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米一 ⊙ 无处安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毛绒绒的日子(2020年的最后一首诗)

◎衣米一




下雪的时候
天地是毛绒绒的
花开的时候
时间是毛绒绒的
冬春交替之际
我给你打了一个电话
你远在泰国
将近一年
你没有想到
会困在那里这么久
我没有想到
我可以居家三个月
不出家门
这是2020年
有朋友说
没发生一件好事

我对美有终级追求
即使是一句话
一个标点符号
我该如何描述
这一年,这些事
伏地痛哭的人
与抬头咒骂的人
哪一样更多一些?
被口罩捂住的嘴
与被恐惧堵住的嘴
哪一种更常见?
我知道好人出现在哪里
但不知道坏人躲藏在哪里
我知道一切
都改变了
不知道改变一切的
是世界的病毒
还是病毒的世界

每天,我仍然享用着
食物和衣物
喝着牛奶吃面包
黑色紧身裙
搭配红色风衣
我走在街上
模拟一个醒目的人
如何接受被忽略的一生
南方的今天
阳光格外明媚
每一束光线都是毛绒绒的
我的泰迪犬
被修剪一新
每一次抱祂的感觉
都是毛绒绒的
我爱这毛绒绒的温暖
和触感

死亡的数字越大
我就越像是一个幸存者
死亡离得越近
我就越像一条漏网之鱼
捕者正忙
诱饵正香
渔钩正锋利
在成为垂死之鱼前
我要拔出
最后一个电话
我要说出最后一句话
祝你平安

那瓶酒依然存放在
酒柜里
六年前你送的
你写在酒瓶上的一行字
仍然清晰
“等到那一天“
酒柜是黑色的,铁丝网状的
酒在酒柜里
比一个囚徒更有耐心
比一个遗物
更悄无声息
绝望时我们觉得
那一天不会到来了
沮丧过后,痛过之后
又一次我们说
那一天定会到来
我们庆祝
酒被我取出,开启
倒入你的酒杯
倒入我的酒杯

2020/12/29-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