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幻地(16首)

◎一树



梦蝶

是的,它有着和狱中人一样的脸庞
它站在云端,依然带着脚镣。
它身后是白雾,雨水,和深不可测的小巷。
它有消失的声带和冰凉的四肢。

梦中的蝴蝶,仿佛初恋情人,洒下我
至今叫不出名字的花粉。我用嗅觉
然后用错觉,和俗世划清界线。
我害怕醒来,醒来,我会掐死那只蝴蝶。



枷锁诗
 
是馒头埋在
面粉中
是山水卧在
山水画中
是花香涂着荷尔蒙
是头发蘸着漆
是饥肠辘辘
是满嘴口头禅
是前天在翻译后天
是巨大的数量在
喊口令。



寂园

在寂园
那怒放的花径是用来凋零的
那茂密的竹林是用来恍惚的
那修长的水黾是用来折腰的
那清脆的鸟鸣是用来飞针的
那似曾相识若即若离的身影啊
和那抹被往事筛过N遍的斜阳一样
是用来心碎的。



雨珠和算珠的较量

雨珠化身白狐
甩着小尾巴。

算珠身披账单
练习打磨术。

对偶不成
便去对峙。

而嗜酒的我常将二珠
混为一坛。



暖阳
  
晨曦里,花草树木们仰着脸
替深秋掏出,透明的骨骼与内脏。

躺椅上,光影斑驳——
有落叶,有倦鸟,有成群绕膝的儿女。



梦傀儡

傀儡拎着自己的脑袋,在翻唱
天净沙。那时
蝶儿辞别花朵,芳草隐居天涯
词人开始清洗词牌。那时
白马驮着白马,白雪掩着白雪
佛陀刚刚抚平,两行浅浅的戒疤。



琵琶摔

桃李集体辞枝
暮春之人还在镜前,看守朱颜。
半遮面的女子忽然
摔了琵琶——
这些温馨的尸骨,这些芳菲的遗产
宜交由发着低烧的
美二代继承。



婴儿诗

越弱智,越纯粹,越上游――
初心若摇篮,随意左倾,和右倾。

伊在透明的笑与泪中秉持
嫩芽的逻辑:不分灵与肉,只信美和好。

天宽地阔,且听一枚坚果的旁白
――在被正式釆撷之前,且莫擅自老去。



一声轻咳

天涯咫尺
有人披蓑,戴笠,一脸雾霾。
执意看花望月者,频频
卷帘,直至
泪珠回到眼眶,露珠回到草尖。
红湿处,谁卸下肩头的
羔羊、盲童与裂帛
一声轻咳
咳出,万里晴空,千顷白雪。



山谷

老庄孔孟们都曾在这里
开膛破肚
细细揣摹物理学与哲学的瓜葛。
后生可畏
要在先贤的大脑沟回里
拔河――
一拨儿上坡,一拨儿下坡
久而久之
竟拨岀一条,名曰美学的沟壑。



梦话

吃口香糖吹泡泡,鱼一晃就不见了。
现在,我困极了,闭上眼美美地
装死。进入另一个国度时,我看见
身后咿呀学语的儿童们依然
很乖,他们长啊长,还未及长大
就长老了。瞧,全世界都在打哈欠
不怕。我们在前世来生之间梦游
恍若一朵,想要宽衣解带的,积雨云。



香蕉

七嘴,吃掉八舌。
皮儿是灵,馅儿是肉,熟了
会离异吗?
不,装,了——
嚼嚼阳奉。咂咂阴违。
在一弯明月上
反刍,或刎颈。



摩崖

铭文一再脱落,辨不清
哪一行平庸,哪一行崎崛。
有野鹤在孤绝处放出风凉话------
好事者,大可煮沸肉体
豁口闲置,只镶嵌清空的灵魂。



午睡

白云马虎。清风大意。在我枕上落下
第九百九十九颗,尚未熟透的头颅。
柠檬如谜面,蝉蜕如谜底。斜阳软
鸟鸣脆,为假死之人免费派送叫醒服务。



薄霜

何时是盐,何时是糖
何时是硌脚的月明地儿
何时是溠牙的三氧化二砷
何时是,你绷得可紧可紧的脸庞
——这全凭
我老眼的昏花程度,和窥探方向。



白云深处

其实,她和尘世
只隔一层薄薄薄薄的,灰而已。
在搬运净土和青山之前    
她怀揣经年的雨水和落叶
开始脱——
先是一层层七彩外套
之后,是浊酒般的血肉之躯
最后剩下
白发,白骨,以及白棉朵一样
柔软而虚空的心。
一身轻的她,无语
斜倚着一只清凉的,蔚蓝色的靠枕。


返回专栏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