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选66首

◎纳兰寻欢



《写东西》
 
写东西有时是这样的
有些事情得记下来
因为除此以外
没有什么办法去处理它
记下来相当于让它落了地
看它会不会发酵
或者随着时间的推移
会不会失去水分
变干
轻飘飘的
风一吹就飘远了
即便不能发酵
又不会变干
一到开春
它生根发芽了
长茂盛了
也可以当作一道风景
还能遮挡住远方吹来的风沙
我们站在它的后面
喝茶
谈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儿
 
 
《瀑布》
 
我们在君山中穿行
火棘、苔藓、松鼠、蜂包
都让她着迷
特别是突然的一小块草坪
在蓝天白云下
竟然闪着光
在一棵黄松佬的面前
她突然蹲下来
我也跟着蹲下来
我们发现
一只蚂蚁昂着头
在它的对面
悬崖上
挂着一瀑巨大的山泉

 
《松木车子》
 
我终于捡到了最柔软
最有弹性的树枝
我开着它走在黄士坡上
满意极了
它时而舒缓
时而急促
发出嗒嗒
嗒嗒嗒的响声
路面上那么多大大小小的坑洼
它都不屑一顾
它轻而易举地就
跃了过去
又跃了过去
它的主人
也不禁发出了哦哦的叫声
特别是下坡的时候
那感觉真是无法形容
一天一天都
看见它的主人
跟着它
一蹦一跳的
直到那层薄雾泛起来的早晨
那个他们的心情
也像薄雾一样的早晨
他们欢快地在簿雾中前进的时候
一不小心
它一下子
撞在了一块石头上
咔擦
折断了
它的主人
也瘫倒在地 
 
 
《月色如明》
 
有一天晚上睡醒
以为天亮了
赶紧起来
吃饭
背起书包去上学
到岔沟天还没亮
就在一棵大树根部
睡了一觉
醒来后天还没亮
他又倒头睡了一觉
 
 
《久别重逢》
 
一次又一次的久别重逢
让他都快疯了
她比他要镇定些
当他要拥抱她
她对他说
你再这样
我们便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一点声音也没有》
 
一点声音也没有
这让我有点儿恐惧
田野里的那个人
正朝我走来
正午的阳光
有一束总是照在他的额头上
这也挺奇怪
他的风衣
像他身后的群山一样
不规则地起伏
他走到那条小河的时候
停了下来
仔细端详
倾听那河水
然后涉水
继续向我走来
他经过了一小排杨柳
一大片沼泽
两棵不知什么树
经过那片沼泽时
他是跳着过来的
这让他好几次
差点滑倒
现在他的前面
只剩下一小块
一小块的土地
他走过一块
又走过一块
向我走来
 
 
《孤独》
 
你带给我的那些孤独
就像海边流沙
细腻
柔滑
数之不尽
 
 
《眼睛》
 
太阳的眼晴光芒四射
月亮的眼晴光很柔弱
你的眼睛有时光芒四射
有时光很柔弱
但都挺干净
 
 
《给钱》
 
我们去协调一桩纠纷
一天一夜没有任何进展
大家都昏昏欲睡了
月色下不知谁说了一句
退无可退亮底牌吧
对方大将马上出马
很简单给钱给钱给钱
 
 
《夕阳下》
 
山道上
一个人
被闪电抽了一下
一连几个趔趄
水桶里的水
洒了一地
 
 
《雨夜》
 
我们把鱼缸
放在雨中
雨由小变大
我们慌了
跑去看
还好鱼还在 
 
 
《后》
 
太阳已经落下去了
月亮还没有升起来的时候
黑暗再度淹没了我
在你走后的那个午后之后
 
 
《我的世界太小了》
 
我的世界太小了
只有少数几个人的欢乐
平静和悲伤
我在里面空虚
又机警丛生
它是一个相对密闭的时空
它有它的物理和化学定律
它有一个永远不变的真理
那就是永远不会包含到你
虽然它总爱从这儿移动到那儿
 
 
《曾经》
 
在一个宇宙的
一个房间里
床上
他对风暴后
闪着光的她说
哦好美
 
 
《瓦房》
 
其实,你没必要来找我
瓦房,我自个儿住最好
我只有一张床,一个凳子
一个米袋子,放在那儿很久了
一大亩菜地,在门前碧绿很久了
老之将至,瞌睡会自己来
炊烟飘不飘,都是一天
 
 
《缺了谁》
 
这世界缺了谁
都是行的
所以看见那些傻逼
不可一世的样子
我总是在心里
笑出声来 
 
 
《一路爬坡至雪山》
 
宗华和我
一路爬坡至雪山

一路下坡至龙街
谁也没有说
一句管用的话
 
 
《超车》
 
一辆银灰色斗斗车
趁我看手机
飞天杠力地超了过去
一溜烟
没了踪影
我加足马力
追了好半天
看见它
停在那片松林下面
看那熊样
仿佛在说
我就算停在这里
你也休想
追得上我
 
飞天杠力:贵州威宁方言,形容贼快。
 
 
《日有所思》
 
梦里一是工作没做好
总在补洞补洞补洞
二是光亮太逼人
不停后退后退后退
三是你离得越来越远
但总能看得见
实际上这仨同时发生着
我只能分开说 
 
 
《在很久很久以前》
 
有一个和尚
下山买菜
遇上一个卖肉的
漂亮姑娘
正在卖肉
 
 
《满身污泥的人在街上走》
 
两个刚刚从工地上下来
满身污泥的女人
轻飘飘地
在街上走
其中一个
向另一个
说着什么
听话的人
频频点头
傍晚凉爽
干净
夕阳像大大的面盆
她俩身上的污泥
发着光
穿行在街上
那些光鲜明亮的面孔和衣服中
 

《一个女人在一次聚餐后付了钱》
 
她眼神闪烁
看不出是满足
还是失落
近似于茫然
因为之前的聚餐
她都没有付过钱
所以对她
今天付钱这件事
大家都感到意外
和不解
于是这一次聚餐
成了不平常的聚餐
在之后的聚餐中
被时常想起
 
 
《餐巾纸》
 
曾经,有一个女子
和我一样
一次,只用半张餐巾纸
我们也因此而
互相吸引
我们分开后
我删了她
现在,我有时
用一张餐巾纸
有时用半张餐巾纸
 
 
《墓志铭》
 
我在亲情、友情、爱情
之间折磨得够久了
我已安息
你们继续

 
 
《抛物线》
 
在我的记忆中
好像只有秋天
雨淅淅沥沥地下着
父亲赶着马车出门了
母亲又在门内咒骂
后来果然也应证了她的那些咒骂
父亲好几天都没有回来
那时候没有电话
无法联系
没有回来就说明他在外挣钱吧
我们这样想着
我们觉得
母亲也是这样想的
因为在接下来的咒骂中
她的语气渐渐温和
声音越来越小
慢慢就改成了
骂我们的不争气
可接下来的事实
后来我们都习惯了
几天后
父亲赶着空空如也的马车
像出门时那样
沉默着
回来了
任凭大家怎样盘问
他都像出门时那样
面无表情
不发一言
于是母亲的骂声
又从我们身上
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声色俱厉
这种现状
在我的生活中
就是一条
又一条
相连的抛物线
直到现在
我也不明白
我们是怎样在这些抛物线上
长大
父亲是怎样在这些抛物线上
衰老
最后躺在病床上的
 
  
《很久没做春梦了》
 
昨晚梦见
一丰腴
白净的女人
我们手挽着手
来到森林深处
在光线下
一遍遍
慌张
急迫地
打开对方
 
 
《那些都是别人喝过的水》
 
那些都是别人喝过的水
如今我舀起一瓢来
倒一口在口中
其它的又倒回去
坛子一字排开
只只倒映着蓝天白云
在梦中
再也没有这样好看的事物 
 
 
《但现实是残酷的》
 
我常常想
如果你能长在
她身上
或者她能长在
你身上
那该多好
 
 
《于是我只能》
 
和你在一起的时候
把你想象成
是她
和她在一起的时候
把她想象成
是你
 
 
《瘦地里的苞谷杆才好吃》
 
女儿要高考了
一直放松的我
突然很担心
我忘了告诉她
瘦地里的苞谷杆
才好吃
如果出现这样的题
她该怎么办
 
 
《窗外霞光正盛》
 
麻将的中途
有人离场
窗外霞光正盛
过一会儿
他就会回到家
他这几天的郁闷
都会被赢钱的欣喜
冲击到九霄云外
见到老婆
他会故作沉静
说你们吃饭了吗
哦你们吃了呀
那我自己吃一点儿
见到孩子
他会甩出几十块零钱
拿去吧
随便买些什么
然后他就开始盘算
明早要早点起床
坚持锻炼身体
遇上熟人
坚持请人家吃早餐
如果每天坚持跑步
坚持吃早餐
身体便会越来越好
不过身体好了后要干什么呢
希望疫情快点过去
闲暇之余看场电影
那可比打麻将有意思多了
然后就是好好工作
要尽力而为而不思上进
然后就是不喝酒
不抽烟
喝酒抽烟不如看看天
然后就是多睡觉
多管孩子
一个人的时候
多写点东西
多和孤独做好朋友
往往能吸收巨大的能量
说到能量
他深吸一口气
又深呼一口气
“去浊纳清”
而窗外霞光正盛 
 
 
《热》
 
晚上还热
脱掉外衣也热
开了空调仍热
高热
内热
就像需要办的事
一项不赶一项
人根本就冷静
不下来
 
 
《两个女生中的一个》
 
邻桌
两个女生中的一个
吃完炒饭去接水时
连我的也
接了一杯
 
 
《挖煤》
 
青春说他挖过煤
出过家
打过工
我说煤我也挖过
那主要是把父亲
挖下来的煤
从槽子里面背出来
过称
那时我大约
十二三岁
那时我个子
应该还很小
我背着一百多斤重的煤
从槽子里面出来
裹底几乎
占据了我的整个身子
我在黑黑的槽子里
背着重重的煤
摸黑出来
累极了
便用打杵
休息一下
我终于从长长的
陡峭的槽子里出来了
终于站在称上
虽然两腿打颤
但有一种就要解放了的
轻松和欣喜
然后我将这
一百多斤煤
腰一弯
头一低
就倒在了地上
我看看远方
跺跺脚
又钻进了槽子
里面去
去迎接新一轮的
负荷
之所以觉得
是十二三岁
是因为我约十四岁
读初二时
父亲便被塃
打断了腰杆
从那以后
我们再没进过槽子
 
注(方言):槽子,即煤井;裹底,即背箩。
 
 
《天黑下来》
 
天黑下来
如果倒着推
天就会亮起来
一团黑云罩在夕阳上
像古代皇帝的顶冠
黑云和夕阳下面的远山
也罩着一层淡淡的光晕
看了使人发颤
近处是一帮孩子
在玩游戏
突然有一个被打哭了
他们不欢而散
这样慢慢地
天更亮了
太阳开始火辣
大人们有的在田地里劳作
明白人知道是一群人在磨洋工
他们最后都能领到一百
或一百二的工钱
再退
再退
凉风送爽
七月的清晨
早锻炼的人渐渐减少
渐渐有人在深山大吼
这时候天快亮了
可以不倒着推了
可以顺着推了
顺应自然了
 
《他们那么好》
 
半夜点开霍小智
发现她在昨天
傍晚发的一句话
“需要一个倾听者,管饭。”
觉得好玩
同时觉得这句话
应该跟横无关 
  
 
《她叫周明花》
 
她叫周明花
为了和秦匹夫呼应
又取名晋晋
在漩涡
有一天傍晚发朋友圈说
出去转了一圈
又提回来邻居们送的
一大篮子菜
总是这样
一出去就会提回来菜
吃不完
冰箱里面都塞满了
 
 
《我在睡觉》
 
我在睡觉
脸一面对着夕阳
我能感到
夕阳的光亮和热度
是孩子把我拍醒
他给我说了一句
很特别的话
那话
是要我去办一件事
但要去办那件事
得先亲他
我在他的脸上
响亮地亲了一口
他还要再亲
可这回
他的脸就像影子
我要么亲不到
要么亲到了
也像没有亲到
  
 
《铜铃》
 
铜铃静静地躺在山中
它已经生锈了
我相信这世上
只有两个人知道它的存在
一个是我
一个是遗失铜铃的人
但我不知道
这两个人是不是同一个人
因为我不知道
它是不是我丢失的那一只铜铃
 
 
《乌云》
 
诗人因为开着车
观看乌云
而撞死了人
被判死刑
临刑前
他请求
让他再看一回乌云
 
 
《一道残阳铺水中》
 
旁边还有一个月亮
停在
君山的影子上
如果不是你惊叫
我根本就不会知道
 
 
《此刻》
 
水里面是树们
弯曲的倒影
我们对这个时刻
感到迷离
这一点我确信
从你的眼神
就看得出来
我之所以还要
向你确认
应该是出于担忧
或者别的什么
我还有更确认的
我们很难走出此刻
不管发生什么
除非我们自己愿意
这之前我们也没有想到
我们会把草海
装在盆子里 
 
 
《很多人走在街上》
 
酒后
我走在街上
很多人也走在街上
很多房子
亮着灯
雨后的空气清新
雨后的天空高清
深夜
很多人走在街上
其中一个
突然蹲在街角
泣不成声
 
 
《他说》
 
“我一个人”
他说
“我住在比妈妈更远更滑更冷更暗的地方”
 
 
《时候到了》
 
梦里不知谁大吼一声
时候到了
我惊醒在
另一个梦里
并不明就里
 
 
《近来多梦》
 
今晚梦见
在北京
打电话给妻子
征求意见
愿不愿一起
去吃心地荒凉的
手撕小鳖
 
 
《把衣服搭在椅子上》
 
她进门后
把衣服搭在椅子上
径直去了卧室
就再也没有出来
阳光从厨房
来到客厅
慢慢照上了
她的衣服
和椅子上
沉睡的我
这是一天的
什么时分
 
 
《担心》
 
天终于放晴了
傍晚也很温暖
他坐在窗前
下半身被阳光呈现着
突然担起了心
是那种含有忧虑
茫然和不安的担心
他仿佛看到那些
被自己辜负了的人事
晃晃悠悠地
在空气中飘着
既不能上升
也不能落地
一只麻黄的麻雀
从对面山上飞过来
停在窗格子上
对他点了点头
又飞了回去
消失在山后
错落的楼群之中
山上
楼群上
是高而远的天空
是一会儿就要黑暗
现在一动不动的蓝色天空
 

《儿时的玩伴们》
 
儿时的玩伴们
我没有联系你们
并不是忘掉了你们
完全是我对自己的现状
不满意
自己静不下来
总在找借口
等一切都遂愿了
再找你们
一家一家去坐坐
一场一场地喝酒
喝醉了
还像从前一样
哭一场
笑一场
或者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
有人问起从前的某事
大家都要回忆很长时间
我知道你们也和我一样
所以也不联系我
直到现在
已经死了一个了
还是
 
 
《哪年哪月的哪一天》
 
我们一起走在街上
从医院到酒店
只需经过一个广场
一条马路
当时我们正横穿马路
往酒店去
你忽然俏皮地说
我们可真落魄啊
身上的钱凑在一起
还不够一顿饭
不知道我记得对不对
你嘴角上扬的样子
实在太好了
 
 
《雨雨》
 
雨从小暑
下到大暑
往立秋
下过去
且越下越大
正要淹没
处暑
 
 
《深夜》
 
什么东西的声音
细不可闻
似狗
似蜂
似车
似风
加深了世界
 
 
《少年》
 
突然想起要去上学
是在黄土路边醒来的那个正午
太阳在围墙上跳跃
金黄的麦田
在身后起伏
天空是最最空的那种空
不知为什么
后来怎么样了
一个少年揉着眼晴
踉踉跄跄朝租房走去 
 
 
《你还好吗》
 
就像有人在我耳边
轻柔地对我说
你还好吗
此刻我躺在床上
握着手机
脑海里飘浮着许多
不着边际的事儿
窗外的冷
仿佛没那么冷了
床两边的衣服
比平时更安静
透过窗帘的光
永远是那么柔和
浅淡
一些瞬间
正在慢慢堆叠
垮下来后
又轻柔地
堆叠上去
楼上的咣当声
有一搭没一搭
响亮又轻脆
我刚上完厕所
重又躺下
我在等人口普查员上门
而他迟迟没有来
在厕所的时候
我想起一句话
“就像有人轻柔地对我说
你还好吗”
仿佛我的耳边
真的有这句话
仿佛我安心
伤心地流下了
欣喜的泪水 
 
 
《浪费》
 
陪儿子看完电影回来
打开电脑
发完10月诗
突然发现没有
什么可以联系的人
看来又要浪费一个
老婆不在家的日子
 
 
《那座山叫什么山》
 
我们把它找回来几次
它总能在大家
都不注意的时候
默默又去了那座山上
最后死在了那里
那座山是邓家营
丢孩子的地方
每家夭折的孩子
都会被用撮箕
端到山上
村里人去搂叶子
常常会见到一个个
空空如也的撮箕
那些孩子
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大人们知道
狗老了
就会自个儿
找地方去死
孩子们不相信
更多的是不舍
所以一次次
把它找回来
直到找到的
是它的尸体
直到它的尸体
也不见了
那个地方
有一个撮箕 
 
 
《一个人是不会凭空消失的》
 
爸爸病重
我第一次看见母亲
为她丈夫流下了
伤心的泪水
后来爸爸
胆总管堵塞奇迹般地好了
但尘肺病无法治愈
所以只能
要么在小区里打牌
要么在家里看电视
昨晚妻子说
得抽空去看看老人了
都好长时间没去了
儿子在一旁
没有概念的样子
让我想起每年清明
我都会带上兄弟
侄子们来到我爷爷
奶奶坟前
烧纸,上香,放鞭炮
磕头 
 
 
《六楼》
 
我和女儿上到五楼
遇上她提着两袋垃圾
正在下楼
六楼上她母亲大声喊
你去哪里
她回过头来回答
我去倒垃圾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她
八九岁的样子
平静,自然,松驰
完全没有一丝慌张
痛苦的表情
这让我怀疑
那些个夜里
我听到的这个小邻居的嘶喊
哭嚎,求饶是假的
我打开家门
默默地听
几次移近她家的门
抬起手
又放下
拿起电话
又放下
默默地回到床上
担忧,绝望
那些个黑夜是假的
我希望她就这样一直站在我身后
往楼上回头说
我去倒垃圾
天气也会这样永远循环下去
明亮,澄彻
从窗口望过去
有一部分蓝天
在微微颤动
进门时
我跟女儿说了一句
她没听见问我
我提高嗓音
又说了那两个字
女儿平静地说
我知道的
太可怜了
 
 
《落叶》
 
在县政府门口
张杰说太无知了太无知了
落叶多好呀为啥要扫掉
我笑笑想
不扫岂不是
一到秋天黄叶红叶
把斑马线都覆盖了
怎么能行 
 
 
《握》
 
今天
吃午餐面条的时候
我决定跟所有人握手言和
于是
我向空中
挥了挥拳
2020.12.2
 
 
《冬天》
 
我打我的马的时候
雪花正一阵紧似一阵
我的马一声不吭
纵起来
又纵起来
 
暮色正浓
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死娃娃包包上
一只野鸡扑腾着
不知谁下的扣子
 
锄头下去
黄土冒起灰
暮色,雾色,灰色
裹在一起
又慢慢分离
 
忽然我发现
是二弟在打我们家的马
用大棒
路太滑
那马
跪下
又爬起来
爬起来
又跪下
 
而我
在庙后头
刨洋芋块
 
 
《那歌》
 
现在想来
那天其实是那样的
我们走在
通往松林的小路上
你哼着那首歌
那歌的旋律是那样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一直哼着
直到走到松林边
撞上了那轮
火红的太阳
那太阳是那么大
那么红
把整个松林都烧着了
你被那燃烧
吓着了
使劲拉了拉我
我抬起头
我们
正被那燃烧
吞没
我们的头发
在晚风中飘动
像飞舞的火焰
我们被那个瞬间
凝住了
我的心中
还在回荡着那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去锅外》
 
睡了一会儿出来
太阳晃眼睛
蔚蓝的大锅
盖着县城
遇上一个小伙子
寒暄了几句
你不认识他
遇上一个老头儿
又寒暄了几句
你也不认识他
 
 
《曾国藩》
 
吃着洋芋下台阶
上台阶的是一位白衣
年轻的小女生
抱着几本书
最上面的那本
露出一个大大的藩字
估计是曾国藩
 
 
 《烧洋芋》
 
我们围着柴火堆
烧洋芋吃
火烟子
有一阵子
一动不动
 
 
《一点四十几》
 
我睡在军用被里
睡在房间的暖气里
窗外太阳照着
贵州智丽原律师事务所的牌子
和整幢大楼
我即将睡着
下午有一个会议要召开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