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季 ⊙ 写作与拯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译诗专题〕冠毒之年

◎吴季



篇目

美国《蓝领评论》2019年冬季号卷首语
  隔离
  科罗娜不只是一种啤酒的那年
美国《蓝领评论》2020年春季号卷首语
  为了资本主义,去死吧
  眼下的美国
  我们城市的钢筋铁骨
来自英国疫区的诗
  头条新闻
  当这一切结束
  欠债累累
多国诗辑
  冠毒·饥饿
  大流行病
  密歇根州的白痴们
  一首关于新冠病毒的诗
  世界被卖掉了
  感念
  封锁中的南非

 
美国《蓝领评论》2019年冬季号卷首语
作者:阿尔·马科维茨(Al Markowitz)
2020年3月31日(星期二)


  本期出版之际,我们身陷于冠状病毒大流行的阵痛中,这场灾难因愚昧无能的领导与邪恶堕落的制度而变得更为恶化了。我们许多人都在自我隔离,靠大米、豆子、鱼罐头和面条为生。我们许多人恰逢房租和账单到期,却突然失业了。一些人仍在冒着危险工作,从食品杂货店的店员、送货司机到警察、军队及一线医务人员。
  我们深知,何以我们国家处理这场危机比地球上任何其他现代国家更无能。我们没有一套公共医疗体系。我们许多人没有医疗保险。即便有,撇开免赔额度和自付费用不谈,我们的公司化的医疗办法治标不治本,仰赖于定价过高、往往有毒的药物与昂贵的流程。这是一种旨在赚取利润的、商品化的维持治疗模式。
  随着冠状病毒肆虐全球,医疗系统不堪重负,即使在文明国家里也是如此,随之而来的是大规模死亡;我们国家继续对包括伊朗、委内瑞拉和古巴在内的受影响国家实施经济恐怖主义,剥夺它们的食物和医疗设施。
  国会已通过了对银行、大型石油公司、金融公司、航空公司之流的常见嫌犯的企业救助,此外也开给一些人支票,作为非常时期的面包屑。
  与此同时,唯一有能力拯救国家的纲领与领导者——我指的是伯尼·桑德斯所呼吁的全民医保、免除大学生债务以及创造就业的绿色新政——似乎被财团媒体的努力以及为恐惧和误导所驱策的选民们击败了。
  本期的诗作谈到我们所爱或所恨的工作,以及我们感到很不自由的工作——我们感到已受困其中。它们刻划了我们对公司统治的罪行、弥漫于国家政策与大众文化中的暴力的罪行之厌恶。这包括了为根深蒂固的父权制所推动和嘉奖的对女性的剧烈仇视、危险的枪支崇拜和极右翼暴力。
  鉴于当下之现实,我们要么眼见文明的经济和社会崩溃,灾难资本主义所固有的野蛮法西斯主义的兴起,要么见证一个进步的反击的新纪元开启,因为那么多人发现自己已不再有别的现实出路了。
  我们被剥夺,受剥削,以新型且更危险的方式;环境让我们丧失财物、住所和教育。我们需要公共服务,而我们生活在一个天翻地覆的世界里。
  日益明白的是,我们确确实实需要全民医保、最低收入,需要创造就业机会和气候正义的绿色新政。公司和亿万富翁的邪恶统治时代正在被曝光,且必定会被这场大流行席卷而去。
  在建立必要的阶级意识团结方面, 我们的期刊可以发挥重要作用,但我们正极力克服困难,以度过这段时光。捐款和诗歌投稿减少了。我们希望,在你们的帮助下,继续出版我们觉醒的工人阶级富于生机的作品。只有同心协力,我们才能度过这个可怕的时代,摆脱它,创建一个文明的未来。


[1] 邪恶统治:原文the Jonestown rule,直译是“琼斯镇统治”。这里指的是1978年11月发生于南美圭亚那琼斯镇的骇人听闻的“人民圣殿教”九百多名信徒在教主胁迫下集体服毒事件。


隔离


找好地方躲起来
   遮住你的脸  嘴唇
也遮严了

一种病毒威胁着
  病毒性恐惧
   病毒性囤积
一场贫困  经济与智力的
   瘟疫大流行

一种化为武器的灾祸
  生物学  粪便学
   媒体
    恐惧

呆在家里——
储备基本必需品
  土豆 面条 豆子 面粉
    鱼罐头
避免传染——
在车间地板上
   拥挤的商店里

找好地方躲起来
直到短视贪婪的
  公司统治的  资本主义的
     致命的疾病
   霍然崩溃


[1] 隔离:原为Lockdown(禁闭)。兹换为当前常用词。

原标题:Lockdown
作者:阿尔·马科维茨(Al Markowitz)
来源:美国工人诗歌杂志《BLUE COLLAR REVIEW》2019年冬季号


科罗娜不只是一种啤酒的那年


股市崩盘了
我是说它真的垮了
不像那些房子……
你可摸过自己的脸吗?

他们想要一张沙发
在纽约地铁上
他们说70%的人会得到它

马克龙说,欧洲必须
   站在一起
意大利人说德国人
必须停止榨取钱财
拜登说
伯尼说
马克龙说 医疗保健的
自由市场竞争性办法
不能带我们渡过难关

写下第一行你不
必惊慌
下一行会接踵而来。
你们有口罩吗? 消毒剂?
洗手液? 卫生纸? 社交距离=1米
到处都是,上上下下都是

类结核菌不得在人行道上吐痰

我个人
相信要两米
不要握手 接触 抚摸 拥抱
或扎堆聚集
要是我祖父不曾去世
在1918年
你的祖母也同样
没有死
我们的父母没有
成为孤儿那么
我们的生活就不会是
现在这般——以及诸如此类——
之前在黑死病中奇迹般地
死里逃生以后至少
他们生下小孩然后咳嗽
你流鼻涕吗?

我相信科学,他说
我相信上帝,她说
我相信自己的精神
力量
,年轻的银行家说

财富的力量……
别咳嗽。让我给你量一下体温
有一封挂号信
在邮局等我
魂断威尼斯啊
死亡在度假
死亡变成了她

你能读几本小说
在我为(或不为)我们的未来叹息以前?


[1] 科罗娜(Corona):一种墨西哥啤酒的牌子,恰与冠状病毒(coronavirus)之“冠状”同名。据说厂家为此而申请改名。

原标题:The Year Corona was Not Just a Bee
作者:玛丽·弗兰克(Mary Franke)
来源:美国工人诗歌杂志《BLUE COLLAR REVIEW》2019年冬季号

 
美国《蓝领评论》2020年春季号卷首语
作者:阿尔·马科维茨(Al Markowitz)
2020年6月23日(星期二)


  我们大多数人从未经历过这样的时代。即使在这场流行病——这场肉体和精神的瘟疫——之前,我们之中的大多数人都在苦苦挣扎。我们工人阶级大多和穷困只差一两张薪水支票或一场疾病的距离。我们许多人接近贫困线,有的活在贫困线以下,甚至要兼职好几份工。
  从上一期到现在,我们经历了一场伴随着堪比大萧条时期的大规模失业的经济崩溃。我们失去了所爱的人——已超过10万,并且人数还在不断增长,看不到头。
  顽固、腐败、贪婪、暴力和民族主义,所有日益恶化的流行病汇合到一起并全面爆发。在种族主义警察暴力的刺激下,在阶级不平等的助长下,我们正目睹一场进步、团结的大规模起义,对制造分裂、图谋破坏的公司法西斯主义的抵抗。
  本期诗人们切中要害。艾伦·卡特林(Alan Catlin)、莱尔·伊斯蒂尔(Lyle Estill)、里克·斯旺(Rick Swann)、弗雷德·沃斯(Fred Voss)、诺默尔(Normal)和其他诗人谈到了我们身受的压力与绝望。艾德·韦尔斯坦(Ed Werstein)的诗作《为了资本主义,去死吧》(Dying for Capitalism)是对资本主义暴政的控诉书。它准备迫使我们回到疾病的粪池里去工作,为了一小撮人的进一步发财而蓄意制造更多的死亡。我们是用完即弃的货品,这个摧残生命的剥削制度就是建基于此的。
  但是我们的工人阶级可不那么容易忘却,玛丽·弗兰克(Mary Franke)关于那“红色之夏”的诗作《2020-1919》就说明了这一点。这些诗还表达了我们如何理解谁是那1%,表达了我们为争取权利而与他们斗争的漫长历史。直到近来,我们当中的许多人仍以为这些权利是理所当然的。历史告诉我们,在资本主义制度下,没有什么胜利是永久的。维护已赢得的基本权利,就像逆水行舟一样,要对抗(统治阶级)持续不断的将我们推回原地的努力。正如当前状况所表明的,街头日益高涨的呼声所要求的那样,我们必须前进得更远,而不自限于争取到表面的承诺和暂时的局部胜利。资本主义已失去存在的意义,成了一种比冠状病毒更致命的流行病。
  我们在这场流行病中挣扎求生,日益严峻的生存危机蔓延扩散,当此之际,我们也在制止图穷匕见的野蛮的法西斯主义。气候灾难同样是由短视的贪婪和牟取暴利所驱动的。与新冠病毒一样,解决这一问题的努力,也遭到可耻的强盗行径和大公司所挟持的政府的打击。要在这场灾难完结后幸存下来,就需要我们将共和国重新夺回并重加塑造,正如我们的终结篇《行动的号召》(A Call to Action)所阐明的那样。
  团结起来,我们就有力量。如果我们不是收到大家的支持,本期就不会存在,对此我们深致感谢。不过我们的努力可以进一步激发阶级意识的发展,这场斗争目前正在全国和全球各地的街头和市政厅里发生。人们终于受够了。这需要我们所有人都来极力推动,以结束这场野蛮的资本主义世界毁灭的噩梦。对于年事已高、带病的尤其是易受伤害的积极分子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们团结起来,老老少少,黑人白人,我们有智慧,有口号,执着投入。我们几乎已无可失去,只有一个亟待重新夺回并予以保护,使之免遭那些人积极而蓄意破坏的世界。


为了资本主义,去死吧

特朗普的死亡崇拜最终是这样表述的:为了资本主义,是时候把“没用的饭袋”消灭掉了——沙龙网(Salon),2020年3月27日。


不只是放在心里,我惦记你们,我真想
很快就能再见到你们。每天
我都对孙儿们这样说
自从他们学校在疫情中关闭以后。

我的儿女们不想让我前去探望
因为他们爱我,还因为
我年事已高,容易受到伤害。
特朗普的死亡崇拜的真正意思是,
为了资本主义,去死吧。

他们叫我们“没用的饭袋”,退休的
和失业的人。在精英们看来
效忠国家就应该为了经济
而牺牲掉老年人
短促的余生。

资本主义一直在杀害我们,
毫不夸张,
有几百年了。我在想,
是时候让资本主义为我们去死了。


[1] “没用的饭袋”:原文为Useless Eaters。

原标题:Dying for Capitalism
作者:艾德·韦尔斯坦(Ed Werstein)
来源:美国工人诗歌杂志《BLUE COLLAR REVIEW》2020年春季号


眼下的美国


在单独监禁中度日
就像一个被判了
重罪的人——
已决定好了
要被窒死:
新冠肺炎或是血腥的
手窒死一个
接着又一个 又一个。
又一个 又一个 持续不停
走出——
他们的阴影吧,深深地
呼吸吧,像个不怕
被掐脖子的人那样。

收音机和电视都关了,可我
还是听到那个狂人的
消息——简单而
各各不同的词,意思
总是:把他们
  压服,
把那些大口大口
喘息的生命窒死
那些人自以为
有权像自由人一样
吸气和呼气。
他的信条:让美国
再次伟大——把其他人
  都窒死
在心中一再回荡。


原标题:America Now
作者:雪莉·阿德尔曼(Shirley Adelman)
来源:美国工人诗歌杂志《BLUE COLLAR REVIEW》2020年春季号


我们城市的钢筋铁骨


新冠病毒在加利福尼亚州蔓延
我们在自己的立式铣床边上
卧式镗床边上
12英尺长的普通车床边上
仿佛我们
在经历1929年的股市崩盘
和日全食
就像爱因斯坦用他的笔
颠覆宇宙
林德伯格飞越大西洋又飞回在纽约市五彩纸屑的
大雪中微笑
我们搁在机器手柄上的手
我们踩在水泥地上的脚
我们盯着铁皮墙的眼睛
千分之一英寸仍旧是千分之一英寸
钢切屑仍旧从我们切削
水龙头和车轮的
刀具边缘
掉落
炽热的铆钉仍旧锤进了金门大桥
波浪拍打着岩石
水手
察探星辰猫儿
仍旧穿越城市寻找回家的路盛着
猫粮的碗
新冠病毒把我们城市的街道攥在了手中
我们的眼眨也不眨
一锤接一锤
制造着输水管或是撑起
画布的画架
格什温的曲子仍旧是格什温的曲子
一颗流星仍旧是一次亲吻的
理由当此刻我们切削着
钥匙和轮椅的轮子和汤匙和小丑的喇叭
用磨亮的铁和黄铜和铝
一个笑仍是一个笑
一枚婚戒仍是一枚婚戒
工字钢仍旧是我们城市的
钢筋铁骨
而夹在我们机台上虎钳的铁制钳口之间的钢块
仍能助上一臂之力来造出
一个新世界。


[1] 乔治·格什温(George Gershwin,1898–1937),美国现代作曲家和钢琴家,将爵士乐因素引入交响乐。作品有钢琴协奏曲《蓝色狂想曲》(Rhapsody in Blue)、歌剧《波基与贝丝》(Porgy and Bess)、交响音诗《一个美国人在巴黎》等。


原标题:The Steel Bones of Our Cities
作者:〔美〕弗雷德·沃斯(Fred Voss)
来源:来源:“文化大用”网站(Culture Matters)2020年4月30日

 
来自英国疫区的诗

头条新闻


头条新闻提醒我们
有多少国家,死了多少人
有多少国家元首的声明
多少来得太晚的政策
多少令人反感的话
多少次我们把同样的事讲了又讲
多少绝望之情在四下蔓延。

头条新闻提醒我们
有多少东西能让我们撑下去
多少歌唱,多少恳求
我们在付出多少,得到多少
有人叠起了多少货架
他们能拿到多少小时的报酬
多少工人的工资还欠着。

头条新闻提醒我们
多少生命在拼了命地呼吸
我们需要多少张床给病危的人
有多少挥霍掉的东西是我们所需
多少护士正丢下自己的孩子
多少医生已经离去
他们本可以救活多少人。

头条新闻提醒我们
我们存下了多少钱,少得何其可怜
我们要坐下来反省多少天
我们有多少办法去奋力保护
那些辛勤工作的穷人,孤寡的人,
病人,不幸的人,还有老人,
我们值多少钱,他们多少钱
我们所有的人值多少钱,
我们所有人,我们所有的人。


原标题:Headline Numbers
作者:〔英〕珍妮特·哈珀(Janet Harper),是一位教师、诗人和表演家。
来源:晨星网(Morning Star)“21世纪诗歌”栏目,2020年4月7日


当这一切结束


我们入睡的时候,它们仍醒着
我们藏起来的时候,它们在灯下。
掠过我们身旁的冰冷黑暗的天使
拍拍翅膀,什么也没留下。
我们蜷起来,禁闭自己,销声敛迹
人人等候着晨曦带来的宁静。
那么,把广场和大道清空吧,
把握手和拥抱变成罪过。
没有别的未来了,除了这个:
闩上的门、窗子和脸庞;
我们所有的行程都已取消或延误——
假如相遇,我们会咳嗽,而不是亲吻。
当这一切结束,我们将蹑手蹑脚走出来
对它们创造的新世界大为惊讶。


原标题:When This is All Over
作者:〔英〕伊恩·帕克斯(Ian Parks)
来源:晨星网(Morning Star)“21世纪诗歌”栏目,2020年4月7日


欠债累累

    “我欠他们一条命。”
      ——鲍里斯·约翰逊致谢NHS员工。

大清早:没人出声。还没。
黄色的整形外科,粉色的儿科,
紫色的化——急症室的浅绿不足,
所以共用来自重症监护室的蓝。

轮班后他们曾陪着病危者坐一坐,
彼此击掌,拥抱,因为机械通气的
爸爸,妈妈们,女儿,儿子们,转危为安了。
现在,跟睡眼惺忪的夜班人员交接,

他们很怕会出现进一步短缺。
要检测的不止是一场大流行病
就算“国库”给“上前线的人”付的钱
够他们“吃上饭”,把债务还清。

护士们总为康复的病人鼓掌,
知道有时一句话,一个触抚,就能拯救
一个生命。这与颜色无关。她们认得那些
大声鼓掌的政客,阻挠过她们加薪。
关于未来政府的梦想已水落石出。


原标题:Indebted
作者:〔英〕萨莉·弗林特(Sally Flint)——在埃克塞特大学(University of Exeter)主讲创造性写作,与人合编《激流日记》(Riptide Journal),并在诗学院任教。
来源:“文化大用”网站(Culture Matters)2020年4月13日

说明〕新冠病毒在武汉爆发,中国政府采取封城、社区隔离、建设方舱医院收容轻症患者、建设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收治重症患者、调集各省医务人员支援武汉等措施,最终成功遏制了疫情。这期间,欧美上层统治者却在自我麻痹中,以为疫情只是中国人或亚洲人的事,甚至许多医生和专家也缺乏意识。直到意大利沦陷,才引起警觉,但出于种种原因(首先是经济原因,即维护资本主义利润的秩序)始终不能采取有力手段对付病毒。加之几十年、十几年来,各国纷纷缩减公立医院预算,推行私有化、市场化,极大加剧了医疗资源紧张与人手短缺,群众平时就面临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疫情一爆发,很快就导致医疗挤兑以至崩溃。各国都有大批医务人员(包括退休人员)在抗疫行动中表现出可敬的英雄主义与自我牺牲精神,但由于卫生部门毫无准备,以致各医院的医疗物资与个人防护用品严重匮缺,医务人员纷纷染病甚至送命,成为统治阶级无能的炮灰。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是个典型。此人之反智,竟至于在视察医院时跟每个患者握手,其中不排除存在新冠病毒患者。最终约翰逊进了ICU,出院后表示“我欠他们(NHS员工)一条命”。《欠债累累》一诗的作者则并不领情。她关注过NHS员工的抗争,和诗中写到的护士们一样清楚,她们所受的剥削压榨,跟这些政客脱不了干系。他们对医务人员欠债累累,对群众也欠债累累。


[1] NHS:缩略语。英国国民健康服务体系,全名National Health Service。
[2] 紫色的化:“化”的原文Chemo,表示与“化学”相关的,比如化疗(Chemotherapy),但故意中断
[3] 浅绿:原文为aqua,既指“浅绿的,水绿的”,又指“药用的水”。这里语带双关。
[4] 大声鼓掌的政客,阻挠过她们加薪:英国政府发起全国给NHS员工鼓掌的活动,政客们也鼓得起劲。历届政府缩减NHS的预算开支,把最能赚钱的部门私有化,导致医护人手不足,待遇低下。为此,近年来她们发起过多次抗争,面对过那些阻挠她们加薪的政客。

 
多国诗辑


冠毒·饥饿


自从冠状病毒闯进来
饥饿便在这片贫瘠的
土地上徘徊不去
因为许多人只能抱着胳膊
在隔离期间
没有匙子伸进嘴里
来把夹在这片
高低错落的土地
之间的红海拓得宽些


〔自注〕在尼日利亚,穷人在这次冠状病毒隔离期间遭受更大的痛苦。分发的救济物资事实上太少了(原文:是一份鸡食)。政治精英看来对穷人的感受很无感。

〔译注〕尼日利亚位于非洲西部,离红海甚远。诗中为何以“红海”为喻,“拓宽红海”又是何意,不明,应该是指口腔,即“没有勺子把嘴撑开,喂进食物”的意思。该国的土地也并不贫瘠,农业之外,还盛产石油。或许贫瘠只是另有所指的隐喻。

原标题:Covid-hunger
作者:〔尼日利亚〕阿约德吉·奥杰(Ayodeji Oje)
地址:尼日利亚拉各斯市


大流行病


燃烧的世界
计算机化的玩世不恭的货色

谎言泛滥
在媒体屏幕上
那就从上层的蠢人那里
接受一切吧
他需要这些观点
自负又自恋
人类的失败啊
自由世界
最有权势的领导人已变成
这个样子

每天,每一天,悲伤又累人
一天,又一天
靠着咖啡和克诺平度过一天
屋子里空气混浊,几乎没法呼吸

但我很荣幸
我还可以工作,在泡泡里安然无恙
还有人在一线递送着
食品和杂货
而身居高位的人继续……撒着谎

他夸口工作干得不错
而我心想:“操你自己去吧”
一个吓坏我们所有人的邪恶的男人

我希望……“巨无霸”能尽快地把你送走。


[1] 克诺平(klonopin):药物,又名氯硝西泮,防神经毒性,帮助睡眠并减少肌肉疼痛。
[2] 在泡泡里安然无恙:泡泡,即水泡。在水泡里,朝不保夕之意
[3] 操你自己去吧:原文是go **** yourself。中间的符号显然代表省略的意思,又显然省略了fuck这类词。诗中还有2处也用此种符号,翻译时都以省略号代之。
[4] 巨无霸(Big Macs):即特朗普所嗜食的麦当劳大号汉堡。

〔说明〕作者名字为网名,真名或其他笔名无从得知。从其他诗作来看,是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他的诗不乏针对两党、大企业大财团、洗脑机器以至资本主义的激愤之作。这首诗直接粗朴或粗鲁地表达自己的愤恨与诅咒。

原标题:Pandemic
作者:〔美〕复仇诗人(AvengingPoet)


密歇根州的白痴们


密歇根州的白痴们集合来战
抗议疫情时期的居家隔离令;
声称他们有上帝所赋之权
在自己的城镇里随心所欲。

“你们不得夺走我的自由,”他们又骂又叫。
“别管我是对了还是错。
其他人的自由全都见鬼去吧
我宣布,我有权传染。”

这帮最最奇葩的人出动了,
带着邦联旗和枪支;
每个反压力、反疫苗、反脑子的小丑;
每个傻子和他们的女儿和儿子。

他们伟大的橙种领袖会恳求他们停下,
以免危机愈演愈烈吗?
才不!他颂扬他们,煽起他们的怒气
狠狠来了个火上浇油。

那就举起你的干草叉,擎起火炬吧
穿上你的白色长袍和帽子
把真理和理智糟蹋掉吧,因为你把过去
无私和高尚的一切全烧了个精光。


〔自注〕这首诗是为了回应2020年4月15日在密歇根州发生的抗议在新冠疫情期实施社会隔离的活动。这些抗议活动在随后几天蔓延到其他多个州。

〔译注〕抗议活动是美国保守团体发动的,拥护特朗普的尽快复工政策,甚至有人亮出纳粹徽章。这类人对新冠病毒的特征(比如高度传染性)往往既无知又轻视。不过,撇开“新冠病毒是个骗局”之类的标语,这个活动还是反映了底层群众一些迫切问题:需要工作和收入来维持生计。问题在于,政府给予大企业的救助远远超过了给普通群众的救助。
  写的虽然是美国的事件,作者来源却注册为加拿大的维多利亚市,姑且写为加拿大人。

[1] 邦联旗(Confederate flag):Confederate指美国内战时期南部邦联的支持者。邦联旗是保守派的标志。
[2] 反疫苗(anti-vax):新词,指反对给(尤指)儿童接种疫苗,认为会导致自闭症或其他发育障碍。在美国保守派当中风气颇盛。
[3] 橙种领袖(orange leader):特朗普的肤色偏橙黄,其子1月份曾发帖嘲讽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全是白种人,共和党则更有“多样性”,例如其父就是橙种人(orange)。


原标题:The Morons of Michigan
作者:〔加〕菲尔·贝利(Phil Bailey)
链接:https://hellopoetry.com/tag/covid19/


一首关于新冠病毒的诗


洗手吧!别出门!
一定要出门的话,就戴上面罩!
免得最后
不情愿地躺进棺材。
自我隔离,远离街道,
尽量别丢了工作
搞得入不敷出。
不过,贝佐斯、马云、扎克伯格和盖茨
盈利的速度可让人眼花呢。
而大型制药公司
绞着手,翘首期盼
能供应给每个国家的
大疫苗。
而当人们排着长队
好挨上一大针,
我会要上一瓶科罗娜
大喝一通。
还有,我那家公司
认为把我们留在家里
付60%的薪水
挺不赖。
当生活费
变得越来越贵,
总部里这些西装革履的人
怎么照镜子呢。
不能心安理得地上餐馆
或看电影。
没有社交,没有拥抱和亲吻。
这可不是瞎说。
就算运动会起死回生
看台上也不会有人。
我受够了新冠病毒,
我要洗手去了。


[1] 挨上一大针(get the Big shot):Big shot,通常是“大人物”的意思。这里半玩笑半双关,原本指的是get the shot(打针,接种疫苗),故意插进了Big。而从大型制药公司(Big Pharma)开始,作者就故意突出“大”(Big),写到疫苗也加上“大”(Big Vaccine),以表达讽刺和不忿之意。
[2] 科罗娜(Corona):双关语。科罗娜是一种墨西哥啤酒的牌子,恰与冠状病毒(coronavirus)之“冠状”同名。据说厂家为此而申请改名。
[3] 运动会(sport):可能暗指东京奥运会。


〔说明〕诗作发表在《日本时报》(Japan Times)网站上,作者住在日本千叶县,但未用日本姓氏的笔名。不知何许人。

原标题:A poem about COVID-19
作者:迈克·A(MIKE A.)
地址:千叶县柏市(位于千叶县西北部)
来源:《日本时报》(Japan Times),2020年4月9日
链接:https://www.japantimes.co.jp/opinion/2020/04/09/reader-mail/poem-covid-19/#.Xpu49cgzaUk


世界被卖掉了


全世界
都把枪放在
枕头下睡觉 ,
梦想着能
忘掉悲伤。

人民斗人民。

世界
在恐怖中入睡。
这是一年之中
最寒冷的战争。


原标题:World is Sold
作者:JK·卡布里索斯(JK Cabresos)(国籍不详)
日期:2020年4月6日

 
感念


时代或许看起来一团糟
呆在家里,或许是种压力
锁上的门,或许会让你恼怒
当然,空荡荡的商店和街道也会
但你可曾想过
穷人会有多么担心
那些也许无家可归的人
或是暂时失了业的人四下游荡
还有一些人也许辍了学
他们的天空或已变灰
好在我们无忧无虑
且躺在床上
我们读诗


〔说明〕有意创作为笔尖状的图像诗。作者使用网名,且无资料介绍。标题Gratitude意为感激,也就是指疫情中“我们”处境尚好,还能躺在床上读诗,但同时许多人,尤其是底层群众的生计变得更坏了。

原标题:Gratitude
作者:Reappak(网名)
日期:2020年4月3日


封锁中的南非


这并不叫人惊讶,
当然生活总是一场斗争;
与冠状病毒斗争也一样,
只不过更为严重。

痛苦不是新鲜事,
不是饥饿,亦非贫穷;
但胜过以往任何时候
如今人们明白了这严酷的现实。

冠状病毒不是最大风险,
但它的存在仍然致命;
随着经济崩溃瓦解,
我们都疑惑国家会发生什么?

尽管确诊的人数不多,
比起第一世界来说,
间接伤害却是灾难性的,
局势随着封锁而恶化。

我们在这里坐等,
九点时看看新闻,
因为它不可能
一直都在线。

有人害怕,
有人无所谓;
也许习惯了活在恐惧中
这回只是多了一次。

队伍排了几里长,
但这些人是幸运的。
许多人陷入可怕的饥饿,
粮食到不了穷人的手。

政府在竭尽全力,
限制这种病毒
对社会健康的影响,
但也许更在乎濒死的经济。

不平等不是新鲜事,
只不过现在赤裸而现实。
一小撮富人相对自由自在,
其余的国人都病了……

人们一直在死去,
卫生系统照旧紧张。
我们又如何告诉这些人,
他们活着得一直挨饿?

得不到治疗已成了负担,
但危险的不是冠状病毒本身;
更剧烈的危害是它
造就了更多贫穷和疾病。

人们极力想要理解
这世上正发生的事;
但对大多数人来说世界很遥远……
那个世界如今正影响这个世界……

对我们这些不穷不富,
稀有的“中层”人来说;,
我们能够种一种蔬菜,
创作音乐,去诊所看病。

我们也惊恐地注视着
那些受苦更甚的人,
那些住在非正式定居点的人,
社会隔离恰恰办不到。

人们勉勉强强活着,
每天只吃一顿饭,
或是饿着肚子上床睡觉,
给孩子喂东西吃,自己祷告上天。

人们日复一日这样活着,
挣的钱刚够买面包。
但现在连这些也被夺走,
他们绝望,还有的人死去。

并非因为这种病毒,
而死亡仍在继续;
在家中,被军队
殴打致死,在家人身边……

这情形真是可怕,
这个远非发达国家的国家;
贫穷,饥饿,绝望,
有些地区连自来水都没有。

这情形真是可怕,
我不能谎称或佯装一切会好起来;
我周围的人都在受苦受难
而我能做的就是……呆在家。

我坐在这里,无助地写着,
要是那些人有可能学习的话,我能教;
我感受到了父母的绝望,
在这片土地上,教育应当继续。

但就眼下来讲
我们要么“停滞不前”,要么绝望;
学校终将如何应对
谁能猜得到。

人们需要食物,
人们需要上学,
人们需要帮助,
然而……人们并未失去希望。

至于我自己
我写着,我打算做更多;
希望很快有一天,
我能给予更多更多帮助……


原标题:Lockdown South Africa....(直译:封锁南非……)
作者:〔南非〕诺姆昆布尔瓦(Nomkhumbulwa)
来源:“你好诗歌”网站(Hello Poetry),2020年4月28日

译注
  诗写得朴素直白,没什么特别的讲究和润饰。作者资料不详,似乎是一名教师,地位不高不低,比贫困的下层群众来得强,但能够接触到他们,看到他们的生存状况,且深为忧虑和同情。
  南非遏制病毒的严厉举措很受外界称赞,但它又是全球最不平等的国家之一。政府把军队派到街头,帮助警察维稳,通过殴打甚至橡皮子弹来迫使人们离开街头。而得不到救济的穷人深陷饥饿和绝望。那些运送食品前往超市的卡车是人们攻击、抢劫的目标。某小镇甚至有数百居民跟警察激战,投掷石块,用焚烧的轮胎作为路障。和全球各国的贫民窟一样,“非正式定居点”里的穷人连隔离的条件都没有,甚至没有自来水可供洗手。由于网络不普及,多数学生上不了网课。许多孩子因学校关闭而失去了每天唯一有营养的一餐。居家隔离还导致妇女儿童遭受的家庭暴力大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