼
配蒸鸡蛋吗”
“摊好软饼后
忽然想起
今儿是冬至
我在北京那几年
知道北方人这天
都爱煮饺子吃
家里没饺子
就煮了点儿
通心面”

2020/12/21


梦中登泰山

外孙哭闹
抱着他
忽上忽下
抖了一会儿
不仅不哭闹
还睡着了
女儿说
“看他在你怀里
抖动的样子
就跟坐滑竿
登山一样”
“天下这么多山
那他现在登的
是哪座山呢”
妻子插话问道
“那还用说呀
肯定先去
登泰山啊”

2020/12/21


公交车

一辆公交车
在十字路口
右转弯时
仿佛
一只奔跑的狗
突然停下来
从后门那儿
拉出
一坨屎

2020/12/21


外孙满月

妻子说
“孩子长大不少呢
现在抱着他
已有点儿沉手”
女儿说
“是啊
他现在蹬腿的劲儿
比之前大多了
几脚就把包被
给蹬开来”
我端详着外孙
发现他的眉毛
开始变黑

2020/12/21


女邻居

回去看父母
走到巷子拐弯处
突然听到女邻居
对她女儿说
“儿啊
以后没啥要紧事儿
就不要往我这边儿跑……”
我的突然出现
吓着她了
她收住话
面无表情地瞥了我一眼
我只好微笑着点了点头
她并没回应
回家跟母亲说起
母亲说
“她一家人
正在怄气呢
她儿媳
刚添了二胎
又是个女孩
之前
她女儿头胎是个女孩
二胎是双胞胎女孩
5个孙女儿
让她两口子
在人面前
抬不起头来”

2020/12/21


父亲

陪父母看新闻联播
父亲突然对我说
“你早点儿回去吧
你家里还有孩子呢”
我一惊
“您老咋知道
我家里有小孩子”
“你跟我说过的
难道忘了吗”
这让我第一次觉得
用老年痴呆来描述父亲
是不合适的
尽管他
连我这个儿子
已不认得

2020/12/21




跟母亲聊起
舅妈病情
进而聊到她一生
生育了5个表姐妹
和2个表弟
真的很不容易
然后我对母亲说
“您老身体
没舅妈好
幸亏没生
这么多孩子
不然
我们这些孩子
非得把您老
拖累没了”
母亲淡淡一笑
“真要生这么多
也就多几张嘴吃饭
日子再苦
我跟你爸
还不一样
要熬过来呀”

2020/12/21



职高生

午饭桌上
妻子聊起
她班上学生
他们中好多人
跟职高生那样
纯粹就混几年
拿个毕业证
连高职高专
都上不了
我没接话
因为从没见过
职高生怎么上课
倒是从门口路过
经常能看到他们
觉得他们
穿着打扮
更时尚
更贴近成人
还有一点是
住读生不必
关在学校里
一味吃食堂
可到门口买
各种各样的
饭菜和小吃

2020/12/22


省长路过

从上午10点开始
两辆雾炮车
在城区主干道上
各自拖着条彩虹
转啊转啊
一直转到
下午3点
省长车队
从城区边缘过去

2020/12/22


夜间巡逻

市里要求
机关党员干部
下沉到各社区
开展为民服务
苦于能做的
事情不多
大家琢磨出
一个金点子
每天晚上
6点至8点
穿上红马甲
到社区开展
夜间巡逻
一个熟识的市民
看见巡逻人员过来
跟大家开玩起笑道
“好威武啊”
“我们就是
要给小偷
形成震慑力”
旁边一个市民
冷不丁来了句
“这个点儿
人家小偷
还在睡懒觉呢”

2020/12/22


家庭主妇

中午下班回家
上楼时
遇到邻居陈婶
拎着一个纸袋
给住车库里的
她公公送饭
看我停在下面转台上
她也停在上面转台
然后冲我喊话
“你先上
你先上
我一天到黑
也不做事
闲得很”
僵持几秒钟后
我快速冲了上去
进了家门
思维还停在
跟陈婶相遇的地方

终于想明白了
她所说的不做事
指的是
她是家庭主妇
没有出外赚钱

2020/12/22


人跟人是不一样的

女儿乳腺炎
迁延一个星期了
她开始担心起来
万一化脓怎么办
我安慰她说
“不会的”
“你说不会有什么用
你又不是医生”
“就算化脓
那又咋样
开刀引流
是个再小不过的手术”
“爸爸啊
你咋诅咒起我呢
难道你非得让我
去做手术吗”
原来人跟人
是不一样的
遇到问题
我总习惯
先想最坏的结果
试着接受它之后
就啥也不怕了

2020/12/22


炒板栗

每次看见炒板栗的
都会想起诗人艾蒿
当年在西安创业
开了家炒板栗门店
看到哪家生意火爆
我就心生妒忌
好像我就是
创业失败的艾蒿

2020/12/22


订报

同事跑来问我
替市四大家
代订的报纸
怎么填写投寄地址
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假装发起脾气来
“你写市委大院
还怕邮递员
投错地方吗
你说
谁不知道
四大家在哪儿”
“那是!那是!
您老别生气
怪我脑壳太呆板
话说回来
就是真投错地方了
估计也没多大影响
反正这种报纸
订了也没人看
何况市领导们
都那么忙
无非就是咱们
多花几个钱
买订购任务”

2020/12/22


骂儿子

早上出门上班
碰见3楼老太
(她腿脚不方便)
提着几袋蔬菜上楼
歇在一楼转台上
边揉着膝盖
边骂她儿子
“他妈的个
死狗子日的
老子在楼下
叫他半天
也不下来
帮我提一下”

2020/12/22


独行侠

小时没学前班
经常跟着父亲
上生产大队铁业部玩儿
父亲闲时便带着我
四处串门儿
粮食加工厂
轧花厂
代销部
榨油坊
医疗室
兽医站
这些地方都混得乱熟
经常能从他们那儿
得到一点儿零食吃
或饼干或糖果
或蜜枣或棒棒糖
奇怪的是
这样的环境
竟然没能把我
培养成
一个爱交际的人
工作中不混圈子
写诗也不混圈子
以致于我的诗
跟我人一样
不受人待见

2020/12/22


求人

妻子打算下午
带着女儿
前去市行政服务中心
给外孙办理出生证
她问我
“有些资料
没原件
手机扫描件
应该没问题吧”
“你俩先去办
不行
我找他们领导”
女儿一听急了
“爸爸
咱能不求人吗”
“怎么是求人呢
你爸在单位
好歹也是
领导班子成员
时不时
也有人找他办事
这算不上求人
是相互帮忙”
妻子解释道

2020/12/22


培养感情

外孙出生以来
跟妻子俩分工
她照看前半夜
到临晨2点
再交到我手里
昨夜9点半睡下
不到12点醒来
想到再有几天
外孙就要
回长沙了
一时半会儿
想看还看不着
便一骨碌爬起来
把外孙抱过来了
妻子倒是
挺乐意的
“去!去!去!
跟你外公
培养感情去
以后长大了
记得买酒
给外公喝”

2020/12/22



偏执

女儿说她
不爱从众
有时会被人
理解为性格偏执
问我怎么形成的
想来想去
想起两件往事
都是大学期间的
一件是
有天晚上
校文学社
举办文学沙龙
邀请到诗人梁小斌
(他父亲在学校工作
他跟父母住在一起)
大家纷纷找他签名
唯独我没
转年我已担任社长
某社员生日舞会
他也来了
简单招呼过后
各玩各的去了
后来我独自坐下
看人跳舞
他走到跟前
跟我聊起来

2020/12/23


楼下邻居

晚上快8点
我家大门
被人擂鼓似的敲响
开门发现是楼下邻居
他问我家厨房水槽那儿
是否在漏水
都滴到他家了
打开橱柜
地板上的确
有少量水迹
但不知哪儿漏下的
他接了满满一盆水
猛然倒进水槽
好家伙
落水管那儿
立马水漫金山
忽然想起
10多年前
房子刚装修好
他跑上来让我妻子
堵住家里所有下水口
拧开所有水龙头
要试一试
我家地板
是否漏水

2020/12/23


无奈

起先
舍不得女儿和外孙
回到长沙去
现在
女儿得了
乳腺炎后
我改主意了
巴不得娘俩
早点儿走
毕竟
咱们小地方
医疗条件太差
万一有啥毛病
在那边看起来
方便多了

2020/12/23


习医

女儿信不过
本地医院
哺乳期乳腺炎
坚决不去看医生
自个儿在家
吃了10天
阿莫西林
已经好得差不多
没想又出现新问题
乳房里面
一个小肿块
不仅没消除
外面还出现了
一个小白点儿
硬逼着我和她妈
到网上现学现卖
“三个臭皮匠
顶个诸葛亮”
于是
仨人时而
聚在一起
搞起会诊

2020/12/23


达标与不达标

今天发布的
《中国居民营养与
慢性病状况报告
(2020)年》显示
中国成年男性
平均身高169.7厘米
平均体重69.6千克
对照了一下
今年体检
尽管身高由
以前的172.5
变成了171.9
矮了0.6厘米
还是达标的
体重呢
只有67.8千克
差了近2千克

2020/12/23


两个老太

傍晚下班时
在巷子里
遇到两个老太
玩牌散场出来
一个问一个答
“你赢了输了”
“今天运气
还不错
把昨天输的85块钱
又赢回来了
哈哈哈”
“我比你
稍微强点儿
昨天赢了5块
今天又赢了10块
总共加起来
赢了15块钱”

2020/12/23


教练车

骑着自行车
横穿斑马线
一辆教练车
疯狂鸣笛
抢在我前面
快速开过时
开车的中年男人
把头扭向车窗
冲我说着什么
我暗自庆幸
不懂唇语

2020/12/23


迟到

早上8点刚过
小外孙醒来
一声接一声
哭闹开了
妻子抱怀里
哄了几分钟
眼看
一时半会儿
哄他不住
一把递给
准备出门的我
“你是领导
上班迟到
没人管你
我不行
又是挨批
又是扣全勤奖”

2020/12/23


接警

小外孙
已两天没拉屎
这还是他出生
一个多月来
头一回
临晨1点40
妻子抱着孩子
来到我房间
“老巴!
你快点儿起来
快点儿!快点儿
我闻到臭味儿了”
仿佛武警战士
听到集合铃声
一骨碌爬起来
一分钟之内
准备好了
要换的纸尿裤
擦屁屁的纸巾
给他洗屁屁的
毛巾和温水

2020/12/23


打开水

上班第一件事
去开水房打水
第一次去
水温才32°C
只得返回等着
第二次
58°C
第三次
44°C
第四次
67°C
一个小时内
开水没打着
我的心情
随着水温
起起伏伏

2020/12/23



局外人

早上上班
见老门卫
脱了棉袄
在食堂拖地
便打了个招呼
“下这么大力气呀”
“市长要来调研
中午在食堂吃饭
你不知道吗”
“没听说”
话一出口
就后悔了

咱这不是
给自个儿丢脸吗
好在门卫回了句
“你当领导的
咋可能
不知道呢
跟我说笑吧”

2020/12/24


苦笑

办公室工作人员
拿着份文件进来
问我知不知道
上面布置的工作
接过匆匆看了几眼
告诉她
“这不是我分管的”
“那是谁分管呢
给几个领导看时
他们都让我
拿给您看看”
正要给她支招儿
忽然想起
早上妻子叮嘱过我
“刚看了星座运势
你今天运气很背
千万别去掺和
别人的事情
否则
只会给自己
带来麻烦”
于是我摇摇头
给了她个苦笑

2020/12/24


东方不亮西方亮

分管副市长
来单位调研
得知我
不怎么管事儿
没批评一把手
反倒说起我来
“你那么早
名牌大学毕业
想想国家
当时培养你
多不容易啊
你得把
自己学的东西
贡献出来才对
不然
装在肚子里
最终只会烂掉”
他不知道
我的才华
已经在兑现
除了写诗扬名
还当专家评委
捞起外快

2020/12/24


防贼

岳父带着岳母
去北海越冬了
临走叮嘱我
要时不时
去他家看看
昨日把他搁在门口的
一辆骑了30多年的
破自行车
给搬进屋里
搁阳台上了
担心年底
物业组织大扫除
当做废品扔掉了
岳父一听
在电话那头急起来
“那是我故意
搁在门口的
万一来小偷
他就知道
我们不是
有钱人家
就算进去
也捞不着
值钱东西”

2020/12/24


孪生兄弟

在巷子口
意外遇到
一个骑电动车的男人
跟旁边开小卖部的男人
长相一模一样
心说
这是对孪生兄弟吧
奇怪的是
两人对看一眼
彼此并没打招呼

2020/12/24


冬日阳光下

冬日阳光下
一个50多岁的
男性盲人
穿着一件
簇新的黑底白花棉袄
手里握着根竹竿
满脸笑容
走在马路中央

2020/12/24


架模

办公楼旁边
护城河疏浚
工地上
7个工人
在给即将浇筑的
水泥岸坡架模
一个上午
架起不到
20平米
才11点半
有人喊话
“走
吃饭去咯”
另一个人
脱下手套
像是应答那人
又像自言自语
“长工活
慢慢磨”

2020/12/24


生活规律

我喜欢
有规律生活
每天早7点
必须如厕
不巧
今天这个点儿
赶上外孙拉屎
溢出纸尿裤
将包被弄脏
女儿喊我
帮忙处理
以致于打乱了
我的生活规律
一整天下来
竟然
再无便意
仿佛小外孙
替我拉过了

2020/12/24


风险无处不在

手机推送的新闻
在长沙湘府路大桥上
一个31岁的年轻男子
弃车后翻越护栏
跳湘江自杀了
男子妻子表示
他平时性格比较乐观
前不久他们还买了房
事发前刚送完她上班
并无异常举动
只是此前在单位
和领导发生过不快
领导当着同事面儿
训斥过他
她认为丈夫自杀
跟他领导有关
看完后
不禁联想到自个儿
幸亏平时待下属
如同兄弟姐妹
并无过激言行
比如昨天
跟下属要工作总结
他说下午回单位写好后
会尽快发给我
我说不急
先忙你手头的事情

2020/12/24


做事

每月下旬
清洁女工
都来做卫生
当她把窗户打开
开始擦窗玻璃时
一股寒气
从背后袭来
我赶紧把空调
打开了
她呵呵笑起来
“你要做事
就不冷了”
我操
原来写诗
不是做事呢

2020/12/24


见面

家属院老李
平日见面
总热情打招呼
今日一反常态
无视我点头

他戴着口罩
不方便呢

2020/12/24



从牢房出来

外孙吃奶粉
每次都急吼吼的
妻子说
“这孩子
自打出生后
一直这样儿
跟刚从牢房
放出来似的”
我心说
可不是吗

2020/12/25


定心丸

小妹担心
公益岗位做不长
家庭收入没保障
跟社区书记求证
书记反问她
“你听谁说的
没有的事儿”
“跟我一起
做事的晓丽
她告诉我的”
“别听她的
她跟你情况不一样
是为了扶贫验收
能够顺利通过
临时增加的
你是长期的”

2020/12/25


二遍苦

女儿叮嘱我
千万别把
她乳腺炎化脓
需要手术的事儿
告诉给母亲
别让她老人家
再遭受
一次痛苦
因为母亲
生我的时候
有过同样的
境况

2020/12/25


天黑下来前

眼见天黑下来
妻子让我
把挂在阳台护栏上的
外孙的几件衣服
不管干的湿的
全都收进来
改挂在阳台里面的
晾衣架上

想起来了
小时候
祖母说过
小孩子衣服
在屋外过夜
容易招鬼魂

2020/12/25


两码事儿

女儿要回长沙
跟她妈妈说
“你去超市
多买几罐奶粉
给我带走吧
网购的
比这儿买的
一罐要贵
20多块钱呢”
妻子小声跟我嘀咕
“她如果不做公益
随便找份工作
哪儿还在乎
这么点儿小钱”
“这是两码事儿
不能混谈”
女儿耳尖
听到后
辩解道

2020/12/25


垃圾车

家属院老门卫
查出白血病
送武汉救治去了
门卫室旁边停放着
他平日运垃圾的板车
上面装了
满满一车废品

2020/12/25


线索

一个中年女人
敲门进来
“巴主任好
还认识我吗
我是肖萍”
本来眼神儿不好
被她劈头一问
越发懵了
戴上近视眼镜
仔细端详了下
哦,想起来了
原来是大妹夫的
二姐夫的外甥女
那双圆圆的
大眼睛
跟她舅舅
一模一样
以前
在我单位对面
一家酒楼里面
当大堂经理
那会儿
我分管财务
她经常来办公室
找我签字报账

2020/12/25


圣诞中年人

下午到单位
坐了不多会儿
一个操外地口音的
中年男人
敲开我办公室门
“我是银露公司的
请问W主任
在哪间办公室”
给他指路同时
一眼瞥见
他手里拎着个
黑色塑料袋儿
没吃过猪肉
还没见过猪跑吗
里面长方体礼物
暴露无遗

今日圣诞节

2020/12/25


圣诞节

下午上班
想着女儿
要去诊所输液
打算早点儿回家
照顾外孙
便问党办主任
“今天又是
党员固定学习日
开不开展活动呀”
她嫣然一笑
“不搞了
不搞了
今天圣诞节嚒”

2020/12/25


坏消息

正为女儿病情
发着愁呢
忽然听说
家属院门卫
得了白血病
被送往武汉
救治去了
妻子惊得
目瞪口呆
稍稍缓过神儿后
她喟然长叹起来
“唉!
最近听到的
全是坏消息
听得人后背
都直发凉”

2020/12/25


铺路

女儿的乳腺炎
迁延日久
内部肿块
还是化脓了
大妹找了个
熟识的医生
帮忙看了看
建议尽快手术
这是女儿最抗拒的
不然也不致于落得
今天这个样子
经过做工作
她也想通了
决定明日大早动身
返回长沙做手术
在接纳这个糟糕的事情过后
她也若有所获
“这次算是买了个教训
下次遇到类似事情
就不会这样了
特别是小孩
一旦有点儿不对劲
一定尽早去医院
我这次等于给他
铺了条路”

2020/12/25



下午

帮父亲洗完澡
陪他坐着烤火说话
剥橘子和炒板栗他吃
不知不觉
两个小时过去了
母亲回来准备做饭
问她哪儿去了
母亲笑着说
没去哪儿
今天有你在家
我就到邻居门口
聊了会儿天

2020/12/26


四世同堂

妻子跟着女婿车
送女儿和外孙
去长沙
临走时
跟我打趣道
“小爹爹走了
你现在可以
腾出精力
专心服侍
老爹爹了”

2020/12/26


水皮

晚饭过后
拿了颗
盐酸多奈哌齐
给父亲吃
估计水温有点儿高
帮他吹了会儿
也是我大意了
没亲口尝一尝
便直接递给了父亲
父亲喝了口后说
“面上一层皮子还好
下面的水
有点儿烫”

2020/12/26


安眠药

父亲老年痴呆
经常整夜不睡觉
闹得母亲也睡不了
大妹从医院
开了些安眠药给他吃
今日邻居在门口
跟小妹闲聊
问起父亲情况
小妹说父亲吃药后
瞌睡多
坐着打盹儿
摔了好几跤
邻居走后
母亲叮嘱小妹
“你以后别跟人家瞎说
万一哪天你爸一口气
上不来
人家还以为
是我用安眠药
把他灌死的呢”

2020/12/26


尿意

父亲老年痴呆
扶他去上厕所
放水促他撒尿
他没尿出来
倒把我的尿意
催来了

2020/12/26


空揺窝

外孙被女婿
接回长沙去了
小家伙睡的揺窝
不好带
留下了
闲着没事儿时
我会走到跟前
轻轻揺几下

2020/12/26


疫年寒假

距离春节
还有一个半月
读大学的外甥女
便放寒假了
我问她
“你这么早放假
那啥时开学呢”
“还不好说
老师跟我们说
待定”

2020/12/26


两个装修工

女婿接女儿和外孙
回长沙去
大包小包
拎下楼装车
两个装修工
一直在旁边看着
直到女婿车开走
两人才爬上
一辆小货车
开车走了

刚才女婿车
把他们车
堵住了

2020/12/26


鸡头鸡屁股鸡脚爪

见家属院
一根晾衣绳上
吊着6只腊鸡
全没鸡头
和鸡屁股
不禁想起
小时候
家里杀腊鸡
鸡头都分给
祖母和我们
几个孩子
鸡屁股
则留给父亲
母亲专啃
鸡脚爪
鸡身子
留着待客

2020/12/26


换个说法

女婿今儿上午
把女儿和外孙
一同接回长沙
妻子跟他提了个要求
“我得跟过去一趟
跟你妈妈见个面
让她在棉花和孩子身上
多费些心”
临走时
妻子跟我说
“我直接让亲家母
对女儿和孩子好些
不太好吧
我觉得还是
换个说法比较好
就说我是负荆请罪来了
没把她孙子和儿媳
照顾好”

2020/12/26



村民

陪父亲在小区内散步
遇到一个中年男人
主动跟父亲打招呼
聊了几句后问他
“你是我们村的
我咋不认识呢”
“我不是你们村的
是老海的五女婿”
回家跟小妹说起
小妹说
“他咋不是我们村的
已经在村里住了
快20年
而且户口
迁到村里
也有10多年”

2020/12/27


朱老师

陪父亲在小区内散步
遇到村邻朱老师
他说
“你爸如果会来事儿
他年轻时候
就不会回农村来
就算当个工人退休
那也比现在的日子过得好
晚年也许就不会
得上这个怪病”
是啊
父亲的确不如他
会来事儿
1970年代
他是民办教师
在维修校舍时
摔伤腰椎
正是这个腰伤
让他成为不倒翁
每次裁减民办教师
都没他事儿
最后不费吹灰之力
转成公办教师
现在每月退休金
5000多块

2020/12/27


父亲的病情

父亲痴呆症
一年多了
病情已明显加重
但也不排除他习惯了
被母亲服侍的滋味儿
比如今天下午
他坐在凳子上
说他腿断了
站不起来
非得母亲
上前扶他
我示意母亲别理会
父亲僵持几分钟后
不得不自个儿
站了起来

2020/12/27


家族

听母亲说
远房大堂哥
几天前
打门口路过
顺便来看父亲
坐下聊了会儿
说他最近开始
也老爱忘事儿
村里很多人
人倒是认得
就不知道叫什么
母亲说
我感觉他这个状况
也是痴呆症前兆
万一哪天
真跟你爸样
村里人
肯定要笑话
我们家族呢

2020/12/27


电视屏幕

晚饭过后
陪着父母
坐在客厅聊天
母亲跟我聊到
邻居家的事儿时
父亲一个劲儿地
冲着电视努嘴
哦,我们仨
在电视屏幕上的镜像
被父亲当成外人了

2020/12/27


散步

下午搀着父亲
在小区内散步
遇见邻居老詹
打了个招呼
他显得挺关心样子
问父亲病情好些了吗
我说痴呆症
逆转不了
只会慢慢加重
他哀叹一声后说
这病的根源
是你爸年轻时候
打铁太受累了
你看咱们周围
这么多老人
就你爸得上这病

2020/12/27


见面礼

女儿带着外孙
返回长沙
暂时借住在
她大姑子家
进门后
给外孙换纸尿裤
一泡尿撒沙发上
她大姑子打趣道
“嗬!这小家伙
还挺讲礼貌的
上门知道给我
带见面礼呢”

2020/12/27


电话

妻子昨儿
跟着女儿女婿
送外孙回长沙
临晨3点半
要在那边坐车
赶回来
上下午的课
担心她候车时
睡着了
2点45
给她打了个电话
传过来的声音
竟然
没一丝疲惫

2020/12/27


闹声

半夜
被闹声吵醒
一骨碌爬起
披衣下床
忽然想起
外孙已被
接回长沙去了
难得清净的夜
本该好好睡觉
却醒着躺了
快一个小时

2020/12/27


洗衣

帮父亲洗完澡
接着给他洗衣服
担心他到处走动
又不小心摔跤
给他搬来一张
靠背椅
安顿他
坐在我身边
不许乱动
就看着我洗衣服
父亲果然跟个孩子似的
坐那儿
一动不动

2020/12/27


电费

手机上
一边缴电费
一边心想着
如果告诉母亲
家里电费
一天10几块
而不是1块钱
这么冷的天儿
她绝对舍不得
开空调

2020/12/27



明天有雪

看完手机上
天气预报
我转告母亲
“明天有雪”
母亲一笑
“天气预报
哄死人
记得上次说
要大幅度降温
最多可能降12°C
我心说
这不得冻死人呀
第二天赶紧加衣服
结果
捂得人一身汗”

2020/12/28


普法考试

法制科长
电话通知我
这两天
要尽快登录
法制宣传网
参加普法考试
复习题
已发我QQ上
只需按Ctrl+F
就可在里面
搜到我要的
试题答案

2020/12/28


快递

下班回家
被二楼男邻居叫住
说有我们家快递
正纳闷儿
女邻居
捧着纸盒出来
“不好意思
我以为是我们家的
所以就从门卫室
拿回来了
拆开后
感觉不对劲儿
一问我儿媳妇
她说她没买电热壶
我再仔细看了看
盒子上面快递单
发现电话号码
不是我儿媳的
这才想到
是你老婆的”

2020/12/28


2020年12月26日

一大早
女儿就急匆匆
赶回长沙
下午便去医院
做了乳房引流手术
往年这一天
我们都会
对她说
生日快乐

2020/12/28


更新

电脑打字
一直用紫光拼音
前不久
系统不断提醒
有新版本
没想
更新过后
用起来
远不如之前方便
特别是词语排序
让人不爽
我需要的
那些词语
经常看不到
仿佛
我落伍了

2020/12/28


应验

一个星期前
梦见妻子
将剩菜剩饭
和一次性筷子
一股脑儿倒进厕所
将下水道堵死了
据此写成
《梦幻录》
(4607)
4天后
梦应验了
今儿请人
上门疏通后
问师傅啥原因
他说里面头发太多
可不是吗
妻子每次梳头
掉下的头发
都往厕所里扔
说过她好多次
就是改不了

2020/12/28


无师自通

乡村小学
举办运动会
跳高赛场上
一个小女生
助跑
跃起
俯冲



横杆

2020/12/28


专职

主路与辅路
交叉路口
一边儿站着
一个女交警
专门负责
行人通过
每次必须
等到3人以上
她们才会示意
通行车辆停下
让行人
走上斑马线
摩托车和电动车
跟汽车抢道儿
她们不管

2020/12/28


看文艺演出

上午9点多
机关党员干部
下沉社区群里
跳出一条通知
“今晚六点半
社区门前小广场上
举行迎新文艺演出 
欢迎各位前来观看
现场拍照发群里
算下沉一次”

2020/12/28


游戏

妻子洗衣服
让我趁机
用她漂洗衣服的水
把家里地拖一遍
我说
“等会儿吧
现在要写诗”
“拉倒吧
你以为写诗
就高人一等吗
说得难听点儿
你这跟人家沉迷于
玩游戏
就没啥区别”

2020/12/28


廉政

某部门负责人
跟我咨询
业务上事儿
我如实相告
“我现在基本上
不怎么管事儿
你最好问别人”
“大家都知道
你是专家
怎么可能不管业务呢
像你这样的技术型干部
如果不管业务
那还能管什么”
“管廉政啊”
“你原则性那么强
如果分管机关
那还不得
把你们单位
搞得跟潭死水样啊”
“你搞误会了
我是说管我
自个儿的廉政”

2020/12/28



顽疾

妻子早上跟我说
“你今天的
星座运势
一般般
在表达方面
容易吃亏
与人沟通时
别企图详细地
表达自己的意见
那样会因为话多
搞成画蛇添足
甚至偏离
你的原意”
其实
这种现象
以前发生过多次
感觉就是我的
一个顽疾
或许我的诗中
也有这方面的
基因

2020/12/29


保留意见

全市垃圾处理
规划评审
邀请的
两名本地专家中
并没有我这个
公认的技术权威
我只以管理部门
负责人身份出席
主持人让发言时
正思量着
这么差的文本
叫我如何说起呢
猛然想起
“肉食者谋之
又何间焉?”
便支吾过去了

2020/12/29


分头行动

外孙回长沙前
亲家公和亲家母
本打算
从娄底赶过去
迎接小家伙
没想
亲家母突然感冒了
两口子只得在家等着
盼着感冒好后
再去长沙
等了两天
亲家公
沉不住气了
撇下亲家母
先行到长沙
抱起了外孙

2020/12/29


农谚

“雨夹雪
半个月”
雨中飞舞的雪花
让我想起这句农谚
随即
翻看手机天气预报
想验证一下
没想看到
接下来
一个星期
都是晴天

2020/12/29


手纸

上厕所
看到手纸篓里
躺着几片树叶儿
一下子想起
小时候
农村孩子
几乎不带手纸
每次拉野屎
都就地取材
树叶儿
石头
瓦砾
土疙瘩
木块儿
野草
那真是见啥用啥
但有一点
我没跟小伙伴们学
那就是用墙角
蹭屁眼儿
总觉得
那是门技术活儿
不好把控力度

2020/12/29


吓着我了

网上普法考试
第一次
小同事
主动代我考
考了100分
吓我一大跳
后来
连续3年
都是我自个儿参考
每次成绩都是
82分
又吓我一跳

2020/12/29


一紧一缓

在家庭群里
看到二姨子
转发的文章
《钢琴家傅聪
因感染新冠
今日去世》
心头一紧
点开后
看到他
死在英国
而非国内
心里顿时
又舒缓了

2020/12/29


蓄发

本打算
上个周末
给父亲剃头
母亲说
算了
你爸最近
摔了好几跤
头上到处是伤疤
剃了
让人看着
越发刺眼
暂时蓄着

2020/12/29


遗落的口罩

中午回家
妻子在做饭
发现茶几上
搁着一个
乌气巴黑的
一次性口罩
问她哪儿来的
她从厨房出来
看了一眼说
“一定是刚才那个
来修水管的师傅
落下的
你别扔了
万一
他返回来
要拿走呢”

2020/12/29


问题终于解决

父亲便秘
6天没拉了
母亲有点儿着急
给他泡了点儿
番泻叶喝下
到晚上
也没拉出来
夜里
母亲睡着了
父亲悄无声息爬起
在房间里到处拉
地板
床单
衣服
弄脏好几处
母亲说她醒来
看着满处是便便
非但没着急
反而高兴起来
心里面直念叨
问题终于解决了
先帮父亲洗澡换衣服
然后把地板拖干净了
天亮后又把父亲的
衣服和床单
全都洗了

2020/12/29


铃声

附近传来
敲击铁件的声音
一下想起读书时
上下课铃声
最早在生产小队
读一年级那会儿
没有铃声
每次上下课
都是老师喊一声
后来到生产大队读书
学校走廊上
挂着一截铁轨
上下课就敲它
有时
老师找不到锤子
就吹哨子
初中高中
换成电铃
只有停电时
才敲打铁轨
再后来读大学
跟小学一年级那样
又回到老师喊上课
或下课

2020/12/29



报应

女儿哺乳期
突发乳腺炎
最终发展成乳痈
不得不做引流手术
导致外孙
再也吃不上母乳
妻子思来想去
终于找到原因
说是她害了女儿
女儿吃素好好的
是她在炒菜时
偷偷放了荤油
始作佣者是她
不该报在女儿身上
这几天
她天天叨叨这事儿
让人听着心烦
只得给她解套
“女儿本该吃得出
荤油与素油的区别
之所以没吃出来
说明被食欲蒙蔽了
没做到清心寡欲呗”
妻子听后
果然释怀了

2020/12/30


跟自己说话

女同事Z
突然造访
我问她
“有事儿吗”
“没有
好长时间没见你
你又不爱串门儿
平时也没人
上你这儿来
担心你一个人
呆在办公室里
憋坏了呢”

她不知道
我一直
在偷偷写诗
粗略估算
累计写了
300万字吧

2020/12/30


模拟民工

妻子做好午饭
去了趟阳台
进屋说
外面太阳很大
我说那咱们就到
阳台上吃去
然后
一人端着
一碗饭
一碗菜
来到阳台
妻子将饭菜
搁在桌子上
又搬来
两张凳子
她坐我没坐
就像街头民工
晒着太阳
蹲在地上
吃起来
妻子恼了
朝我啐道
“贱货!”

2020/12/30


晒太阳

下午上班
闲暇无事
后背晒着
冬日暖阳
趴电脑上
读诗
忽然觉得
背后发烫
一下想起
早上起来
趴电脑上写诗
旁边搁着那台
小太阳牌
取暖器
开到高档

2020/12/30


单身女人

一个简单的会议通知
她推开门就可完成
却偏要笑嘻嘻地
来到我身边
说完之后
还要扯几句闲话
直到她身上的
香水味儿
飘满整个屋子
这才扭着屁股
一步三回头地离去

2020/12/30


安全感

10多年前
看过一篇报道
说一户人家起火
是因热水器插头
出门前忘拔掉
于是
这10多年里
每次出门
我都得查看
热水器插头
昨晚热水
用得一滴不剩
因为住在顶楼
水没上上去
今早出门前
有意将插头
插上电源
没想
整个上午
满脑子都是那个插头
妻子单位离家近
只得打电话
求她回去拔掉

2020/12/30


规划

路走多了
难免要被狗咬
垃圾分类规划
评审会上
站在部门角度
我说了句大实话
“你们这个规划
其实跟我们
没多大关系”
被城管局长
不轻不重
揶了一句
“那你意思
这项工作
就是我们
一个部门的事情”
引得哄堂大笑

2020/12/30


妻子说

女儿大姑子讲
她两个孩子
每人都有两个名儿
一个是她们家人给起的
一个是她老公家起的
两边人各喊各的
这意思很明显
我们给外孙起的
那个小名
她们家人
决不会认可

2020/12/30


规定

朋友说
前段时间
我女儿感冒
学校非得要
医院出证明
才允许她上学
带她去人民医院
医生一听说感冒
不管三七二十一
直接开单子
让我女儿
又是验血
又是做核酸检测
最可气的是
还让做CT
我说一个小小感冒
有必要搞这么复杂干吗
他说感冒没感冒
不是他说了算
更不是我说了算
得把检测
全部做完再说
这是上头的规定

2020/12/30


新闻评论

一则新闻报道
说一陌生女子
到某男子
家中借钱
遭到拒绝
该女子遂提出
以发生性关系
作为条件
事毕
男子给女子
100元现金
其后一段时间
男子惶恐不安
到派出所自首
主动交代了
违法行为
新闻底下
看到条评论
“这等事情
孔子不信
孟子不信
老子也不信
孙子或许信”

2020/12/30



老阮

早上骑车出门
出了家属院
刚上马路
就见前面
妻子男同事老阮
低头踢着地上的
一个物件儿
一路走走停停
看我从身边过去
他不好意思
冲我笑了

他快80岁的老母亲
一直住在楼下车库里
靠捡垃圾
资助他儿子
在武汉还房贷

2020/12/30


打粑糖

一个70来岁老头
推着辆破自行车
车后架上
搁着个簸箕
里面摆放着
一大块打粑糖
老头趴在车龙头上
边走边用右手里的
小铁锤
敲打
左手里的铁板儿
遇到个女人问他
“你这打粑糖
好不好吃哟”
老头停下脚步
“好吃着呢
我们家是祖传手艺
到我是第4代人了”
见女人犹豫起来
围观的一个老哥
在旁边帮言道
“你看那块铁板
都敲出个窝来了
他没说假话”
女人听后
买了半斤

2020/12/30



隐瞒不报

女儿哺乳期
患上乳腺炎
处置不当
迁延日久
导致化脓
不得不
做引流手术
从此给外孙
断供母乳
这事儿
我和妻子
商量好了
决不能让父母
和岳父母知道
免得老人们
听了伤心
此刻
将心比心
不觉有点儿
理解了
那些重大事故的
隐瞒不报者

2020/12/31


夫妻闲话

妻子学校
给老师们
每月发放
30个口罩
我说
“一次性口罩
只能戴4个小时
你们白天上课
晚上还有自习
没90个口罩
哪儿够用啊”
“你这典型叫做
‘人心不知足’
学校一个都不发
你还能不上课吗”
“法盲吧
法律有明确规定
用人单位
必须为劳动者
提供必要的
劳动防护用品”
“法律是领导
用来约束群众的
你莫搞反了”

2020/12/31


岳麓山诗会

跟女儿说
啥时有空
我会去岳麓山
看她和外孙
她说
“最好跟伊沙
申办一场
口语诗会
就在我们后天研习院
还可以发告示激一激
某个著名诗人
顺便打击
各种支教活动中
乱教学生写诗的人
昭告教育界
还诗歌本来面目”
妻子接话
“你爸如果把这事儿
告诉伊沙
他肯定高兴坏了”
其时
我首先想到的
不是伊沙
而是沙凯歌
约上她共同来办
一场岳麓山诗会

2020/12/31


原来如此

妻子突然
买回一床
电热毯
我有点儿纳闷儿
“都啥年头了
谁还用这玩意儿”
“就我们家没用
我同事们
家家都在用”

2020/12/31


机会

午休起来
快2点了
去洗手间
发现取暖器居然开着
指定妻子刚才用过
急着赶去上班
(下午1点15上课)
忘了关掉
好吧
那咱就洗个头
烤干了
再去上班

2020/12/31


车鸟

晚上8点
路过建行
发现门口
挤满了车
第二天早上
全都飞走了

2020/12/31


优秀率

法制科长
在QQ上发通知
“司法局刚才
打电话过来说
我们单位
普法考试
优秀率不高
请考96分以下的同志
抓紧最后机会
今天重考一次”

2020/12/31


麻鸭卧雪

电视在教
烹饪技术
先把蛋清
入锅油炸
然后摆盘
再把经过笼蒸
和油炸的麻鸭
摆上去
一道麻鸭卧雪就成了
母亲目不转睛看着
突然冒出来一句
“鸭子趴在雪上
那还不得冻死呀”

2020/12/31


父母晚年

父母都是
失地农民
一直以为
他们最缺的
是生活保障
每隔段时间
我会给他们
一笔钱
或500
或1000不等
直到有一天
母亲拿给我
一万块钱
对我说
“放在家里
不安全
你拿回去存着”
我才恍然大悟
他们真正缺的
是我的陪伴

2020/12/31


好男人

一对邻居
女的开车
男的坐车
出了家属院
开到马路上
车停了下来
男的钻出车
看我骑车过来
他笑着解释道
“我俩不顺路
怕我妈看见
所以
坐出来打车”

2020/12/31


父亲送客

昨晚本打算
留在家里
陪护父亲
母亲一个劲儿
赶我走
躺在床上的父亲
也欠身冲我挥手
“刚才
都顾着讲话去了
忘记做饭你吃
你莫要见怪哈”

2020/12/31


蜜糖橘

晚上回父母家
在路边摊上
买橘子
10块钱3斤
装了小半袋儿
递给摊主过秤
从兜里掏钱时
摊主说11块
抬头一看
只见电子秤上
一块绿色荧光
不见金额
就在我要走近时
摊主往塑料袋里
又加了两个橘子
“这是蜜糖橘
挺压秤的”

这下看清了
电子秤显示
11.21元

2020/12/31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