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2月诗作6首

◎林思彤



〈对的人〉

琉璃般纤细易碎却又令人
着迷的相爱的时光
水岸边缘,银鳞涌动
为天桥的虹弧缀上亮片

有人带着宠物经过危脆的
寂寞;将承诺织进风里
有人迎面而来,顺手
偷走眼底的蜜蜡
有人专注和自己交换呼吸
有人牵手,被她的口红
迭出彼此重合的句号

有人躺成一幅静物画
他唇舌撩拨,就有了生气
影子依存身体获得永生
而我们过于迷恋相爱的时光
每个角落都有碧萝放肆
指甲般的尖绿,揉捻后摊成心脏
它也想贴合谁的心,如同
我们贴合彼此的心吗?
我始终疑惑,为什么
两个人可以好成一个人

──在遇到你之前
七月的蝉鸣和二月的迎春花
都没有意义,只是华服上
无所谓的点缀,像谁呢喃的梦呓
飘落在一个适当的位置
等待适当的时间,为了适当的你

这人间的街衢巷弄百折千回
猫猫蜷缩在路灯下睡熟了
一双琥珀瞇成金针
企盼一双手缝制幸福
而那些琉璃般纤细易碎的
相爱的时光,是我不愿张扬
且秘密揣在怀里的,沙漏与暖流


〈最好的时光总要过去〉

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去
我们疼,我们不忍
相对无言,中间的毛玻璃
终于将晶莹代换成冰刀

切开。在切开的时候
我想到过去,最好的时光
念念不忘,或许是分离的场景
脚步请不要惆怅,请不要

我没有停留在原地,没有回头
看你,没有念念不忘,没有疼痛
没有忍不住的春天在体内迸发
没有下一次的期待被温柔的手种下

最好的时光总要过去
我们老,我们虚张的手势
演绎失去,并摔碎彼此
而不发出任何声音。


〈所以吻你〉

因为生气所以吻你
因为我让你生气所以吻你
偷来的故事太精彩,所以吻你
旧伤口隐隐作痛,所以吻你
你的眼睛是河流和蝴蝶所以吻你
以更深的黑色的情欲,我吻你
床上的折迭和床下的厚毯
太细致柔软,必须吻你
天真的嘴唇巡弋定位,本能般吻你
因为爱怎么都不够,所以吻你
你就是你,过于美好的存在
所以我吻你。


〈歧路重来〉

歧路重来,童年扭曲的风景
是搁在记忆中的百褶裙
而今我已有力量,将皱褶熨平
或立体后消弭,翻新后
有了穿越,和披挂的契机

歧路必须重来。存在身上
或隐或现,或高高隆起
低低堑落的不平,爬高走低
数次往返。仍迷惑于途中
模糊或奇幻的风景

歧路,总是重来。
我是鱼,龙门如此高
毕生跳跃不过。我是龙
不思进取,妄想波浪磅礡
好送我一场泼天的造化

重来歧路。我中年的风景
渐趋宽厚丰满,带不走的牵挂
和载不动的行李越来越多
沿途的奇花名卉,他们都好,但
他们只是他们;不是我的药草

歧路,若不再重来
不再感受疲惫,疼痛,绝望
当我回到生命中每个心碎崎岖的陡坡
都是疗愈的开始,在疏离的镜前
练习勇敢,练习拥抱自己


〈父亲〉

父亲,你不该
不该在我的生命里纵火
让我忘记清凉多么难得
最初,你不该给我
一个坚强而美丽的名字
却忽略我怯懦柔弱的本质

父亲,你不该
给了我希望又让我得知
爱而不可得的绝望
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
你不该让我在深夜
被恶梦纠缠,无尽的哭喊
彷佛阿鼻就长在我体内
至今仍无法度脱

父亲,你仍是我
最不愿触及的一块刺青
现在,我放纵它在背后褪色模糊
亦不想去除这耻辱的印记
犹如默许你在我成长的路上缺席
默许它和我一起阖眼,又睁眼

父亲,你不该老去得太快
而我不该强盛得太早
不该让我对这世间心存眷恋
却又毫无期盼
不该过分宠溺我的猫儿
彷佛补偿对我的愧疚
我不,我不接受
你以这样的形式道歉

你不该用那样的眼神看我
彷佛下一刻,即将死去
却还没取得我的宽恕
父亲,我与你和解
释放你在人间四散的所有影子

--直到我们长出同一道伤疤。


〈更多的--〉

更多的欲望
碰触精实的手臂
夏日对接秋雨的酣畅淋漓

更多的抚摸
将细密的曲线对折成
无限的,爱的探索
当感官放大后,还有什么是
我们未尝,且又无法触及的?

更多的共鸣,无法餍足
嵌合且扣住肉身
为你独有的擒拿术
眼神交错,点燃
沉睡的火焰,想要
更多的,贪婪的占有

更多的吻
请如同飓风袭卷
好让我张狂的心思
有处安放,有所依归

更多的,更多的可能
请用你长长的一生呼应
并与我同行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