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杰诗选60首(一)

◎夏杰






时间的几个细节

草皮上的小径是多出来的一分钟
用来干吗呢?
细心的人拆成六十秒,每一秒里放入
一头耕牛,哦,一百二十只犄角
足可顶破一项孤独
有人问起牛会不会掉毛?
他笑出了一群白鹭
说说粗心的人刚吃了一块红烧肉
满嘴油腻还未成为画家
像一嘴猪毛在练笔
他极力克制喷嚏
不然美味就少了一毛钱或者更多
他放下筷子,走出去
天空在光线里少了一碗云彩




暴雨将至

暴雨将至,晚樱落到地面
树叶模仿雨声,在窗户上表演
傍晚带着尘土

我在六楼阳台凝视
每当这时,想到山雨欲来风满楼,人间很远
想着,想着……
水珠趴到玻璃之上,转瞬而
另外成形,逐渐吸引大批来访者

疾风,暴雨
站在高处觉得寒冷,寂寞则看得出来
——那个人在奔跑
把性别甩在身后




我在水里幸福的生活

我在水里生活
不是鱼
可我比鱼更加地快乐

我生活的那条河很大
有上游和下游
上游里睡着我的痛苦
水草样漂浮
一只红色的蜻蜓静静地站立
透过翅膀看得见里面阵阵哭声

下游里我把痛苦叫醒
一个懒腰惊起乌云
撒落桎栲的灵魂
河水渐涨,冲不破小路上
那堆疯长的篙草
迷失是结局的开始

挣扎在水里
水草拽紧我的双脚
勒出了年轻的皱纹
一面旗子从下游缓缓飘来
上面挂满我曾经渴望的期盼
眼皮重重地砸下,榨取丰富的汁

上游是母亲,下游是爱妻
在我走出漂流瓶的那刻
掌声比河水还清澈




幽冰之下

寒冷铺设了路
意思很清楚:冷不过是一种假设的孤独

词语的余音还有浓霜,我作为旁观者
从僻静处,听见了更冷
如同南北两极之地,零星的屋舍

“极光如宇宙”,这是我个人的辽阔
远逊于一条鱼游走,它划动
带着急速的忘记,为我们的意识
活了下来




行人与浮木

大海在岸边踌躇,它孤独的样子
没有边际,而行人的边界
很快可以来到,比如:不远处有一艘大船
正悠闲地晃来……
有时会晃得飞快,一下就从心里
弄几个来回,也正好缓解了
海的孤独。

就这样,船越来越小
像海礁刺中波浪,叫喊声会
波及脚下细软的沙子,它们软弱
但也有小心思瞬间就穿透缝隙

猛然间,一根大木头横亘滩头
像大海掏出的内心,想让他们的好奇
风平浪静,而他们不屑的眼光
只是倒退了几步




冷清

想起办公室那堆有思想的书
它们最近在想些什么?
会否也浅薄的意识到
寂静原来可以如此忧伤……

灰尘是落不尽的
那么,一屋的冷清如何打破?




寒夜的想法

问题留着用来问,就像灯光
为夜穿上淡黄的婚纱
我们见怪不怪,它会认为:
“我被无情地留下缺口,难道
还要祝贺一下,方得始终?

这是寒夜给出的想法,比起酷暑
昆虫们的狂欢,就有些
没心没肺了,所以,用热浪
成倍的哭出来
想到这里,一个冷颤孤独地来了




皮筋

河水把灯光扯来扯去,看着挺好玩
像小时候,我们玩的皮筋
弹人、跳舞,一段时光的劲道
就此形成,所以我们热爱泛黄的回忆

嗯,“原来”一词
不是字典里的黑水池
它也能养鱼、游泳、汲水
把时间晃着晃着
就急速地消失了




担心什么

我俯视着河水,它能否看清
此刻我已无法再前进一步
更不如微波,能无休止徜徉其间
所以我蹲下来,尽量让自己
低矮一些,好像低矮
就能变得广阔
我真的不担心会掉进去
沾染一身的刺骨与悲戚




一段路的旨意

沿着空旷走一走,手机里的步数
不停修正落叶的声响
是在争执什么?
我不懂,也无须懂
我用寂静翻过了它们
一会,它们也寂静了
好像听觉已是多余,好像
人间就是寂静的一部分
只是用暗夜,涂改了我们的矜持

如果,我们顺从人间一切旨意
是否暗夜就会消失,或者能心安理得的
装作听不见?




取悦自己

时间就剩钟表在遵守,隔岸的车灯
发出划破自己的声音,还有狗吠的声音
听觉仍旧猖狂,不把每一寸夜
放在眼里,我戴上耳机听一段相声
让自己,时不时地可以笑一下

是的,等待一次笑
一点都不多余




一截朽木

草地上横着一截朽木
它显得突兀,又不碍事
“它在这里午睡”
我瞬间的念头让我吓了一跳




高山与小草

皱纹不时隆起,使我们相信
时光里真有高山,所以
会沉重、会崩塌、会陷落
掩埋了时间

而小草把时间又长了出来
那么多,那么多……
像一生再次开始




标记

一切都是我的想法,我把人的标记
频繁地使用着,所以
我准备午睡,像植物一样
不动声色,翻个身就当是风吹一下

而我忘了,我还会有梦
梦里,又什么都能出现了……




认知

夜再黑,时间仍旧前行
河水在动,而称之为漂浮的
只有树叶与塑料袋,它们比野鸭、鱼
更能守住我们的认知

雨珠圆满于伞面,把一条路隐藏
多么不易,它要服从同样看不见的引力
而我们,看见的
只是它顺势滚落后,成为一滩污水的句号
那些晶亮呀,像时钟
滴答一下就不见了

消失如果是一种认知




想念光明

昨夜,一场雪忽然来到
“噼啪噼啪”地弄出响声
有一部分夜难以入眠,像被路灯禁锢的通途
雪,夜的反义词
所要表达的,无非是想念光明
从彼处漂至此处
从内心走出九天之外

雪渐渐成为包裹,谁,能轻而易举地
拿起,又放到我们的脚步中?




万物枯荣

花草开始抽芽,我们越穿越少
这是对春光的敬畏

是的,我们从不缺少对叶子的喜爱
现在,我觉得它们是一张张床
收纳冬天的绝望与悲戚
不舍昼夜,逐渐温暖

我们很相像,都有脉络与
枯荣一瞬……




春困

我忽然想到了老虎,它的困倦
是森林深处的一段祥和时光
阳光慢步经过时,能看清
它的胡须,仍旧竖立
而尾巴耷拉着,你可以试试摸它屁股
是何滋味。

嗯,人间就是需要滋味
而事物的两面性像阴影与光明交替
像春困与时间交替
像眼皮总饶不过血液在身体内部激荡
他不哭,他就是犹豫不决后
把身体折一下,是的
他随时都会跃出来,因为午后
是一只兔子




野花晃动

风落下,它安静地接受
并像开花时的样子,对于香味
它有另外的安排,此刻晃动
只是理解万物都是各行其道
毕竟,作为生命存在
它的法则是要活下去。活着
一定要说什么吗?一定要去争辩
野与不野的问题吗?
嗯,花的思想成为不了武器

挥个手吧,到镜头里就没风了
那时,另一个自己
会凋谢好几次



 
阵痛

高山从大海里爬起来,地壳作为母亲
完成了一次阵痛,那时
时间还不属于我们,微生物
已经开始等待,那么人间是无意
还是有意地孕育?

今天,这些在纪录片中很快
完成了,我们为脑子鼓掌
但脑子就是正确的吗?
这,又是下一个问题了……




起伏

潮起潮落,像一觉醒来时的被单
总有偏差被床沿指出来
它的锐角不会针对膝盖而是你醒来后
对梦的态度,梦有好坏
这个也是

面向大海,波浪来回
留下的空白,可拾贝、骑马
让一条真丝围巾寻找自由
也挺好




证据

化石把时间卡在其中
那颗陨石
始终在大气层之外徘徊

好吧,不再猜想
我需要去买菜,给时间留下
一点证据……




照镜子

我们对多出来的事物
怀有戒心,而多出一个自己
会需要再三确认
比如:照镜子
我们忽略镜子背面黑色的部分
看到另一个不完美的自己
好像这就是另外一个人在用疑虑
监视着我

也许在此刻,该为自己拉亮一盏灯
黑色消失,就只剩
透明、真实的自己
好像另一个自己就是做灯的人
卖给我之后,又回去继续
做灯


害怕寂寞

一个人走路,只能保持沉默
低头与仰望不能改变事实真相
路是走不完的
但总要走一段,才能安慰自己

树在不停摇晃,发出些声音
也能理解
树听到你的声音
也会理解

找一块孤单的石头坐一下
替它望向远方与低处


待定区

早晨起来,拉开窗帘
把昨天放到两边
今天新鲜的阳光给了我一枚镜子
让我看看自己,崭新而不可复制的模样
我随意更换刷牙、洗脸的时间
把自己确定在开端
打开反锁的门,进入待定区

车开过小区门口的刹车驳时,我的一天
抖动了一下,又立刻
安静下来,道路那么宽
油门还在发育,但灵魂已经老去
什么是虚度,什么是充实
都是别人眼里的庄稼
是的,年岁没有对错
我不是一块老姜

黄昏临近,我关上办公室的门
走到地下车库再确认一遍
拐上路面,我像一下子就熟透的果实


荒地

草窠里的欢乐比我多
昆虫们顺当地出行于细密之中
而我过不了细密地想法
瓦砾与枯叶,跨过边界相爱
它们紧紧靠在一起,完成下半辈子

小草们不认为有荒地
它们不与人迹茂盛
只是试着接近,而后便折返而归
就像它们回到梦里,梦是如此的开阔
但它们的梦也有长短
跟我一样


七星瓢虫

通常,我们喜欢用星级评定喜爱
并在这条路上设置一点障碍

那天我看见一只七星瓢虫
在月季花的枝干上爬行
缓慢、有序地绕过尖刺到达花朵
“它是天生的欢呼者”
我想为它拍照,它动了一下
我再调整,它,又动了一下
我的疑惑像它留给镜头的红色背影

这都没什么,而是它在花芯上摇摇欲坠时
我伸手救它下来,它却
给我一滴难闻的黄色液体


一只柿子

也许你会看见一只还在枝头的柿子
它在北风里,冻得红肿
但枝头下的主人
会开心地为你拾起一股春风
也许,他会把柿子给我几个
他也知道我不爱吃,但他还是
热情地塞给我,再三叮嘱我
不要晒成柿饼或者
不要不理它
它不是被风吹冷,只是北风
留下的小脸蛋
也许我没有弄懂什么意思
把它带回家,放在有花纹的竹篮里
竹篮紧靠着
白白的墙壁


比喻和意义

要跳河的女孩在桥上看见水中的自己
月光不多了 ,她晃了晃自己
像甩了一下手中的钢笔
但她不喜欢这个比喻,又晃了一下
像一根手指,她还是
不喜欢这个比喻,再晃一下
像鱼漂有了动静
她有点喜欢了,再晃一下
再晃一下,但河里没有鱼
要跳河的女孩看着水中的自己
桥没有意义,活着没有意义
只有扑通一声跳下去,是唯一的意义
跳下去也没有意义,要跳河的
女孩,在桥上坐了一会儿回家了


天籁

傍晚散步
路过一处建筑工人休息地
他们刚停好自行车,刚放好空空的
塑料大茶杯,写明工种的蓝马甲
正在被脱去,用于
掸灰,他们把灰尘都还给了大地
灰尘也把笑脸,还给了他们
他们现在
有了属于自己的热
打开自来水龙头
把头交给它,感谢它
让傍晚有了声音


给你的书

给你的书你都在看吧
一页,一页地看
你不要管油墨没有了香味
更不要想纸是用什么做的
你要知道
书是用来看的就好
给你书,你也不用感激我
让书来感激我
它换了个主人,像土地被施了肥
也长出了新的虫蛹
一个隐暗的世界就在身边发生
这是一件多么平常的事
像我给书的时候,你说谢谢

 


返回专栏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