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猫与人

◎非亚



猫与人





 
  1. 我说过,我挺讨厌阿龟家里的那只猫的,我这么说当然是有道理的,原因是它有一次突然跳上我的身体,自那以后,我一直作奇怪的梦,并且我的身上,老是去不掉那种气味,好几次我睡下来,又梦见被它扑倒。
 
  1. “它挺大”,阿改说。
 
  1. 今天早上一觉醒来,我发觉就不对劲,我身上有一些东西开始不停地往地板上掉,开始是一些头发。头发,你知道的,我每天都会掉一些,以前掉得少,现在多一些,但这也没什么,我一直都非常习惯,现在,除了掉一些头发,我发现,我的皮也开始掉一些,这让我非常紧张,害怕,我突然觉得,我的皮肤是不是会一直掉下去,直到……直到……我不敢再想下去,我赶紧跑到书房,在一个抽屉里,翻找那些治皮肤的药。
 
  1. 妈妈说,她看到一团很奇怪的气体,在交易场那边飘了过来。夏日的空中,有一朵奇形怪状的云。
 
  1. 晚上我去阿龟那里,又看到那只猫,在门口,它一直盯着我,我不敢进去,我怕它什么时候,又扑到我身上,我刚用肥皂,洗了个澡,我不是说,我有洁癖,事实上,我确实有洁癖,我是想洗掉空气中那种猫的气味。
 
  1. “这可能吗?”阿改问。
 
  1. 那天晚上我没回家,因为聊得很晚,就住在朋友下榻的酒店,房间里只有一张床,一张被子,我们挤在了一起,那天下午朋友从外地过来,我们很久没见面了,聊得太晚,也喝了很多酒,也因为住的地方离家太远,我没回家,就睡在朋友下榻的酒店里,关灯之后,我突然发现那只猫又出现了,并且身体和爪子似乎还很大。
 
  1. 我跟小张讲,我看到一只猫,小张说,猫有什么啊,不就是四只脚嘛。
 
  1. 那几天我开始咳嗽,我担心小张是不是带来了一些身体的细菌,在一年前萨斯的阴影下,我开始有点胡思乱想,后来我,偷偷在房间吃了几次头孢拉定。
 
  1. 整个五月,我一直很恐惧,我担心我会被一些小东西弄死,这些小东西上串下跳,并且在窗口,一直盯着我。玻璃上出现了一只猫的脸。
 
  1. 我的身体开始出现盗汗也就是前两天吧,天气还不算热,我洗完澡,只穿一条短裤,吹着风扇,但汗还是不停地从身体冒出来,妈妈说,你皮肤上怎么那么多水珠,拿毛巾擦擦。擦擦。
 
  1. 我发现我开始学猫叫,并且不自觉地学猫叫,我止不住,在三更半夜,我一直叫了很久,直到我把门窗全关死,楼上砸下几个酒瓶,哗啦一声,泼下一大桶水。但我是在叫,我怀疑,这一切是阿龟家那只猫给害的,我打算把它杀掉,杀掉总可以吧。
 
  1.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趁大雾弥漫,我贴着地面,窜了出去。
 
  1. 阿龟在房间看新闻,南宁,福建路一带,有一家人,走失一只猫,毛色为黑色,掺一些白,比较肥。
 
  1. 我伸出手,看到手腕上长出很多毛,我没意识到小张的那些细菌,已留在我的鼻腔里。我问小张,你没病吧。没病,我一直戴着口罩的,回家就把衣服洗了,放心好了。
 
  1. 第三天,新闻又播,福建路一带出现很多只猫。街头花园到处都是。
 
  1. 晚上我又去阿龟那里,那只猫又回来了,不过这回,它站了起来,在洗衣机旁边,它一直盯着我,我倒没什么害怕,说了一句:“看什么看,死肥猫。”我推开门,走了进去,我也很大,毛色发亮。
 
  1. 阳台对面,是一些单身青年,他们突然往楼下跑,大声说,我们看到两只猫。很大,很大,长得像电视里走失的那两人。我和阿龟,相互看了看,我们没觉得我们有什么异常啊,我们坐在电脑前聊天,我们拿着杯子,喝金龙泉啤酒。
 
  1. 小花走进来的时候,说了一句,我们那只猫怎么不见了。
 
  1. 那天晚上从阿龟那里回来,我又觉得不对劲,我的指甲开始变长,并且越来越快,我儿子看到后,就去书柜找了一把指甲钳给我。我剪了很久,地上掉了很多东西。后来我把他们捡起来,扔出窗口。
 
  1. 第二天,阿改打来电话,说,阿龟家那只猫,确实不见了。
 
  1. 晚上我那都没去,我一直呆在房子里,吃冰箱里的鱼。吃了一条又一条
 
  1. 半夜,我偷偷窜出去,街上没有什么人,我弯着腰,窜过福建路,在亭子糖厂的一根烟囱下,我停了下来,我想做的一件事,是爬上去,拿起望远镜,看看阿龟家,是不是没有猫了,我怀疑他们说没有猫,纯粹是一句谎言。
 
  1. 当然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猫没看见,但看见有一个人,蛮像猫,有猫的气味,在房间里,一直玩一种扑食游戏。
 
  1. 小张从外地打来电话,说他也梦见被猫扑倒,他问我,应该怎么办,我说,吃药。
 
  1. 我打算不停地吃,直到那层该死的毛脱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